【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文采】二冯看病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4:24:05
自从一年前有人告诉二冯她的颈部淋巴有一个小疙瘩;大半年前,好几年不见的伙伴告诉她,她人瘦脖子有些粗,建议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病这个念头就在二冯的脑子里一直忽隐忽现。   从那以后,她每天多了一项任务,就是一有空就端起镜子瞅着她的脖子看。在没有瞅出任何结论后,她身边的同事朋友们多了一项任务——观察脖子。她逢人就把自己的脖子伸得长长的,让人家看她的脖子是不是比别人粗。   大家在经过一番仔细地观察之后说法不一,有人说没发现呀,和自己一样;也有人说,看起来好像是有些粗。二冯也是一会儿觉得自己脖子正常,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脖子粗,有时候甚至是越看越觉得自己脖子粗。于是,看病成了二冯的首要计划。   不过这一计划,就计划了大半年。   在受到了一些世事变化的刺激后,二冯觉得看病成了刻不容缓的大事。   于是,她和闺蜜提前几天就预约好了专家(但没预约到号),打听清楚了各项事宜,就请假去看病。   二冯终于要去看病了。   这一天,她起了个大早,她拉开窗帘,天空是铅灰色的,还没有大亮,灰蒙蒙的罩在头顶,像个大锅盖。   她草草收拾了一下就下了楼。出了单元门,才发现昨晚落了薄薄的一层雨。“春雨贵如油”,二冯踩在“油”上,清冽的空气使她打了个寒颤。   她们乘坐了一辆私家车,车上共有四个乘客。二冯和闺蜜坐在后排,她们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她穿着草绿色呢大衣,扎着低低的马尾,戴着一个一次性口罩,可能是因为和大家不认识,她一路上说话很少。坐在副驾驶座的是一位大哥,和闺蜜认识,闺蜜叫他孙哥。孙哥戴着眼镜,穿着干练,人很精神,一看就是个领导干部。   闺蜜说孙哥可是一个能人,他把两个孩子都培养成了名牌大学生,老大现在还在国外留学呢。对于正在养育两个孩儿的二冯来说,没有什么话比这个更能提起她的兴趣了,她立刻就崇拜起了孙哥。   一路上,她和闺蜜两个像记者采访成功人士一样不断地向孙哥讨教,孙哥也毫不吝啬地把自己的一套套可行的做法都倾囊相授。她一边请教一边思考,把所有能用的脑细胞都使唤上了,恨不得把孙哥心里的话全都掏出来打包带走。   真是话语投机千句少,他们一路上谈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就到了医院门口。抬表一看,哎呀,已经七点半了!二冯她们这才关上了话闸,和孙哥道别后下了车。   她们快速来到大厅,各自办了卡挂了号,她们只挂到了26号和29号。听人说看病七点左右要到医院,不然检查结果可能当天拿不到,再晚就挂不上专家号了。她们天不亮就从床上爬起来,紧赶慢赶,还是有些晚了,好在她们挂到了专家号。   她们乘电梯来到三楼诊室前等候。   诊室门前的人可真多啊,现在才七点半,已经这么多人了,真不知道他们昨晚睡没睡。等候的人们或坐或站着,有人不时打个哈欠,神情恍惚,疲惫地向诊室门口看上一眼,然后又那样漫不经心地站着或靠着,似乎在进行一件与自己不相干的事。   医生和护士都还没有上班,二冯她们在大厅里找了个位子坐下来。一看这茫茫的人群,轮到她们谁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既来之则安之。二冯和闺蜜调整了坐姿,又开始了她们天南海的闲聊,女人之间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只要凑在一起,就跟好几年不见面似的。   八点钟了,护士到了。等待的人们回过神来,手里捏着自己的号围过来。他们挤在护士周围,用缺乏睡眠的双眼盯着护士的脸,看她有什么指示,生怕自己错过点什么要紧的事。二冯她们也围了过去,护士只是皱着眉,收了大家手里的号。   她先叫了网上预约的前十个号,让他们在诊室外的凳子上按号坐好,其他人都散开。虽然十堰治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护士发出了让其他人都在大厅里等候,叫名字时再过来的号令,可她每走过来一次,人们还是不约而同地围上去一次。医生到来之前,人们围上去过好几次,这让护士的眉皱得更紧了。   八点半时,医生来了。人们一下抖河南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擞了精神,从那种散漫恍惚中走了出来,仿佛千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盼头,他们睁大了没有睡醒的双眼,继续等着护士叫他们的名字和号。   “预约1号!预约2号!……”护士一直叫到了前十个号,听说预约号一共有十五个。   可能前十五个号是预约的吧,这样下来,很快就轮到了。她们这样想着,等待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   “预约15号!”   预约号终于完了,下来应该是16号了吧?   “现场号1号!……”   原来,预约号是预约号,现场号是现场号。唉……   她们的等待里又增添了一丝无奈。   好在专家号挂上了,就耐心等待吧。她们又自我安慰了一番。   ……   “11号!12号!……”护士开始叫下一轮号。   大厅里又吵又热,像一只关满了鸟的笼子,难闻的气味若隐若现。二冯感到一阵头晕,恶心,她赶紧坐下,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天不亮就起床,到现在滴水未进,怎么能舒服呢?二冯向大厅里望去,男女老少们熙熙攘攘,像是从四面八方来赶来看戏的,他们仿佛正在尽量耐心地等待表演开始呢。真是难为那些老人们,像二冯一样的年轻人都被这笼子蒸得不舒服,更何况他们。唉,病魔才不管你是老是少呢,都耐心等着吧。   等待期间,旁边一位大姐引起了她们的注意。她中等个子,身材匀称,看起来比二冯她们稍长几岁。大姐满面潮红,看不出她本来的皮肤,两只眼睛显得大而突出,嘴唇发紫,看起来很疲惫。众人都关心地问她为什么脸这么红,是不是很不舒荆州哪所医院治疗癫痫最好服?   大姐说自己是甲亢,以前一直吃药,病情较稳定。前几天,她叛逆期的儿子和她吵了一架,她怒火攻心,身子一软,当场就跌坐在地上。等缓过神来,整张脸就变成关公脸了。   之后几天,她都身体发软,心跳加速,精神涣散,像个行尸走肉。挨到今天才请假过来做检查。她说,我们平时一定要注意身体,保持好心态,这个病千万不能生气。她打气似的说,好像是说给别人听,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二冯和闺蜜面面相觑,心有同感。当今社会,母亲也是一种危险职业。想起报道中那些因为陪娃写作业而做心脏搭桥的,气出乳腺增生的……再想起平常家里上演的那些鸡飞狗跳的场面,二冯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脖子开始发生变化。她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烫,呼吸越来越急促,不适感侵袭而来,她觉得自己和眼前的这位大姐重合了……   “……25号!26号!……”   护士的叫号声又让二冯重新燃起了希望。终于等到了,她觉得等得花儿都谢了!   专家是一个身材胖胖的阿姨,长得慈眉善目,她一边向电脑里输着信息一边打量了一下二冯。   “你什么情况?”专家问。   “有人说我的淋巴有个疙瘩。”二冯连忙回答。   “哪里?”   “我也不知道,大概在这里。”二冯指着脖子给专家看。   专家看了看,又问:“还有什么吗?”   “我几年不见的一个伙伴,她见了我说我的脖子粗。”她紧张地回答,“您看我脖子粗吗?”   “这样,你先去化验,再做个彩超。”专家告诉她,“先到一楼去化验血。”   “哦,是先到一楼化验血,完了再做彩超吗?”   “对,先交费。”   “到三楼交吗?”二冯又连了一句。   “嗯。”   “谢谢大夫!”   二冯急忙抓起包出了门,向东面跑去交费。交费的窗口都挤着好多个脑袋,她等着那些脑袋都离开后,就把单子递了进去,交完费赶紧跑去一楼抽血。   抽血的地方真是人满为患啊!排队的人一个挨着一个,她和闺蜜跟在一条长龙的后面,随着面前的人流往前挪着小步。几米的距离,她们硬是挪了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轮到了,二冯那点对抽血的紧张感也早被人群挤掉了。她麻利地挽起袖子,哪还顾得上紧张,手一攥眼睛一闭,就大义凛然地把胳膊从窗口伸了进去。   “压住,下午取单子。”护士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时候取单子?”二冯前面的一位没听清楚护士的话,多问了一句。   “看你手里的单子。”护士扔下一句冰冷的话,已经忙着给后面的人抽血了。   “三点以后。”二冯忙给那人回了一句。   那人感激地向二冯微微一笑。   真是医院之内皆兄弟,大家都是同病相怜,无形中就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针眼,她们又急忙去找彩超室。   可算找到了,彩超室在二楼。她们找到服务台,问清楚后又排了号。   这次是288和289号!天啊,二百多号!一看屏幕,现在才做到六七十号,这要等到猴年马月啊,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完。    彩超室门口的人挤得里三层外三层,向前望去,窄窄的过道里人头攒动,几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唉,反正还远呢,索性到等候室去慢慢等吧。   又是一个人山人海。她们不禁感叹起祖国妈妈的昌盛来,我们国家不亏是个人口大国,在医院是最能体现这一大国的特征的。   等候室里有一排排坐凳,供人们休息等候。她们靠近坐凳站着,像便衣警察抓犯人似的警惕地观察凳子上的人,只要有谁的屁股一离开凳子,她们打算马上把自己的屁股送过去。可是坐着的人们把自己的屁股牢牢地贴在凳面上,似乎她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坐这凳子的。有的在投入的看着手机,有的干脆头枕在后背上,闭着眼睛假装睡觉,还有的眼睛盯着吊在顶上的屏幕,认真地看着,没有人要有起身的意向。   她们靠在柱子上,继续环顾四周。   终于,有个人开始东张西望,好像要离开!她们慢慢地接近,做好准备一有机会就拿下这个凳子。她们的屁股太渴望和凳子亲密接触了,随时准备冲锋陷阵。可那个人左顾右盼了一阵后,竟然叫来了她的同伴!真气人!   看来凳子是指望不上了了,干脆找个角落坐下歇歇吧,她们侦查了这么半天,由于太认真脖子都有些酸了。   她们来到了走廊,在一个角落靠着墙蹲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二冯害怕叫到她的名字,她不想错过了,就与闺蜜又向彩超室走去。   彩超室门前的人还是那么多。屏幕上的号数像长在上面了,根本就没怎么动,一看那些晃动的人头,二冯的心里就一阵翻腾。   闺蜜问了服务台,护士说二百多号还早呢,让她们先去吃饭,一点多了再来。她们的确饿了,就先去吃饭了。   吃完饭,她们溜达在街上,大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天还是阴沉沉的,看不到一丝太阳。她们在外面又逗留了一阵,就又回到医院。   彩超室门口人少了一些,不知道人们是做完走了,还是去吃饭了。她们趁着人少赶紧占了个凳子坐下,头靠在椅背上,打算跟周公约上一约。   忽然,护士在叫她们的号了。她们慌忙站起来挤到门口,护士把她们从开了一半的门缝里放进去。   那是一间暗室,门口放着一排屏风,二冯看着里面的医生,心砰砰直跳。   轮到二冯了,她按照医生的要求,仰卧到床上,伸长脖子,忐忑地看着大夫。   “你为什么来做检查?”大夫问。   “有人说我淋巴有个疙瘩,我的脖子粗。”她不安地回答。   ……   “医生,我的问题严重吗?”   “大脖子……”   “什么?正常吗?”   “给你说了大脖子,还正常吗?你见过“赢瓜瓜”吗?”   “我小时候见过,就是脖子上吊着一个大疙瘩。”   “对,你得就是那个。只不过还没发展到那个程度。”   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好像要蹦出来一样。   “记上,她的左侧叶前后径是21,左右径30,右侧叶前后径28,……”检查大夫对助手说。   她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医生。   继续观察中……   “我怀疑她的这个是毒性肿瘤。”   毒性肿瘤!医生的话像一颗炸弹,把二冯的脑子炸得粉碎!她几乎失去了思维。   ……   “啊?!医生,我是不是很严重?那怎么办?”   “你再去做个……检查,看主治专家怎么说。”   “啊!?……”   她无力地坐起来,拿着彩超单,心情沉重地出了彩超室的门。   她的头脑中只有断断续续的几个字来回重复。恶性,肿瘤,肿瘤,恶性……她想到了那些肿瘤病人,病床,病号服,白床单,输液架……她感觉不能自已。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有多严重?她抓住闺蜜的手,身体无力地瘫软下去。   “你先别急,医生都说的很严重,我听着我的也很害怕,咱们先看专家怎么说。嗯?”闺蜜安慰她说。   她感觉自己身体发软,走路像踩在棉花上,她强打精神向一楼移动。   站在二楼的电梯上往下一看,她感觉头晕目眩,她赶紧向右边挪了挪,紧紧地抓住了电梯扶手,她真害怕自己一头翻下去。   她们来到一楼取化验单,还有一张没有出来,她在大厅里等待,闺蜜先去三楼给她们排队了。   二冯呆呆地坐在凳子上,眼前一阵模糊。她望着眼前晃动的人影,像幽灵一样在自己身边忽近忽远。她感到自己很虚弱,她好无力好害怕。   她慢慢靠在凳子上,感觉心里有千斤重,眼里盈满泪水,几乎随时准备决堤而下。   她使劲睁着眼睛,拿出电话,拨通了老公的号码。   “喂……”   “喂?结果出来了吗,怎么样?”   短暂的停顿。   “我的各项指标都很高,……做彩超的大夫说他怀疑是毒性肿瘤。……”   眼里蓄着的一汪泉,水波荡漾,只一眨眼,就扑簌簌地往下滚落。   “……医生怎么说?”   “还有一个化验单没出来,我在等,完了才去看医生。”她感觉喉咙紧得说不出话来。   “你先别急,看大夫怎么说。不行我们再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嗯?”   “嗯。……”   她哽咽地回答。   泪水蒙住了她的双眼,她低下头,任凭眼泪无声地流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得好呢淌……   过了一会,她擦干了眼泪,心里稍微好受了些。无论如何,先听听专家怎么说吧。   她再去刷化验单,单子出来了。她拿着去找专家。   在排队等待的过程中,她没怎么说话,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堵得慌。她们全然没有了上午的劲头。   二冯和闺蜜面对面坐着,等待是世界上最漫长的过程,她们相顾无言。   终于轮到她们了。   审判的时刻到了,二冯紧紧地攥着化验单,尽量迈出从容的步子走进了诊室,僵硬地坐在专家面前。   专家仔细翻看着她的各项指标。   “医生,我是不是很严重?”这句话几乎是哭出来的。   ……   “嗯……没啥,不是很严重。”   “……可是我的指标高了这么多!”二冯激动地说, “做彩超的医生说他怀疑是毒性肿瘤,让我再做个什么检查。”   她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她的内心由于激动而狂跳着,她几乎要抓住专家的胳膊了!   “你看,他彩超单上不是给你打的很清楚吗? 是…… 不用吃药,少生气,别吃海鲜,海带和紫菜。”   “我这么严重,不用吃药吗?”   医生看了她一眼,说: “如果你不放心,过段时间再来复查一下吧。”   “啊!太好了!谢谢你,医生!”   二冯握住专家阿姨的手说:“谢谢!谢谢!”   她几乎要跳起来了,就像在法庭上听到了无罪释放!这个结果太令人兴奋了!   她几乎是从门里飘出去的。她感到自己浑身轻松,感觉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   她一下子抱住闺蜜,她太高兴了!她想向所有人宣告:她很好!她从来都没这么好过!   二冯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她长长的吁了口气,头顶的乌云一下子散开了,她的内心又是明媚一片!   二冯的病总算看完了,这一天可真够跌宕起伏的!有啥也别有病,二冯这样感慨着,心里暗下决心,以后要少生气,多锻炼,保持一个积极向上的心态!   “赶紧的,打道回府喽!”   她们轻快地走下楼,从门诊部厚重的门帘里钻了出来。   视野一下子开阔了,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夕阳把它最后的光芒洒向了人间,楼顶上,树梢上,行人的身上……   二冯仰望天空,天湛蓝湛蓝的,厚厚的云朵像一串串棉花糖挂在天边。放学的孩子们欢快地走在路上,一辆辆汽车排着队从她们面前走过……   二冯和闺蜜乘车踏上了归途……            共 577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暧昧的话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