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心灵】往事悠悠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34:51
无破坏:无 阅读:2092发表时间:2014-01-28 09:53:14 摘要:今天来看这件事,当时年少的我多少还有些许迷信,所以才会相信外人的馊主意,用锥子恐吓舅舅(虽然我以为是在恐吓黄鼠狼),后来担心舅舅的灵魂会报复自己,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便在睡梦里不断被舅舅追打。实际上我还想说,无论是用锥子恐吓舅舅,还是任性地缠着表哥进城,导致舅舅在去世前父子未能见上一面,都让我在心理上感到愧疚和后悔,于是便受到被噩梦缠绕的惩罚。这件事在我后来的人生道路上也在时刻警示我,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多做善事而不能做坏事,否则,别人不惩罚,良心也会惩罚自己。    大概是十岁那年,有一天,我家突然来了两位远房客人,是一对父子,母亲让我称呼年长的叫舅舅,年轻的叫表哥。那种叽里拐弯的亲属关系,直到今天我也没搞明白,因为东北人在过去都比较崇尚亲套亲,所以拐来绕去的让我更加糊涂,我母亲姓包,舅舅也该是姓包,可这对父子却不姓包,我就搞不明白了。   当时这个舅舅患了精神病,去我家时正处于大病初愈阶段,意识还属于半清醒半糊涂状态。其实他本家亲戚在乌兰浩特还有好几家,可是他却一味地坚持要到我家养病。看到人家如此看重我们,父亲便收留了他们。当时他的状态真不乐观,记得那天我家正在挖压水井,他站在井边探着头向下边看边说:“挖这个干嘛?是给我看病吗?”可见他虽然刚从医院出来,情况并未完全好转,后来的情形确实也是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他还关照我,看书不要那么近,也不要看那么久,以免伤害了眼睛。犯病了就必须由专人看管,稍不注意石家庄哪家医院适合治疗癫痫?,他就跑了。   那时的农村人们都很忙,大人们不是到农田里忙农活,就是在家里忙家务,哪里抽得出闲人看护他呢?况且他犯病的时间也不固定,即使是人们熟睡的深夜,他也会梦游一般溜出去,因此我们家几乎是上到大人、下到我这十岁的孩童,都被分配轮流看护他。也不记得当时是文革停课阶段、还是暑假休息期间,反正当时我很空闲,于是就被分配白天看护他。   开始的时候很担心,以我当时孱弱的身体看护一个正值壮年的大人,实在是自不量力,事实也正是如此,他虽然意识不是很清楚,但只要是我值班,见身边没有其他大人,便开始往外跑,我便一边拽着他,一边大声呼唤,向大人们求救。后来,不知哪个邻居或伙伴给我出了个馊主意,说舅舅是被黄鼠狼迷住了,黄鼠狼最怕锥子,你用锥子就可以看住他。   这事确实很蹊跷,我家从来不招黄鼠狼,那年自打舅舅他们来了以后,不知何时放柴草的院子里突然就来了三五只黄鼠狼,那畜生后来居然猖狂到大白天站立在墙头上吱吱鸣叫的程度,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也许这种现象纯属巧合,但我还是相信了别人出给我的主意,找来一把母亲纳鞋底的锥子,每当舅舅犯病不听话、企图外跑时,便拿出来恐吓他,舅舅见到锥子便一边唉呀妈呀的喊着,一边惊恐地向墙角炕梢退去,于是我的看护武汉小孩癫痫能治吗工作便好做了许多,我私下也为这办法的奏效而得意。   后来,家里人见舅舅的病越来越重,便向生产队借了一点钱,凑上表哥来时带的钱,由父亲带领着到白城子附近的洮南精神病医院给舅舅诊治。那一次住院回来,舅舅确实清醒了许多,还经常和大人们聊起过去的往事,也时常关注我的学习,劝我不要老趴着看书,说这样会损坏视力。而且他的饮食起居都和常人无二,不管白天还是夜晚都不向外跑了。见此情形,我们都以为舅舅从此逐渐恢复正常,大家都为此而高兴,表哥的愁眉也舒展了许多,时常也和我们开一些玩笑,闲暇之余也用笛子为我们吹出或婉转、或欢快的曲子来,让简单而清贫的农家生活多出几分欢乐,多出几分浪漫的艺术气氛。   其后的某一天,表哥要到乌兰浩特亲戚家办事,我那时和表哥混得很熟,便央求他带我进城。当时农村的孩子对城市很向往,无论是高耸的大楼,还是整齐宽敞的马路,亦或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还有农村里难得一见的汽车,以及2分钱一根的奶油冰棍儿,都那么让人感到新鲜有诱惑力。此前我只进过一次城,就待了两三个小时,走马观花,也没什么深刻印象,只记得小红楼附近的那个馆子,那些家常饼的滋味是那么香,余下的便是江西专治羊羔疯的医院有哪些没待够、没玩够的遗憾。   那天我们徒步十五华里到归流河,本打算蹭人家拉货的火车进城,可不知为什么那趟火车临时取消了。此时我的失望真是无法山东癫痫病医院在哪用语言形容,便央求表哥坐稍后不久的客车走。当时我真不懂事,一点也不知道金钱给表哥带来的难处,即使有一点感觉也还是战胜不了城市对我的诱惑。被我缠的无奈的表哥,为了满足我的愿望还是带我乘坐客车进了城,可是谁料到就是在那天的晚上,本来好好的舅舅却突然犯病,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来得及见,就匆匆离开人世了。   回到家的那天上午,看到无声抽泣的表哥,我的眼泪也禁不住流了出来。这眼泪有对舅舅突然亡故的悲痛,有对表哥失去至爱亲人的同情,更有对自己少不更事的谴责。假如不是我的任性,舅舅至少还会在去世之前和表哥见上一面。   那时候我们家人口众多,孩子也很多,父母亲也无暇顾及我们,也看不出我有什么变化,实际上从那时,我就养成了沉默寡言和抑郁内向的性格。其实,这件事对年少的我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料理完舅舅的后事,不久,我的夜晚就被噩梦缠住了,每天晚上只要一入眠,就会梦见舅舅在追我,无论躲到哪里都会有他的影子,醒来后便会大汗淋漓,而再入睡刚才的梦境又会重演……这样的情形至少重复了有一个多月,搞得我本该是贪睡的年龄,却格外惧怕天黑。其间,我曾经向疼爱我的祖母讲述了这种情况,老祖母既没文化又不懂什么心理学,只能用“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来安慰我。不管怎样,这样的安慰还是起了一些作用,后来我最终还是从噩梦里逃了出来,恢复了正常。   今天来看这件事,当时年少的我多少还有些许迷信,所以才会相信外人的馊主意,用锥子恐吓舅舅(虽然我以为是在恐吓黄鼠狼),后来担心舅舅的灵魂会报复自己,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便在睡梦里不断被舅舅追打。实际上我还想说,无论是用锥子恐吓舅舅,还是任性地缠着表哥进城,导致舅舅在去世前父子未能见上一面,都让我在心理上感到愧疚和后悔,于是便受到被噩梦缠绕的惩罚。这件事在我后来的人生道路上也在时刻警示我,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多做善事而不能做坏事,否则,别人不惩罚,良心也会惩罚自己。   共 22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