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湘韵作家专栏】芒果之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27:38
田若予的书桌上放着一个芒果。   “我明天不想去了。”田若予说,她的话里有几分有气无力,这很符合她最近的心情。祝娇娇在沉默,她已经料到田若予会说这样的话。她想到了乏味无趣的工作——写剧本。祝娇娇说:“你是想退出吗?”她刚说完,又觉得话音儿有些重。   田若予把脸转到祝娇娇的方向,同时她的电脑屏幕出现了一个word文档,有一首诗在上面,她又回过头来。她看到好朋友眼睛里的荒凉,自己也一样难过起来。她便笑了,这种笑很苍白,她说:“我没说不去,我明天有点事儿。”祝娇娇的不安转移到田若予的“事儿”上,田若予还没有几次一个人行动,她们形影不离,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祝娇娇看着田若予,等她解释。   田若予不好意思的笑了。这种微笑不是祝娇娇要的答案,她问:“你明天跟他约会?去就去呗,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祝娇娇想到了田若予的“男友”,瘦而高,说起话来像解数学题。田若予脑海中,“男友”两个字转瞬而逝,她想到了白君子,一种纠缠不清的心绪升起来,这种心绪是他们关系的代言词。她在想白君子到底是否英俊,白君子是否有才华。她说:“不是他,是别人。”   “别人”?祝娇娇终是想到了白君子,这个人的形象她比较模糊,她不认同好友跟白君子恋爱,有同学的缘故,还有白君子太“郑州癫痫病康复医院入道”了。她说的“入道”是白君子太入文学的道,太文绉绉。还有其他的原因,她也说不清楚。   “他好像是喜欢我”,田若予说。她像是说出一件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话音落了心里有些荒凉。“怎么是好像,他就是喜欢你啊。”祝娇娇说,“你是当局者迷。他不喜欢你会用那种眼神看你?他不喜欢你会老想跟你坐一块儿?”田若予想到那次去见文友,白君子就坐在她的身边。白君子很喜欢那样坐着,当时田若予和几个人打牌,白君子就在一边看,他对牌局没有兴趣,对四下寂静的竹林还到上心,田若予当然不知道他最大的快乐就是坐在喜欢的人的身边享受竹林茶馆的安静。   田若予又看到了那诗的第一句,心里慌乱,她说:“怎么办啊?”祝娇娇说:“你不喜欢他?”田若予说:“嗯。”祝娇娇便说:“是呀,喜欢一个人和不喜欢黑龙江癫痫哪里治一个人都不需要理由。”   这是一间宿舍,她们刚结束一门课的考试,吃过饭,在宿舍休息。她们考晕了,打算放松一下。田若予打开邮箱,她看到了白君子的来信,是一首诗。这是一首情诗,她并不奇怪,这已经不是第一首了。她不明白的是白君子在诗里表达的爱情真和自己有关吗?如果有关,为什么这个爱情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让她措手不及。昨天还是同学,现在却弄得别别扭扭。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白君子,平时里的那些交谈是喜欢吗?白君子浮出水面后,她对“男友”的感觉也是一潭浑水了。她跟两个男生的感情都模糊不清了。   祝娇娇打开电脑,她不想上网,但除了上网外,她又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她登了QQ,一会儿后弹出一个对话框,是白君子发过来的一首诗,在诗的后面还有一个问题——这首诗怎么样?她看完后,情绪难以平静。这是白君子第一次发诗给她,她在田若予那里见过白君子的诗,她看见那些诗后心中有些低落,埋怨男朋友为什么不给自己写诗。今天她收到了白君子发来的诗,心里是激动的,她觉得一切都变了似的。   “白君子真是的,他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嘛。”祝娇娇提高声音说,“他给我发了首诗,还问我这首诗怎么样,他不是一直给你诗吗?”田若予不去看祝娇娇,她突然慌乱起来,或是担心,她想到的是白君子也把诗发给别人,而她却一直认为只发给她自己。田若予想去瞧瞧那首诗,但她没站起来,心里越来越忧伤。祝娇娇故意说:“他怎么能这个样子呢,他这不是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吗,他也太不厚道了。”   田若予说:“别说了,他以为他是谁啊,他以为世界上就他会写诗!”祝娇娇说:“世界上写诗的当然不少,没人送诗的更多。”祝娇娇想到了她的男朋友,在社会上混了也两三年了,成熟老道,她喜欢这些,却又是厌烦的,觉得和自己有距离,觉得缺少浪漫。祝娇娇想到白君子身上还有浪漫,她问:“那你明天还去吗?”田若予说:“不去!”她马上又说:“我也不知道。”   第二天,田若予醒来后看到了寂寞的光明,她想起白君子邀她郊游的事情。她起床洗漱,后来坐在了椅子上,看着书桌上错落摆放的书本,听着窗外微弱的喧闹。   祝娇娇从厕所走出来,田若予说:“你也跟着我去吧。”祝娇娇说:“我不去,他要来。”田若予说:“那就不去了,你出去的时候要注意安全。”祝娇娇说:“嗯,我知道了,你也要注意。”田若予笑着说:“没事儿。”祝娇娇明白这是田若予在说白君子的人品好,也似暗示他男朋友的俗气。或许不是这样的,她想。   祝娇娇跟男朋友是在高三恋爱的,男朋友没读大学,闯荡社会了,两个人平时电话联系,见面的机会不少。可现在,他们的关系到了终点,她还没对田若予说过,她把无奈和落寂留给自己。男朋友当然是不会来的,他们现在已经不联系了。她以为他心里是只有她的,可这个男人竟然把又喜欢了谁,又跟谁上了床都告诉她。她想他这是故意,因为她没有答应上床的要求。这彻底伤了她的心,让她明白爱情一直都是性的吸引。祝娇娇没有陪田若予去,是不想当电灯泡。她觉得田若予不该去,田若予跟一个理科男生交往,理科男生对田若予很上心。   田若予在水果摊买了几个芒果,她来到校车停靠点,她四下寻找白君子的身影,这时白君子在背后喊了一声,她吓了一跳,奇怪自己刚才怎么没有看到他。她把一个芒果递给白君子,说:“吃个芒果吧。”白君子接了,说:“谢谢。我最喜欢吃芒果了。”“我也是。”田若予说。   田若予坐到了里面,车窗外是忽闪而过的树影,阳光在另一侧被窗帘挡在外面。白君子已经没了那种激动的心情,田若予出现前是有些的,他看到她走过来,她站住后又东张西望。他镇定下来,在她背后喊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他们之间就流淌了真挚的,未受一丝污染未有一丝倦怠的武汉小儿羊角风如何治疗美好感情了。   他们聊了些什么,欢快活泼,心情如车外阳光一样明朗。说了一些,他们又不知再说些什么,于是就出现了间隙,他们都不觉得是冷场。白君子掠过田若予看车窗外,他更在意的是田若予,他看见她脸上的微笑,上翘的嘴角,还有几根在空气里漂浮的鬓发,他觉得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具体到这里。他感到跟田若予熟悉无比,那些陌生消散无踪影,或许本来就没有存在过。   此刻白君子眼里,田若予是清晰的。他当然体会过她的模糊,如同隔了一层透明的膜,昨天他就有这种感觉。他和几个男同学早早到了考场,田若予和祝娇娇到得更早。田若予跟男生说考试的话题,他感到难以开口。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似乎是这衣服灼伤了他,他不敢多看她几眼,最后对那件衣服的印象最为清晰。   和田若予去郊外,这是白君子酝酿很久的一件事。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喜欢了田若予。最开始他忽郑州专治癫痫医院略了她,后来她冒了出来,再后来形象鲜明了,到现在她已经高高在上了。白君子想过这种感觉,跟他以前喜欢过一个女孩的感觉是一样的。他暗恋那个女孩,他有些悲伤的认为:喜欢田若予是他在重蹈覆辙。他太早就喜欢了她,她才刚刚察觉,他已经力不从心了。   然而,真正的爱情才刚刚开始。这时候白君子又想说些什么,他说:“我的那些诗,你读后什么感觉?”田若予一直在等问题,她说:“很好,很有文采。”白君子说:“我只能在诗里说喜欢你,太幼稚了。”田若予没有回答,她在想现实里说喜欢真有这么难吗?白君子觉出了刚说的话很熟悉,他想到自己也曾对暗恋的那个女生说过。她是他的高中同学,他读大学后竟莫名其妙喜欢了她,也就莫名其妙的有了许多诗,也就有了他的那句话:“请原谅诗中的浪漫。”他对田若予如此说了,又想到自己以前也说过,便觉得有些虚伪。   白君子不清楚怎样喜欢一个人。他的那些忧郁,说成是有诗人的气质还能过得去,但绝对不是男子汉气概。他喜欢了别人,却不敢说,他只是在想象里经营他的喜欢,把本来不曾有的爱情想成纯洁的,高尚的。   他们之间说到了诗,离最为敏感的部分也就近了。两个人都想到了,别扭的感觉又生出来了。他们是因为一种叫爱情的东西坐到一起,坐在这辆驶向郊外的校车上,他们去新校区。   两个人站在了新校区尚未开发的荒地上,这里有郊外的感觉,这正是白君子想要的感觉。“到了这里,你有什么话要说吗?”田若予问,白君子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不是没什么可说,他只是觉得有些话是不用说的。“没话说又为什么来这里呢!”田若予说,“你不知道现在时间多紧,我得考六级,二专也快考试了。眼看就快放假了,大四就要实习了,马上就要毕业了,工作还这么难找,哪里还有时间去浪费呢。你没有什么话可说,大老远的来到这里干嘛呢,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白君子怕田若予是误会了,他不是没话可说的,只是觉得他刚才已经表达了,只是田若予还没有感觉到。他又想到残酷的现实,感到自己很难堪。他说:“我觉得今天的事情会成为往事,所以就想和你在这里站一站,明天好回忆。”   田若予看着茫茫野草地,看出了杂乱的心绪。她感到自己站在这里很不舒服,她说:“你是不是喜欢我?”白君子要说话,却开不了口,他把头转向一边,背对着田若予。他知道这句话出现的太早了,这个问题也要终止他认为的美好了。   田若予说:“咱们真有意思哈,像是突然间醒了,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白君子说:“是我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是咱们。”田若予说:“你怎么这样呢,你一点事情都不敢问我,你连我有没有男朋友都不敢问,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想喜欢谁就喜欢谁,不喜欢了就随便离开。”白君子烦躁的说:“你先停一停,我也静一静。”田若予说:“我也要静一静。”   田若予想到了她的“男朋友”,她是在听讲座的时候认识的他,她鼓起勇气给他说了第一句话。他们后来就坐到一起,一起去听课,后来偶尔去吃饭,他们在校园散过步,他们之间的就是这些。她又想到了她那些无病呻吟的恋念,此刻她讨厌它们讨厌得要死。   “我们为什么总是在无病呻吟,为什么我们的精神总是在萎靡不振呢?”田若予说。白君子沉默不语,他想到了平时自己总是自怨自艾,为毕业后的何去何从担心,便在小情感里麻痹自己,使自己无所事事。白君子说:“你说的很对,你如果不说这些,我是不会知道你会这样想的。”田若予坐下来,坐下后她看到草地更加开阔,天空笼罩四野。她说:“坐下来,说说你认为的我的样子。”白君子说:“你完美无瑕。”田若予说:“怎么可能是完美,人还不是一样的,你什么样,我就什么样。”   白君子说:“原谅我诗歌里的编排,原谅我让你别扭。”田若予说:“没什么的,有些事情一旦说开了,就没事儿了。”他们开始欣赏美好的景致。   田若予说:“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们得珍惜时间才对。别把精力分散到无用的地方。”白君子说:“我觉得如果自己想做的事情,连尝试都不敢的话,会是遗憾。”田若予说:“你想做的不一定对”她又说:“毕业后,想想现在,只是心底的一层微笑吧。”   这时祝娇娇出现了,她一开始就跟来,她没地方可去,认为跟踪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她在远处已经等了很长时间,现在她又悄悄来到他们身后,听见了只言片语。   白君子回头,他吓了一跳。紧接着田若予喊了一声,她站起来,说:“你怎么在这里?”祝娇娇说:“我也想跟着你来玩。”田若予说:“我们这就回去了。”   祝娇娇感到奇怪,她说:“你们干嘛,才到了这里四十几分种就回去。”   田若予说:“本来就没什么事儿。”白君子说:“我现在心里很开阔了,像这片荒草地。”田若予和祝娇娇笑了,笑白君子是个诗人。白君子说:“昨天我把同一首诗分别发给了你们。”   田若予说:“还有三个芒果,咱们一人一个。”随后,三个人的笑声飘荡起来,随着初夏的风抖落到整个的荒草地上。   2008年5月30号手稿   2008年5月31号完稿   2014年8月14日修改 共 46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