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梦想征文】英雄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29:59
能怪他吗?一瞬间,那时的他咬牙追了上去,可惜,还是给逃跑了。副班长方磊扭着其中一个的抢劫犯,气愤地骂战友荣毅:“窝囊废……”   那天下着绵绵柔雨,柔雨中的方磊吼过后还讥嘲道:“哼,梦想成为英雄?呸,整个就是梦想,你咯窝囊废……”   柔雨中,荣毅感觉泪眼涩涩的湿湿的,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他恨,恨眼前这个憨厚且蛮横的方磊,看那身肌肉块块,恨不得一刀刀割了下来丢进狗食盆里喂狗。   谁叫他和方磊在一个班的,而且在参军入伍的列车上,遇到了他。没想到成了武警战士后,他们又分到了小县城第一看守所看管在押人犯。   本来是不该他们出马的,只是连日阴雨绵绵,那第一看守所的围墙与号子出了裂缝,临时抽掉警力忙活送在押人犯转移,而他们俩不得不成为机动人员。他们从列车上相识,又再度成为战友,但确不是荣毅所情愿的。那时在列车上,方磊憨笑着问荣毅的梦想,荣毅脱口而出:成为英雄!   成为英雄这一梦想,就在捉拿抢劫犯的当儿成了方磊对他的嘲讽的话柄儿。荣毅好不委屈。他委屈地想,你个方磊横小子,哪你干嘛当时要问我的梦想,现在倒成了你嘲笑的话柄了,哦呸!   荣毅也不甘心,他啥时就成了“窝囊废”呢?第一次擒拿抢劫犯,的确他没有作好准备,内心确实也不够大胆。可也不能就此认定他是“窝囊废”呀。第一次出警,你不慌不乱才怪呢!只是,那时的方磊恶狠狠地道,下次再有这情形,你切莫和我分在一组,你分到养猪那一组吧,适合你!   “稀罕……”荣毅也不示弱。荣毅嘀咕道,谁英雄谁狗熊还不一定呢……   只是那抢劫犯在审讯的当儿,因提审员微一疏忽,在把抢劫犯送回到第一看守所门边的当儿,铁门开处,交接提讯单的当儿,抢劫犯撒开两条长腿,穿过了第一道警戒线而逃出了看守所。这还了得?!   好在荣毅与方磊不辱使命,又再度将抢劫犯捕获。   只是,这次第,第一看守所的干警们已将所有的在押人犯向第二看守所转移完毕。在外抓逃的方磊接到命令后,与荣毅一道押着抢劫逃犯向第二看守所进发。   “范奎,你逃入天、堕入地,我也要把你捉拿归案!”方磊咬牙切齿。若不是碍于纪律,他早已将这个名叫范奎的抢劫逃犯打扒在地。   “哼!要不是你两个抓我,就你一个,你还不是我的对手!”范奎还以颜色。   “找死!”方磊怒喝道。   “你再逃、再逃,看我不一枪崩了你!”荣毅拍拍腰间。   “一个奶油小生也敢放肆?活腻了你!”范奎朝荣毅横了一眼,那目光竟是不屑。   荣毅捏了捏拳头,挥了挥。只是无可奈何。纪律太严,他无从下手。这个让他成为方磊嘴里“窝囊废”的抢劫逃犯,他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你出来着,满刑后,我们对挖,看谁活腻了?!”荣毅的语气有点不自信。   “好,你给我记着,等我出来,我要把你打出原型:狗熊窝囊废!”范奎并不把荣毅放在眼里,一付刁蛮的气焰。可是很嚣张。   “嗵!”方磊一脚踢了上去,怒道:“有你说的?!犯子,再敢混说,你给我死翘翘!”   荣毅一见,微微愕了愕,不过,还是挺感激方磊的。   “啊?你敢打我?你打人犯法,犯军法!”范奎也不甘示弱。   方磊火起,衣服一甩,道:“来,老子脱了这身军装,打你咯狗娘养的……”说罢,那碗大的拳头就挥了过去。   “慢着!”荣毅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攥紧方磊青筋毕露的手腕,道,“犯不着与他计较!吃亏的还是你!”   “咯小贼崽吃了豹子胆,竟出言不逊,欺辱你!我代你修理修理他!”方磊怒火中烧。   “磊仔,自有法律惩罚他,你犯不着,违了军纪遭殃的还是你!到那时,你吃不了兜着走!忍忍吧!”荣毅规劝道。   方磊挣扎了几下,那手腕竟未能挣脱出荣毅的手心。方磊诧异道:“荣毅,看不出,你手还蛮有劲呢!真人不露相,服了you!”   “这下知道了吧?!”荣毅就笑微微的有点得意了。   “好,荣毅,咱们把犯子押回第二看守所后,来个约定:比武结兄弟。我赢了,我就是哥,你输了你就是弟,可好?”   “瘦竹杆他还想当哥?哦呸!”不甘落寞的范奎两眼斜瞟着荣毅,插话道。   “举着你走两百里地,咱若是喘一口气歇歇,咱就算是小狗!”荣毅两眼直冒火。   “跟这个混毬有啥好说的?走吧,我们押着他回去复命!”说罢,方磊将锃亮的铁铐子一端套在自己的左手上,另一端套在范奎的右手上。这是以防范奎再次逃跑的举措。   “我饿!”范奎又出招数。   “饿?你还饿?到看守所呷‘水上漂’去吧!”方磊说着,笑了起来。想到在押的人犯天天呷油星特少的烂菜叶,方磊忍不住就想笑。   “磊仔,我也饿了……”荣毅一双美丽温柔的大眼睛看向方磊,征询方磊的意见。   “叫哥!”方磊吼道。   “比试着,我若输了,我心服口服叫你哥!”   “你说的?”   “当然是我荣毅说的!”   “好,一言为定!你赢了,我叫你英雄哥哥;你若输了,我叫你狗熊弟弟!”方磊的右手就痛痛快快地挥了挥。   “我饿……”范奎嘟嚷道。这下他老实多了,与他在一起的是方磊。俗话说,杮子拣软的捏。范奎心里头对方磊当然有点寒。   “饿不死你!”方磊横了一眼范奎,没好气地说。   “磊仔,我真饿了,还是去吃点饭吧,不然,这肚子要提抗议了!”荣毅也噘着嘴巴。   “你别噘嘴好不好,象个娘们……”方磊皱皱眉头。   说着,方磊拖着范奎往前走。荣毅尾随着,边注视着范奎的动静。   离第二看守所还很有一段距离,方磊他们就在波浪翻滚的大河边一家餐馆停了下来。虽然柔雨早已停了,但餐馆还是有些冷清,除了他们三人就餐。   吃着猪蹄没一会儿,方磊的肚子不受用。一阵疼痛,肚子竟然很不争气。方磊暗叫,不好!忙对荣毅道:“毅崽,我肚子疼,要出恭,你看着他……”方磊忙把铐子解下,递给荣毅,抓着裤子就往餐厅后面跑。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口里含着猪蹄肉的范奎,“呸”地一口,将嘴里的嚼烂了的猪蹄肉等等混浊物吐得荣毅满头满面。   “嗷……”荣毅不是武功高手,当然,也未作防备,让范奎偷袭成功。那刻,荣毅捂着脸。   范奎一计成功,焉有不逃之理?!就在荣毅抹脸揉眼的当儿,左手带着铐子的范奎,跳将起来,夺门而逃。   “电打雷劈的贼胚子,哪里逃?!……”荣毅捂着酸痛的左眼,追了出去。   大河,大河,波浪翻滚。   没有桥,只有大石头排就的墩,也算是所谓的桥了吧。前头河水茫茫,后面可是荣毅在追赶。范奎顾不了那么多,踏上石礅,似燕子凌波。   到了大河的中心,激浪翻飞,湍声不歇,翻着旋涡,一波推一波。范奎轻巧的步幅终究逃不过浪涛的诱惑,一脚滑入了翻滚的流花里,挣扎开来。   “我不要死……”刚说了这一句,范奎呛了一口水,便沉了下去。原来范奎是个旱鸭子。早干嘛去了,明知道要逃要遇大河,干嘛不先学会游泳?!   挣扎。范奎在挣扎。   挣扎。荣毅的心在挣扎。   “救……”范奎的头冒了个泡,又沉了下去。   荣毅的心在紧缩,在打着旋子。他有些矛盾。他想了想,自己要救的可是抢劫逃犯呵,值得吗?   那挣扎的一瞬间,天际好象传来一道声音:救他吧,你救的是一个人,一个灵魂……   荣毅不再挣扎,吸了一口气,猛地跳下了水。   荣毅的泳姿可不是盖的,那一年县里举办跳水比赛,荣毅可是得了第一名的,虽说跳水的姿式不很规范。因为,这是一个小县城的比赛,娱乐性质更重于比赛性质,仅仅是活跃生活氛围。那时,有许多小姑娘发出了欢呼的开心的尖叫声。那时,荣毅收到了许多小姑娘的情书。这一直是荣毅引以为骄傲的小秘密。   浪,搏击;波,出没。洪流翻腾,激流汹涌。   好一个荣毅,就差成了浪里白条。荣毅水里的功夫了得,所谓鱼翔浅底是也。   顺流,逆流,旋涡,深水……荣毅很巧妙的一一化解与避开。他现在只有一个信念:救人!一定要将范奎救出水底。   有心人,天不负。   范奎在灌了几口水、快要沉到水底时,荣毅一把拉住了他,狠命地将范奎拖出了水面,拖上了岸。   “为嘛救我?”范奎惊魂甫定。   “我救的是人!”荣毅淡淡地说。   “要我感激你?”范奎有点郁闷,也有点不甘心。   “照我先前的想法,我恨不得把你剁了喂鱼虾!”   “现在你还来得及!”范奎声音有点怯意。   “可我早已改变了主意……”荣毅拧干了衣服。   “不过,这个人情,我会还的……”范奎鼓了鼓腮帮子。   “重刑犯还想报答?老天都会遗憾!”荣毅嘲讽道。   “我没抢,我只是打了对方一耳光……我还会有立功的表现的,等着吧……”   范奎的话音未落,却从岸边的林子里飞出了两个人。   来者不善。荣毅立即判断道。   “大哥,三弟……”范奎有几分惊喜。   “我不再是你的大哥,我要毁尸灭迹……”那个长发青年凶相毕露。   原以为长发青年,那个逃跑的抢劫犯是冲着他荣毅来的,殊不料他与与他身后的墩实的青年,是来杀人灭口的。杀的将是范奎。   “迟早你是会邀功领赏的,趁这机会,超度你!”墩实的青年嚷道。   “大哥,三弟,我……”范奎怯怯地站起。没想到昔日的三兄弟,今日分道扬镳。为了他们所谓的哥们义气,范奎也参与了长发青年组织的抢劫、奸杀,虽说他仅仅只是给了被抢劫方的一个响亮的耳光。可是,现在,因为他对长发青年所作所为知道得太多了,竟惹上了杀身之祸。   “闭嘴!”长发青年一声怒喝,“上,三弟,做了他!”   墩实青年早已扑了过来,那手里的尖刀朝范奎的身上胡乱地喂去。   荣毅稍一犹豫。这又是一个难题。   范奎避开了第一刀,可长发青年的匕首也已毫不留情的喂了上来,一边吼道:“识相的,一边呆着,小心老子一刀先结果了你!”这是给荣毅的警告。   长发青年的第二刀凌厉无匹。而范奎的身后竟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只要长发青年稍一动刀,那范奎的身上必定留有一个大洞不可。   千钧一发。荣毅不再犹豫。嫌疑犯在未审判之前,他还是一个公民,一个有着灵魂的人。荣毅不多想,他不得不出手了。他有枪,但不能用。此刻可是赤手空拳。好在,荣毅在部队学了功夫,格斗、擒拿、散打等等,也是一把好手。因为早先心太软,被方磊骂作“窝囊废”,但是,人命关天之际,他不能不使出浑身解数。   荣毅与范奎背靠背。此刻的荣毅是在为范奎挡刀。   “既然你比他还想死,好,三弟,我们先做了他,再做了反水的狗奴!”长发青年叫道。   “你俩早点归案,政府给你们一条出路!”荣毅边化解险招边嚷道。   那墩实青年阴阴的一笑,叫道:“凭你也想度人?切,好笑!”阴笑中,不忘喊道,“大哥,反水的狗奴扎手呢,我们还是一人一个对付了着……”   “好,下手要狠,莫畏!早点了结早好!”长发青年口中念念有辞,手脚并不停歇。   “呵,……”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哀嚎。   原来范奎的胳膊已中了墩实青年的一刀。   那声叫声很是凄恻,让荣毅的心头一凛。不好……荣毅忙转过身来,一脚朝墩实青年狠命地踢去,这一脚就将墩实青年手中的刀给踢飞。范奎一屁股坐在了湿湿的泥地上,捂着流血的伤口。   转身的荣毅那后背就正好留给了长发青年。时机正好,也极妙,长发青年的匕首不再丝毫迟疑,那亮闪闪的毫光狞笑着,投向荣毅。坐在地上捂着伤口的范奎一把跃起,想要替荣毅挨了那匕首的滋味,可还是迟了。那匕首准确无误地捅向了荣毅暴露了的后背。那后背的那一块连着肺腑。   “呵!……”断裂的骨头声与恐怖的哀嚎声夹杂着弥散开来。荣毅的后背冒出了一股水柱一样的血液。   “毅崽……”撕心裂肺的吼叫声破云而出。   方磊奔跑着,举起手枪,“砰”地开了一枪。   枪声骤起,山河动摇。   长发青年骤然一惊,忙拉起墩实青年,嚷道:“扯乎,风紧!”一边朝范奎猛踢了一脚,跳跃着逃跑。   “毅崽!毅崽……”方磊忙抱起脸如金纸的荣毅。   “都怪我……”范奎揪着自己的头发,很是愧疚。   “毅崽,你,你怎么样了?”方磊的眼中是血,他以为是泪。   “我,我怕我不行了……”荣毅气息微弱。   “不,毅崽,别胡说,有我在!”抱着荣毅,方磊用自己的衣衫堵住荣毅的流血的伤口。可是,不管用,那鲜红的血液还是止不住的流淌。   “磊仔,我快要走了,……”荣毅的气息更见微弱。   “不,毅崽,我们还没比试,我们还没分出谁是哥谁是弟呢,我不许你走,不许!”方磊吼道。   “磊,若有来世,我情愿是你的弟弟……”荣毅一字一顿地说。   看看那光景,方磊心中应当明白了,荣毅与他只有来世了。   “弟弟,生生世世我都是你的哥哥、哥哥!……”方磊泪如雨下。   “我见证……”范奎垂泪道。范奎好在受伤不重,血也已止住。   “哥,我早就想叫你一声哥哥了……”   “弟,我心里总是当你是我的亲弟弟,知道吗?!”方磊嘴唇颤颤。他的泪滴在荣毅明洁的额头上,闪着光亮。   “哥,我知足了。只是……”荣毅眼中透出一丝神秘的光彩。方磊知道那是回光返照。   “只是,弟,告诉我,你想说的是……”方磊的声音此刻有一抹少许的柔情。   “梦想……留有……遗憾,我是……英难吗……”荣毅的眼睛阖上了,微笑着阖上了。   “你是,你是……”方磊大哭道,“你是,你是真正的英雄!……”   儿童癫痫检查得出来吗山东有癫痫医院患上癫痫病就会很短命吗?哈尔滨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