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笔尖】孤独的父亲(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57:28

父亲离开我已将近20年了,屈指算来,他若在世,今年该有81岁了。这些年,我无时不刻不在思念着他。时光越远,我对他的感念就越近,我一点一点地理解着他孤独的一生,这不仅仅是因为我自己作了母亲的感同身受,更是缘于他作为父亲的深沉慈爱和无私奉献。

我内心的遗憾如同思念一样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疯狂的滋生着,这些年来,它同我无言的思念一样如影随行,让我时时不敢忘记我孤独的老父亲,与母亲的不曾入我梦境截然不同,父亲这些年来时时会闯入我的梦中,让我经常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离开我了?然而梦归梦,梦醒之后我无法触摸到他真实的气息,更是我无言的伤痛,留给我的只有深深的思念和无奈的感伤,我已记不清,有多少次泪湿枕巾是在午夜梦回时分,除了肝肠寸断之外,我无计可施一筹莫展,我孤独的老父亲,我多么想打开时空的无情隔断,再见您一面啊!然而我深知,阴阳两隔,我今生再也无法见到您了!

人常说,幼年丧母,中年丧偶,老年失子是人生之三大不幸。这三大不幸之中,我与父亲各俱其一,母亲的溘然离世,当时对于年幼的我是一种不幸苦难的开始,对于父亲来说,更是一种彻心彻骨的打击,当时的我并未有多么深刻的感受,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感觉才渐渐的有所理解,父亲的痛苦体验远比年幼的我要深入骨髓。

我六岁之前,完全是懵懵懂懂的幼稚,整日玩得身不着家,昏天暗地的贪耍,也全然不顾家中整日躺着病恹恹的母亲,冥顽地只知疯跑,根本没有意识到母亲的病情有多严重。直到有一天,看到母亲突然去世,我才有稍微的醒悟。印象深刻的是1978年6月的夏天夜晚,忙完了母亲的丧葬,家中突然一片死寂,我和年长我10岁的哥哥,顷刻间陷入了无限茫然,一向脾气暴躁的父亲也沉默不语,70年代末的农村夜晚,没有电灯照明,家里依然用的是煤油灯,父亲抽着他的老旱烟,在昏暗的煤油灯光映照下,烟锅嘴里的火焰忽明忽暗,沉默了很久之后,我突然“哇”地一声哭起来,哥哥不断地哄我,为我擦拭着眼泪,父亲依然沉默着,抽着他的老旱烟,他一反常态的没有抡起他的大巴掌像往日一样打我的屁股,我更加肆意地大哭,因为当时我疑惑地意识到许多人把母亲下到一个冰冷的深坑里,我再也见不到她了。虽然平时我很少体会到她怀抱的温暖,印象中她一直躺在炕上,经常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只顾贪玩很少理会她。然而等我突然看不到她时,我一下子无法适应了。父亲少见地把瘦小的我抱在他腿上,为我擦眼泪,用他粗糙的大手摩挲着我枯黄而稀疏的头发,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脊背,小声说:“别哭,不哭……”我有些受宠若惊,这在以前是从没有的事情,他很少抱我的。父亲有些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他不太喜欢我。至少以前我一直这样认为。像很多小孩一样,他越哄我,我越哭得厉害了,父亲依然轻拍着我的后背,我忽然感觉到手背上凉凉的,在昏暗中,我猛然抬头看见父亲眼里有泪在滴落,我停止了哭泣,父亲却哽咽着说:“你妈走了,还有我呢……”说罢,他突然放下我,一个人走出家门,消失在夜色里……屋内只留下依然抽泣的我和哥哥。

对于童年的记忆,这是唯一一次清晰的,也是为数不多的画面之一,多少年了,一想起父亲,这样的画面就会出现在我脑海中,清晰而深刻,刺得我的心,生疼生疼……母亲去世后,哥哥也中断了学业,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在家了。父亲那年才46岁,从此,一个家庭的负担就全落在他的肩上。后来我上了小学,哥哥也不断地出门干些零活,很多时候,家中只有我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既当爹又当娘,饥一顿饱一顿,生一把熟一把的给我做着难以下咽的饭菜,我渐渐长大。生活的艰辛也逐渐把父亲磨练成了老者,在这期间,父亲一直孤身未娶,其中的原因我不太清楚,但我后来逐渐明白,这也许与我和哥哥有很大关系吧。他也许怕我兄妹俩受委屈,一直孤独至终。这也是我后来一直内疚的原因。

此后的时光,直到我上初中,千辛万苦的父亲终于倾其一生之所有,为我哥完成终身大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家里因为有了嫂子的打理才算有了家的气息,父亲终于摆脱了一天三餐忙于锅灶的困境,能吃上现成饭菜了。可是他也渐渐地老了,好不容易把我兄妹俩拉扯大,身体也大不如前健壮了。我的逐渐叛逆倔强的个性,常让他无可奈何。我们之间很少交流,隔膜在逐渐增大。在此期间,我在离家四、五十里远的学校上高中,常年很少回家。父亲在家中,由于嫂子的刻薄厉害而委曲求全,生活并不顺心。嫂子一直反对我读书,不断施加压力给父亲,他一直惧于嫂子的冷颜厉色,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在家中艰难地度过了他凄清的晚年。

1993年,我在高中毕业后在家忍气吞声地呆了一个月后,在领教了嫂子的苛刻白眼和热嘲冷讽后,我没能继续复读,逃也似的离开了无法容身的家,离开了六十岁的老父亲,远赴广东,开始了我十几年的漫长打工生涯,仅管父亲不放心,但他已力不从心,也无可奈何,只好眼巴巴地看我离家干里,等待一个无法预测的未来。我无法得知父亲当时的心理,但我想,不善言辞的父亲一定不舍得我离开他,他也不放心年近二十岁的我独自在外闯荡,但他无能为力。

在外飘零的我,最初的境况并不如意。朝不保夕的不固定使我无睱顾及别的,逐渐淡忘了家中的老父亲。九十年代初的广东,打工热潮兴起,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人流涌向这片方兴未艾的热土,那时通讯尚不发达,电话还未普及,主要的联络靠写信。一封信常常要等到将近半个月才能到达家中,父亲又识字不多,我们的联系更是少之又少。直到1995年下半年,我才从朋友的信中得知她无意间透露父亲去世的消息,惊愕的我无法相信,父亲已离世半年了!我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几天吃不下饭,心乱如麻。在这之前,一直无人告诉我父亲病重的消息,直到他离世,我都丝毫不知,我被蒙在鼓里。不管他们出于多么善意的愿望和目的,隐瞒父亲去世的消息不告知我,我都在心里无法原谅他们的谎言,因为我连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的机会也被无情剥夺了,这个遗憾留给我的是,这辈子永远也无法弥补了。

1995年年底,归心似箭的我终于风仆尘尘回到家,长跪于父亲的坟前,我痛哭失声,一任泪水长流。我忓悔着,喃喃自语地诉说着我的伤悲,父亲坟头的枯草在冬日黄昏的寒风中摇曳着,他再听不到我的呼喊了。

时至今日年已不惑的我,每每想起父亲,心中的酸楚便隐隐作痛,不管时光怎样逼人,这种感觉一直未能消去;我也很后悔,年少时期的自己,一直自私地忙于自己,很少和父亲面对面坐下来,促膝相谈,主动去解他的内心世界,顾及他的真实感受。当我从年长的姐姐口中得知,父亲最后弥留的几日里,一直走不安心,他整天口中念叨着我的名字,无法看到我,以至于把手边的席子也抓破了,然而,他终归还是没看到我的身影,他带着万般地不放心和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对于他的怨念和误解,在我锥心撕裂般的听到这些情景后,顷刻间荡然无存。原来他是一直爱我的,只是粗砺的他一直不善于表达,一生在为生活为家庭奔波,无睱于流露他作为父亲对子女的最深沉的慈爱,他把这种伟大的父爱一直付诸于他的行动中,点点滴滴渗透于他和我有限相处的生活中,而粗枝大叶的我在和他一起时,从未感受到他的这种无言的关爱,他生前的内心世界一定是孤独无比的,临走时看不到我的成家安居,他无法放心地走,无法在和母亲相遇的时刻,给她一个关于我的安心的交待,所以他不瞑目。他给予我最后的震撼,我永生难忘。

虽然我与父亲在一起的缘分只有短暂的二十年时间,他一生孤苦无福,无缘看到我现在的幸福,无缘享受我对他晚年的孝敬,无缘享受本该属于他的天伦之乐,坎坷地走完了他短短六十三年的人生,但我亦感到非常满足了,他留给我的是,对他一生的解读和回味。

今天,我终于在生活的磨砺中,在时光的流逝中逐渐明白了,作为一个父亲,这最深沉最无私的爱,这如高山般的父爱,将穿透时光隧道的阻隔,光芒万丈,使我永不孤单。

安息吧,我孤独的老父亲!至少在梦中,我们都不曾孤单。

西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济南最权威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呼伦贝尔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