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江南】美景美食美利川(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53:33

恩施利川,地处鄂西,有“天然凉都”和“硒都”之美誉。八月,全国各地热浪滚滚,利川却凉爽宜人。有幸在利川流连十日,美景美食令我不舍离去。

一、龙船水乡

龙船水乡,因脍炙人口的龙船调而得名。

未到水乡,就有歌喉嘹亮者唱起了《龙船调》,“正月是新年(哪咿哟喂),妹娃去拜年(哪喂),金哪银儿梭银哪银儿梭,阳雀叫(哇咿呀喂子哟,那个咿呀喂子哟)。妹娃要过河哇,哪个来推我嘛?”一求百应,应者云集,“我就来推你嘛!”满车哄笑,笑声随歌声飞一路。

站在水乡入口,放眼望去,阳光明亮,天空净蓝,河水清澈,漫山碧透。玉米已吐穗,葵花正金黄。看着眼前的美景,我有误入桃源之感,思忖着这里的主人是不是也不知“魏晋”。

遍挂红灯笼的游船,俨然迎亲的船队,在青山绿水中缓缓前行,透出红红的喜庆。游船在水面滑过,漾起层层波纹,皱了一池碧水,波光在两岸的山石上作画,彷如一位丹青妙手肆意挥洒,醉了一群远客。青山绵绵,木船悠悠,河水清浅,凉风扑面。蜻蜓在船头引路,白鹭在水边驻足,水牛在对岸吃草。满船的惊叹,满河的欢呼,满山的回声。

水乡里藏着号称“天下第一长洞”的水莲洞。见“水莲”二字,心生遐想,此洞必定像水中莲花一样,清幽秀美,深邃优雅。说不定洞内真有冰洁如雪莲的绝世水莲花,生于斯,长于斯,独处幽谷,繁衍千年。

身在水乡,水莲洞自然离不开水,但游船并不能直达洞内,需弃船登岸,沿山路前行。尚未进洞,丝丝凉意袭来,暑气顿消。进入洞内,光线暗淡,路窄潮湿且崎岖不平,左边是奔流的溪水,右边是陡峭的石壁,需小心行走。至稍宽敞处,停下脚步,抬头却见一光柱,从上直泄而下,落在崖下的水面,溪底沙石可见。惊奇间,仰头看,高远的洞顶有一圆孔,阳光穿孔而入,宛如舞台上的射灯。这举世无双的舞台,每天只在正午显现,舞者该会有怎样惊世骇俗的美丽。众人如置身剧场,皆屏息静气,翘首期盼演员出场。许是怪罪我们的贸然闯入,喧哗了安静的世外桃源,空空的舞台上连浮尘都不见一粒。洞内开阔处供奉着白虎,白虎是土家族的图腾。相传,土家先祖逃难途中,遇大河阻隔,正焦虑无计,突然天降白虎,土家先祖得以飞渡大河,藏身水莲洞。小溪中真有水莲,虽不及想象中的超凡脱俗,却也清丽雅致。水莲是土家先祖所植,还是白虎所种,皆无从考证。但即使老了千年光阴,逝了万载年华,水莲,依然吐露芬芳,独自美丽,一如这幽静的水莲洞。

沿小溪溯游而上,穿过千米旱洞,虽没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冷艳,却依然有伊人在水一方————水洞在旱洞尽头,历经数以万计的春秋,从冷寂到喧嚣,却一直安然沉静,无声无言。“你来或是不来,我都在这里。”仓央嘉措的诗,是对它的最好诠释。

才接近洞口,就感觉凉气逼人,不由得抱紧双臂,慨叹造物主的神奇。我们刚刚逃离的城市,正在经受高温的炙烤,清凉成了奢侈品,而这里,清凉无处不在。几千年前的土家先祖,被白虎第一次驮到此地时,是不是也如我一般惊叹?山石静默,水洞无言,只有翻坝而下的水,在“哗啦啦”地歌唱。有冰凉水滴坠落颈背,许是山洞精灵的亲切问候。

登上小船,穿越水洞。黑暗处,彷如在时间隧道里穿行,在历史长河里摸索,似乎洞的那一头连着另一个世界,光亮处有白虎有土司有农奴,有聪明美丽能歌善舞的土家姑娘,有健美壮硕能耕善耘的土家小伙,有听之令人肝肠寸断的哭嫁歌,有涂泥赤膊击打唱诵的肉连响,有气派宏伟精美绝伦的土司城,也有依山而建古色古香的吊脚楼。黑暗加重了阴凉的气息,有人唱起了歌,大家都不由得应和。歌声真是神奇,不仅驱散了凉气,还带来了光明。五彩的灯光在水洞的腹地,映照出另一个奇妙的世界。岁月的印记刻在了两旁的石壁上,一条条,一道道,像百岁老人额头上的皱纹,数也数不清。水,背负着神圣的使命,努力朝着水莲洞进发,渗透渗透再渗透,哪怕山石坚硬如铁,哪怕树根盘根错节,也一往无前。水,像一位伟大的雕塑家,凭着记忆,籍着对世界的理解,用柔若无骨却分外有力的手,让坚硬的山石开出一朵朵美艳的花,让昆虫让动物藏身其中,让水莲洞生气盎然,热闹非凡。船走得轻轻巧巧,船上的人也安安静静,周敦颐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

拐过一个九十度的弯,水道变得狭窄,石壁边露出浅滩,好像船靠过去,就能攀上石壁似的。石壁也转变了风格,像黄土高坡一样沟壑纵横,粗犷壮美。这种环境的改变,似乎使人获得了某种心理暗示,船上的人都活跃起来。导游和船老大唱起了民歌,女声清脆婉转,男声浑厚有力,在山洞里回响。一幅男耕女织郎情妾意的画面,随着歌声在脑海浮现。山歌是土家人生活的一部分,像血液融入了生命,无法分割。不知谁带头唱起了《六口茶》,“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在也不在家……”,上口的曲调,散发着浓郁生活气息的歌词,即使是不通音律的人,也跟着唱得有模有样。

有欢乐的歌声相伴,时间逃逝如飞,走路也身轻如燕。在豁亮的洞口,蓦然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山腰,不禁疑惑:水莲洞里的水究竟来自何方?随着同伴的惊呼,我的疑惑瞬间被惊讶代替。到处是野花,红的黄的蓝的,白的紫的粉的,从眼前一直铺展开去,漫山遍野。真是名符其实的“野花谷”。

真想,住在野花谷,唱着《龙船调》,喝着《六口茶》,做一个幸福的水乡人。

龙船水乡,梦里水乡。

二、大水井

报到那天,到了利川宾馆,人手一份《课程安排表》。同行的老邓一看,高兴地说:“安排了三次采风活动,会不会去大水井?”见我疑惑,他解释说,“利川有一处非常有名的古建筑群,叫大水井。”

哦,我恍然大悟,大水井,不是一口大的水井,而是一座古建筑群。

老邓是资深摩友,一直对恩施的美丽山水心心相系,曾先后两次骑行到达恩施,大峡谷、土司城、天坑、齐岳山,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让他无限向往的大水井,应该有独特的风采吧,我心里充满了期待。

第三天下午,我们采风的地点正是大水井。

阳光灿烂,碧空如洗,远山如黛,天地间明净通透。柔柔的风像来自童年妈妈的蒲扇,小径两旁各种花草正在怒放,没有争奇斗艳,各自安静从容。大水井,坐在蓝天下,坐在柔风中,坐在花草旁,背倚青山,面朝公路,宛如一位黑衣白裙的高雅妇人,神态祥和安定,眼神亲切温柔,嘴角含笑看着我们这些来自纷扰红尘的俗世男女。

大水井古建筑群,由李氏庄园和李氏宗祠组成,始建于清乾隆年间,规模宏大,占地面积六千多平方米,使用面积三千八百平方米,为三路三进院落。天井24个,大小房屋170多间,游廊回环,曲径通幽,如果没有导游,我一定会迷路。

与正屋形成四十五度夹角的大门门楣上有一大大的牌匾,上书“青莲美荫”四个大字。看得出来,主人是以青莲居士李白的后代自居,同时也是向世人昭告李家乃书香门第。房子里的陈设和楹联,的确透着不俗的品味,有浓浓书香扑面。李家大儿子还曾留过洋,回来就嫌房子太土气,在大门前面加了一排白色的欧式廊柱,饰以大白菜浮雕。令人称奇的是,中式木结构庄园的沉稳质朴,竟与欧式廊柱的浪漫明丽,结合得如此完美,相得益彰,浑然天成。

李氏庄园,其实就是一个生活起居区。正厅、会客室、书房、睡房、绣楼、娱乐室,乃至厨房、粮仓、农具室、水井,甚至牲畜栏,统统都有。当然,牲畜栏和生活区被分隔开了。牲畜栏是一个完全木结构的吊脚楼,里面很宽敞,被隔成了很多间,应该是用来圈养不同牲畜的。生活区建在石台上,面朝公路的一面为砖石,其余一律为木结构。粗大的木柱,光滑的木壁,繁复的木顶,精美的木窗,虽历经百年风雨,依然散发着木质的馨香,工艺的精湛入眼入心。大门前是一块平整的空地,被左右两边的回廊环抱,有点阳台的意味,应该是李家人散步活动的场所。空地上见证过历史的青石方砖已经老旧,像一群饱经沧桑的老人,遗失了曾经的青葱岁月,只留下时光的印记,在正午灿烂的阳光下静默,凝视着过往的游客,细数着时间的分秒流逝。它们记忆的深处,是否藏着那个夜晚,明亮的火把,纷沓的脚步,惊恐的眼神,无声的哭泣,还有无情的杀戮??????一切的一切,都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慢慢被冲刷殆尽。

穿过百米花墙绿树夹道的砂石小路,李氏宗祠就在眼前。斑驳的石墙上,开着一道不甚起眼的小门,入内,别有洞天。如果说李氏庄园充满着生活气息,像一位慈祥温和的母亲,给人温暖温馨之感,那么,李氏宗祠则处处透着威严庄重,像一位沉默谨言的父亲,给人尊敬畏惧之感。高远的蓝天下,白的墙,黑的瓦,马头墙高耸,飞檐入云,数百米的巨石城墙,几百级石阶,透露出恢弘的气势,残留着曾经的辉煌。我们不难想见,李氏庄园当时的显赫,建园之初,李家先祖一定像所有中国人一样,希望家族绵延千秋万代。可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轻易就碾碎了李家富贵绵长的美梦。如今,只有斑驳脱落的墙体瓷嵌,文革时期刷的标语,在无声地诉说着历史;随处可见的青青苔痕,被火的黑色印迹,在昭示着他的饱经风霜。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写就,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在赞叹建筑的精美大气之余,对李氏家族的遭遇,我们唯有一声叹息。

宗祠和庄园一样,面向公路的一面是石墙,其余的皆为木制,所不同的是,墙面用碎瓷片镶嵌着花鸟虫鱼等图案,瓷片均为景德镇瓷器敲碎而得,历经百年虽有脱落,色彩依然鲜艳。百米巨石城墙上,射击孔清晰可见,记录了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宗祠里的生门和死门,同样是历史的见证,有多少人被推出死门,从此消失。宗族制度的残酷,可见一斑。

沿最右边的石阶下到底部,一潭水出现在眼前,水面只有一只大点的脸盆那么大,不深,很清澈,看得见水底的泥石。听说这就是大水井,我们大失所望。这哪里是大水井,明明比我们小时候见到的家里的水井还小,怎么能叫大水井呢?导游解释说,当时的李家挖了井,并修砌了高高的石墙把它围起来,对外宣称大水井,是告诉心怀叵测的人,哪怕你把李氏宗祠包围起来,切断了水源,我们也不怕,我们家有一口大水井,无需为水源担心。因为水井被高高的石墙围得密不透风,外人无缘得见,一传十,十传百,大水井自然声名远播。不过,水井虽不大,水量却是惊人。当时李家有一百多口人,所有的用水都由长工从大水井里挑上来。石阶长而陡峭,一下一上,空手都气喘吁吁,当年的长工担着水攀上石阶,该是多么的辛苦!石阶和城墙一样,全部用大石头垒砌而成,上百年的风吹雨淋,打凿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

站在拍电影留下的花径上,山坡上的花开得姹紫嫣红,庄园前面的大丛芭蕉在风中挥着大大的绿叶,庄园黑瓦白墙,背后的天那么蓝那么远,一切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像一张胶印的风景画。记起田禾老师说过,这么大一栋木质结构的建筑,没有发生火灾,能保存到现在,真是不容易。也记起导游说过,当年李家一百多口人,只有一个八小姐逃出去了,其他的人都命丧此处。我多么希望,当初能有一把火,让大水井熊熊燃烧,掩护它的子孙逃命,即使现在不能瞻仰她的风姿,我也愿意!我想,母亲一样的大水井一定也是愿意的!

三、苏马荡

苏马荡采风,并不在《课程安排表》之内,是临时通知安排的。

几个采风景点,以苏马荡最远,路途最险,沿途风景最美,也最令人失望。

车行在盘山公路上,一边是高耸的崖壁,一边是陡峭的山崖。崖壁离车很近,绿树红花清晰可见,甚至可以分辨出几种常见植物,间或也会跳出一丛白花或黄花,似乎只要将手伸出车窗,便能花香盈袖,花枝满怀。稍平坦处种植着玉米和向日葵,玉米飘着红缨,向日葵擎着黄花盘,有一畦畦的,也有三两株的,以地块的大小而定。也有种烟叶和梨树的:烟叶正是花开时节,散开的发黄的大叶片,一柱擎天的花茎,远看像开花的莴苣;梨果满枝,果皮很薄,微微泛黄,半透明状,似乎轻轻一咬,香甜的汁水就会溅得满脸都是。山崖很高很陡,夏天丰沛的雨水,使花草树木生长得葳蕤茂盛,遮掩了它的险峻,像一袭宽松的长袍,把凸凹有致的身材收藏起来,无限风光只在袍底。山底有山谷河流,也有丘陵村庄。有山谷河流的地方,是一座连一座的小山,像无数顶被巨人扣在大地上的绿色帽子,向远方无限延伸,没有尽头。而丘陵村庄,则是白墙黑瓦,阡陌交错,庄稼满坡,村前的池塘在阳光下像一面闪光的镜子,村后是一座玉米棵小山,排列有致的玉米棵像满山迎风挺立的威武战士。

如果能抛弃俗世中的一切纷扰,归隐在这样的好山好水中,做一名世外农夫,将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即使没有陶渊明的好才情,也能像他一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享受大自然的美好,能不能写诗文,也就不重要了。

病人服一种药还是同时服用几种药好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