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走进家里的忘忧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10:08

五月的第一个周末,阳光静好。

大概是天气的缘故,心情格外好。我很出奇安静地待在家里,像一个温柔娴淑的女子一样,腰间系着粉色小格子围裙,不急不躁,耐心细致地收拾着每一间屋子。

父女俩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不时地对视,然后笑笑,却十分默契地都没有言语,一个回屋做作业,一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手握遥控器,不停地更换着频道,仿佛我所做的一切都与他俩毫无关系。

我有些纳闷,往常遇到我这么勤快,老公是不会放过损我的机会的。或挖苦,或讽刺,说我今天好意外呀,怎么会安生地待在家里,一天不出去;身上会不会长灰毛呀;山里少了我,那些鸡呀兔子的会不会很寂寞,等等之类冷嘲热讽的话便会接踵而来,我几乎对他一贯的阴阳怪气很受用。

然而,今天,我就像一名正言顺的保姆一样,在不声不响做着我的事,而他一改从前的死皮笑脸,显现着他男人的庄重。

然后,是他,随手从裤兜里摸出打火机,点了烟,便出门了,依然没有说话,我更加纳闷。

听见电梯门合上的声音,确定他下楼,我轻轻推开女儿的房门:“玉儿,你和你爸有事?”女儿摇摇头,没说话。我不死心,又问道:“真没事?”女儿又摇摇头,露出狡诈的笑,然后低头做她的作业。

我只好轻轻地带上门。

望着小区大门拐角处的他,我不由得嘴角上翘。

这个上午透着诡异,然而我却一头雾水。

转身,站在镜子前,从头端详到脚,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我浑身就像长了虱子一样,哪儿哪儿都不舒服,索性开吃,拿出给女儿买的零食,干脆摆了一桌子,噼里啪啦便吃起来,完全没有了先前收拾家的温顺样子。

女儿探出头:“老妈,有噪音,能不能降低分贝?”咚,门闭上了。我有些不好意思,放下手中核桃,摸出袋子里的蛋黄派,这个没声音,哼!小鬼:“你都管你妈了,是我生的你,还是你生的我?!”

正当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老公回来了。满脸堆笑,手里拿着四株寸把高的小苗,撇了我一眼,径直走到了阳台。沙发的个子有点高,我完全看不到他在做什么,依然悠闲地吃着,分分钟,他站起来,朝着我笑笑,开始了周末的第一句话:“种好了。”我像中了奖一样刷地站了起来,这可是人家今天第一句话,我生来就怕人不说话,一不说话就浑身不自在。

“种什么了?”

“兰花,种了四株。”

“是吗?兰花好,开了显得家里宁静、高贵。知道是什么花色吗?”

“没问,人家只说是兰花。”

我喜欢兰花,属于花中四君子之首,古时候的文人墨客都喜欢兰花。兰花的气质柔和、高洁、优雅,开在家里,既能粉色格调、陶冶情操,又能修身养性。

而我,更喜欢兰花中的建兰,建兰是属于兰花品种里较小的,细小尖尖的粉白色花瓣,给人娇羞柔弱,纯白无暇之感。

我有些开心,暂时忘却了先前的诡异,急切地想看看这几株苗子。

然而,望着眼前的,已经栽好的纺锤形植物,我有些气愤。

瞪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忽然一下子明白了先前父女俩沉默的缘由。

他仿佛预料到我会大发雷霆,十分真诚地笑着说:“你先别生气,兰花就该用好的花盆,开了才显得更高贵。你放心,兰花开了家里会满是香气。还省得你买空气清新剂。”

我无语到极致。

这可是我在乔迁新居时,买的最喜欢的果盘。白黄色高脚,雕花欧式果盘,当时候下大决心,花去了一百玖拾捌元。 平时几乎不舍得用。在我眼里,不仅仅是只果盘,更是一件很好的装饰品。电视柜上,它一向趾高气扬,彰显着它的奢华。

这下倒好,果盘肚子里满满的泥土,上面丢着十几颗羊粪蛋子,我胸中满是怒气,发?还是不发?

我看了看他,权衡半天,终于还是忍住了。“好好好,我等你的兰花。”随便丢给他一句话,走开了。

我愈来愈发现自己,学会了让步。

后来的几天,我几乎不想看他,也不去看它,正所谓的眼不见心不烦。沉默代替了不满,所以各自相安无事。

对这所谓的兰花,他倒是关爱有加,精心呵护,一有时间便拿着个小铲子,在里面搅来搅去。我深怕铲子划伤果盘,于是拿了家里的小改锥放在果盘。每天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远远看着,从未浇过一次水。

他对于兰花的态度,超过了家里任何一盆花,这几株所谓的兰花,倒也十分争气,几乎一天一个样地疯长。细长的叶子逐渐向上、平展,开始弯腰低垂,交错重叠,花茎自叶腋开出,细长,蓬勃向上,逐渐超出了整个叶子,有独占鳌头的霸气。它的生长热情和旺盛的生命力,冲淡了我所有的不满,于是开始期待它的绽放。

期待着它花开小屋,想象着它花的模样、花的颜色、花的芳香。老公看见我脸露喜色,开始沾沾自喜,在我面前夸下海口,说花开了看看,喜欢的话,多养几盆,养不同颜色的花,每个卧室都与众不同。

我对于他的这种想法,毫不怀疑。

然而,就在我满怀希望的时候,这四株所谓的兰花在逐渐地,以一种温和的态度,吞噬着我的愿望,它的叶子,它的形体,渐渐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渐渐长成忘忧草的模样。

老公开始不自在起来,每天都会端起它左瞅又看,嘴里不停地嘟囔:这怎么看怎么都像黄花菜,难道真的是上当了?

直到它开始饱满,直到茎顶部分支,花开六裂,像个漏斗一样,才尘埃落定,那个兰花的梦终于破灭。

黄花菜,又名金针花、忘忧草,萱草等等。我只记得黄色的花,不待它花开,丰满的时候就被采摘,然后成为桌上的美餐。这一次,倒是让它尽情地开放。花开后,花瓣向外略卷下垂,花中心花蕊高高挺立其中,清秀俊美,加有娇嫩绿叶衬托,更显得高高在上,的确无忧。

只是怒放一天,便焉了。

老公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垂头丧气。态度十分诚恳地说:“我马上给你换掉。”“不行,就让它开着,让它开败吧,不白养一回。”我笑笑。

他立马转头看着我,很意外地说:“真的不用?”“不用。”

他居然一脸轻松地自嘲道:“唉,十块钱买了四株黄花菜,看来老家的黄花菜也能卖个好价钱。”

躺在沙发上,我怔怔地看着他,再看看它,心中再无怨气,只是觉得事情有些荒诞,有几分好笑。是老公实诚,还是商贩狡诈?

好在,忘忧草以其俊秀美丽的外观和独特风姿,使人赏心悦目。此刻,你还在意她是否兰花吗?你还会怀疑忘忧草不能使人忘忧吗?

保定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呢癫痫病治疗最好方法癫痫病怎么治会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