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江南】新生报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30:05
(1)
   张萌,19岁,162cm,计算机一年级,新生。
   杨小雅,19岁,159cm,国际外语一年级,新生。
   涂图,20岁,175cm,汉语文学一年级,新生……
  
   离开学只有一个星期了。
   于飞最害怕的就是每年的新生入学,作为连任3年学生会主席的她,总要带着一群学生会干事和学校招生宣传部等的老师连续半个月都要早早守候在学校。当然,在别人看来这是一种令人羡慕的“荣誉”,可是,于飞宁愿多享受享受半个月睡懒觉和一个人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休闲时光……
   幸好今年大四了,下一期的招生和接待工作将交给新晋的学生会主席……她也在为这个做准备,在相处几年的干事里,她一直向导师推荐大二历史系的文俊。可是,平日沉默寡言的文俊好像对这个别人羡慕得“流口水”的头衔不“感冒”。而且导师也不看好,真是够郁闷的。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把学生会主席这个重担交付给一个能挑得起的人,也不枉费她这几年和全体干事的辛苦和努力了!
   最让人苦恼的其实不是新生,是那些好像送孩子来读“幼儿园”的家长们。虽然,当初爸爸妈妈也象他们一样,初来乍到的时候紧张得无法呼吸的样子,可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别说报名和找宿舍那些简单的事情,就连成套的日用品,很多人都自己找地方去领了。或者干脆在外面买然后让人送货上门……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也真是可怜同样需要照顾的我们学生会和需要关心的忙进忙出的老师……
   于飞今天已经忙了4个小时,早上因为赶时间连一口水都没顾得上,现在肚子已经在抗议了。今年新生特别多!坐在于飞隔壁的干事杨茜嘟哝着,站在旁边的老师看了一眼,不置可否。
   “于飞,于飞?”抬头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生,于飞被他惊讶的问话搞得一头雾水。
   “哪个年级的?”于飞看他宽大的肩膀上只挎了一个韩版休闲包,以为他是高年级的学生,这般惊奇的表情更令人疑惑了。
   “报告!我是国际金融管理一年级的,文子!”男生阳光般的孩子气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让人无端有一丝晃动的晕眩。
   “什么蚊子?真实姓名!以为你诨号很有名吗?”旁边的杨茜忙着登记,头也不抬。
   “我还雷达呢!”旁边站着的另外一个男生忍不住嘻嘻的笑。
   “文,文明的文,子,孔子的子……”男生有点愠怒的看了看旁边插话的男生,然后非常认真的看着于飞和杨茜,一字一眼的。
   “登记完学号和宿舍编号然后跟学长去熟悉一下自己的教室与宿舍,然后……”于飞见惯不惯似的,根本不看文子一眼,慢条斯理的说。
   “请你记住我,以后我们还会经常碰面的!多多指教!”文子盯着于飞目无表情的脸,突然说,然后转身离去。
   (2)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于飞在心里有些不屑,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看着逐渐隐入林荫里的高大身影,有点好笑。
   “这家伙是谁啊?那么狂妄?第一天来报到就跟学姐叫呛?现在的人真不知道什么思想构最新癫痫治疗方法造,哎……“杨茜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
   “呵呵,管他。只要不是妨碍我们的工作和任务就好,其他的事情上天自有安排。”直到现在,于飞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相信天意和缘分的平凡人。所以,她难免也会向其他同学或者学妹一样,产生很多别人看来不切实际的想法,比如,推荐文俊上任。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赞同呢?真想不清楚,平日文质彬彬举止优雅的文俊一向是大家好评最多的人啊,特别是他上次的“仗义疏财”,足可以看见他是个拥有爱心与侠义的好人!侠义?哈哈,于飞喜欢这个词。如果让自己生在古代,于飞相信自己必然是一个行侠仗义闯荡江湖的女侠,哈哈。
   “又在天马行空了,师姐。”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个文俊偏偏在她“流着口水”想事情的时候就过来。
   “呵呵,师姐这个不叫天马行空,叫臆想。说得艺术一点,叫充分发挥想象空间,懂不?嘻嘻。”杨茜接下文俊的话。
   “你们这个一唱一和还真是般配啊!”于飞气得牙痒痒。
   “于飞,你又要制造绯闻是不是?”杨茜的脸一下子通红了,小声埋怨着,偷眼看了看同样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文俊,然后沉默。
   “两位师姐真会开玩笑,怪不得大家都说你们是我们学院的绝代双骄呢。呵呵。”文俊自嘲又羡慕的。
   “听谁胡说啊?我才不和于飞绝代双骄呢,就她这个学生会主席大人的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病中心架子,谁看见谁跑。”杨茜发觉自己就是喜欢和文俊说话,他温和又文质彬彬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我也懒得和你绝代,呵呵,三天两头被学妹呛就哭鼻子,丢死了。”于飞招手示意文俊坐下,然后推给他一大叠表格。
   “什么啊,我这是善良好不好。”杨茜在文俊面前显得非常拘谨,总感觉于飞今天是有意在为难她,特别是她说出来那些事情,她真的感觉很没面子。
   “好啦好啦,抬杠完毕。直到你领了良民证了,行了吧?呵呵,文俊先帮我登记下,我去趟洗手间。”于飞站起来。
   “杨茜,那,你,就,好,好,的,协助文俊吧。等下见。”就算大家都看得出来她是故意为杨茜和文俊制造单独机会,她还是觉得杨茜那个少根筋的丫头不懂她用意,所以临走时候还踢了一下她的脚。
   “师姐,我请你喝杯冷饮,好吗?”
   突然从背后蹦出来竟然是刚离开不久的文子,于飞仔细打量着他,有点诧异。
   “你,文子?你怎么还不去找你的课室和宿舍?”于飞有点不可思议,这个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那些问题我早就搞定了,放心,耽误不了!来吧,我知道学校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饮。”文子突然抓起于飞的手就跑。
   “喂,喂……”貌似我们还不至于熟悉到可以牵手吧?于飞的脸一阵绯红,赶紧抽出手来,站在那看着一脸笑意的文子。
   “师姐,你还怕我卖了你不成?我们,以后就做朋友吧!”文子走过来,真诚的,伸出手。
   “哦,……”也不知道为什么,于飞好像无法抵抗他的微笑,很自然的就把手递过去,轻握。
   文子看着还茫然的在那发愣的于飞,开心的笑了……
   (3)
   林逸终于发飙了。
   这是昨天杨茜从舞蹈室回来以后告诉她的。
   可是,林逸那家伙发飙,与她于飞何关啊?真是的。
   “你们不是吵架了吧?”杨茜试探着问。
   “吵什么架啊?整一个假期人家都在外地探亲啊,旅游啊,交流啊……哪里顾得上和我这个闲人吵架?”于飞的口气里明显有埋怨与气愤。
   “哦,原来是人家没有理你啊。那……那不是应该你发飙吗?他林逸发什么飙啊?哈哈。”杨茜看于飞眼角红红的,觉得好气又好笑。
   “不知道,反正他的事情与我无关!”于飞擦了一下眼睛,转过头去,捂上被子。
   “放假以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才二个月,就成陌生人了?”这个于飞,只要面对林逸的事情就完全没辙。听说他们从小是邻居然后一起读高中考大学,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好不容易上学期才明确下了恋爱关系,可是才一个假期,就分开了?人心真是难测。想起上学期为了一件小事两个人大闹一场时候,于飞还偷偷出去喝酒了,哭着喊着要死要活的说暗恋林逸好几年了。这下……
   “杨茜,如果,你的男友整一个假期没有半点消息,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突然像人间蒸发一样。那么,你会怎样对待他的再次出现在你面前?”于飞坐了起来,很认真的看着杨茜。
   “我?我还没这方面经历啊。”杨茜有点失措,然后又想了想:“要是我,我一见面就甩他一个巴掌,当我是什么啊?喜欢见面就见面,不喜欢就当我透明?然后我就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生,气死他!就算他跪下来求我,我还要考虑考虑,要不要原谅他!哼!”杨茜激动的说。
   “呵呵,看来你很暴力啊。我还是比你善良嘛。”于飞快被杨茜激动的咬牙切齿的样子逗死了。
   “他就这样对你啊?这个林逸!害我还可怜他同情他,准备帮他当说客来着。”杨茜担心的看着于飞,:“你没事吧?或者,先听他解释?”
   “林逸是个会主动认错诚恳解释的人吗?”于飞最清楚这一点。就算选择分手,林逸也绝对不会先主动说一个“不”字。
   “于飞,请问于飞在吗?”宿舍外面有人在喊。
   “看吧,人家来道歉了,你就不要太小气了啦。”杨茜跑过去开门。
   “请问,于飞在吗?”竟然是文子?!杨茜兴奋的神情一下子黯然了。
   “你,跑到女生宿舍,跑到师姐这里,想干嘛!?”自从听说这个家伙隔三岔五就找机会来找于飞后,杨茜开始警觉起来。才第一次见面就请于飞去喝了一下午咖啡,借机故意讨好这个拥有学生会主席名誉的师姐,可见其功利,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她不在吗?”文子看了看比自己矮了一个头还多的师姐,边说边往里面挤了进去。
   “喂,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杨茜真的被他气得发抖了,竟然敢硬闯进师姐宿舍?!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什么事?”有点颓丧的于飞走过来,拉住杨茜的手,然后看看文子。
   “你不舒服吗?我带你看医生。”文子的手突然探了过来,捂住于飞的额头。“没有发烧啊,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呃……”被眼前的情景吓呆的两人,瞪着眼睛看着目光关切的文子,都呆了。
   “放开你的手!”林逸怒吼的声音几乎要震翻整个女生宿舍。
   (4)
   早上6点,晨风轻拂。
   “于飞,文子又送热牛奶和蛋糕过来了。我真是服他了。”睡眼惺忪的杨茜开了门后,咕哝着叫着于飞,然后又懒洋洋的爬到床上。
   “对不起啊杨师姐,我明天开始推迟半小时上来吧,抱歉哈。”文子还是保持着惯有的微笑,阳光般温暖的微笑。
   “随便你,你这个家伙晚上都不睡觉吗?几点去买的牛奶和蛋糕啊?我真的受不了了。于飞,我要和你分宿舍了,晕死我了!”杨茜说着说着又进入了梦乡。
   “你以后不要过来了,一大早的影响不好。”于飞其实早就起床了,最近她为了林逸的事情根本无法安心入睡,严重的神经衰弱已经让她有点承受不了。
   “我只是想你每天都能吃到我亲手做的早餐,我……”文子放下手里的东西,开始动手去收拾房间里的东西。
   “停!”于飞开始佩服自己,什么样的魅力让自己成为了他力争考取武汉小孩癫痫能治吗这所学院的动力?还有,这个小自己3岁的男生究竟是哪根筋不对劲,天天送完早餐就很“自觉”的动手收拾寝室,害她和杨茜现在都不敢把垃圾留过夜的,就怕被他见到让大家尴尬的东西。而且这个家伙虽然外表刚毅冷酷,可是却很婆妈,很爱管闲事。为一个小药盒都紧张兮兮半天,还一直唠絮不停……哪个女生受得了他啊?
   “我帮你,不要难为情。你把我当你死党或者哥们都行!”文子好像并没有要停的意思。
   “文子,我被你打败了!你听我话,你以后不要来我这里了好不好,不要管我们的事情好不好?”她现在或者以后,真的不想再为文子的问题烦恼了,不能说他非常腻人,但是他真的很烦。
   “那你听我话,做我女友好不好?”这是文子第五次很认真的说这个事情,每次说这个话,他总眼巴巴的看着手脚无措的于飞,然后很耐心的等着答案。
   “我有男友。”于飞不知道要重申多少次他才会明白。虽然,林逸已经开始有意疏远她。
   “他对你不好。”文子严肃的重复。
   “哎哟喂,你们两有完没完啊!老是这样,我不干啦!”杨茜突然发疯的尖叫打破了空气中的凝重。
   “今天是周末,我请你们出去散心,看电影逛街吃饭,然后带你们去一个你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同意?”文子看着满脸愤慨的杨茜,突然提议。
   “好!”杨茜马上转怒为笑。
   “不去!”于飞冷冷的,望向窗台。
   “二比一,反对无效,现在准备,我一小时后来接你们!”文子兴高采烈:“杨师姐,早餐是两人份,你们吃好早餐再说,等下见咯!”文子说完自顾自的关好门,出去了。
   “于飞……”
   “出卖我!”于飞现在的心情是一团糟的,她看见窗台下,林逸修长的身影就在晨光中的路灯下,手上的烟头弹飞……
   “林逸,我们,还能继续吗?”于飞在心底里反复的问,同时感觉心被针扎一样,很痛。
   (5)
   一个小时后,杨茜拉着不情不愿的于飞下楼。
   “我们谈谈。”林逸自从听说文子天天往这里跑以后,心里一直感觉压抑与忿怒。今天,他实在忍不住跟着文子过来,然后一直站在楼下。
   “我们还有什么可谈?”虽然已经等待他这句话等了很久,倔强的于飞还是要强的冷漠的回应。
   “我,先去找文子,等你。”杨茜感觉到周围被浓浓的火药味包围着,赶紧借机逃跑。她碰了一下于飞的手,然后看了一眼怒火中烧的林逸,慌忙逃开。
   “你不是已经知道,我整个假期都在外地?除了探亲和当地舞蹈团队交流外,我什么也没有做。”林逸并不看于飞已经溢满泪水的眼,抽出烟。
   “对啊,你确实什么也没有做啊,就连一个短信报个平安,你都做不到?”于飞已经无法控制泪水了,她哽咽的声音里有丝埋怨:“我究竟是你的谁?我为什么还要为你牵肠挂肚担惊受怕?我是谁?你的消息,我竟然从你前女友那里知道,你不觉得很讽刺吗?”一提到这件事情,于飞所有的委屈都仿佛要吼出来了,她觉得自己真的被当猴子了一样。

共 1363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