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柳岸•恋】我是农民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23:47
一   我在大街上行走,头上戴着一顶脱了檐的草帽。有人就向我投来鄙夷的目光,好像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怪物;也有人刻意跟我打招呼。我知道这些人是刻意的,他们想试探我,是否心智不全,是否能影响到他们孩子的安全出行?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想解释;还有一些人,见我径直走来便远远躲开,生怕我身上的泥土会蹭到他们身上。我最喜欢这些人,他们总会令我心安,我不必注意是否会踩到别人的脚跟,也不必担心有什么事物阻绊到我,只管闷头考虑自己心中那些荒唐的事。我断定这些人从不认识我,他们不知道这是我一贯的装束:头上一顶破草帽,双脚布鞋沾满泥土或是草屑,脚指头半隐半露。裤管卷起半截,露在外面的小腿被泥土包裹。尼龙汗衫搭在肩上,上身穿的是一件白里透黄的褂子。   我并不因此感到寂寞或是恐惧。人的恐惧往往来自内心的孤独,别看我其貌不扬,内心却升腾着一股炽热的火焰。   当然,也有人对我熟悉,脸上端着媚笑凑过来:“云娃,你的帽檐叫狗吃了?”“狗不吃咱这东西,那是叫驴啃的,你个通驴性的玩意儿。”他从身上摸出烟袋,示意我蹲下来抽袋烟。我仔细打量他,呵,跟我差不多嘛,同样的泥腿子,同样的破衣烂衫。我们是一类人,同类的人就有同样的兴趣。比如说,我们会热衷于谈论一些粗浅的问题:预测今年是夏田丰收还是秋田丰收,一亩地里种多少斤麦子才算稀稠合适……总有人想避开我们,我知道,但我不说。很显然,我们是农民。   我知道有人时常鄙视我,但我不以为然。   我有我的底气,他们哪里知道我心中所想。我干过很多事情,见过很多事物,这些别人都不一定弄懂。或者可以说,在这个以貌取人的年代,我往往能透过一些事物窥探到更深的秘密,尽管我看起来像个十足的傻子。没有哪个地方比荒野更加隐匿,你如果不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其中的玄机。我不一样,这些事都是我耳熟能详的。一株树苗自从泥土中探出芽儿,我就开始注视它,我知道它从曲到直,再从直到曲的生命历程经历了多少个年月。我知道怎样的泥土中会长出怎样的植被,向阳或是向阴,喜雨或是耐旱。你别看霓虹灯的街道洋气十足,看起来富丽堂皇,但我发现它远远没有原野来得隐匿。人能改变的事物都是肤浅的,唯有遗留在时光中的痕迹才能叫人信服。   我的这份淡然是从村庄里带出来的。一般来说,镇子上的人和村子里的人有显著的区别。镇子上的人极善于修饰自己,他们会在脸上涂上一层厚厚的粉底,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我并不认为这样做能够增加一个人的气质,如果哪个人长得黑一点,这些粉底会给人这样一种感觉:驴粪蛋上落了一层霜。村子里的人不同,他们的脸上永远看起来像落了一层灰,我敢肯定所谓的“灰头土脸”源自这些人。这样的好处也是明显的,方便劳动。他们不必考虑汗水是否会冲花你的脸,也不用担心蚊虫会咬伤皮肤。劳动是一件荒凉的事,这意味着他们将要与蔓延的野草打交道,要与凛冽的狂风做斗争,所以他们的脸上写满了荒凉。我不会在乎脸上的荒凉,在村子里呆得久了,自然就要掌握它的从容。   在村子里生活了几十年,我慢慢发现有一种矛盾一直纠缠着我。我是一个十足的农夫,可我不想成为一个永远的农夫。一辈子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地里收成好,我便有足够挥霍的的粮食。地里收成不好,我便要瘪着肚皮熬过整个冬天。有时候想想,这样的生活真无趣,我哪天能单纯为自己活着?我需要照料的事物太多了,比如说,锄头不亮会影响来年的劳作;储备不好今夜的草料,明天青眼骡子就要撂挑子;如果今晚不准备好肥料,明天的土地见到阳光就撒不进去……可是我并不因此懊恼。也许有人喜欢被很多东西围绕,但我却更喜欢围绕着这些东西。这是我这一类人的特性——闲不住。这些东西都将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它们在某些时候会挽留住很多,比如说,人们正在渐渐逝去的淳朴和厚道。      二   我敢保证,我是第一个见到太阳的人。现在的世界,想要见到晨曦的太阳可真是件难事。天还没亮,我便悄悄地爬起来,准备扛起锄头进行一天的劳作。当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的时候,我已在山坡上劳作已久。这个时候,整个世界依旧是沉寂的。照理说,村庄里起的最早的是鸡,但我比鸡起的还早。不是这些鸡叫醒我,而是我的脚步声打扰了它们的清梦。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比其它人见多识广。早晨村头的雾气是怎样升起来的,树叶上的第一滴露水何时凝成……这些别人都不知道。早晨的人都很虚伪,恍恍惚惚的,好像还没从昨晚的美梦中醒过来。我不是,我比别人真实,昨晚的梦早已被汗水冲刷干净。   正因为我是农民,才被很多虫子认识。照理说,人的荣誉在于被更多的人认识,甚至是推崇,但有谁考虑过被很多虫子认识的喜悦?这是一个弊端,也是人的劣根,很多人往往认为这个世界是人的世界,他们忽略了除了人还有很多物种。我是在山坡上睡了一觉,才发现一些虫子对我的暧昧。它们见到我就像看见了一座肉山,几只虫子摸索着爬上我的手背,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发现了它们,但我并没有驱赶,我想知道它们接下来会对我做出怎样的事。很显然,我与它们之间建立了一种友谊,这是别人很难达到的。在此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除了这些虫子。在它们的眼中,我或许是一条更大的虫子。我专注地看一只蚂蚁的表演,将我肚脐眼上一块浸了汗水泥巴连根拔起,高高举过头顶。或许是过于沉重,这只蚂蚁连同泥巴一起滚下我的肚皮。它不断地向四周张望,而后跑来数十只个头同样大小的蚂蚁,相互帮扶着将泥巴滚回蚂蚁洞。别看这些生命渺小,它们可以轻松举起数倍于自己的物体。我惊奇的不在于此,我欣赏它们的团结,好像一只蚂蚁的事情是所有蚂蚁的事。它们从来不会嫌弃谁的衣服穿得旧了,谁的相貌丑陋。这是我的一种幸福,躺在无边的原野上,侧耳倾听鸟的鸣叫,观望一群虫子的生存轨迹。如果能够做到如此的简洁,人的生活当是风流的,我要像虫子一样简单地活着。   我是农民,所以我过得比谁都踏实。村子里的人走了一茬又一茬,来了一茬又一茬,我没有走。有的人因为找到更好的活路出走,更多的人却是因为在外面碰了一鼻子灰,才不得不重新返回村庄。我开始庆幸,幸亏我当时没有离开村庄。其实我当时也冲动过,总想着出去干一番大事业,但我最终还是被几亩地里的苗子挽留了下来。在村子里呆得久了,我竟然发现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与我无关。唯有的事情就是守好地,干好活。活是轻车熟路的,就是闭着眼睛干也不会干错。除了时间,我没有什么可以操心的事。时间在村路上慢悠悠地走着,我看得见,却不想因此成为它的尾随者。不像有些人,有些东西,满世界追着时间跑,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可能他们有过短暂的光鲜,因为年轻而过得滋润。他们走得远了,时间会狠狠地报复一顿,剩余的时间不足以让他们再赶回家来。   我是农民,所以我过得比谁都清闲。好像“清闲”这个词语和一个农夫不太能扯上关系,因为在别人的眼中我总是扛着一把铁锨在田间地头转悠。这就是我的闲,我的心里不会装太多的事。很多人的忙碌来自心事太重,他们总想在有限的时间中获取更多。特别是一些光鲜亮丽的人,把一年的活揽到一天,争取明天再揽更多的活。累吗?当然累。到头来他们发现,一辈子就这样揽下去,没有哪一天能把所有的活干完。昨天的活和明天的活一样重、一样多,我不能因为昨天的劳累而猜想明天也一样沉重。人们往往会忽视黑夜的功劳,或者是他们想在夜晚获取一些暴利。我不会,我会利用每个夜晚的静谧美美地做一个梦,啥事也不想,第二天起来精神饱满。生活就是这样,农活更加是这样,昨天和明天一模一样,活是干不完的。不要指望哪天能干完一辈子的活,也不要奢求哪天无活可干,人有活干才叫活着。所以我学会了闲,日出而作,日落而歇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清闲。      三   当然,我是住在一个狭隘的世界中。很早的时候,我就承认过这种狭隘。是村庄限制了我,是荒野限制了我,更是月月年年的劳作限制了我。我知道自己目光短浅,看不到一些豪华的事物。但我从不掩饰自己的狭隘。我顶着烂了边的草帽走上街头就是要告诉别人我是一个农民,这样就可以让别人理解我的狭隘。哦,农民嘛,都那样。   我已经习惯了别人的鄙视。我把那些带着刺的目光当作传送能量的阳光,我必须这样想,这是作为一个农民必须具有的素质。久而久之,我产生了一种自豪感,你看大千世界众生芸芸,我走到哪都能被人关注。被人关注是幸福的。   我做过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始终没有扔掉那顶破烂草帽和那双布鞋,没有丢掉作为农民必须具备的行头。这让我走在街道上有了底气。你看,很多人看清了农民。   哈尔滨看癫痫的医院哪家更有用?不同类型的癫痫脑电图特征武汉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遇到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急救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