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在九十的夏天(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37:10

用数字为一个村庄命名,并且这个数字是不多不少的九十,大约只有天全人才干得出这样的事情。究其缘由,有两个不同版本的说法。一说是这个地处川藏茶马古道旁的小村落曾经有过繁华的过往。在茶马互市兴盛时期,大大小小的铺面开满了整个村子,买卖茶叶的、食宿的、贩卖日用杂货的,一家接着一家。总之,那时的九十就是一个规模不小的集市,有心的人粗略统计过集市上铺面的数目,恰好是不多不少的九十家。村子于是被叫作九十铺。

一说是由村子所处的地理环境导致的。村子的所在是一个延绵山坡的半山腰,存在久远的川藏茶马古道翻山越岭而来,经过村子之后,又翻山越岭逶迤而去,后来修筑的川藏公路也差不多是其扩大版,单单在经过此地时改行到了谷底,成了河流的同行者。南来北往的人们打天全路过,几乎注意不到这个无名村庄的存在。村人不甘心自己的村子总是被忽略,像无人领养的孩子一样被遗弃,于是有人带头发动全村子的人,砍除了野树和荒草,凿开岩石,扒开泥土,搬来宽阔的条石,筑起了自谷底到村口的石梯路。石梯路筑成以后,人们回头一看,才发现石梯的台阶竟是不多不少的九十步。据此,村人便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的村庄叫作了九十步。

到底是九十铺还是九十步,一直没有准确的定论。我把厚如砖块的县志翻看了若干遍,竟也未发现有关九十的只言片语,仅仅是在一张手绘的行政区域图上,看到一个针头大小的黑点,旁边标注着三个小如虫蚁的汉字:九十村。

2000年以后,我有几次深入到九十的腹地去,亲眼看了看这个被忽略乃至被遗忘在时间之外的村子。巧合的是,每一次去,竟不约而同地选择在了阳光明媚的夏季。看过之后,脑海中便有了基本清晰的九十。它浓烈的色彩,尤其让我印象深刻。

绿

阳光明媚的夏季,万物丰茂,绿是当然的主题。房屋间见缝插针地垦出的菜地里挂满露珠的菜蔬、山地里东一小片西一小块已然挂须的玉米、村子旁大片的红心果林、村子四周肆意生长的竹林、乱石沟壑间自生自灭的杂草树木……构成了一个不同层次、深浅不一却又浑然一体的绿色世界。

远地里看去,活像一张凹凸有致的绿色地毯,或者一幅绿莹莹的水墨,但请放心,当你走进村子,与白菜、玉米、竹子、红心果树、甚或杂草树木站在一起时,你就会深切地感受到,九十的绿是多线谱的,具体、实在,却不单一:竹枝间一年四季高擎着的翠绿,刚刚挂果的红心果树任性绽放的浓绿,菜地里的菜蔬们羞涩地呈现的浅绿,即将转黄的玉米叶上残存的淡绿……你会不由得想着,不远的秋天,绿树叶变黄而后飘落、菜地翻新、玉米成熟,那时的九十,又该是怎一番景象!但在阳光明媚的夏日,汗涔涔地行走在九十的山野沟壑间,随便在哪一片绿树下站立,就都仿如站到了天然的空调房里,浑身的燥热即刻如烟般消散开去。

平平展展的水泥路自山脚蜿蜒而上,像一个大开的“八”字,穿村子而过之后,急速地向另一侧的山脚沉落而去。村子里的房屋毫无章法地散落着,难得有三五户聚集在一起的,起先也都是一家人,后来人丁壮大了,分成了若干户,分出来的人都不舍得离开世代居住的老地基,依着老房子搭建起新房子。

房子大多是老式的木架子、木板壁,盖着青色的屋瓦。新建的房子大都围着老屋,前后左右,因势而建,依势而立。通行的建筑学在这里行不通,中国南方民居常见的四合院在这里毫无立足之地。如果走水泥路一晃而过,你便只会看到路边耸立着的楼房,楼房都不高,三层或者四层,楼房的外墙约好了似的贴着清一色的白瓷砖,没贴瓷砖的也抹上了白色涂料。

如此统一的模子,倒是一点也不落于外面世界的步调。但这只是静态的白。在九十,我还看到过动态的白——一群人顶着白色的孝布,抬着沉甸甸的棺材,伴着嚎啕的哭声行进在崎岖的山道上,白色的纸钱雪片般纷纷扬起,又缓缓落下。不久之后,村旁寂静的山冈上便立起了一座新坟,坟前燃着逝者用过的衣物和大堆的纸钱,浓重的白烟慢慢散尽之后,留下一堆白色的灰烬,迎着风,纷纷扬扬地满世界飘荡。

村庄寂静,村庄旁茂密的竹林更静。村庄的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村人选择了背井离乡,村子里只剩下不多的老人和孩子,房屋空了,田地空了,道路空了……整个九十,差不多就是座空了的村子。而竹林间的静则是因为荒芜,因为人迹罕至,因此当我们拨开竹枝,踏着厚如棉被的金黄落叶走向竹林深处时,心底便油然生出一种时光隔世的恍惚,脚下的步伐于是愈加的蹒跚而迟疑,仿佛是在进行一场前路未知的探险。

事实上,当我们真正置身于林间时,才恍然明白,我们其实是在寻访——摆在我们面前的,竟就是早已湮灭在历史烟尘中的一阙古道。确切地说,是川藏茶马古道的一部分,条石路基上,密密麻麻地印着锥杯状的深痕——那是背夫们歇脚时,手里的丁字拐千百次杵击过后留下的拐子窝。三五步之间,还可见着状如足底的凹槽,抬脚踩上去,恰好可以放下一只脚——那是背夫们沉重的双脚千百次踩踏后留下的鞋印。

让我们确信自己是在寻访的,还有路边耸立的一块石碑,碑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汉字,长时间的日晒雨淋过后,碑身上趴满了绿油油的青苔,字迹已模糊到无法辨认。不久前,有关部门曾经组织了县内书法、文化方面的众多专家前来研究,经过专家们反复仔细地推敲和讨论,这才大体上弄明白,石碑是明朝年间竖起来的,碑文的内容,是关于寡妇刘范氏组织村人修筑道路的事迹,但刘范氏领人所修的,是否就是我们此刻所在的这阙古道,碑文却语焉不详。

石碑和条石路面上长满了青苔。想象着先人背着茶包艰难前行的模样,小心翼翼地走着,我们不约而同地抬起脚,向着路基上的鞋印踩去、因为不习惯单脚独立,一个个纷纷跌倒在地,身上沾满了泥土和青苔。日后想起,那青苔和臀部很长时间才及消散的淤青,便成了我们曾经到此一游的一个有力证据。

信步在村子里走着,冷不丁会听见一阵长长的鸡鸣,循声而去,便看见四处游走的鸡群,为首的通常是一只健硕的大公鸡,顶着大红的冠子,大摇大摆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你站定,它也便带着队伍停在那里,张着大红冠子,扭动脖颈,警惕地望着你,不知道,是否把你当成了可能随时置它于死地的怪物?你再移动脚步,它便首先扑闪开双翅,咯咯咯地吆喝着同伴,逃离到你够不着的地方去,继续张着大红冠子,警惕地望着你,不知道,是否在思考着如何应对你随时可能伸向它的魔爪?

在九十,我还看到过身着大红袄、头戴大红花的新娘。也许是因为羞涩,也可能是因为大红袄的映衬,新娘满脸通红地穿梭在人群之中,在新郎的介绍下,不停地招呼着前来道喜的亲朋。新娘的脚下,满地是鞭炮响过之后的红纸屑。新家的龙门口边,早些时候,曾有几个彪形大汉将一头肥硕的毛猪按倒在长而宽的条木板凳上,同样彪悍的屠夫举着明晃晃的屠刀,准确无误地刺进肥猪的脖颈,来自颈动脉的血液,以喷射的方式,迅速从肥猪的身体里溢出,大部分流进了条木板凳下事先准备的大铁盆子,少部分不可避免地飞溅到了水泥地上。现在,宰杀用过的条木板凳已经搬离了现场,肥美的猪肉也早已变成美食摆上了宴席,龙门口边,还留着亮汪汪的血水。

但是,在夏天里去九十,并不是每次都可以看到大红公鸡和头戴大红花身着大红袄子的新娘,立在村部的那杆红旗却是必能见到的。村部就在水泥路的一个拐角上,门前有个小院坝。但凡去九十的人,看着路边白色外墙的房子,脚步不觉间就会步入村部的小院坝里,立在院坝边上的那杆红旗随即便会映入眼帘。旗杆是就地取自山野间的老斑竹,看上去却和普通的旗杆没有两样,也丝毫不影响把旗帜高高擎起。有一次,我在村部的小院坝里遇见一个小男孩儿,他指着猎猎飘飞的旗帜,怯生生地告诉我:“看,天安门!”小男孩儿拖着长长的鼻涕,看上去不过五六岁,或者更小,恍若儿时的某个伙伴。在他眼中,有红旗飘扬的地方就是天安门。

昆明主治癫痫医院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强哈尔滨哪里的正规医院治癫痫更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