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酒家】二妞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08:19

   (一)
   再见二妞是时隔十多年后的事情了。
   那一天早晨,我正准备上班去,突然从门外传来怯生生的敲门声,声音时断时续有点像电视里播放的地下党接头暗号,“笃笃笃,笃笃笃。”敲三下停一下,又敲三下,如此循环往复。伴随着手指亲密接触铁门的叩击声,是如同蚊蝇般的细碎语音“这里是晓梅姐姐家吗?”
   听到敲门声正要出门的老公回头挤眉弄眼的用口型的变化加上手势告诉我,“是找你的。”
   对老公的故作神秘我很是感冒,眼睛斜睨了他一眼道,“看你鬼鬼祟祟的,知道找我的为什么不开门?”
   “我不是没有得到最高指示么。”
   老公本意大概是为了逗我一下,借此拍个马屁,补个欠,因为早晨的一件小事他实在令我生气。
   老公打开门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一张依稀熟悉的面孔:四十多岁的年纪,一把黑发混合了几许杂色被一只同色的发夹随意的夹着,一双大而圆的眼睛带着一点疑虑。来者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带帽羊毛开衫,裤子则是一条黑色的牛仔,来人的身边是一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见门打开了,她嘴里尴尬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没开门前的问话“这里是晓梅姐姐家吧?”
   “请问你是?”老公显然不认识来人。
   “我以前来过一次的,你是姐夫吧?”
   这时候,我已经认出了来客,“哎呀,是二妞,快,快进来。”说着,我一把抓住了来人的手臂,把她连同着那只蛇皮袋拖进了家里。
   因为家里来了稀客,我随后打了科室电话,准备告上一天假。听我要告假,二妞忙不迭的双手使劲摇着,让我不要告假,她小声而坚决地说“晓梅姐,忙你的工作,不用请假,我只是顺便来看看,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是不是有事?你说。”
   “嘿嘿,一点点小事,等姐姐什么时候有空了再说。”
   “到底什么事么,你我姐妹这么长时间了,你不用客气的。”
   “真的没事,就想请姐姐什么时候有空了替我参谋参谋。姐姐,这几天我正好有事来这里。这不,就顺便来看看咯。敲门的时候,心里打着鼓,还生怕你们搬了家。”二妞这会儿变得自在起来了,言语中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放松。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指着地上立着的蛇皮袋说“这里边都是一些土产,不值钱,现在讲究绿色食品,带给你们尝尝鲜。我马上就要走的。”
   “为什么这么着急?难得来一次。”
   “下次吧,这次就算了,还有人在等我。”说到有人等,二妞的眼睛里明显地有了一丝温情。说完,她好像完成了任务般的不再说什么。
   “那就把等的人也叫上来,我们大家一起吃个饭。”
   “不了,我们分头行动的。”
  
   (二)
   与二妞的相识是个偶然。
   假如把我前四十年的人生经历当做一条河流的话,那么,这个偶然只不过是这条河流中一块沉入水底的石头。但奇怪的是,这块石头却常常烙得我心头隐隐的生疼,它总是让我在疼痛的刺激下想起曾经的岁月,想起远去的那些人和事。
   那一年,刚刚高中毕业的我和一批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被公社委派到各个生产大队进行社教工作,工作的性质当然是社来社去,至于工资么则以工分结算。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乐此不疲的,因为比起日晒雨淋流着黄汗的在地里干活,这工作毕竟安逸轻松了好多。
   我被分配到齐心大队,与我同去的还有子涵。我和子涵同宗同族,按理我该叫他子涵哥哥。
   因为齐心大队地处整个公社的大西南,距离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比较远,加上那时候我们两个都还没有自行车,我和子涵便事先商量着就在那里住下了。
   我被大队书记安排着住到了一个名叫凤兰的女孩子家,而子涵则直接住到了大队书记家。到了凤兰家,我才知道,这是一个人口简单到寂寞的家庭,凤兰的母亲是一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和蔼可亲的大娘,看到我去,她朝着我笑微微的没说话,而是搬了一张凳子示意我坐下。凤兰显然在我进门之前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看到我,她笑着走近我说“来啦?你是晓梅吧?我是凤兰。来,我带你进屋。今后你就与我睡一个房间。”
   在凤兰家,我很快适应了这母女俩的生活,其实本来就是从农村来又回到农村去,也谈不上什么不适应。后来我才知道,大队书记安排我住到她们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们家压根就没有男人。从与凤兰的闲话中我了解到,凤兰的父亲好多年前因为发热被打了一针之后就口吐白沫死了,根据凤兰的叙述,我估计应该是药物过敏导致的悲剧。也正是基于她父亲早亡的原因,凤兰远在沈阳的姑姑早些年才把她带去抚养了好几年,并让她在那里读了书。直到四年前,因为考虑到凤兰母亲的年纪一年年老了,她的姑姑才让初中毕业的凤兰回来的。
   因为年龄相近,接触时间不长,我与凤兰就开始了姐妹相称。
   这期间,我也同时认识了二妞。
   比起凤兰的活泼开朗,二妞明显的要沉郁许多,虽然她的年龄要小几年。每逢刮风下雨,二妞会来凤兰家串门,来了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的坐在我们之间,低着头纳着鞋底,不说也不笑,如同一只安静的猫。这期间,因为工作的缘故,儿童癫痫病病因常见的有哪些也因为我的缘故,子涵常常来凤兰家串门。
   二妞是美的。用子涵偷偷对我说的话“那是一种小白菜样的不含杂质的干净的美。”与二妞接触时间不长,我发现子涵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二妞。有一次,在他袒露了心事后我笑着问他喜欢二妞什么?他挠挠头皮不好意思地告诉我说,“说不上原因,反正从第一眼看到,我的心里就有了感觉,就好像前世就认识似的。要细想,我喜欢她猫样的恬静,喜欢她兔样的腼腆,更喜欢她水样的眼睛。”因为子涵的喜欢,我对二妞的关心也变得多起来了,平时里我开始留意二妞的一些言行,我发觉二妞似乎是不会笑的。这个发现让我有点奇怪,有一次,趁着屋子里就我和二妞两个人的机会,我问她“二妞,你不开心吗?怎么看上去总是有心事的样子?能不能说出来听听?要是可以的话,我会帮你。”
   “我,我……”听了我的话,二妞欲言又止,一张脸涨得通红,头也垂得更低了。
   恰在这时候,凤兰从门外走了进来,见此情景,她大概意识到我问了不该问的,连忙向我摇摇手,意思让我不要多说什么。
   那一天,在二妞走后,我终于按捺不住一颗好奇的心问了凤兰,我说“我来这里眼看着也快两个月了,感觉上你们这里的人对二妞似乎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疏远和冷淡。”
   凤兰问,“你从哪里看出?”
   我说“我相信我的感觉,我看得出二妞的不开心,感觉上她好像是站在水中央的一棵孤零零的小树,封闭着自己,远离着热闹,却又在风的摇曳下伸出手期望着有人拉一把。”
   “晓梅,你这感觉让我听了心里难受,也让我惭愧。唉,怎么说呢。”
   那一天,在我的软磨硬缠下凤兰说出了藏在二妞沉郁背后的故事。
   在凤兰娓娓道来的叙说里我终于知道了三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三)
   初秋的夜晚,蛙声阵阵,风送禾香。
   这一夜,齐心大队好事临门,有放电影的来了。于是,人们吃完了晚饭便如同赶集般的,纷纷往附近的大队小学校场走去。
   在这个几乎与现代文化娱乐脱轨的地方,在这个道路交通相对闭塞的角落,这是整个大队的盛事。家家户户除了老态龙钟的老人和生病的外几乎都倾巢出动了,这期间当然包括了凤兰、二妞等正值豆蔻年华的青年男女们。
   入夜,当乳白色的月亮高悬在天空的时候,当田野里的蛙声亮开歌喉齐声鸣唱的时候,整个的操场已经人满为患。人们有的自带了凳子,有的干脆席地而坐,去得晚些的则寻个妥善的地儿站着看。
   操场不大,整个的呈四方形,悬挂电影幕布的背面是一条小河,操场与外界唯一的联系是那条在月光下闪着白光的链子样的蜿蜒小路,在小路的两边以及不远处则是连绵不断的青纱帐,构成青纱帐的主角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青玉米。那些青绿色的玉米正是青春勃发的时节,葱茏繁茂,风姿卓越。一阵清风,吹来温软的窃窃浓浓的私语般的微音,那是玉米们谈情说爱的声音。
   青纱帐包围着的操场是动着的操场,跟着荧屏里的律动,孩子们兴奋雀跃。
   操场又是相对静的,在这绿意盎然的地中央,大人们眼睛专注地盯着荧屏上的一切,他们屏声敛气、全神贯注,跟着电影里的人笑,跟着电影里的人流泪。
   放的电影是越剧《红楼梦》。改革开放的初期,对于几乎被现代文明遗忘的齐心大队的人们来说,这样的电影是个惊喜,这惊喜就如同下雪的天突然出了太阳。
   电影放到高潮的时候开始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有两个三十多岁的单身男人看着看着居然情不自禁地走近了幕布,然后双手作势要抱起荧幕上的红楼美女亲嘴;也有人看着电影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涕泪四流的是凤兰的表哥三郎。
   凤兰说,“三郎与邻近大队一位名叫秋芳的姑娘恋爱了好几年了,两个人都下定了决心,一个非三郎不嫁,一个非秋芳不娶,最终却不得不分手,究其原因还是秋芳的父母嫌贫爱富。就在此前不久,秋芳的父亲为了斩断女儿的情缘一气之下把秋芳用一把铁锁锁在了家里,当三郎因为好几天不见秋芳而寻上门去的时候,秋芳的父亲说了,‘要娶我家秋芳可以,拿出2千元,外加三转一响两滴答,要没有,你趁早死了心,我念你孤儿寡母的不再为难你,我劝你没有金刚钻别拦瓷器活!再者说了,你要是真的对我秋芳好就不应该让秋芳嫁给你这么个穷得寒碜的人。你也不刮了鼻子想一想,一穷二白的你拿什么来养活我的秋芳?’”
   凤兰说,在那样的年代,别说三郎是个没有父亲的苦孩子,上面的两个哥哥又死于疾病,家里仅有的财产就是一逢下雨外面淅淅沥沥屋里就滴滴答答的小房子,就是父母双全的农村娃,要一下子拿出贰仟元也不是件容易事。可想而知,三郎面临的将是怎样的无能为力。
   凤兰告诉我,那一天受尽了羞辱的三郎最后灰溜溜地走出了秋芳的家,临出门前,隔着紧闭的木门,他大声对秋芳说“秋芳,忘了我吧,今生你我注定无缘。”从那以后,三郎自绝了与秋芳的联系,一对相爱的男女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拆散了。
   这个夜晚,对于齐心大队的人来说又注定是个不安生的夜晚。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电影放到一半多的时候,秋芳还是想方设法地从家里逃了出来,并最终在电影场里找到了三郎。遗憾的是电影散场后不久,三郎与他的恋人秋芳却双双跳河死了。有人猜测,这两个人看了电影联想到自己面临的一切不禁感到前路渺茫,悲从中来,于是双双约定了生不能双飞双宿,就做一对死后的鸳鸯。
   死尸是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下地干活的人发现的。事情发生后,大家在通知了三郎的寡母后又帮着从水里捞出了两个人的尸首。
   也就在三郎事件发生之后的当天下午,就在那个小学校操场附近的青纱帐里,情窦初开的二妞与大毛开始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情感对话。
   二妞与大毛原是青梅竹马的两小无猜,大毛年长二妞四岁,平时里,二妞一直以大毛哥哥相称。随着岁月的递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毛看二妞的眼光里有了温情,有了喜欢,而二妞好像也在不知不觉中把大毛的影子种进了心里。青涩的年华,朦胧的情感,两个人对对方,慢慢的都有了不一般的感觉。
   三郎事件发生后,大毛与二妞不约而同去看了三郎的遗容,那一对苦情男女的死深深地震撼了大毛和二妞的心,从三郎家出来后,他们两个直接去了玉米地,他们两家的自留地正好毗连着,地里还有一些活需要做。
   在玉米地里,二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什么妞说“大毛哥,三郎和秋芳姐真苦。”
   “是啊。唉,现在的爹妈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孩子死了才醒悟?”
   “大毛哥你说什么?我有点不明白。”
   “二妞,大毛哥今天对你明说了吧,其实,我,我喜欢你已经很久很久了。我想,你肯定也是。”
   “我,我……。”
   “二妞,我在想,要是以后我们也像三郎秋芳一样遭到反对那可怎么好?”
   “不会。”
   “唉,你还年纪小,哪里知道大人的心啊。你上面还有个哥哥,他也得娶亲,男人娶亲都得拿出钱呢。你爸妈将来要是也像秋芳的爸妈一样要多少彩礼的话,我就苦了。”
   “你放心,我不会。我会和爸妈死命抗争。”
   “唉,就怕胳膊拧不过大腿。要不,要不,今天,我们就试着做一回夫妻好了,这样即使以后我们成不了夫妻,我们也没有遗憾了。”
   “这怎么行?让人发现还不羞死人?”
   “不会,我们是正常谈恋爱,不怕。”
   之后,两个混沌初开的男女大孩子,一个19岁,一个15岁,就在这片神秘的青纱帐里完成了他们各自性的开启。那是一种对未知情爱的尝试,那是一种积淀已久的对青涩感情的无知释放。对于他们两个来说,那好像也是对彼此的一种情感承诺。在他们的意识里,他们认为做了这件事,就是完成了对对方的情感交代。这就如同两个人走出了漫长的黑夜,走向了明确的希望。
   事情做了后,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懵懂,而那个叫大毛的男孩子也还是自始至终的一知半解。

共 12066 字 3 页 首页1沈阳癫痫病医院靠谱n=2">23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