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流年·如梦令】小巷湮没于光影中(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14:43

将车泊在不远的大街上,踱向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巷。

初冬的太阳有些惨白,冷冷的,窝在枣树光秃秃的枝桠间,死活不肯挪移一步。然而,它的亮度,却比其它季节要强烈得多。光线刺眼,柏油马路摇摇晃晃,恍然变成一带长条形的明镜,一面贪婪且肆无忌惮地将光线捋进怀里,一面又毫不吝啬地再将它们零零乱乱抛撒到四周。这折射出的光线是丧失了体温的,它的光亮却足以迷乱人的眼,甚而,让人莫名有一丝恍惚。我不知道,不远处的这条小巷到底还是不是往昔的小巷?它的面孔,夹杂着苍老与衰朽、失落与死寂,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既熟悉又陌生,既温暖又冰冷。

我不知道,这普天之下到底有多少条小巷,我只知道,有人住的地方就一定有那么几条或通达或曲折的小巷,无论城市,还是像故乡这样的村庄。也曾在影视作品中见过江南的小巷,狭窄清幽,两边高高耸立着一栋栋粉墙黛瓦的老建筑,地面铺满青石板。后来,读到戴望舒的《雨巷》,不自觉地,又将小巷与油纸伞,与那位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姑娘捆绑在一起,只觉得,江南的小巷里一定不能缺席那位梦一般的女郎,要不然,江南小巷也就失却了她的韵味——一种江南水乡才能拥有的别样神韵。

眼前这条东西蜿蜒的小巷却不是江南的小巷。它,生在北国。因了西北风的荡涤,因了黄沙的磨砺,因了霜雪的冻馁,它形容枯槁,皮肤皲裂,丝毫找寻不到一丝江南小巷独具的温婉气息。更多的,它应该是那个头箍半新不旧白羊肚毛巾,身披羊皮大袄的北方汉子,块头大、嗓门高,粗壮的腰间一定还斜插着一支长长的烟袋锅……但这汉子,如今已然衰老——刀刻的道道皱纹里嵌满黄色的砂砾,即便昏浊的眼球一角,同样粒粒可见。那一件羊皮大袄,曾伴他踏平巍巍高山,拧弯潺潺溪流,然而此时,早已磨出几许破洞,又掉光了若干羊毛。

冬日渐渐爬高,似乎只有向上狠蹿一下,才能勉强挣脱枣树枝桠的重重羁绊。这当口,明晃晃的白光穿过凌乱的枝,在地上勾勒出或长或短的光影,仿佛就是一个隐喻——时光的隐喻,生命的隐喻。小巷静悄悄,咕咕、咕咕,偶有三五只杂色母鸡从一处老旧的门洞蹿出,小小的脑袋顶着暗紫色的冠,如同虔诚礼佛,一仰一低,细细寻觅洒落的秕谷,抑或是那些羊粪蛋蛋里残存的草籽,聊以慰藉空瘪的嗉囊。或许,是我踢踏的脚步声惊动了谁家的看门狗,惹得那狗潜身于某一座院落内汪汪吠叫起来。但那叫声多少有些嘶哑,像是从哪个被旱烟呛着的老者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混着浓郁的烟火气,还夹杂着一丝血腥味。因了这犬吠的惊扰,几只在屋脊栖息的鸽子“扑啦啦”结队从半空掠过,它们的羽翅,好像带着一只弯钩,一只可以牵动人情思的弯钩,扯着我的思绪一股脑儿奔到旧日光影里……

“孩儿,回来吃饭啦!”娘一只手扶住院门框,倾出半个身子,将头探到巷子里,开始声声唤我回家。上世纪七十年代,娘年轻,院落年轻,小巷也正年轻。这一声声呼唤,也许在当时,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可到今天,却时常于暗夜的梦中漾开,拖着长长的尾音,仿佛是洞穿悠远的时光隧道才一头撞到我的耳膜上,让我浑然不知自己到底身处何夕。

巷子东头,住着三汉爷爷和三汉奶奶,低矮的院墙,熏黄的一溜儿土坯房。老两口膝下无儿无女,不大的院落,却生长着七八株高低不同的枣树。每年农历五月,正是枣花盛开的季节。一朵朵小巧的枣花,或浅黄或深黄,头顶头、脚挨脚扎成一堆,嘻嘻哈哈地簇拥于枝头,招惹了蜂儿蝶儿们匆匆赶来,一同欢庆这场甜蜜的盛会。此时的三汉爷爷家,就是花香的策源地。五月的柔风在暖阳的怂恿下,踱着方步,缓缓从三汉爷爷家院子经过,只待张开大嘴,贪婪地吮吸够枣花的甜香,才会心满意足地轻盈盈越过墙头,向着四方肆意流淌。因了这多情的风,每家每户,还有这长长的巷子,一并笼罩在稠乎乎的花香中。“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时不时,簌簌而落的枣花突然扬起一场花瓣雨,漫天飘洒,落到三汉爷爷家,落到巷子里,沾到人们的肩背与衣襟上。于是,下地归来的农人,浑身上下便沾染了甜甜的枣花香,将大自然的这份恩赐纷纷带到案头,带到土炕,带到屋舍的每一个角落。

三汉爷爷,想必行三吧?对于这一点,一直没有向父母求证过。这个干瘦老头儿,一瓣蒜头鼻,三绺山羊胡,满脸核桃褶子,常常在饭时,擎了一杆长长的旱烟袋,蹲坐于巷子深处摆龙门阵。那会儿,在小巷,一日三餐,吃饭之时也是乡邻聚会之时。无论男女老少,都习惯端着饭碗,出得院门,随意在墙根找一块凸起的砖石,一屁股坐下去,边吃饭边侃大山。烟雾升腾处,老爷子故意干咳几声,山羊胡子乱颤,有板有眼,讲起“三国”,讲起“水浒”。这种故事,小孩子爱听,大人们也爱听。在小巷,娃儿们大多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而我那颗不安分的心,也在三汉爷爷离奇古怪的故事喂养下,一天天膨胀起来。后来,之所以迷上读书,应该是与三汉爷爷摆龙门阵不无关系吧。

三汉爷爷和三汉奶奶没有生育一男半女,先后都是由侄子养老送终的。两位老人故去后,那座小院,一溜儿土坯房,很快,如醉汉般萎靡倒地,唯伫立着几截断壁残垣,躲在夕照拖出的光影里欸乃长叹。屋子倒塌了,院内的枣树与野草却是发了疯地长。那些枣子树,枝干树杈横生乱长,旁逸斜出,渐渐没了型。野草,也藉着春夏淋漓的雨露,开始恣意滋长。有那么几株,甚而高过矮墙,抻起脖子,探出小脑袋,滴溜溜眼珠乱转,窥探小巷,窥望着小巷里来来往往的行人……

三汉爷爷的院子一直荒废了好多年,直到后来,据说,他的侄子最终将院子卖给了外乡人。

相比于三汉爷爷家,尚未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那个年代,小巷里的其它人家远要人丁兴旺得多。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更没有手机,本来,庄户人的娱乐方式是既单调又枯燥,除了农闲季节里红肿着眼、大声吆喝着打牌赌烟,还有在一年中赶集的日子挤前台看大戏,实在再没有什么途径打发剩余的精力。乡村又常常停电,漫漫长夜,恐怕最好的“娱乐方式”就是“造人”——一个普通农家,生育五六个子女实属稀松平常,甚而,一带廊檐下簇拥着八九个娃儿也不罕见。在小巷,一茬儿又一茬儿的娃儿们结伴出生、结伴长大、结伴成家,而后花开叶散,又凭空衍生出更多的人家来。

小巷,土地是温热的,水也清洌洌养人。

巷西头,坐南朝北,窄窄的一处院落,东西厢房就是庆的家。庆与我同岁,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发小。庆弟兄六个,还有两个姐姐,都是小巷以及晴空下那片广袤原野滋养的孩子。其实,岂独庆,岂独庆的兄弟姐妹?我的哥哥姐姐,与我年岁相仿的大川和二明,还有他们的兄弟姐妹,都是小巷的孩子,都是那片黄土地无声无息养育的娃儿。

乡野里冒出的孩子大多野性。小巷,便是男娃和女娃们疯跑的赛场与角力场。奔跑、嬉闹、角力、摔跤,甚而一言不合挥动拳脚扭打在一起,都是家常便饭,都是成长路上不可或缺的催生剂。大川的脑袋,前额上那片疤,就是我与他打架时用砖头敲出的。为此,娘取出平时怎么也舍不得花的一叠子钞票,一路小跑,赶到供销社,称出三斤草纸糕,左手拎着,右手拧住我的耳朵,领我一同去大川家赔礼道歉。大川娘见我们娘儿俩上门,死活不肯领受这三斤草纸糕,而且,又借机把自家娃子狠狠训斥一顿。在朴实的乡邻看来,“一个巴掌拍不响”,自然,小孩子们打架,两边都有错,根本算不得什么事。至于打破脑袋,也不怕,乡野的娃儿皮实,用不了几日即可康复,又哪里需要大人们亲自登门赔罪?

娘却不肯轻易原谅她的儿子!她之所以执拗地拽着儿子去别人家赔礼谢罪,恐怕是想让自家娃儿打小就要明白一个道理——人一辈子总应向真向善。即便有时错了,也应懂得为之负责,为之付出代价,哪怕家境并不富裕,仅仅能担负起三斤草纸糕。

小巷,一草一木都自带香气,枣花如此,我家院子里的果子树如此,即便家家户户小院犄角旮旯里生长的狗尾巴草,也一样带着一股如兰的清新气息。

一年年,一岁岁,我、庆,大川和二明,就像竹竿拔节,“嘎巴嘎巴”窜着生长。后来,我考上外地的大学,又在城里分配了工作,渐渐地,重回故土,重回小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二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再回故乡的时候,小巷已非昨日的小巷。从东头到西头,老一辈人一个接一个紧随三汉爷爷的脚步绝尘而去,而新生的一代也纷纷搬离小巷,选在别处起屋盖房安家落户。严格的一胎化,年轻人少了,娃儿们更少了。一日三餐,聚在小巷瞎吹乱侃的旧例渐成老掉牙的历史,与其零零落落三五个人端着饭碗,在巷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远不如一头扎进自个屋里盯着电视机有趣。一家一个娃,脊背上扛着父辈光宗耀祖的沉甸甸期冀,背着比他们自己还重的书包,每日苦着个脸急匆匆赶往学堂念书,又哪里有闲功夫追逐打闹?小巷一天天寂寥,如同一条僵直的长蛇,被流逝的时光渐行掏干血肉,只剩下一张残破的蛇蜕,在交替更迭的日月光影里,呓语般地细数着沧桑的流变。

老屋里,昏黄的白炽灯下,听娘幽幽地说,已经成家立业养育着一对龙凤胎的庆也走了!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开着一辆旧三轮,为妻儿奔波一天的庆刚刚返回村口,一辆跑长途的大卡车恰好迎面扑来。刹那间,卡车撞翻三轮,又生生将庆的脑壳压个粉碎。那一夜,没有月儿,只有惨淡的几颗星眨着渴睡的眼。庆的兄弟们,街坊邻居们,是借着束束手电光发现庆的尸体的,还有翻倒的三轮车、凌乱的车辙印,以及淋漓满地的脑浆与鲜血……肇事车辆逃逸,不知逃向了何方。纵使庆的兄弟们出重金悬赏肇事车辆的踪迹,也终归是大海捞针,不露一丝痕迹。

我无论如何不能理解肇事者的心理!或许,经小巷清润之水滋养过的这一方人,骨子里都深藏着一种气息,一种枣花与青草的气息。于我、于他们而言,万万也想象不出天底下竟有这样的龌龊之事。娘摇摇头,掀起衣襟不停擦拭双眼,又将一声长叹扔到瑟瑟晚风中。

庆是走了,一缕心有不甘的冤魂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走了。小巷,重归死寂,犹如一潭波澜不兴的死水,僵卧于惨白的光影中。庆的妻,苦苦支撑几年,终是守不住清水寡淡的日子,于一个同样漆黑的夜,狠心抛下一双儿女,转身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可怜两个娃,父亡母嫁,成了一对孤儿。死者已逝,生者还得继续蝼蚁般偷生。所幸,小巷宽容仁爱,他原谅了那个逃离的女人,也收留了两个苦命的孩子。他们,终有一天也会在小巷的庇佑下慢慢长大!

神思恍惚间,一脚踏空,几欲摔倒,定定神,才算勉强立稳。却原来,路面有一处不知何时塌陷,坑坑洼洼,如一只空洞的眼,正失神地凝视着那些直直指向半空的枝桠。光影移动处,小巷一半明一半暗,身形却是越来越模糊。

“你刚回来么?”背后,一句怯怯的问话。转身,一个中年男人正立在我身后。黧黑的脸,深浅不一的皱纹,蓬乱的头发,晕染若许霜雪的双鬓……一身沾满黄土的蓝灰色衣裤,与小巷灰暗的色调交织一处,再加上倾泻而下的缕缕白光,让我恍然觉得眼前正铺开一幅立体的沧桑画卷。我急速在脑海里搜索以往的记忆,试图与眼前的他交相比对,也好立即辨认清楚,喊出他的名字。见我在细细上下打量,中年男子急于想打破这尴尬的局面,边局促地搓着干涩粗糙的大手,边与我打哈哈:“嘿,多年不见,不认识了吧?俺是二明,二明哪!”二明?嗯……对,是二明!我抡起右拳,狠狠砸在他左肩胛上,又拉起他的手,与那一双干枯的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生活艰涩,岁月无情,已将二明的青春与活力压榨殆尽,可在他眸子里,隐隐约约,我却看到了一丝火——希冀的火,不屈服于命运的火!

“既然回来了,就多住两天吧!如果不嫌弃,就住我家里,让你嫂子整一壶酒、弄几个菜,咱弟兄两个好好唠唠……”

二明,这个巷子里土生土长的汉子,还如从前一样爽直,可我,已不再属于这里,不再属于小巷。我是归人,一个折断“根”的归客!

2017年农历十月初一,寒衣节,一个祭祖送寒衣的日子。爹离开人世十余年,娘也已故去八载。老院犹在,院墙颓圮,就像当年三汉爷爷豁开的牙床。一把铁锁,锈迹斑斑,神色凝重地蹲踞于院门环上,显然,很久没人动过。送走二明,驻足,茫然四顾,小巷依旧静谧,几声鸽哨从半空划过,像是从遥远的佛国送来的阵阵梵音,渐行渐远,轻悠绵长……

河北哪里专治癫痫病辽宁治癫痫重点医院为什么青少年会得癫痫病北海哪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