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秋水(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06:07

一、秋水

秋天的到来,把村庄涂抹成了一层淡黄,村庄四处的树都秃着头,蜡黄的落叶,带着深秋的气息从树顶飘零而落。

秋天的村庄,是安静深沉的。经过夏秋两个季节忙碌的收获,村里的人终于闲了下来。老妇与儿媳窝在屋里纳鞋帮,抬头望天,准备着隆冬的来临。老头儿双手伸进袖管里,缓缓地往茶馆走去。

秋天村庄的天空很深,深到时间的深处。年迈的老人不经意间的一声咳嗽,带着一种悠远的眼神,也是那么的幽深。

秋水,是不需要那么焦急地等待的,它就那么悄然来临,在老人的咳嗽声里,在孩子们左右张望的眼神里,它就那么悄然来临了。秋水轻轻地来了,落在村里的人身上,转瞬便无了踪影。

秋水再次来临时,已带着丝丝隆冬的气息,脚步不再那么的轻飘了,而是噼里啪啦浓重地敲打在树上泥巴上。在秋水里,抱着书包在小路上的小孩子开始大跨步地奔跑起来,大人挑着铁桶快速奔跑着,身边响起了久违的叮当声。

一连几天的秋水,山一样绵延起伏着,时缓时急,时断时续。村里中央那个有十亩地那么大的池塘,就这样涨溢了起来。

安静沉稳的村庄,在秋水里在水的漫溢下变得充满生气起来。如果说秋水来临前的村里是内敛深邃的,那么此刻的村里就是奔放热情的,仿佛一个久经世事的老人偶尔那一抹纯真的笑。

远远地,三娃就看见一条鱼的影子晃出了深深的池塘,晃进了开阔的空地。十几个村里的孩子盯着水的动静,偶尔草丛里啪啪的响声,便会引来一阵骚动与开怀的笑声。不知名的鱼儿,成了村里孩子追逐的对象。

胆大调皮的孩子尾追鱼至池塘边缘水深处,一心恋着快要到手的鱼儿。一不小心一个趔趄就掉进了水深处,整个身子立刻没入水里,两只手左右拼命地拍打着,会水的大人小孩见了立刻跳入水中,不一会儿就把人救了上来。被救上水的孩子呕吐着,口里掉出了一条小鱼来,一旁的孩子见了,大笑不止。

最终还是有孩子掉入了水深处,不见了踪影,一天的打捞之后,才把孩子拉了上来。孩子在水深处躺了一整天,秋水把他变成了一条雪白雪白的鱼。鱼吞吐着泡儿,只是不再有呼吸了。

年迈的老人望一眼离去的孩子的身体,怔怔地望了天一眼,而后双手缠绕着放在背后缓缓地往回走着,留下一个模糊的身影。

秋水,就这样在村里人的若有所思里渐行渐远了,却始终没有离开,它躲在某个偏僻的地方,等待着冬的来临……

二、太阳照在墓地上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透过窗格子照进屋时,父母亲就扛着锄头下地了,他们丢下一句话给我就走了。我在屋里转了几圈,把黑白电视打开,看了几眼又关上,而后爬上屋后高高的草垛不停地张望。我看见村里和我这般大的孩子都跑地里去了,他们扛着锄头在满是露水的小路上左右摇摆着。他们不是真正去干活的,我知道他们是去吃包子的。太阳升到半中腰时,村里的老王就会把包子搬到地里,一个一个地卖。我使劲踮着脚向更远的地方望着,可什么新奇的东西也没看见,只看见一块块土坯隐藏在山间,露出半个额头。

没有孩子,没有大人的村庄,一下子空了,只剩下我,还有一大群无所事事的老头子。他们干了一辈子的农活,现在什么也干不了了。我看见他们扛了一辈子的锄头被扔在幽暗的角落里,发出亮闪闪的光。他们用一辈子的时间把锄头磨得那么亮,锄头却把他们的骨头磨锈了。我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会听见嘎吱嘎吱破碎的声音。

他们不和我说话,他们不知道跟我一个小屁孩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我只看着他们,他们靠在草垛旁,手里卷着草烟,钻进懒洋洋的阳光里,偶尔咳嗽一两声。他们也很少说话,抽一口烟,然后眯着眼睛望一眼缓缓上升的太阳。一整天,他们就靠在草垛旁抽抽烟,看看太阳。

我爬上高高的草垛,稳稳地坐在上面,掰着手指头,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人,我却总也数不清。最后,我发现少了一个人。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却始终张不了口。我不时地张望着。一天、两天,许多天过去了,他始终没来。我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草垛旁还留着他的位置,坚硬的稻草被他坐皱坐软,然后沉下去,形成一个凹字形的模样。那个人走了,只把他屁股的模样留在草垛旁。很快,我发现那个空着的位置被另一个老人代替了。

几年后,我看见草垛旁依然坐着六个老人。我细细地打量他们,发现是另外六个老人。他们瘸着腿,有一个还瞎了一只眼。他们代替了起先的他们,重新把稻草坐成他们自己独有的模样。

后来,我游荡在城市,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城里人闭着眼睛时,我就睁着眼睛。他们刚开始进入梦乡,我早已从梦里走出来。我的梦里粘满了村庄的影子,我刻意让自己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于是,黄昏成了我的早晨,早晨成了我的黄昏。我在黄昏里满脸茫然地醒来,在晨曦里一脸疲惫地睡去,脑子里装满了整个村庄……

醒来,我就靠在阳台上发呆。我看着黄昏时分的最后一缕光线瑟缩着步子从这栋楼晃到那栋楼,影子逐渐缩短,最后吞噬在一片黑暗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沉沉的黑夜,隔在黄昏与晨曦之间,黄昏的最后一缕光线穿过黑夜又再次抵达黎明。人从未知黑夜里走来,经过长途跋涉,而后复归于未知的苍茫。黄昏与黎明只一步之隔,就如生与死之间。

我忽然又想起了他们,那群靠在草垛旁钻在懒洋洋的阳光里的老人,想起他们抽烟的姿势,还有那一声声沉重而又缓慢的咳嗽声……

城市的风,刮了我满身的风尘,我苍老了下来,而后重返村庄。我把锈迹斑斑的锄头又捡了起来,而后踏上落满风尘的小路,走进田地,一锄一锄地刨下去。累了,我就躺在一旁干枯的稻草上。有时,一不小心我就睡着了。醒来,我发现山上还有许多人跟我一起睡着,只是我睡着时还做着梦,他们曾经也是睡着觉还不停做着梦的人。

收拾完东西,我就缓缓地下山了,拖着长长的重重的步子。

转身回头,我看见黄昏的缕缕光线照在那一个个凸起土包的墓地上……

安徽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山东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江苏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怀孕期间能吃拉莫三嗪吗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