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年】楼道里的战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0:23

当年我家住的是平房,没楼梯。到了中学,教室在三楼,每天爬上爬下,那是我在十八岁前登过的最高房子。公共建筑的楼道相对而言,要宽敞不少,这样的楼道没秘密,顶多有几枚鞋印挂在墙上,一个比一个高,它们会让人联想到这里举行过抬腿比赛。城市里的公寓楼道则不同,逼仄,陡直,像一篇故事,有情节,有冲突,更有隐喻的味道。

我从野外回来,进楼道取钥匙开铁门。锁孔左边贴张纸,上面写着:养狗扰民,如不及时处理,不得好死,全家死光。读书识字这点本事,依我看,最大的妙处是催人联想。白纸、黑字、签字笔,笔迹流畅娟秀,这些不足以定位出书写者的身份。读书时,我们常玩“字如其人”的游戏,在笔迹与面孔间寻找某种牵强附会的契合。个体判断出现短路时,意识里总会闪出离奇的招数,楼道住户的面孔一一浮现,谁会写出这样的字迹?当然,我还会想到那条狗。它此时就在我身后不远处,困于铁链的束缚而发出轻微的呜咽。三天前,主人从乡下领它回来,没承想,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就被人下诅咒威胁了。一只狼狗来到陌生环境,定然会在夜间哀嚎。邻居也未必真心想留它在城里,我猜顶多是带来玩几天。我住五楼,狗在夜里的吠叫不曾扰到我,由此我想到住在一楼的年轻医生,他的面颊、越野摩托、说话的语气跟纸条上的字迹极为般配,当然,这念头一闪而过,我无法也不敢再深入下去,无凭无据,我似乎已开始在意识里污蔑他。

我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养狗,但这并不意味我跟它有深沉的仇恨。用五秒钟温习那张纸上的字,这已证明我的情绪开始波动。一架小小的天平上,一端是我的邻居,一端是假想的医生。我在瞬间将自己的那块情绪砝码垒于邻居那端,内心再将恶狠狠的诅咒从道德层面鞭挞一遍。一次小小的交锋,直接惹祸者被踢出局,发起攻击的人不知去向,被辱骂者出门未归,我这个不相干的旁观者俨然做了一次卫道士。一切都隐藏着,在这楼道的入口处,看似平静,到底是暗流涌动。一进门,我踩在因连阴雨返潮的地面上,差点摔倒。

六层的楼,左右十二户人家。楼道是公共区域,日常交际差不多都在这里完成。然而这公众场所带来的只是浅显及礼节性的彼此问候,哪怕住到在这楼里老死的那一天,这十二户人家能走入彼此内心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大。我对蛰居在左右两侧的二十余位男女老少知之甚少,一楼住的医生,十年前替我看过牙齿;二楼老夫妇在附近精神病院工作;三楼夫妇工作单位不详,女儿在省城读大学;四楼男的是一中老师;六楼是从乡下来的老夫妇,带着孙子在城里上学;对面六楼职业不详,有次我修太阳能要经过他家,敲半天门,他光着膀子出来,手里举着水果刀;对面四楼,我没跟他们说过一句话;对面三楼住一小伙子,后来我得知他是我一个同事在本科时代的同班同学;对面二楼那男的身材矮小,在银行上班,他没有在家抽烟的权利,常在楼下空地吸完再回去,我爱人不喜欢他,说他喜欢盯着人看;对面一楼是租住户,一家四口挺忙碌,客厅堆满杂物,女主人穿得花哨,男主人不爱说话,男孩嘴角的黑痣随身高越长越大,女孩今年突然长高,见人会害羞。

不过,我并未通过攀谈获得这些。一个像我这样虽然有点神经质但心智还算健全的人,通过观察,哪怕就看一眼也能捕获信息,而这一切多发生在楼道里,我就觉得,楼道跟我上课的讲台十分相似。我每个清晨提前二十分钟到教室,站讲台上看书,也看学生鱼贯而入。我不动声色,他们也全然不知。我测算过从楼道至我家门口的距离,此般行为笨拙而可笑,开始时我计算台阶数目,但走着走着就出现误差,后来我清点抬脚的次数,这样比较单一,抬一下腿,就数一下,八十五。因此,我将这段上升之路换算成八十五个台阶,准确点,也许是约等于。上楼时,我看到白底蓝字的牛皮癣虽薄但清晰明白,刷上浆糊后附在某个显眼位置,纸与墙的黏合,像是灵魂与肉体彼此无法分离。贴条者,谜语一般的人,从未出现在公众视野。想象中,他趁楼道里没人,一边刷糊,一边抚平那张纸,手脚利索,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工作,但他未必知道台阶的数目。不同的电话号码暴露了贴纸者并不是同一个人。愿意替人清洗油烟机、疏通管道,靠劳动谋生,这是共性,这样看,他们也算是一家人。同行,也是冤家,在这狭窄的楼道里,小广告纸的命运暴露贴条者间的较量,撕毁、涂黑、覆盖,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排斥,他想获取更多上门服务的机会,当然,也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生存空间。但是,有些事情他们是始料未及的。肆无忌惮的张贴引发住户甚至市容局的反感,“牛皮癣”这个医学上的疾病名称被借用过来,显而易见,它顽固、反复,让人生厌。不讨喜的张贴后面是一群不受欢迎的人,对立双方,哪怕彼此不在现场,但针锋相对的情绪一直潜伏着。那天早晨,四楼的老妇人用实际行动讨伐牛皮癣的制造者,当然,在举着锐利的刀铲除纸屑时,她也没忘记对某个穿梭于黑夜的人进行言语攻击。他过于招摇,竟将纸贴在她家的门上。她痛骂自己压根不认识的那个人,我虽不太明白老妇人口中的本地话,但能感受到她满腔的怒火,我甚至还捕捉到和生殖器有关的辱骂人的词汇。看来,她真的愤怒了,带着将人碎尸万段的恨心。她做这一切的时候,我正下楼。她瞥我一眼,眼神极为犀利,平日里的温良色彩不知去向。我快速逃跑,害怕自己被她想成可疑分子。

黑夜里的潜入者让人生气,然而,我们自己才是更多不悦事件的发动者。楼道公共面积是大家的,谁先下手,谁就有可能占用更多,但这样的理解也未必完全正确。我的两个同事,是楼上楼下的邻居。楼下想在门口设个鞋柜,楼上认为他挡路,自然不同意。两户打起来,闹到单位人事处,沸沸扬扬。窝在同一条楼道里,伤害比互爱来得更猛烈,成了陌路,他们谁也不愿先搬走,因为,搬走就是输了。再看看我这边,楼梯下的那点空间塞满各色杂物,纸壳、婴儿车、酒瓶、废旧家具、自行车,我无法交代出它们各自的主人是谁,但一切细碎物品都有归属,这点毋庸置疑。这狭小的空间像是势均力敌的小战场,各家各户使用过的东西聚集在一起,彼此挤压、填塞,谁都想把别人排挤出去,但谁都休想得逞。公共面积终究无法为个体占有,那么也无人会像爱自己的家那样珍惜爱护它。刚住进来不久,我看到墙上的纸条写:请勿随地吐痰。好几年后,我才敢大胆猜测,一定是楼下医生写的。他将职业的敏感带入生活,规劝某个不讲公共卫生的人。我的妻也写过纸条,贴在对面邻居门上。他们的垃圾不装好,门口一丢,污水沿楼底往下流,招来蚊蝇,甚至蟑螂。纸条冰冷无温,但言辞简洁,意思明了,它帮人解决问题,也省去照面交涉的麻烦。维护公共领域的某种井然秩序,需要勇气,更需要诚意,正义的声张者有时并不情愿明目张胆地跳出来,他借用婉约的方式在呼吁,然而这多少也暴露他的胆小与懦弱。

这次,对面邻居又惹祸了,楼下的大狼狗就是他们带来的。我能想象,他看到门上纸上后的不甘表情,然而,他又能怎样?在这多人共享的楼层里,哪怕是无意的侵犯,也总会招来意想不到的反抗—语言暴力。它脱离说话者柔软的嘴唇,如一枚箭直射过来,死死钉在墙上,尔后,变得铁冷。

弓箭手,躲起来,最后,他仿佛才是真正的赢家。

在掏钥匙开门瞬间,我四下看看。看是否有写着字迹的纸条,粘贴在某个角落。群居与蜗居的生活里,我们时时发动攻击,也时时遭受攻击。在这狭长陡峭的楼道内,人人无师自通,习得以前未曾想到的斗争方式。

我,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昆明什么地方有看癫痫的专科医院好重庆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专科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