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年·扶】生命的火焰(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3:26

天地间,水雾蒙蒙,街道两旁梧桐树浓密的手掌形叶子,团团簇簇,随风起舞,如飞腾的火焰。

每次路过,我都想起母亲,素净的树干,娟秀而昂扬的叶子弥漫着整个天空,多像母亲。

梧桐树是几年前植下的,当时,有的树枝上还挂着灌了黄色液体的瓶子,一根塑料管通到草绳缠着的树干上,跟人输液一样,我好奇的问,路人说是营养营养。听起来倒是新鲜,端详着梧桐树,驻足良久。

南方的梧桐能在北方落地生根,长得遮天蔽日,欢天喜地,你得承认这东西生命力真够强的!按植物学书上说的,成活都不容易,还能长得这样欢实,不能不令人心生敬意!要不说,人类认识自然界,粗浅得很,摸索的那点规律,如瞎子摸象。生命的密码远比我们了解的深奥复杂。

从查出母亲肺上有个东西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纳闷,按佛家的因果轮回来讲,母亲一辈子,待人很重,宁可自己吃亏,受累,也不肯亏欠别人,不该有这么个“果”?论身体,母亲身子一直硬朗,担粪、抡镢,扛麻袋,地里的重活儿,从不在话下,咋能扛不住几个病毒?说心态,母亲什么事都能看得开,从小家庭出身不好,遭人白眼,她该专心学习专心学习;书念得好好的,小学毕业,全县第一名的成绩,愣没能念下去,辍学后,该照看弟弟妹妹照看弟弟妹妹,没有一丝怨言;困难时候,上顿玉茭面,下顿玉茭面,她总要变着花样做,什么事搁她心里都不是事。临了临了,命运和她开这么个玩笑!

生老病死,人都是这么过来的,说起来轻松。你可知,由于父亲的任性,一家面临被父亲的养父母扫地出门的困境,母亲双膝跪地,晓义陈情,为我们儿女留住了遮风避雨的地方;你可知,为了做人的尊严,母亲动员父亲起早贪黑,到砖窑上拾碎砖块,一把汗一把泪,垒起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家。萦绕心尖的油煎火烤,深陷泥滩的苦撑挣扎,甚至忍受被撕下脸皮的屈辱,母亲哪一样少得了呢?村里的老农常讲:熬日头儿。请不要低估老农对生命的感悟,那不是逆来顺受的习以为常,也不是与世无争的破罐破摔,那是经过无数烈日的炙烤、寒风的凿琢、冷眼的锥刺、强势的欺辱后,脊背上滚落的汗滴,眼窝里蓄积的泪水,是熔炉里的一次次脱胎,是烧锅里的一次次涅槃。要不说,酒是好东西!连它挥汗如雨的酿造过程,都是生命的写意。从上古时代,酒和人便如影相随,相依相伴,博物馆出土的器物,很大一部分都是酒器。入口的那份苦涩,入喉的那份火辣,回味的那份醇香,一杯酒把命运的跌宕起伏浓缩在舌尖的味蕾上。

孩提时候的生活是清苦的,那时难得穿件新衣服。农闲时,母亲早早拿出了压在箱底的一块草绿的布料,用手来回拃几下,便拿起画粉,沿着木尺上下左右飞快的画起来,不大一会儿,一条条漂亮的线条,勾勒出衣服的草图。听,妈妈在哼什么歌?我们兄弟压低声说,不要打搅。母亲正盯着布块,若有所思,领口怎么才好看,腰身怎样才能紧致些,母亲不怕花心思。缝纫机发出登登的声响,比村里大喇叭放的的歌要好听,我们几乎要跟着一起跳起来。一块布,点燃了母亲创作的激情。鲜亮的军绿色,配着鲜艳的红领巾,总能引来邻里婶婶们啧啧的夸赞。

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也是宝贝,母亲几个黑夜的功夫,就搭对出了我背的花书包,椅子上的坐垫,正屋的门帘,花样翻新,洋气大方。农家弥漫着驴粪猪粪味的院子里,飘出了超凡脱俗的灵气。

星星点点的心思,滋润着贫瘠的生命!

母亲是爱读书的,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小学毕业之后,不得不放弃学业,无端的屈辱,像沉重的十字架,永远地钉在母亲心头。命运,这玄而又玄的东西,小小年纪的母亲怎能参透。命运象魔咒一样,母亲终其一生都在试图打破这个魔咒。我打小就记得,在地里忙乱了一天的母亲,晚上还放不下书,《刑警队长》《第二次握手》母亲可能都看了——围绕主人公的命运,母亲和念高中的小姨聊个没完,有所顿悟的时候,兴奋的母亲和小姨说得更起劲了,已经顾不得一旁打盹的我们。书里有什么让母亲和小姨那么兴奋?见着书我就胡乱的翻看,哪怕看不懂,仍不放弃寻找令母亲高兴的东西。一个农家穷小子,多了几分姑娘似的沉静……

看病回来之后,该吃药吃药,母亲仍然在地里忙活着,玉茭、豆角、黄瓜、西红柿、白菜,韭菜、茄子,院里院外,能落籽的地方,都没闲着。太阳烤得不得了,母亲带着草帽满头大汗。妈别弄了,歇歇哇,我劝着。最近,一动弹就出汗。母亲说着摘下草帽,头发都湿透了,薄薄的贴在头上。可怜的母亲,我该怎么安慰您。

天,一天天冷了,母亲状态一天不如一天。活儿是干不了了,走路,也晕得厉害。穿得越来越厚,母亲依然觉得冷,窝在沙发上,两个胳膊肘支在膝盖上,耷拉着头,佝偻着身子,原先还能靠在沙发背上,看几眼电视。这会儿,胳膊肘支棱在腿上,头几乎埋在两腿之间。屋里静静的,墙上挂着的石英钟在哒哒的跳,母亲见不得一点动静,一点声响都会令她不耐烦。然而,开门时带进的寒气,或是往炉火里加炭弄出的声响,还是会惊扰了母亲,母亲本能的抬起头看一眼,眼神黯淡了许多,像傍晚的太阳,让我敬畏、使我依恋、给我鼓励的目光呢?母亲每天坚持穿好衣服坐到沙发上,有人来看望,她总要硬撑着振作起来,拉拉家常,生怕怠慢了人家。难受厉害时,也只是靠着叠好的被子强撑。只要是坐着,就没有倒下,母亲像战士一样,坚守着阵地!

记忆中的乡村,夜里经常停电,我们兄妹几个围着煤油灯写作业,灯焰霍霍地跳动,快要支撑不住的样子,发出叭叭的响声,这个时候母亲会说,有灯花了。仔细一瞧,灯芯上结成厚厚的一层,黑黑的,像锅底的黑灰,拿火柴棒,轻轻一拨,灯焰顿时腾起老高,昏昏欲睡的我们也一下子精神了起来。灯焰,从里到外,由红变淡,比黄豆大不了多少,即便微弱,只要燃着,就能扫去屋里的黑暗。

母亲多像那盏煤油灯,即便蒙上岁月的灯花,仍旧照亮我们前行的路。

母亲嘶哑的嗓音,越发轻微了:我的眼睛看得越来越窄了——母亲头里的东西大了?压迫到了视神经?前段时间,带母亲拍了脑部CT片,报告单说母亲头里有了东西。我一边给母亲按摩着脚,一边胡乱猜测。母亲的脚在热水里渐渐有了些温度,刚脱下袜子的时候,母亲的脚冰凉得令人恐惧,是病了的缘故,还是长时间坐在沙发上,血脉不畅的原因?我往母亲的小腿上撩着热水,想着母亲的腿脚能尽快热起来,身上温度高了,兴许能多杀几个癌细胞,我不断地把盆里加热水,几乎要烫手了,母亲嗔怪道:脚快烫熟了!难得母亲心情好些,我的心反而揪得难受。

晨光透进屋子时,母亲便开始为新的一天的煎熬做着准备。又多活了一天,母亲趁着病痛无犯的空挡,和我们开着玩笑。自己的病,自己最清楚,我们还试图瞒着呢!起床,原本分分钟钟的事,也越来越漫长了,先爬起来胳膊撑着歇一会儿,才往起坐,要不然会头晕,母亲凌乱的头发,有几根贴在布满枕巾印痕的脸颊上,我从来没见母亲这么狼狈过。再苦再累,母亲都齐整得像一面旗帜。

吃了一口,胸口就堵得慌,就想吐,肠胃一阵紧似一阵的蠕动,肌肉一阵紧似一阵的痉挛,喉咙撕裂一般的刺痛,几乎要击垮母亲,汗珠顺着脸颊吧嗒吧嗒淌下来,发白的脸,好久还没缓过来。不难受时,母亲就想站起来走走,脚象踩着棉花,深一脚浅一脚,她非要自己走,扶着桌沿、柜沿一点一点的挪动,背似乎也驼了许多。病痛来袭,母亲双眼紧闭,紧咬牙关,额头一阵一阵冒虚汗,如果母亲还是拉车上坡,我就在后面推一把!

脚烫了一会儿,母亲催着睡吧。几个月里,母亲整晚整晚睡不着,说是睡,其实只是躺着。从黑夜熬到凌晨,从凌晨挨到早上,开始还吃几粒安眠药,后来,吃安眠药也头痛,索性不吃了,就这么咬着牙熬着,几乎是无望地熬着。我托起母亲的左脚,拿毛巾从脚跟擦到脚心,从脚心擦到脚趾,从脚趾再擦到脚面,母亲冰凉的脚,温暖绵软多了,擦完另一只脚,把碎花布拖鞋给母亲套上。母亲原来趿拉的是塑料拖鞋,塑料拖鞋,又凉又硬,烫的红润温暖的脚穿进去,不起身鸡皮疙瘩才怪!特别是冬天。我暗自埋怨自己粗心。亏了母亲的提醒,买了一双没有鞋帮的布拖鞋,要买了有鞋帮的那种棉拖鞋,刚洗过的脚,有湿气,肯定不好穿。母亲的心思在任何时候都细如发丝。

我盼望的奇迹,没有发生。一天凌晨,母亲走了,我们一下子陷入了黑暗。艳阳高照,转眼跌入冰窟。几个小时前,我们母子还说话了呢,母亲还问孙子的学习了呢,怎么气紧了一阵,插上氧气也没能拽住母亲?母亲也在努力,她的手还暖暖的,歇会儿,会缓过来的。遗憾的是,母亲终究还是没能睁开眼睛,我们永远地失去了母亲。从此,再也看不到母亲带着老花镜纳鞋垫了,再也听不到母亲哼唱“瓜儿离不开秧”了,再也不会有人和我们访起陈年的旧事,再也找不到还有谁可以让我对着她毫无顾忌的排遣心中的块垒。

母亲还有好多事要安顿,我也攒有好多话,要跟母亲说。象费了好大劲儿码了一堆文字的电脑,突然的停电,让一切都前功尽弃了。一生付出的艰辛,一生积累的智慧,一生任劳任怨的坚守,就这样结束了。满屋的空气、橘黄色光的灯光、燃着的炉子、母亲盖着的花被子、母亲的手,还有我们姊妹几个的心,在一个寒气逼人的凌晨僵住了。我从未想过母亲离世的那一刻,即便母亲身患重病,看着母亲每天强撑着,起床、吃饭,我都没有想过母亲有一天会离开我们,总觉得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呢!

前几天的一个中午,我买了一大堆吃的回去。母亲嗔怪,买那么多,吃不了!和母亲坐了一会儿,看时间,快放学了,得回去给孩做饭了,我欠了欠身。母亲抬头看了看,喃喃着,忙了?忙了,走吧!像在自言自语。今天想来,也许母亲有几分不舍吧。是牵挂我们没担过事,怕有些事办不周全?还是担心我们遇事想不开,心里总绾个疙瘩?儿子决定复习,让母亲挂心,母亲埋怨我给儿子报志愿,不好好看看。宽慰我,尽了力就行!一辈子要强的母亲,被命运的坎坷,顽疾的剧痛,折磨得几乎直不起腰来。只要能思考,能说话,母亲就依然是我们的顶梁柱,哪怕是饭吃的出奇的少了,咳嗽的次数也多了,我坚持这样认为。

电动车,停在红绿灯闪烁的十字路口,行色匆匆的人们,等待着红灯变绿的那一刻,谁都不会在意近在眼前的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对于人家来讲,那些或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面孔,远比不上高云翔熟重要?母亲离开日子里,我忽然发现,人浮于世,亦如草芥,和大自然里一条蚯蚓、一只蚂蚁没两样,活着四处觅食,突遇不测,命丧旅途,哪怕嘴里的食物还没来得及咽下去,没有谁会在意,赶巧同类遇上,也许只会留意嘴边遗落的食物,你的身体,你身体承载的生命,你的生命流淌过的沟壑,和随风飘散的尘埃有什么区别?我们总习惯从自我的角度来看待周围,在自己的心里,自个儿可能就是天,我长得不丑,怎么没人多看几眼,我混的风生水起,怎么都没人拿我当回事?其实,你不丑,还有比你更漂亮的;你混的不错,还有比你更牛的,在这一大溜一大溜的人流里,谁都是凡人一个。生,人们感觉不到什么;死,人们依然没觉出啥不一样。这就是凡人的命运。母亲去世了,村里和母亲要好的婶婶,见了我还念叨几句,其余的,谁还会提起呢,怕是连一个坟头,都不愿看到吧!说起来挺伤感的,可这也挺正常。凡人本应如此。即便这样,母亲在身前没有一丝敷衍。

我注定也会是这样,生如蚁蝼,无声无息,路遥早就说平凡的世界里,也会有不同的世事。不过,平凡的人们,谁不是撑着往前赶呢!母亲一辈子撑着,姊妹兄弟那里要做在前头,街坊邻里,不能落后,裁缝、家务一把好手,自不必说,抹墙,垒砖,也没有少干。母亲这几十年,一刻也没有停下。

又到15号了,是超市打折的日子,远远的看见村里的婶婶们大袋小袋拎着往回走,像有蛋黄派,那是小杂粮吧,还有奶或是饮料,一路说笑着。蓝底碎花的衣服,连发型都和母亲的差不多,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哎,是胖婶婶!原本,今天母亲也该和婶婶们相跟着逛超市呢。

不管贵贱高低,面对死亡,孰轻孰重,谁能说的清?重如泰山、轻如鸿毛,史学家可以如此掂量,要放下手中的笔,回到家中,亲人的生命那个能轻如鸿毛呢!

不管怎样,要学母亲,活一天,就努力燃烧一天。

长春治癫痫病好医院安徽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哈尔滨哪里治癫痫哪家北京癫痫病医院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