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笔尖】古城人物三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1:27:03
破坏: 阅读:2144发表时间:2014-02-09 23:27:10
摘要:他挚爱文学的情怀,却犹如大山深处的溪流一样,依然涓涓不息的,默默的、执着的流淌

景波的幸福生活
   看过法兰德斯鲁本斯的油画《画家与妻子》,画面上妻子偎依在画家身边,一脸的幸福、恬静。这是我读初中时《美术》课本上的画页,二十多年过去了,一直印象很深刻。静静的欣赏着画面,我想起了古城小镇上的作家景波,我想写写景波,写写作家景波的幸福生活。
   认识景波是在1993年的秋天,当时景波已经在《延河》发表了中篇小说,同时他的一些散文被收录入大型散文丛书。那时我因病辍学在小镇上父亲经营的农资小店帮着做事,常常是黄昏时分,景波从课堂下来,我来到他蜗居的斗室,那是小镇中学操场边的一座小屋。其时,景波的爱人在石门职教中心进修,他还带着两个孩子,等他父子三人吃完饭,孩子到学校去了,景波洗刷完毕,我们吸着烟,喝着茶水,慢慢的聊起来。
   景波一边和我聊天,我一边翻阅着杂志报刊上景波的文章。当时我也是疯狂的文学爱好者,看着景波发表的各类文章,看得我齿颊留香,血脉贲张。我从他的一篇篇文章中了解了景波的婚姻、家庭。我没有和他的爱人谋面,但从他的文字,哈尔滨癫痫医院联系方式从字里行间看出景波对她的痴情、深情,也深深羡慕起他们的爱情生活。
   后来,我才知道景波的爱人叫月莹。景波在小镇邻近的中学教书时,月莹也是文学青年,时常到景波那里借阅文学书刊。一次景波重感冒,一个人孤寂的躺在他的小屋里,正是难熬时分,月莹来还书,看到如此情景,叫来了医生,给景波挂吊针,煎药、做葱花拌汤。把硬汉子景波感动的稀里哗啦,从此两颗不被世俗容纳的心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景波和月莹的故事我常常从他的散文里读到,直到月莹为了照顾孩子读书,放弃了在蟒岭深山教书的营生,来到景波身边。我和月莹这才慢慢熟悉起来。
   我在小镇一个很无聊的单位混事,我所在的单位是一个空旷的院子,用寂静或者岑寂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我常常一个人呆在房间看我的书,百无聊赖时,就一次次的去景波那里闲坐。
   一次,我前去叨扰,景波一家正在吃饭,他们便让我一道吃。我看见景波的饭桌上竟然有一瓶酒,还有几个盘盘自己拾掇的凉菜。我不善饮酒,只是喝茶。我听见景波吱的一声,酒盅倒过来,滴酒不滴,看的我心热,我也陪着他喝起来,辣的很么,我被呛出了眼泪,景波哈哈的笑起来。
   我说,你喝酒有瘾哟。景波说,是啊,年轻时,我喜爱打猎,蟒岭深山寒气重,每次出门都要美美的闷一口酒,奔跑在莽莽大山里才浑身舒坦。时间长了,就有了酒瘾了。你看,这干煸辣椒,是我老家种的。豆腐皮也是冬天做豆腐自己留的。黄瓜也是自己的,景波如数家珍,一脸的得意、自豪。
   我知道景波每到周末都要回到蟒岭深山的老家,回家看望年近八十的老娘,给老人带上熟食或者甜食。一回到家里他和老人说这说那,老人听着儿子的叙说,脸上笑成了菊花。景波还要上山砍柴,砍柴声激荡在静寂的山林。景波浑身汗水淋漓,浓密的头发贴在额头。有时候,他在暑热天下地锄地,带上暖水瓶,给瓶里放上茶叶,地里蒸笼一般,村子里的农人都坐在树荫下歇息,他却一个人锄地,他给我说,大上午在苞谷地里干活不仅仅挥汗如雨,更多的是一种享受呢。
   农闲时景波也是回到老家,坐在院子边的青石上,一杯茶,一包烟,袅袅茶香里,缕缕烟雾里,望着远山逶迤,夕照昏黄,他是在酝酿又一篇美文,或者是勾起心中沉潜的前尘往事,苍茫的暮色里,他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有时候,山高月小,小村安静。他在青石上一个人慢慢的品酒,酒是陈年老酒,一开瓶,酒香慢慢洇染在夜雾里,弥漫在小院。景波凝神看着山头的一弯新月,心中一片澄明。他唤来月莹也小酌几杯。几杯浊酒入肠,景波像孩子一样唱起了老家几辈辈人流传下来的小调,早唱的跑调调了,他还在唱着,惹得月莹哈哈笑起来。
   景波在小镇很有些年头了。
   那天在街口遇见,他说,老弟,暑假一过,我就退休了。我心里一颤,岁月不居,景波要回到老家了。以后去和他豪谝,要到蟒岭深山他的老家去了。
   也罢,让我也去好好体验体验景波的幸福生活。
  
   亲爱的老胡
   老胡是我二十多年前的老师,现在又是我敬重的文友。他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良师益友。
   二十多年前,我在古城高中读书,老胡是我的英语老师。有两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一件是他给我们讲莫泊桑的小说《项链》时,竟然忘记了是英语教学,忘情的谈起了莫泊桑和欧亨利这两位世界驰名的短篇小说大师各自的艺术特点,讲了近二十分钟,他才蓦然想起这是英语课堂,同学们才不管呢,鼓掌让他接着往下讲,他反而不肯了。一件是有一年暑假,他作为高中英语标准化教学的骨干,被选派到西安外语学院进修,回来后,在课间他给我们讲,在西安的郊外,他无意间遇见了著名作家路遥的故事。这两件事对我记忆很深,也就是当时我才知道胡老师和我一样挚爱着文学。
   我高中毕业后,在山地间劳动,后来又到鹤城求学。费了很大的周折,才参加了工作。工作之余,我又拿起了久违的笔,写写画画。在偶尔的一次文友聚会上,我见到了胡老师,他也认出了我。我喊了一声胡老师,他笑着说:我已经好多年不是老师了,以后我们以兄弟相称吧.我才知道他已改了行。
   再后来,我从报刊上断断续续读到他的作品,我知道胡老师在繁重的计生工作之余,依然坚守着心中那片文学的芳草地,依然在写着苯巴比妥片你到底了解多少他心爱的文字。
   直到2007年那个绿树连村暗的夏日,我在北司下乡,我恰好又遇见了胡老师,他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本书,很郑重的题了字,对我说:这是老哥才出的小说集《黄告牌警》,你看看,多提意见啊。
   我是一个懒散的人,读书和写作从来都很随意。但我却把胡老师的《黄牌警告》细细的品读了一遍。应该说,这是一部很耐读的小说集,他用平静而温暖的笔触,讲述了计划生育工作中一个又一个耐人寻味,意味深长的故事。我尤其喜爱集子的中的《与老胡有关的故事》,这是一组系列小小说,各自独立成篇,又浑然一体,淋漓尽致的刻画了一个多层面立体感的老胡形象,老胡的认真,务实、质朴、狡黠、油滑,读来觉得老胡就在我们身边。还有短篇小说《穗子》,我清楚的记得是2008年一个春天的夜里,我读《穗子》的情形。我有夜读的习惯,那是在我的老家,窗外是春鸟的叫声,我醒来了,在灯下读到了《穗子》,主人公穗子一生的命运就像作者的文字叙述风格一样,穗子的悲剧是当今社会农村妇女命运的真实写照,这不仅仅是一篇反映计生的小说,更是一篇深刻谴责依然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的小说文本。作者的愤懑和不平渗透在平静叙述的字里行间,我为穗子的命运而唏嘘不已。可以这样说,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我国计划生育工作,在当代文坛作家是很敏感的。我仅仅发现贾平凹先生主编的大散文月刊《美文》,在2009年度刊载了作家桑麻的“我的沉重的纪念碑”反映计划生育工作的系列纪实散文,桑麻是河北省邯郸县的一名计生领导,他用冷静反省的笔触,真实的再现了曾经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故事,我读到的更多的是愧疚和反思。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胡涛先生的小说集《黄牌警告》填补了新时期文学表现计生这个题材和领域的空白。
   《黄牌警告》使胡老师声名鹊起,但他没有停下手中的笔.2011年的秋天,他又向广大读者奉献了一本散文随笔集《一轮明月》。在这本集子里,他用澄澈如水的心态感悟着文学、人生、真情,这里有他对文学的探索和思考,对人生的体察和喟叹,对真情的眷恋和讴歌……文笔清新自然,意蕴醇厚,是一本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很好的散文集。
   我想,老胡一天工作那么忙,而他总是一轮明月在中天的时候,燃起一支烟,沏好一杯茶,静静凝望着美丽深邃的夜空,眨巴着他那双睿智的眼睛,又在酝酿又一个美丽的故事吧。
  
   山路上的歌声
   知道献国是在88年冬天,认识献国却在2002年夏天。
   这中间诗人老环是媒介。88年我还在古城中学读书,老环已从丹凤师范毕业,在古城小学做教书先生。古中古小仅一墙之隔,课余我和家住大石河畔的同学鹏擎常去老环那里玩。那时候,凡毕业的学生最流行的都有一本毕业留言册,老环也不例外。我和鹏擎就翻开了他的留言册,留言册也设计的好。上面有留言人的姓名、照片、家庭地址、爱好及留言。都是青春年少,上面的留言个个热血沸腾,摩拳擦掌。翻着翻着,老环指着一页说:师范三年,这家伙和我关系最好。我细细的看去,照片上的这个同学两撇胡子很黑,头发也不是那个年代的长发,而是很短也很黑,看上去很硬的样子,就像如今警匪片中的警察那种。他的一段话也写得很独特,时间一长,具体啥内容我倒忘了.
   从此心中记下了一个叫何献国的名字。
   是2002年夏天,老环已改弦更张,调入县城,进了政府部门。我还是经常去他那儿玩。记得那天很热,走过像云梯一样的青砖石阶,坐在老环家的沙发上,风扇不停的转着。我和老环也是多年的老朋友,在一起老是胡谝,天南地北的啥都说。那一天不知怎的扯文学扯了很久。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身着短袖的人,和老环打了招呼,就坐在沙发上,显得很郁闷的样子。我和老环谈兴正浓,依然高谈阔论。他坐了不大一会,起身走了。
   这个人走后,老环对我说:刚才那就是献国。我说,你怎么不早说,我们也认识一下呢。老环说,这就家伙隔三差五到我这儿来,不急,下次吧。再说他也不会怪味的。
   就这样,我们彼此见了第一面。
   真正接触他好像是2005年冬天。那年冬天,天一直阴沉着脸,干冷干冷的。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翻着书,忽然接到老环的电话说,一会献国到你那儿去搞个新闻采访,你配合一下吧。
   嗯,这家伙不是教书先生吗?怎么突然搞起了这个。我正纳闷间,院子里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响亮的喊叫,是喊我的名字,我开门一看,就是上次在诗人环宇家坐了一会就走的那个人。他放下头盔、护膝,嘿嘿一笑,怎么不认识啦!我,何献国。我伸出手:认识啊,怎么不认识。早就认识了啊。就是没说过话么。
   那一夜,献国住在我单位的斗室里,躺在热乎乎的被窝,交谈中我才知道,献国在洛南和商州结合部的大山深处教书,许是长久的寂寞、单调和沉闷,他向领导请了假,做起了商洛市文联主办的《商山》杂志的编辑兼记者。他说,出来快一年了,在各县到处跑稿子,主要是采访、报道和宣传生产生活一线各行各业的先进人物事迹,到小镇来,想请我也帮忙介绍一个,我说,这个不急。我们谝别的吧。那夜我们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谈生活,谈文学,更多的是说乡村那些鲜活的人和事。窗外依然是凄冷的寒风,不知什么时候,好像下起了雪粒,打在玻璃窗上,沙沙地响。我们才不去管呢,聊兴正浓呢。
   在我的介绍下,那次采访很成功。采访回来,献国说,你是当地人,这篇稿子有你主笔来写吧。让了好半天,我说,好吧。他呢,钻进被窝扯起了鼾声。在他的鼾声中,我完成了那篇人物通讯稿。当然,写这一类稿子,献国是内行,他又添了一些新闻语言,经过他的润色,一篇长篇人物通讯就像模像样了。后来这篇冠名为《山里的石头会唱歌》的报告哈尔滨癫痫病如何才能根治文学被各大媒体转载并获奖,上面署的就是我俩的名字,是献国让我风光了一回。
   从此,我和献国成了狗皮袜子没反正的朋友。
   做了不长时间的新闻人,献国又回到了那个山高水远的乡村小学。
   我和献国都算是乡间的文人吧。城里文艺圈的朋友是经常走动的。我也时常骑了我的摩托车去看他,一到杨圪崂,从省道307向右拐,要走好长一段乡间水泥路,路旁是一条潺潺的清亮的小河。是从蟒岭深处流出来吧。
   献国所在的学校颇有些像张艺谋导演的著名电影《我的父亲母亲》里的那所学校,学校在很深的山里。算上献国,也才三四个老师。学校院子不大,却很整洁。教室居中,左右两边是两排红砖房子,左边是老师们的办公室兼居室,右边一排堆放杂物。孩子们的读书声朗朗传出来,院子中间的国旗在山风中鲜艳的飘扬着。
   我的到来,献国很高兴。他的同事都过来和我寒暄,轮流给我敬酒。献国给他的同事介绍说:我发表了好多文章,很有影响哩。酒后我埋怨他。他嘿嘿一笑,我就是想让你多喝几杯酒么。
   晚上,我和献国挤在他那张小床上,一翻身,床就吱吱的响。他说,前几年他出去跑媒体,一些老师有看法。他平时和我一样懒散,很不习惯传统的教学模式和方法,同事的议论,领导的责备,在这寂寞深深的大山深处,望着苍茫起伏的青山,献国更加沉默了。
   大山里的日子就在上课下课的铃声中消磨。献国在努力的适应着现行的教育体制。然而,他的不安分的天性,他挚爱文学的情怀,却犹如大山深处的溪流一样,依然涓涓不息的,默默的、执着的流淌。
   在繁重的教学之余,在夜深沉的灯下,献国写下了许多散发浓郁生活气息的好文章,他的小小说《桃花花开》、《赌殇》、《画家和校长》、《老酒》等相继在省市级报刊上发表,他的清新的文风,醇厚的文字,象清风掠过竹林般舒朗,象陈年佳酿那般回味悠长。他的文字充满了温情,他写勤勤恳恳的老民办,写嗜酒然而敬业的同仁,写乡间的男女……,他用温暖的笔触,细腻、真实而又凝重的描绘了处于社会底层的众生相。读他的每一篇作品,我分明感到有献国的影子在里面晃动。
   2008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公开出版了他的小说散文集《山路弯弯》,著名作家刘剑锋洋洋洒洒的写了几千字的序言,他概括献国的创作是生活的味道从眼睛里哗啦啦流出来的,在文艺圈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按说,出书了,献国该高兴了吧。他给我送书时,我正在县上参加政协会,来到我入住的房间,他还是焉了吧唧的样子。在场的诗人老环说:老何是一只没有睡醒的猫。作家杨克思说:他不是猫,是一只酣睡的狮子没有醒来。
   这,就是我的朋友献国,作为教书先生的献国,写小小说的献国。
  

共 530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