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亲情无价(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45:18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千百年来,元好问发出了苍天一问,而今,紫陌红尘拂面去,世间一个女子也发出深深的一问,而我,更愿意相信,世间如若真有一种情感,可以让人生死相许,那一定,一定是——亲情!

——题记

【一】

打开QQ网页,一行字跳了出来,“谁最在意你?”,嘴角不自觉上扬,想来这句煽情的话,除了那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感冒”,再者,就是我这类感情“过于丰富”的人了。谁最在意你?在什么情形下检验?怎样去检验?脑海里,不自觉冒出了一系列问题。

很多年前,忘记了看过谁主持的一档电视节目,但内容是记忆犹新的,就是“亲情测试”,获胜者可获得一笔可观的奖金,获胜的标准就是亲情度。设计的桥段是,当事人在外地因某某原因遇到难处了,急需亲人汇钱解急。测试者把唯一这一个急救电话打给自己认为最亲的人,来获取帮助。其他的情节不太记得了,但其中一个东北小伙子那个“失败”的求救电话,却令我感触颇深。

一开始,小伙子也是按照节目组预先设计的情节,用一种异常焦急的声调对最亲的人——姐姐倾诉了,小伙子的父母已经去世多年了,老姐比母。姐姐是个农村妇女,没什么文化,但就在这样一个农村妇女的心里,亲情却是至高无上的。听到弟弟“编造”的虚假故事,电话里的姐姐半点没有怀疑,当然,她也没有理由怀疑。诚实,是一个人做人的根本,何况一个足不出户“涉世不深”的农村妇女,再何况对面是她的亲弟弟。听到这样一个对她而言犹如“五雷轰顶”的消息,她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紧张不安和“无能无力”,而是先急急忙忙忙安慰弟弟不要着急,说有什么事情有姐姐呢!说姐姐卖房子也会给你凑钱……

看到这里,电视里现场的观众席上一片唏嘘,电视机前,我也是泪眼朦胧......

在如今这个“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时代,亲情到底能值多少钱?谁人肯舍得为你卖房子筹钱?君不知,世间有多少亲人,因钱反目成仇,拔刀相向?君不知,世间有多少朋友,因钱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所以,这种“亲情度”已确实出乎很多人的想像了。

就在主持人以及现场所有观众认为,这场亲情测试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小伙子一定志在必得之际,台上情形陡然发生了转折。台上的弟弟突然大放悲声,话筒里,他哽咽着告诉姐姐,刚才是个“骗局”,是在录节目,让姐姐不要着急,不要凑钱了。我们看到,电话那边的姐姐听了,长长出了一口气,忽然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除此之外,再无一句话。可想而知,姐姐的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

最终,小伙子没有获得那笔奖金。节目录制结束后,加了一个专访,访谈里他直言不后悔。他说,父母去世早,是姐姐既当爹,又当娘,含辛茹苦拉扯他长大成人。最需要钱的时候,姐姐不惜卖掉自己从小留起来的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那是姐姐唯一可以“炫耀”美丽的女性资本,甚至,姐姐还数次卖血给他筹钱,辛辛苦苦供他念完大学,他说,即便他真的需要这笔钱,他也不忍心姐姐为他心急如焚,甚至不惜卖房子帮他,村子里的那处破败的老房子,是至今单身的姐姐,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安身立命的场所。他说,他非常想得到这笔奖金,为姐姐买件保暖的羽绒服。东北的冬天,很冷,冷得让人不寒而栗,可无数个滴水成冰的冬天里,姐姐没有一件可以御寒的羽绒服……

他,哭了;现场里的很多观众,也哽咽了;电视机前的我,也泣不成声……

诚然,舞台上,他被淘汰了,因为公开的规则;但现实中,他却胜出了,因为可贵的亲情。

【二】

一个身处职场的年轻人,在某一天早晨醒来时,忽然觉得这样紧张忙碌,像一只不停旋转的陀螺一样的生活太累太辛苦太无聊了,也太令人心生厌倦了,于是想改变一下这种生活状态。他改变的方式是,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在某一天,就销声匿迹了,去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山村,而且,为了让自己消失得彻底一些,一开始他是关闭了手机的。

一天,两天,三天……日出而起,日落而息,他遵循着村民们的作息规律。一开始,他是比较惬意的,没有职场的尔虞我诈,没有官场的阿谀奉承,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居心叵测,他一度觉得,这里仿佛就是一处心灵的世外桃源,情感的避难所了。第四天,第五天,日子如水一样过去了,他忽然觉得缺少点什么了。是的,是想念。在一处地方呆久了,一些人,一些事,总会莫名地让人生出一些相思。对了,他消失了这么久,那些“死党”,那些同事,甚至那个总看他不顺眼的上司,应该都急得团团转了吧,说不定还报警了呢!

算了,游戏到此为止吧!想到此,他微笑着打开手机,一秒,两秒,三秒,一分,两分,三分……笑容,如风干了一样挂在脸上。手机静悄悄的,周遭静悄悄的,一如他的心一样,死寂,杳然。问候语,祝福语,邀请语……很奇怪!期待中应该发生的一切,什么都没有,期待中周围的人们,应该心急如焚,应该惶惶不可终日满世界寻找他的消息,只是自己的异想天开,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这么些日子里,他像一滴水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去关心这滴水的流向。

不,不会是这样的。难道,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把他遗忘了吗?他有些歇斯底里地发出呼喊,这喊声,瞬间被风吹得无影无踪了。他可以理解,那些平日就面和心不合各怀鬼胎的人,但是,除此之外呢?那些平日里称兄道弟逢场必到的朋友呢?那些信誓旦旦肝胆相照的哥们呢?不,他不相信,他们会如此无情,如此冷酷,如此决绝地,把他“抛弃”在世界之外了?

他心灰意冷,浑浑噩噩,行尸走肉般又过了几天。彼时,他手机是全天开着的。第六天,他一个人跑到了村外的一座小山上。是的,内心里仍是存着一丝丝幻想的。在这闭塞的小山村里,是否手机信号不好呢?别错怪了他们为好。可事实,终究让他彻底失望了。他在小山上,坐了整整一整天,山无语,树无语,世界很静谧,手机还是异乎寻常的静,静得几乎让他想发疯。夕阳,在他眼前一寸寸沉下去了,他的心,也一寸寸沉了下去……

他有些万念俱灰。山川依旧,风物依旧,世界在他眼里却已改变了模样。是啊,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渺如尘埃,真的太微不足道了,有谁会去在意自己的存在与否呢?手机忽然在这时响了起来,来自手机的任何一点响声,于他,不啻于天外福音,忙不迭地接了起来,由于激动,讲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这一阵,你躲哪儿去了?房租都欠了好几天了……”他一时有些沮丧,原来是房东,继而又有些苦笑,这世界,毕竟还有人“在意”自己的,即便是在意“自己的钱”。

一阵山风吹来,他打一个机灵,忽觉清醒了许多。他觉得,一次无意识的小小的“失踪”,自己其实并没有损失什么,那些“自以为是”的所谓友情,原本就不是属于他的,无须遗憾了。相反,他觉得自己收获了很多,看透了很多。人间有爱,天涯咫尺;世间无情,咫尺天涯。其实,一向聪明如他,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愿意过早相信尘世的薄凉罢了。戴着假面具,裹着厚厚伪装的现代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原来越近了,但,心是愈来愈远了……

他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道上,像偶然出了一趟远门,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感到异样,各忙各的,一如一群勤奋的,按部就班的,各自讨生活的小蚂蚁一样忙忙碌碌。只是,那一次,听了那句很平常的问候语,已经设防的心,还是忽然开了口,两行滚烫的液体,不由自主流了出来。下山时,他曾发誓,今生不会再为情流泪,不会再为爱哭泣。

那句令他泪流不止的话,出自一位年长的妇人之口。老妇人是他们这层写字楼里的卫生保洁员。以前上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经常看到她有些笨拙的忙碌身影,但,未曾打过招呼,一直觉得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次,在他低着头,匆匆走进办公室的一刹那,角落里一个略显苍老沙哑的声音传来,“小伙子,怎么一个星期没见你上班了?好像瘦了啊,休假了,还是病了?”是那个老妇人。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无人后,才确信是问自己。

还没来得及开口,他的泪,忽然像决堤了一样,汹涌而下,仿佛一个受尽了世间委屈的孩子,在看到亲人的刹那,尽情发泄。在那个小山村时,自己渴望了千百次的那种朴素的情感,竟然来自一个相对如此“陌生”的老妇人。他蓦地想到了母亲。纵然,世界是一个厚厚的茧,总有爱和善良在身边环绕啊!即便,那爱和善良如此卑微!

“孩子,你怎么了?”老妇人过来抚摸他的头,动作轻柔,目光慈祥,一如母亲。

“我……我……没事,阿姨。”他哽咽着。

“对了,孩子,就在前不久,有一个年纪和我相仿,满脸皱纹的农村老太太,打听着来这里找过你,走起路来,一条腿还是一瘸一拐的……”

老人还在说着什么,他已经听不进去了。那是他的年老的母亲。就在他对这个世界悲观绝望的时候,就在他认为整个世界都抛弃他的时候,他母亲得不到他的消息(先前,他一周例行公事般打几个问候电话到母亲家隔壁,家里没有安装电话),千里迢迢来这里寻他了,还有面前这个老妇人的关心。

他无法想象,一辈子足不出户没有离开过小山村半步的母亲,是怎样瘸着一条腿,来到这举目无亲的大城市,千寻万找找到这里的,又是怎样伤心绝望而去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母亲的寂寞悲苦,只有寒夜里那点如豆的灯光知晓,而他,又给了母亲什么呢?何时何地,他把生他养他的母亲,供奉在心灵的祭坛上呢?可母亲呢?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的心,无时无刻不长在他身上啊!

其实,世间很多很多的情感,苍白脆弱,不堪一击。但是,总会有一种情,令人想起会情不自禁泪流满面,那是——至爱亲情!

我常常想,生活中,我们多少人有信心去测试亲情、友情,甚至爱情呢?起码,在没有测试前,那些让我们感到温暖的情感,像一个个光彩夺目的彩色气球,令我们心驰神往,意乱情迷。我们甚至可以自欺欺人地想象,那些我们想要的情感,可以召之即来,不离不弃。但,若测试了呢?那令人目眩神迷的球,若像肥皂泡一样一个个幻灭了呢?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心理能力去承受?很多时候,我们宁愿要包装的欺骗,也不愿要赤裸的伤害。不是“掩耳盗铃”,我愿意,我只是愿意,把你,把他(她),把这个世界,想像得美好一些,或者,美好的时间长一些而已啊!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千百年来,元好问发出了苍天一问,而今,紫陌红尘拂面去,世间一个女子也发出深深的一问,而我,更愿意相信,世间如若真有一种情感,可以让人生死相许,那一定,一定是——亲情!

陕西有专治羊角风的医院吗哈尔滨癫痫的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西安专业的羊角风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