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综合部长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59:24
江苏治癫痫的医院 李平说是综合部长,其实,综合部就他一个人,是个光杆司令。
   上午,他得管职工考勤,谁如果要是迟到,他就在考勤簿上打个迟到的记号。张厂长专门跟他交代过:“谁迟到一分钟扣十块,迟到五分钟算旷勤,不仅没有工,还得扣一天的工资!”他记得张厂长跟他说这话时,眯缝着的眼睛里带着一股狠劲儿,然后咧着一嘴黒牙坏笑着。
   李平是张厂长爱人刘美玲介绍来的,刘美玲是李平老婆秀云的中学同学,是秀云求刘美玲给李平找个活儿干,秀云跟刘美玲说:“李平都快下岗一年了,一直在家里待着,再待下去非憋出病来不可!”这样,刘美玲就叫李平来到自己老公开的服装厂了。
   期初,刘美玲想叫李平干销售,可老公说他不懂业务,就安排他当了个综合部长。
   早晨,李平站在考勤室看着那些女工考勤,女工们叽叽喳喳地考着勤,李平发现,这些女工们谁也不敢迟到,哪怕头不梳脸不洗,也要早早地来到考勤室考勤,考完勤就悄默声地走到自己的岗位上,手脚忙乱地干起活来。
   工人们考完勤,李平把考勤薄收起来锁到抽屉里。今天,他要去门岗、女工宿舍和食堂转一转,因为张厂长说了,这些地方都属于他管辖的范围。
   他先去了门岗,看门岗的是个六十来岁的白发老头,那老头老远看见了李平,从门岗屋里走了出来,笑呵呵地说:“李部长来啦?”
   “嗯,来这里看看。”
   “好,好,看看吧,哪儿有不对的你就说!”
   “你贵姓?”李平问道。
   “免贵,姓王,王。”
   “王师傅,你在这里干多长时间了?”
   “不长,去年这时候来的,一年了吧。”
   “你原先是做什么工作的?”
   “嗨,做什么工作?在一家搪瓷厂当工人,搪瓷厂前几年破产了,在家待不住,逮啥干啥吧,乱干了一阵子。”说罢,又笑呵呵地说:“建筑队当过小工,搬砖和泥都干过;广场看过车位,还在医院干过门岗,反正有啥活干啥活!”
   李平跟门岗老王说了一会儿话,觉得这老王跟自己的处境倒很相像,都是企业下岗的,所以从感情上就觉得近了不少。
   看来人家老王比自己强,下岗找了这么多活干,不像自己,要脸面抹不开,要不是妻子叫美玲给找个活儿干,如今还在家待着呢!他这样想着,就准备去女工宿舍转一转。
   天气很热,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放眼望去,女工宿舍前几棵绿油油的榕树倒是能给人一些凉意。
   李平疾步向女工宿舍走着,女工宿舍在厂子的正东边,是用彩钢瓦建起的二层小楼,厂子的正北是车间,正西是职工食堂,中间是一片空地,空地上停放着一辆旧皮卡气车。
   他心想,今天要好好熟悉一下自己管辖的地方。前天刚来厂子上班,美玲虽然领着自己在厂里转了一圈,但转得有些仓促,简直是走马观花。昨天又在办公室写了一天的材料,还接收了几个传真,也没顾上出来看看。自己是综合部部长,所以必须对厂子的情况有所了解。
   他走到了女工宿舍,站在彩钢瓦小楼下,抬头看见二层走廊里花花绿绿地晾着一些背心裤衩,还有乳罩等女人用的小东西。他想,毕竟是女工宿舍,带着很强的女人色彩。心想,自己是个男的,这可是最忌讳的,只能远远地看,可不能走近啊!
   女工们都上班去了,有的宿舍开着门,有的宿舍关着门。李平站在走廊的前边远远地看着,虽说没有走近宿舍,但也算是对女工宿舍有了个大致了解。
   走到了一楼的走廊口,他觉得有些异样,瞬间,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顺着走廊望去,发现每个女工宿舍门前都堆着一些垃圾,有方便面袋,有卫生纸,有瓜子皮,一堆一堆的,看上去应该是好长时间没人清理了,招得苍蝇蚊子嗡嗡地飞。
   他立马撤回了脚步,从一侧上了楼梯,到了二楼,站在楼头口往走廊里望去。二楼和底楼一样,每个门口也是脏兮兮的,堆满了垃圾。他想,难道这就是女工宿舍?真可惜她们还都是女人,也不比男人强多少!
   他捂着鼻子从楼上下来,心里决定,一定要彻底改变这种不卫生的习惯,一定要使女工宿舍变得干净起来!自己当过兵,内务虽说不能像部队那样整齐划一,但起码也不能到处是垃圾,这样不但不卫生,而且还容易传播病菌的。
   走过厂子中间的空地来到西边的食堂,食堂分操作间和餐厅两部分,操作间有五十多平米,正面是卖饭的窗口。外边餐厅也有五十来平米,摆着一排排塑料桌椅,就是工人们就餐的地方。
   李平发现食堂也很脏乱,食堂大厅散发着一股发霉的酸臭味。桌子上有掉的残渣、剥的蒜皮等物,地上到处是工人吃饭扔的垃圾,招得苍蝇蚊子也是嗡嗡地飞。他觉得,这些桌椅倒是很新,好像是刚买的,但就是好东西没有好用了,弄得脏乎乎的一片狼藉。
   走进里边的操作间更脏,地上、菜案上各种东西随意堆放,地上到处扔的是菜叶、葱皮,而且还积了很多的污水,简直无从下脚。菜案旁一位四十多岁的胖女人,穿一件破旧的白色挎蓝背心正在切菜。
   李平进去后,那胖女人根本没发现,还在低头嚓嚓地切着菜,他轻轻咳了一声,示意有人进来了。这时,那切菜的胖女人才抬起头来,木木地看了他一会儿,说:“哟,是李部长啊?”
   李平说:“嗯,过来看看。”
   那女人一边切菜一边说:“李部长,你可不能只是过来看看啊,你是我的领导,直接管食堂,你不但要来这里看看,今后还要帮我干活呢!”
   李平有些惊讶地说:“怎么,我还得帮你干活?”
   那胖女人咯咯地笑着,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嗯,职工开饭时,人多我忙不过来,你得帮我卖饭哦!”然后又补上一句:“昨天你就没来,可忙死我了!”
   李平问:“食堂就你一个人?”
   那胖女人说:“嗯,就我一个人。”她笑笑又说:“你不但帮我卖饭,厂里允许我每月休两天假,这两天你还得替我做饭呀!”
   李平瞪大了眼说:“啊,还得替你做饭?”
   那胖女人还是笑着说:“怎么,你不知道?这里一直是这样的,老规矩,你前边走的那个杨部长就是这样的。”然后又强调地说:“我休息,你不做谁做?”
   李平说:“那,那我可不会做啊!”
   那胖女人说:“不会没关系,做饭最简单,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看我做两次不就会了?”又坏笑着说:“饭好做的,只要会吃就会做!”
   李平觉得这女人说话很有意思,什么叫会吃就会做,明显的是对领导有不满情绪,他勉强笑着说:“你贵姓?”
   那胖女人说:“免贵,姓栗。”
   “你也姓李?”
   那胖女人说:“哪里,我的栗是西木栗。”
   李平说:“哦,原来是栗啊。栗师傅,我刚来,还不大了解这里的情况,有些事儿你该提醒就提醒啊!”
   那胖女人一边切菜一边说:“你是领导,别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开饭时你得来帮我卖饭,要不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还有,我休息的那两天你也得替我,不然工人可就没饭吃了!就这两样,剩下的我可不管了!”
   李平觉得这女人的态度很不友好,就说:“好,好,到时候我替你!”
   那女人突然生气地说:“本来跟厂里说好的,做三十个人以下的饭,每天六十块钱,做三十个人以上的饭每天八十块钱,可现在我做的是五十多人的饭,老板每天仍给六十块钱,切!”
   李平看着胖女人,呵呵地干笑笑,没说话。
   那女人发牢骚地说:“其实,我也就说说,这活儿能干呢,我就干两天,不能干就走人!”说完,端着切好的菜去炒了。
   李平从食堂回到办公室,他拿出了烟点着,使劲地抽着,心想,我这个部长除了办公室工作,就是个管后勤的,别看是个光杆司令,这杂七杂八的活儿还真不少啊!
   中午,他拿着碗去食堂吃饭,到食堂时,看见打饭的窗口排着长长的队,栗师傅在里边又盛饭又盛菜昆明癫痫病出名的医院又收饭票的,忙得满头大汗。这时,他觉得自己来晚了,赶紧进到操作间,说:“栗师傅,我来收饭票!”
   栗师傅白了他一眼,噘着嘴说:“你看,我一个人真的忙不过来呀!”
   李平赶紧说:“是,以后我早点来。”
   这样,栗师傅盛饭,李平就连收饭票再盛菜,大概过了一刻多钟,工人们都打完饭去吃了,李平这才停下手中的勺子,擦着脸上的汗说:“嘿,这卖饭的活儿还真忙啊!”
   由于天气热,栗师傅穿的那件白色挎蓝背心已经被汗水贴到了身上,把她胸前的两个乳房凸显得十分明显,她也不在意,晃着身子拿起自己的碗去盛饭了。李平看她去盛饭了,自己也拿起碗盛了大半碗米饭和菜去餐厅里吃了。
   吃罢饭,李平回到了办公室,他觉得他近期有必要开一个会,重点是把厂里的卫生搞一搞,女工宿舍不能再那样一堆一堆的扔垃圾了,所有的垃圾必须彻底清理干净。
   更重要的是食堂,他更要好好地抓一抓,不能叫工人在那样脏的环境里吃饭,特别是食堂的操作间,也要彻底进行清理,切菜时择下的菜叶葱皮,必须随时倒进垃圾桶里,各种物品摆放也要整齐,米是米、面是面、油是油、菜是菜,都要分类码放。
   对了,还有,还有栗师傅做饭不能只穿那件挎蓝背心了,太难看了,她必须穿上做饭的围裙,戴上白色的炊事员帽,这样才卫生,才像个厨师的样子。以后厂里卫生要形成规章制度,做到经常化检查。
   心里有了谱,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抓卫生算是第一把火吧。他武汉看癫痫最好医院这样想着就笑了,自言自语地说:“老婆啊,我不会给你丢人的,我李平也不是个等闲之辈!”
   李平跟张厂长汇报了自己要彻底整顿厂里卫生的想法,张厂长很高兴,不住地说:“好,好,我早就觉得这厂里的卫生该弄弄了,到处脏兮兮的!”说罢,想了想,又说:“这样吧,李部长,我再给你从生产上抽一个人,随时听你指派,你就大胆地干吧!”说完,张厂长眯缝起小眼,看着李平一阵的笑。
   得到了张厂长的支持,李平的信心更足了,这天,他写了一份厂区卫生管理制度,一份女工宿舍卫生管理制度,并召开了后勤人员会议。在会上,他认真地宣读了制度,还通报了各个卫生区的卫生状况,重点指出了女工宿舍和食堂脏乱差的问题。
   会议开得严肃认真,大家听得也很专注。散会时,工人们就议论纷纷,有的说:“这厂里卫生早就该抓抓了,到处是垃圾,大热天的,苍蝇蚊子多得一蛋一蛋的!”有的说:“搞卫生没有错,可就是我们干一天活儿都累屁了,哪还有劲儿搞卫生啊!”那个食堂炊事员栗师傅的话更狠,她气气地说:“哼,卫生!说的比唱的都好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挣他娘的这俩屁钱,能做熟吃到嘴里就不错了!”反正说啥的都有。
   开罢会,李平回到了办公室,他拿出一支烟点着,嘶嘶地抽着。突然,刘美玲进来了,她咯咯地笑着说:“李部长,开完会了?”
   李平说:“嗯,这厂里有些地方太脏,我想整整!”
   刘美玲说:“早该好好整整了,你看那女工宿舍跟个狗窝似的,那些女人一个个蓬头刺脑的,哪还像个女人!”
   李平说:“是,女工宿舍门前那一堆堆垃圾,刺鼻难闻,这样下去的话,不生病才怪!”
   刘美玲很赞同地说:“就是,就是,看我那位,还厂长呢,从来没管过,简直就是个土豹子!”
   李平听刘美玲这么说她老公,呵呵地笑着说:“美玲,你怎么这样说你老公?”
   刘美玲鼻子一耸,哼了声,说:“这样说他?我这样说他还是客气的,别说工人们脏,你闻闻他身上的那股味儿,能熏你两里地!”
   李平笑着摆了摆手说:“算,算,算,少说两句吧,越说越不像话!”
   刘美玲听李平这么说,笑声更大了,说:“真的啊!”
   正在这时,张厂长在门口大声喊她,她吐了吐舌头,小声地说:“嘘,他吃醋了啊!”说罢,赶紧出去了。
   刘美玲出去了,李平觉得刘美玲这人挺有意思的,连自己的老公都敢戏弄。
   李平正这样想着,一个女工进来了,她自我介绍说:“我姓冯,叫冯燕,是厂长叫她来搞卫生的。”说罢,眯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李平笑。
   这冯燕有二十七八岁,人长得不高不低、不胖不瘦,穿一身洗得发白的工作服,由于身材好,那身工作服穿在她身上非常好看。她皮肤白皙,两只大眼忽闪忽闪的,像个可爱的瓷娃娃。
   李平看到她很有些惊讶,觉得在厂里这些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女工中,竟然还有这样如此干净美貌的女人?
   冯燕柔声地问:“李部长,咱啥时候干活儿?”
   李平这才反过神来,说:“这就干!”说罢,就领着她出去了。
   出来后,李平问:“厂里哪有铁锨、笤帚和小推车?”
   冯燕说:“车间有。”
   他们说着话,就来到了车间。冯燕从车间后边的一个小屋里推出了一个两轮小推车,还拿了笤帚和铁锹,放在了小推车上,问道:“李部长,我们先去哪儿?”
   李平想也没想,说:“女工宿舍。”
   冯燕推着小推车就向女工宿舍走去,李平跟在冯燕身后。
   李平指着女工宿舍说:“冯燕,你看看你们女工宿舍有多脏啊,门前一堆堆的垃圾,招得苍蝇蚊子嗡嗡地飞!”

共 703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