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山水】头发的烦恼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4:51:08
无破坏:无 阅读:2537发表时间:2014-02-26 12:00:20 摘要:爱美的女同胞看了不要骂我,不折腾那是生活吗?调侃一下,哈哈。 早晨五点钟醒来,红掌花未眠。于是悄悄地起来,坐到沙发上,拿起手机,继续写这篇闲适小品文。想自己纯粹是闲得无聊,把时间当麻将块来码了。估计鲁迅先生在世的话,一定会横眉冷对,骂我是梁实秋的余孽,是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昨晚惴惴地问友人,友人答:鲁迅早就out了,你放心写吧。哈哈,那我就放胆一回,且做帮闲吧。   女人是世界上最麻烦的动物。单是那头发就有无尽的麻烦。   鸭子是没有这烦恼的,羽毛脏了,也不过经常摇摆着到水里扎个猛子,抖一抖水珠,一边扭头用嘴巴当梳子理一理毛,也就油光锃亮了;猫咪就更省事了,亮出惊人的柔术来,将腰身扭成s状,拿舌头舔遍全身,不知道这算是沐还是浴,反正那皮毛登时就显出高贵之气,柔滑得像绸缎和巧克力一样。   女人的头发,叫三千烦恼丝。从有自我意识的那一天起,烦恼就真的来了。不过,小时候那烦恼属于妈妈,每日价要变着法地梳理出各种发式,以烘托公主的身价,供大家称羡。   长大了,就变成了自己的烦恼,每日绞尽脑汁,要在顶上下点功夫,以制造出孔雀开屏的惊艳效果。还整天矫情地讲,恨不得一剪子下去,像鸳鸯姑娘一样,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彻底的;或者,干脆学了馒头庵的姑子,与青灯古佛为伴,了却尘缘。可是,谁要是真的没了头发郑州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更有效,哪怕是掉头发,那都是会泥菩萨身上长草——慌了神的,心惊胆战地生怕这是衰老递过来的名片。每每看见洗头梳头时掉在卫生间的头发,总要低着头惊惧地哀悼一番,大有“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悲戚。办公室里常常会听见徐娘们的惊呼:啊呀,我又掉了好几根头发!岂不是“花谢花飞花满天”的哀叹?   可是,女人又是矛盾的动物。女人爱惜头发,又总是爱折腾头发。在这一点上,总是不怕麻烦的,不惜时间和金钱的。好比买衣服,不踏破铁鞋,不把整个步行街乃至河南路那些藏在深巷的小店翻个底朝天是过意不去的。   不过每次理发,都要纠结半天。剪还是不剪?烫还是不烫?万一没脸见人怎么办?自己纠结了还不算,还要请顾问帮忙参考,像专家们对三峡工程一样反复论证,待闺蜜们或老公出具可行性报告,方能打定主意,带着视死如归的勇气,大义凛然地走进理发店,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横竖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啦。   有人是奔着直去的。黄种人的头发,本来就是直的,还嫌不够,没有最直,只有更直。可是要追求卓越,达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效果,就要忍得酷刑。囚在那椅子上,首先要接受长达几个小时的坐功考验,其次是老虎钳的考验。理发师把一种膏先抹到头发上,号之曰“软化”,等上半天,抻一抻那头发,直到可以跟橡皮筋一样伸缩了,再用老虎钳通上电去夹头发,随着“吃啦吃啦”的响声,阵阵青烟冒起,大约是头发的呻吟了,几番折腾过后,那头发果真是油光水滑直挺挺地垂在脑后了。不过,那令人迷惑的光泽其实不过是一时假象,不久就要像抛了光的大米打了蜡的橙子一样原形毕露的。   有人是奔着曲去的,梅以曲为美,头发亦然。欹之曲之疏之,剪其旁枝,极尽折腾之能事。烫发之法堪比古代的各种酷刑。好在还可以选择其中一种:冷烫,热烫,热烫又分为离子烫,原子烫,纳米烫,陶瓷烫,麻辣烫……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总之是要把所有的头发一一缠上发卷,五花大绑,有的还要悬吊起来,像耶稣一样受刑,令其就范。经过好多道程序:一卷,头发不断地被拉拽,直到上杠;二是烫,有拿一个帽子似的东西烤的,连耳朵也要陪着遭殃,有直接通电的,人坐在那里,头上遍插着电线,活像个天线宝宝,或者什么外星生物,估计最亲近的人来了也辨认不出。   好不容易差不多了,还要上烫发水,各种写着英文韩文日文蝌蚪文的瓶瓶罐罐,唯独没有亲切的中文,经过你模糊的检验和无奈的认可,抹到头发上去,头皮刚接受完火热的考验,还要经过冰冷的洗礼,通常质量差的水还会有刺鼻的怪味,让你产生一种小白鼠的恐惧,好一点的也可能是做了巧妙的伪装,就像腋下有味的要抹浓烈的香水来遮掩,反正横竖女人是要冒着各种化学成分污染的危险,还有脖子里水漫金山的烦恼,眼睛被蛰的痛苦。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女人有时不惜代价。   再呆呆地枯坐上半个小时,终于可以松绑,还要再洗发。洗头的通常是年轻的小伙,手是极有力道的,一不留神,挠之抓之拽之,那局部拉扯的刺痛只有自己默默承受了,顶多是一声低低的呻吟,那又怎样?终于洗完,再移交理发师审判。电吹风,剪子,梳子,上下翻飞,再看那镜中,玉米须,大波浪,小涟漪,各种喜羊羊美羊羊慢羊羊便轰轰烈烈出炉了。至于那表情,呵呵,各种惊喜,讶异,悲戚,总之是五味杂陈了。反正,这回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一般来讲,这一套酷刑下来,没有三四个小时是结束不了的。有人还嫌不够,还得染发。金发配碧眼,这是造化之尤物,黄皮肤黑头发,这也是上帝的安排;女人偏偏不信上帝,天津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偏偏要染成黄的,低调一点的栗色,高调的金黄,个性的碧绿,奢华的酒红,还有丝丝缕缕黑中夹杂金黄的,令人叹为观止。倒是黄头发和黄脸婆相得益彰了。估计长袍马褂的辜鸿铭健在的话,一定会惊异地摇着他又细又黄的小辫子感叹:不光我头上有风景啊,北大那帮黄口小儿再也不会嘲弄我老人家啦。到这时,一般女人会羡慕那黄毛丫头,天生的劣势变成优势,真真让人羡煞。   几番折腾下来,五六个小时报销了,理发师满脸堆笑地左右看着,像踌躇满志的庖丁,还要不顾事实的严酷不停地夸奖女人多么地美貌如花,而他心里想的却是:我只负哈尔滨治癫痫哪家医院更为专业责赚钱养家。   第二天,女人还要过一个心理关。那就是在阳光下接受众人的审判和品鉴:呀,你烫头发啦?嘿,你这是在哪里整的呀?吆,真好看,都认不出来啦。也不知道这里边有多少真心的成分,反正这年头什么东西都水,就笑纳吧。只有闺蜜会认真的端详一番,左看右看,瞻前顾后,然后表情严肃地摇头,否定,让你狂热的心慢慢降温。然后,闺蜜看着你凝重的神色,慢条斯理地安慰道:洗洗更自然,长长就好了。呜呼,无尽的悲凉啊。   好在断发毕竟不是断头,真的可以从头再来,虽然这成本是要经过大约一年的时间,才能回本,到那时,头发早已真的变成枯黄的老玉米须,还要分叉了,早晨起来,常常是首如飞蓬。不过女人的自我修复能力是极强的,一年之后,当厌倦的种子又发了芽,遗忘的救主就大驾光临了。女人又携了钱包和勇气,像斗志昂扬的战士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进理发店去了。   想那改革者,需要多大的勇气,去迎接质疑的冷箭和指责的目光?甚至是杀头之祸牢狱之灾。佩服战国时那位立谤木示信的硬汉商鞅,虽是磔刑也不能撕裂他改革的决心;想那北宋的倔老头王安石,即使两度罢相,仍然似那北陂的杏花,“宁被北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女人,谁说你的名字叫弱者?你的名字叫折腾。 共 26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