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八一】我要读书(散文·家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31:25

我出生那年,上面已经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比我大十六岁的大哥和比我大十岁的二哥,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三哥比我大八岁和比我大四岁的姐姐,是我同母异父的兄妹。妈离婚时,三哥判给了他的父亲,姐姐判给了妈。

我能不能读书,这就要回顾一下父亲和妈妈的婚姻之源。

妈妈是遗腹子。她的继父重男轻女(旧社会的女人贱,用从前的话说,生个女儿得赔钱即女儿出嫁时父母家得陪得起嫁妆的),就把刚出生才三天的妈妈抛在了高粱地里,妈妈是六月出生的,天气炎热,她在地里躺了一天后,才被我的养舅在给地主家割牛草时发现。那时,妈妈已经奄奄一息了,耳朵里还生了蛆虫,舅舅看着妈妈实在可怜,就把妈妈抱了回去。我的养姥也是个善良,贤惠之人,养姥爷在与她结婚后不久就被拉壮丁走了,从此,杳无音信,我的舅舅也是她抱养的,养舅比我妈妈大十六岁。后来,我的养舅也被拉壮丁走了,这就给我妈妈的后半生带来了灾难性的打击。也给我异常艰难的读书之路多了坎坷和障碍。

妈年轻时长相标致漂亮,聪慧过人,方圆几十里地儿,只要提起妈妈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妈妈十七岁那年,被一个富农子弟(其实在旧社会时他是富农,新中国成立后他就是贫下中农了)相中,于是,那个男人就成了妈妈的前夫,并且生育一子一女。他们琴瑟和谐,他教妈妈识字,学画,妈妈也在他的支持下学成毕业,竟然当起了新中国第一批老师。后来,因舅舅曾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军官,受到株连,他们忍痛离了婚,在那特定的年代里,我的妈妈不堪忍受心灵与病痛的折磨,与同样遭受打击的父亲结合在了一起。他们是在党组织的关怀下仓促的走在一起的,是政治婚姻的牺牲品,他们不幸的婚姻也从此拉开了帷幕。

父亲以前也结过婚,并且已有二子,我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加上姐和我,一共四个孩子,以后弟弟妹妹相继出生,在那个年代靠挣一点可怜的工分和父亲的微薄的工资养活一大家子,根本是杯水车薪,常常是吃不饱肚子。可想而知,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那是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每天三家的孩子凑在一起就像大闹天宫一样,热闹非凡。父亲脾气暴躁,专横跋扈,动不动是非打即骂。他的话就是圣旨,谁都不能说一个不字,一句话说不好,等着挨他的冷拳头了。从我记事起,我整天看到的不是妈妈拿根绳子去上吊寻死,就是妈妈在挨打后哭哭啼啼。后来,妈妈与前夫的儿子(也是我的三哥)在二十五岁那年与他的继母生气服毒死亡;妈妈与我一起去看他,妈妈当场哭死过去,那种场景,一直到现在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不敢触摸。由于妈妈精神和心灵倍受打击,回到家后,就疯疯癫癫了,时哭时笑时而疯跑的无影无踪,为了照顾妈妈,我上学也是断断续续的,每天的主要职责就是看护好照顾好我那可怜的妈妈。父亲看着疯癫的妈妈,也不说给她治病,只是不让我再继续上学了在身边照顾母亲。他说:“妮子,读恁些书干嘛?会写自己的名字就可。”可是,看到村里的小伙伴们都背上书包去读书了,眼气儿的偷偷抹眼泪,又不敢在妈妈跟前哭,常常是偷哭过,擦干眼泪后,再装着很开心的样子去照顾妈妈。我想读书,半夜里会为上不起学而哭醒,求父亲让我上学,父亲瞪着恶狠狠地眼睛说:“上啥子学,养的都是‘赔钱货’。”那时候小,也听不懂父亲说的“赔钱货”是啥。就拉着父亲的衣角撒娇求他:“爹,我不会是“赔钱货”,我长大一定挣好多好多钱给您养老。”父亲头都不扭看我一眼,嫌恶地把我拉着他衣角的手甩掉。那时,我总是一遍遍地问妈妈:“我是你们亲生的吗?”妈妈唯有用掉眼泪回答我。

那年,我十一岁,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一米六零以上了。父亲突然从单位回来说:“妮儿,我想通了,老师们都说你学习好,爹我也不能耽误你的前程,你跟着我去上学吧,不能因为你妈有病,就不让你上学,将来你会埋怨我的。”一听可以读书我高兴的真想蹦起来。就这样,我跟着父亲来到百里之外的王典公社他所在的单位,等待开学。盼望着盼望着,学校已经开学一星期了,父亲也没有让去我上学的迹象,这时,我就有个不好的预感,父亲把我骗来想干啥呢?半月后,父亲说:“谁叫你是个女娃儿呢?你学习再好,就是将来考上大学了,挣多少钱也是给婆婆家挣的,我养你就是‘赔钱货’,不如你现在就去回报我,我已经给你找了个好工作,是国营壁毯厂,明天你就去上班。”我的泪刹那顺脸流淌,我哭着央求父亲还是把我送回老家吧,我情愿不上学不去当国营壁毯厂的职工,我回家照顾我妈去。心想:即使妈没本事供养我读书,最起码我可以借小伙伴们的书读。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想读书没钱买不起,发的工资我一个子儿都别想见到。看着父亲无动于衷的表情,我扑通跪下,求父亲放我回老家。哪怕不供养我上学,我也要和妈妈在一起。父亲终于答应说:“人都是一句话,我已经给人家领导说过了,你以为安排个人容易啊?这学你不但不能上,也必须去壁毯厂上班挣钱给你妈治病,你要是想让你妈死得快,你可以不去,我成全你,但是,你妈我从此不再白养活着她。”听父亲这话,我妈只能等死,为了可怜的妈妈,我去上班。在壁毯厂里,父亲交代我不能说漏嘴,谁问起我的年龄就说十八岁了,好在我的个头长得高,十一岁说成十八岁,竟然没一个人去怀疑。那时候织好的壁毯都是出口了,一英寸六元钱,除去工本费,每月工资有一百多块,想去壁毯厂工作的还真是挤破头。一年里我为父亲挣了一千多元,妈妈的病也基本好了,父亲把她和弟弟妹妹都接来了,一家人终于团圆了。可是,我想读书,是心里永远的渴望。我求妈给父亲说说好话,哪怕我再回到老家跟着大哥二哥去上学,再苦再累也不怕。就这样,在父亲单位的同事和妈妈的央求下,父亲终于答应我回老家继续上学。那一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乡中。父亲每次回家看到我学习进步了,嘴里不说啥,估计心里也起了恻隐之心吧,竟然第一回给我买了糖块,他递到我的手里,我却是硬塞到他的手里说:“我不吃糖,只要爹让我上学,我啥都不要你的。”学费作业本都是我暑假挖药材,刨白草卖钱自己供应自己上学。大哥对我极其苛刻,每天吃饭给我用称称着吃,一天四两馒头,灶台后锅上面挂着称,吃不饱就去地里挖野菜溜红薯吃,邻居们看在心里,心疼我就会背着大哥偷偷给我些吃的填饱肚子。不能让大哥知道,知道了,他就指桑骂槐骂人家。我想,只要有个安身之地,我能读上书,吃不饱不要紧,只要饿不死就中。大哥说:“爹不想养活你这个‘赔钱货’,我凭啥养活你?想在我这里混饭吃门都没有。”早上天蒙蒙亮,大哥就把铲子箩筐给我预备好,在吃早饭前必须刨够五十斤白草片儿,回到家里他真的过称,少一两,早饭就没得吃,为了吃口饭,我尽量多刨些,只能多不会少。

记得在老家上到初三,妈妈不堪忍受父亲的毒打,也带着弟弟妹妹回到老家生活了,那几年我不在他们跟前,也不知道父亲和妈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弟弟妹妹幼小,也想不明白父亲和妈妈的事情。妈妈也不愿意说,我们也不敢问。想着,只要能和妈妈在一起,再苦的日子也能熬。记得有一次,表叔匆忙地来到学校叫我,说:“妮儿,你赶紧回家吧,你爹把你妈一炸鞭把她甩倒一米深的地沟里了。”我给老师请假跟着表叔回到三里之外的家里,看到妈妈的脸上身上高高肿起的像个大蟒蛇一样盘窝在那里,哇地一声放声悲哭。等父亲和表叔说完话,回头大声骂:“哭啥哭,我还没死呢?你个丧门星,心疼你妈了,你就别上学了,回来替你妈干农活,养得都是白眼狼赔钱货……”父亲骂够了,就搬个小板凳在门口吧嗒吧嗒抽烟,他是想把心中的硝烟散发出来,再去抽那生活的烟,呛得他泪水涟涟,也许生活的磨难让一个山里的汉子用打骂让一家臣服于他吧。弟弟妹妹听说妈因为我们几个上学挨打,都挣着不去上学,在家陪妈。我是大姐,我已经十六岁了,是该为妈做些什么了。我决定不再上学读书,回来替妈干农活。妈的伤恢复的很快,妈为了让我脱离苦海,就托三舅爷给我说媒,把我许配给三舅爷侄女的儿子,给父亲说此事。父亲说:“想出嫁走人也中,给我拿出来多少彩礼钱请随便啥时候走都成。”父亲继续说:“一滴奶一块八,一个萝卜一个窑儿,想嫁人,就得把我养活她的经济账算清楚。只要出起彩礼钱,咋着都好说。”不用想,三舅爷把父亲骂了个狗血喷头。父亲把这些话撂倒那里,谁敢娶我?

八十年代初期,去南方打工的人多,妈妈看此路不通,就求父亲让我出外打工挣钱养家减轻负担,父亲心动了,但父亲的条件一是不能远离他的视线;二是打工的地方由他挑选。十六岁的那年秋天,我在父亲的安排下来到县城的城关镇镇长家当保姆。镇长家有一儿一女,儿子上中专,女儿上高中,镇长夫人在百货商店卖布匹,家里没人做饭做家务,我就是全职的保姆。好在一家人善良厚道,对我不错,晚上我和他们的女儿住一起,没事我就读他们女儿的书,我暗自庆幸,我又有书可读了,哪怕做一辈子保姆呢,只要有书读,干啥工作都无所谓。尽管我没在高中读过一天书,但在镇长家女儿的帮着下,我自学了高中的全部书籍。他们家只要有书,我都尽量在不耽误做家务的同时,常常如饥似渴地读到夜半。一家人看我爱读书,镇长夫人就问我:“妮儿,你恁爱学习,为何不上学?”被她一问,我委屈的泪水像决堤的海,等哭完缓过气儿,她说:“妮儿,你自学吧,有机会哪里招工了我给你留意你去考考试试。”第二年,我十七岁了,也在他们家做了一年的保姆,和他们家也结下深厚的情谊。那天早上,夫人特意起早,没让我做饭,她给我煮了两个鸡蛋,她的孩子谁都不能吃,她说:“妮儿,今天这两个鸡蛋只能你一个人吃,油条也可以多吃些。”没等她说完,我的泪水就哗哗流了下来,心想: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想撵我走吃的滚蛋饭呀?她抬眼温柔地看着我继续说:“妮儿,别哭啊,你的好运气来了,某银行招工,只要你的分数挂线,我保证让你去上班,你总不能给我家当一辈子保姆吧。”听着阿姨的话,我破涕为笑,我说我以为我哪里做得不好你们不要我呢?阿姨说:“傻孩子,你是个好姑娘,我不能浪费你的青春,委屈你了。”“不委屈不委屈,跟着你们是幸福,我亲爹妈也没你们对我好。”我连珠炮似地连说感谢的话语。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某银行,尽管是集体合同工,不转商品粮,但最起码不再寄人篱下,可以多挣钱去养活我那可怜的妈妈。上班第三个月,由于表现好,单位委培我去高等学府深造,学习金融专业知识,我又有书可读了。二年后,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转正后被分到重要的工作岗位上。我把每个月的工资分成三份,一份养活自己,一份交给父亲,一份买书读。我终于没像父亲说的那样,读多少书,也不是他想像的“赔钱货”。他的那句“赔钱货”深深地烙在了我幼小的心里,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落上父亲所说的有本事能挣钱了,就不是他的“赔钱货。”即使我长大成人,找个丈夫,我也要找个看得起女人,不把女人当成“赔钱货”的人,我要找个爱我如妻,疼我如女,宠我如父的男人,否则终身不嫁。无论如何父亲给了我生命,他做的错事再多,尽管他已经和妈妈离了婚,我都感恩与他,没他,就没有我坚强的人生。

从妈妈苦难的人生中,让我领会到了生活的意义,让我领会到了爱是生活的真谛,让我领会到了感恩生活之中的苦难,是激励自己追求上进的动力,感恩生活之中的不幸,更是磨练自己心智的好方法,是打开幸福之门的金钥匙。

苦难的人生让我坚信读书一定会让我们的精神世界更丰满圆润,思想更坦荡,视野更开阔;读书能培养出坚强的品格;读书能让生长在一个不幸的家庭里的孩子健康的成长;读书能让自己在逆境中锻炼出坚强的意志,磨练出良好的心理素质,做一个有良心,懂得感恩的人。读书能洗心。繁芜的世事让人心蒙尘,书就像拂尘,渐渐扫除人心的灰尘,质本洁来还洁去,牵引我们的心灵,走向童年及初心的苏醒。

如若在天有灵,我相信父亲要是能看见,他的女人们在被他抛弃后,没一个像他说的那样是个“赔钱货,”读书让他们学会了做人做事做到自立、自强、自尊、自爱的优秀品质。

贵州孩子的癫痫病能治好吗用苯巴比妥治疗癫痫有效吗开封治疗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