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越过时光的山野(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6:10

一、凝望

我常常深深地感觉到,在遥远的,或者说我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如深邃的湖泊,如厚重的山丘,像我一样,在深情地、迷惘地久久凝望。

我是喜欢凝望。

从小就喜欢。或许因为身边的物事,太熟悉了,起码表面如此,也许只是由于习惯,而变得麻木,熟视无睹了,我反而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久久地忘我地凝望。有时候,连自己都并不清楚,究竟在凝望什么,又望见什么,或许什么都不是,只是喜欢这样。

乡村本来是宁静的,散漫的,一切都自由自在地生息着,像藤蔓爬上墙头的倭瓜,探出头,拳头大的倭瓜吊在墙外,随风摇晃,却掉不下来。爬山虎的喇叭花,攀在倭瓜上,迎着朝阳开放,叫蚂蚱的脆鸣,仿佛喇叭花吹出的曲子,优美动听。这样的季节,我喜欢悄悄爬上窑顶,坐在高高的烟囱后,隐蔽着,读一会儿书,最好是喜欢的闲书,然后,从枝蔓伸到窑顶的杏树上摘一片绿叶,书签一样卡在书页间,合上,由近而远,静静地凝望。天空中雪白的飘逸的云朵,倒浮在湛蓝的天海上,很像一只纯真的眼睛,凝注着苍茫的大地。我就想,那云朵后边,是不是真有一只眼睛,瓦蓝的眼睛,在遥遥注目着绿色的田园,以及隐蔽在原野树木中的村庄。看不见的星辰,和有时只剩下苍白的月影,是不是疲倦了,熟睡了,养精蓄锐,等待大梦初醒,向太阳接班呢。曦和,驾车,扶桑,建木,古老的神话,在我幼小的脑海忽儿生动起来。我想象不出大海的浩瀚苍茫,更想象不出海市蜃楼般的仙岛,在漂浮中不会沉没。凝望中的思绪,无边无际,雾一样弥漫着。当黑暗弥合来,一切都小了起来,收缩在一个黑色的网袋里,轻轻一提,口子缩住了,什么都看不见了,没有了。身边的炊烟袅袅升腾,散发出一股清香的木材味。

大多时候,我还是喜欢坐在高高的南梁上,土堆下是淹没多年的老村落,也许我坐的上边,就是高耸的烟囱,凝望藏青色的远山,远山下如练飘动的桑干河。身后是丘陵起伏的田野,村庄像大地的骨节,隐现在林木的衣袂里,随风起伏。高耸的山峦挡住阳光,也遮住我的视线,无论如何努力遥望,久久凝视,我还是看不见大山那边,是连绵的大山,还是亦如我身边的村庄,或是梦一样遥远而又繁华的闹市,车轮似地转动着,令人玄晕。极目远眺,我寻找梦中山巅的古庙,寻找山腰绵延的发白的羊肠小道。然而,一片褐青,阴云一样,凝伫在天穹。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坡崖下,滚滚东逝的流水,在轰鸣中不停地流淌。凝望久了,轰鸣声渐渐隐去,河流如一条银蛇,在缓缓地蠕动,直到无声无息。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和静伏在河岸上的卵石没有两样。

从阳光明媚的午后,凝望到夕阳西下,沉入夜幕,才收回目光,依依不舍地走回村庄。晚饭后,又仰望天穹,凝望久久不动的银河,凝望游离于河外闪闪烁烁的星星。

乡野的凝望,和乡野的时光一样,散漫,自由,流淌。

后来,离开乡村,整天钻在书本里,蛹一样地蛰伏着,蜗居着,两耳不闻窗外事,常常头昏脑涨,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更没有合适的地方凝望了。偶尔疲倦到极致,走神了,也只是凝视着座前同学的后脑勺,黑头发,深燕窝,如凝视一座雕像的背影,思维浆糊一样,粘粘的,不再流动。那时,真的很怀念乡野凝望的日子。

那段岁月,像我捡拾的一块石头,封尘在书柜里,是有故事,包蕴在里边,但却从来不愿打开。只是搁置在那里,漫随流逝的岁月,凝固,封尘,不再提起。

直到参加工作,来到历史悠久,且著名的北岳恒山脚下,有了闲情,我才又延续起儿时的凝望。不过,时过景迁,再也没有儿时那种心境,河水般地快乐流淌,哗哗啦啦,无忧无虑,飘飘忽忽的凝望了。遥远的北岳,其实并不遥远,不过十几里地,凝望中忽儿沉重起来,岁月使然,或许积淀了太多的历史,封存了太多的传说,每一个都是沉甸甸的,这恒久不变的大山,才会分外沉重起来,重压下才会诞生愚公移山的新神话。我喜欢阴雨天气,站在窗前,眺望高耸入云、天山相连的山峦。灰茫茫的山峦,刀削斧劈过一般,奇形怪状地耸立着,刺破天穹,云翳都变了形,随山势缭绕起落。据说山上有许多古迹,负载着千万年的传说。然而,不要说阴雨天,就是晴朗的时候,什么也看不见,不过是山峦更青翠一些。雨后的主峰翠屏山,是染上了欲滴的绿意,如一位绿衣少女,有了锁不住的青春活力,但依然像一樽雕像,久久地伫立着,风流过,纹丝不动。

凝望中,我想,曾经流淌的生活,一旦成为历史,就像流逝的时光一样,只存在于记忆深处,或者像穿过的服饰,一旦离开舞台,锁在柜里,就成为昨日的黄花了。只有不动的山峦,依旧沉默着,巍峨着,凝视着流淌的过往。

这凝望,虽沉重,有时却很激越,仿佛越过山峦的风,冲出山谷,近了起来,鼓荡起我的衣衫裤角,卷起我的长发,从心底涌起的诗意,风一样膨胀着,淹没了自我。

说实话,这凝望,也是我喜欢的。

后来,离开那座古老而时轮缓慢的县城,很少像那时一样醉酒,像那时一样深情凝望了,热情仿佛退潮一样,平静如斯。我几乎忘去了北岳的风,是怎样从身边呼啸而过。在这座温暖的古老的曾经的王城定居下来,春夏秋冬,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温暖着,昏沉着,睡去,很少有梦。站在窗前凝望,远远近近,还是一样的窗户,木然,无光,死水一般。我常常闭上眼,心静时,下了楼,沿着马路,伸手划着垂柳,毫无目的地走去,灯红酒绿,从眼前闪过,消失在脑海深处。城市的一切,都像刀子切割的蛋糕,四四方方,齐齐整整,看久了,甚至没有了幻想,连本能也麻木了。

爬上楼顶,我甚至想象过攀上水塔尖,试图眺望。然而,什么都看不见,除了林立的楼群,还是楼群林立。踮起脚尖,依然望不见五周山的山巅峰峦,更不用说辉煌宏伟的云冈石窟了。透过起伏的建筑物,我一直在寻找,北魏王朝通往石窟的石板路,那怕是荒芜人烟、杂草孽生的石板路,仔细啼听王公大臣的阵阵脚音,没有一丝蛛丝马迹,早深埋在城市的建筑下了。唯有精雕细刻近八十年的石窟,在风吹雨打,煤尘烟垢中,依然不屈地存在着,剥蚀着。过去的记忆,掩埋在尘土中,封存在记忆里了。王朝的记忆,随着王朝的消失,风一样流去,只有风吹不动的石头,还存在着,记忆便深隐在石头里,连同王朝的历史,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破译了。我不止一次站在石窟前,大佛下,久久地凝望着,除了惊叹绝世的辉煌,真的看不见来龙去脉,想象不出庞大的皇家马队车辇,在春祭秋祭中浩浩荡荡的来来去去,更想象不出那盛典的奢华。或许,像婴儿的微笑,本身并没有什么深意。只是幼稚的人们愈加幼稚,总是自作聪明,胡思乱想自造一些所谓的深刻和意义。

曾经有一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云冈石窟被泥土掩埋,直到北魏时,有一个羊倌在山丘上放牧时,听到地下传出的渺渺佛音,抽了几鞭,泥土脱落,大佛才重见天日,露出庐山真面貌的。这传说看似荒诞,其实并非空穴来风。我看见,城市的繁华正在向田野四周漫延,包围,古老的云冈会不会被繁华掩埋,失去最初的稚拙和纯真,蒙上一层轻纱,失去本来的面目呢?

干涸的河床,干裂的石头,在繁华的城市边缘,孤独地存在着,来来去去的游客,听不懂风吹草动一样,依然听不懂石窟里大佛无言的诉说。

我伫立着,久久凝望着。思绪凝固了,像凝固的石头一样,不再流淌。仿佛看到了许多,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时光如我一样凝固了。我感觉,仿佛有一只眼睛,不是大佛的眼睛,在更遥远的地方,湖泊如眼睛一样,丘陵如眼睛一样,在凝视着在凝望的我。

二、触摸

触摸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亲切,纯真。

我们一直有一种误解,起码我是这样认为过,触摸是属于黑暗中的,像盲人摸象、瞎子摸骨看命。却不知,阳光下更需要触摸,才更有真实感、通透感,思维或思想才会温暖厚重起来。

站在辽阔的乡间田野,我舒伸长臂,尽情地触摸着,感受着,踏实得不仅仅是脚下,连灵魂都充满了气,飘起来,气球一样摩挲天空,摩擦着风。此时,我就想,空气便是大地的触手,升腾着,流淌着,不停地触摸浩瀚的天空;雨便是天空的触须,游丝如线,在蔚蓝高远的天边,摇控着,通过颤动的触须,触摸着大地的肌体。而风起云涌,风的触手,似乎无所不能,无所不到,随意地触摸着天空大地、天地间的万物。这情景很宏大,也很壮观,在触摸中用天地独有的语言,交流着彼此的感受和最深情的问候,甚至有许多我们并不了解、也不知道的秘密。天地感应,风雷相荡,山泽互通,息息相关,是古老的思想,太过遥远,大概发端于神话时代,于是,我们便有了许多误解,将这最伟大的触摸看作最幼稚的神话了。

想当然是人类的通病,在自制的桎梏里裹足不前,徘徊着,还自以为是。远不如真正的触摸,离实际更近。

这样说,似乎很虚玄,亦如古老的中医好脉,又叫捉脉,说白了就是捉摸,手指触摸着手腕,感觉腕里的血脉,从解解剖学意义上视为虚无的脉象,判断出真实存在的五肝六脏的病灶,其触摸的医疗医理,千百年里,很难使人信服,但却真真实实地存在着,像看不见摸不着的灵魂。

然而,在乡村,我却看到许多有趣的触摸,很真实,也发人深省,虽然这触摸,在乡人的眼里,司空见惯,最平常不过。村中的水坑,生长着一种水螅,在黑暗的水里,甚至淤泥中,全靠唇边的细丝,手指一样的细丝,来感觉,来捕食,这叫触手的东西,相当灵敏。常常我们的脚板刚踏住淤泥,水螅就感觉到了,穿透肌肤,准确地钉进血管里,吸食我们的鲜血,其麻利娴熟程度,远远胜于最优秀的高护。就是在田野,许多飞窜的昆虫,腹眼并不起多大作用,主要靠头上的丝状物,叫触须的来感知外来的物事,在触摸中生存的。这些微小的动物,却有着最原始的本能和本领,保留了最原始的器官,一直靠最原始的触摸生存着,触须、触手,具有比人类的手脚更单纯的作用,愈加灵敏,应用自如。像蚂蚱、扁担、秋铃,还有一种叫天狗的,全靠触摸生活,眼睛干大不亮。

其实,乡村的人们,更喜欢、更相信触摸的真实。人们不大相信衣冠楚楚戴眼镜者的夸夸其谈,听着,将信将疑,最后一个问句“是吗”,全否定了;却分外相信一个拖拖塌塌瞎子的摸骨,福贵贫贱前程,尽在一摸之中,甚至摸得见祖宗八辈的骨头码,是贵,是贱,所谓摸了妈妈的脚后跟,知道女儿的八二福。这触摸,让乡人几代人痴迷不已。老年人们尤其喜欢触摸,没事时,走走站站,手里来回触摸了个核桃,日久年深,黄色的核桃变得血红,闪着深红的血光,很有灵性。杏木手杖,拄的多年,柄头触摸的溜光可鉴,蕴涵了岁月的灵气,舍不得扔掉,若换根新的,连路都找不到了,心里疙疙瘩瘩,总感到不踏实。见到多年离家在外回来的儿孙,看不够,就唤到身边,伸出粗糙如树皮一样的老手,在孩子脸上身上,一遍遍地触摸着,才感到真实,温暖,一种从未有过,或者说久违的幸福感,便在双方身上流淌起来。

以前,看到我爷爷捧起田地的泥土,来回触摸,或站在院外屋后,伸手触摸由绿变黄的苍苔,像触摸婴儿的肌肤,我并不理解这种情感,以为很可笑。直到有一天,外出求学,将要离开,或许永远离开故乡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才凝重起来,原本熟悉的一切,忽儿陌生起来,遥远起来,似乎飘离了身边,虽然依旧伸手可触。我久久地流连在碾房、耳窑、场面,甚至从小玩土的崖头边,凝视着,终于伸出手,有种不伸手触摸无以表达情感的冲动,摸着滑腻的崖头油土,摸着墙壁上柔软的苔鲜,甚至摸着斑斑剥剥的街门,门口溜光的大青石,不禁怆然泪下,今日一别,何时再相见?

这触摸是发自内心的指令,一切是在潮润的心情下完成的,空荡荡的心扉,忽儿堵满故乡的物事,树木,石头,甚至浮光掠影。在瞬间的触摸里,十几年里并不在意的物事,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鲜活起来,永久地储藏在记忆深处,随时呼之欲出。从那一刻起,我懂得了真正的触摸,虽然还上升不到我爷爷那个层面。临别的那一刻,我伸出手,触摸着老奶奶榆树皮般的老手,她笑了,眼角禽满泪花。

走进城市,有些玄晕,天地为之一新,楼宇鳞次栉比,却感到无处触摸。伸出的手,又茫然地缩回,不知摸向哪里,似乎一切都不属于自己,那怕在触摸的片刻,也不属于。冰冷的物体,很近也很远,毫无感觉。不像在乡村,任你随意触摸,一草一木,也是那么亲切。秋风吹来,随便伸手,摸住麦穗,掐下来,揉一揉,拿在眼前一吹,麦芒飘去,剩下饱满的麦粒,放进嘴里嚼着,一股清新的麦香包围着你,连你也成了麦粒。然而,站在城市宽敞的马路上,依然感到很窄逼,很拥挤,人流如织,车流如织,仰望,低头,什么都摸不见,拦不住,空荡荡,轻飘飘的,像广场上的风筝,飞的再高,似乎离天穹也很远。

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南昌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癫痫病重点医院排名辽宁哪儿治癫痫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