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菊韵·平凡人生】二十五亩地(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2:24

“二十五亩地”,在瓷镇的桥南。它既是地名,也指地块儿的大小,更是良田的代名词,是桥南人眼中一块儿极具特殊意义的田地。因此地块儿有二十五亩,桥南人便以其亩数为之命名,该名始于何时,未有人做过考证。

一块儿地二十五亩,若放在平原或是稍开阔些的地带,根本算不得什么,也不会有人用叫起来显得有些拗口的五个字专门为其命名。可这二十五亩地却是在瓷镇,也就具了颇为不同的意义。

瓷镇居于八百里伏牛山之尾,四面环山,镇区便是众山环绕下的凹地,形似农家所常用的水瓢。人们便世代居住在这“瓢”里。你若上了镇内最高的南山,举目四望:镇子以西,群山绵延;镇子以北,沟谷山峁交错;偏那镇子东南,却是沃野千里的一马平川。而在瓷镇这小小的“瓢”里,现今却生息着三四万人,地少人多便成了瓷镇人永也绕不开的难题。

镇子里最低处是肖河,肖河两岸依次便为民居、坡地。低处修屋筑寨,稍高处依势将山坡地修成旱地梯田。所有的田地,本就是因地随形开掘而成,自就极难找出块儿像模像样的大块儿地,地块儿便通常都只是亩把子大,那些能有四五亩大小的地块儿,就成了人人眼馋的大块儿好田。

而在桥南,却有两块儿大田,一块儿十四亩,一块儿二十五亩,颇令桥南人引以为豪。因了这份自豪,桥南人便以其亩数为之命名。队里每次调地抓阄,社员们也都心中暗暗期许,愿上苍保佑抓到这两块儿地中的一份儿,因它的地平土肥,方便收割、晒打。

只可惜的是,我家却从未抓到过这两块儿地中的任何一份儿。我能记起的两次调地,抓到的不是砂石板儿地,就是芦苇丛生的水库洼地淤田。我们每年饱含希望所播下的种子,长出来的作物不是孱弱就是泛黄,每亩地打上三百斤麦子就已经算得上是丰产。一家五口分得的两亩半责任田,夏、秋两季所收的粮食,也仅是勉强够家人吃上半年。于是,每每路过“二十五亩地”,心中便会升腾起一种渴望:要是我家的地分在这块地里,那该有多好啊!

只是,那块被唤作“十四亩地”的大田,在我十岁左右时,便因队里人口激增,那些孩子众多的人家,原先所居的老屋旧宅早已住不下了,渐就被队里划作了宅基用地,被那些家里房少兄弟众多的人家,你剌一块儿,我占上几丈,硬生生东割西分给划拉殆尽,成了一处处宅院。

有能力的,很快就立起三间正房,扯上院墙便成了一院人家。那些眼巴前财力不足的人家,就先将正屋的地基下了,唤作“扎根脚”,尔后就在旁边先凑合着盖起两间厢房,虽无院无正房,却好歹也算是个窝了,好不好看暂且不管,人先住进去再说,也算一处宅院,立住了一户人家。

没出几年,原本好端端的一块儿大田,就被各家立着的诸般形色屋舍、院墙挤满。因块儿大地好而闻名的“十四亩地”,再无颗粒粮食产出,仅成了一处地名。

而与“十四亩地”一堰之隔,便是令桥南人引以为傲的“二十五亩地”,两地块儿之间落差仅一米余。因其地块儿很大,为了行走和收割方便,地中间就专门留出一条可过拖拉机的土路。一条土路将地劈作了两半儿,每半边又有数条横着的田埂将地隔开,形成更小块儿的田,各家田埂、堰边还间植泡桐。一块儿大大的田,就被这些个路呀、埂呀、树呀分割开来形成十数块小田,那些个路、埂、树也就成了各家田地的边界,远看去像极了我上小学学写汉字时所用的田字格。社员们三三两两在各自的“格子”里劳作,或执锄,或薅草,或施肥,人们在田地里,田地又在天宇之下笼着,不用刻意,人们劳作的场面就与天地很自然地融为一体,成为一幅极美的田园画卷。

那时,我只是觉着地块儿这样划分后,看起来挺美,却终是找不到合适的字眼或语句来形容它。直到上了初中,学陶渊明的那篇《桃花源记》,读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几句,恍然发现,这才是我一直所想要用来形容“二十五亩地”最佳的语句,那“阡陌交通”便是表达它最为贴切的字眼儿。

这样被分割开来的“二十五亩地”,在初春时节最为好看,各家田中麦苗正绿:施肥多的浓绿;肥力差些显出青淡;勤快人家的壮而富有生机;疏懒人家的苗瘦且色浅;这些长着浓、淡、深、浅的绿色麦苗地块儿,极随意地排列组合在“二十五亩地”里,远望去就仿如是铺在天底下的一块方格子绿毯,煞是好看,使你常就忍不住多看它两眼。

“二十五亩地”也因着地块儿的广大,少不得要在里面划设出专用的麦场区域。麦场有二,一东一西,分落得合理且恰到好处,负担起周围就近地块的晒豆打麦之职。瓷镇作物一年两熟,夏收麦子秋收豆,两季作物收割、晒打的时间,前后加在一起也不过月余时间,月余的紧张与繁忙之后,除了场边堆垛起一个个状若馒头的麦秸堆和豆秆垛,两片麦场便归于静寂。

这时的麦场,多会沦落成牲口的休息地和它们的饲料堆集场。那些无人要的豆秆、麦秸,就堆垛在场边上任随风吹雨打,而饲有大牲口的农家,则会将自家的麦秸堆垛浑圆,顶部大底儿稍小,最上面再用掺了麦糠的黄泥抹上一层,给草垛加上一层泥制雨帽,周遭再刹上些酸枣葛针,防着别家猪拱鸡刨。自家用时,就过来挪开葛针,薅拽上些弄回去,薅完依旧将葛针刹好。这样保护下来的麦秸,啥时来用,都是洁白中透着黄亮,全不似那些无人照管的麦秸垛,一场雨加上风刮日晒,眼见着就成了污浊的霾灰色。

这“二十五亩地”的麦场,除了牲口会在里面“打滚儿”撒欢,因离民居近的缘故,也常会成为孩子们的乐园。他们在麦秸垛间追逐、嬉戏,在里面玩“藏猫虎(捉迷藏)”游戏。你只随手将那些不太瓷实的麦秸一掏,就成了一处隐蔽的藏身所,躲进去后再弄些麦秸将洞口封好,极难被发现。甚或有些人怕被找到,就一直躲在麦秸洞里不肯出来,不论你在外面怎么找、喊,他就是不吱声。待他再也听不到外面的动静,自己钻出来看时,才发现天色黄昏,小伙伴儿们竟都走了。而我所最喜的,却是躺在麦秸垛上看天上的流云,听麻雀在麦场觅食时的啾叫。

在“二十五亩地”的西南角上,有一处七八米见方的圆形石砌水塘,水不深,却有蝌蚪、青蛙。黑黑的蝌蚪,在浅水里成群结队扭着长长的尾巴;大嘴鼓眼的青蛙,趴在塘边的石头上,肆无忌惮地大声“吱哇,吱哇……”;田中的农人,热了会过来淘洗上几把手巾;勤劳的妇女,忙中抽闲在塘边的石板上捶洗家人衣物;最为闲适的,却不知是谁家小娃儿,赤了脚片在塘边上用手捧捉蝌蚪玩,有胆大的,还会将那蝌蚪活生生放进嘴里吞下去。据老辈儿人说,蝌蚪性凉,喝了它天热时不会害眼(红眼病)。

与此塘两三米远的东南角,还有一井,其深不足两米。因着井上并无盖子遮掩,近前又挨着麦场,便常有麦秸等物吹落其中,显得井中的水不甚净洁,若非渴极,也就少有人愿喝这井中的水,井就几近成了摆设,渐自就荒废了。

后来,队里为提振集体经济实力,硬是在“二十五亩地”西侧麦场上建了一座钧瓷窑。有了瓷窑,配套的厂房、场地等一应设施都要上,瓷厂建成了,不但占了麦场,还占了旁边一些种着的田。可因着技术、管理等诸多原因,瓷窑却终未见上效益,半死不活。之后,队里又将该瓷窑转租给他人使用,具体收益如何,除队长等当事人外,社员不得而知。待我离家若干年,回家再路过那里,那窑院已是破败了。

后来,镇里退耕还林,谁家的地也都再不让种了,只在各家地里象征性地种上几株泡桐,每年一亩地给各家补上一二十块钱粮款,就都算是还了林。“二十五亩地”也重蹈了“十四亩地”的辙,被强势的人家硬生生东切西割,偌大块儿好田,就全盖成了房子。所不同的是,人们盖房起屋的速度极快,圈起院墙来也毫不手软,生怕一眨眼就会被旁人占走半尺去。待我再次探家路过时,已屋舍俨然,除了两排房子中间留着过车的道路外,全被各家圈进了院子里,已无尺地可见。

至此,“二十五亩地”已死,仅成了地名,再无它意!就如我现在所住的城市,有一处地方被唤作“良田乡”,乡名虽为“良田”,却只见楼而不见田。而楼边的马路,也是横竖交错呈“田”字格状分布的,却与“阡陌”无关。

癫痫病真的治得好吗武汉哪里能治癫痫病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排行辽宁公立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