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年·雪】雪在飞(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32:10

自从我来到人间后,我就用一天天的不懈努力来将我遗忘,我越来越不知道我是谁,我唯一最知道的是我出生时第一声放声的大哭,这是我生命中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因为那是我最纯真的一次人性的外泄。此后的我就被不断灌注不是人的东西,直到把我弄成现在的我。

一个幽灵在我的上空游荡,告诉我下一次转生将不再做人,要彻底和人类划清界线,那时的我或许也是幽灵。

虽然我下一次转生或许也是幽灵,但我现在还是愿意使用自己的模样走在人堆里,这样就可以听听他们说什么,看看他们干什么,有时我也和他们说说话,因为我想知道人们是用什么东西支撑着活着,或者好像是活着。

我慢慢地知道每天活着的意义就是努力地告别世界,用漫长的消磨去走向不知道的未来,这个未来有多远有多近谁也无法想象。此时的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好好地活着,看世界。我有时会坐在公交车上眯着眼打盹,偶尔也会看看车里的众生们,因为我从网上看到有老人在公交车上打人,就因为年轻女孩没给他让座。最凶的就是那一言不合就抢驾驶员方向盘的,弄得车倒人伤,好恐怖,好刺激。但很难理解,因为大家都完了,你能保全吗?但我坐公交车一直没发现这类事情,老年人上来一般都有人让座,即使一时没人让座,这些老人也是安静地站着,没见谁要逼着年轻人让座,非常态的事还是个例。倒是现在的公交车司机有问题,起步一冲,刹车再一猛,这车开得像闹情绪,好像是带着仇恨开车,这满车的人都是他(她)的仇人。

我有时在高档商场转转,或许就可以看到骄横跋扈的肥胖黑皮老女人,看起来像是一个乍富者,还没来得及数清天上掉下来的钱,更没有给它们安排好妥善去向时,就忙不迭地大摇大摆的地来到了以前不敢来的高档购物中心。之前已有到大饭店招摇的经验,扯开嗓门喊就行,还要开怀大笑,这才显得有威风。虽然吃的身上臃肿了,层层叠叠的肉不时外露,但要得就是这效果。男人称这是将军肚,女人叫这是贵妃肉。这类人坐飞机出国旅游时,必定要在飞机上脱鞋脱袜,姿态懒散,头要歪,眼要闭,最好要有鼾声。到了卢浮宫前的喷泉池边必须要洗脚,还要不停地拍照,不停地购物,还要强搂一个小孩合影,就是不能在一幅世界名画和古老建筑前停留半分钟。巴黎美食也不吃,回到旅馆就吃方便面,还不给帮他拿东西的门童小费。这些人是哪一类人呢?你猜!我估计在公交车上没让座就打人的,高声喧哗的,抢驾驶员方向盘的,就像是这一类人。这是一些什么人呢?

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就应该给这个世界做些贡献吧,而不是一旦有了膨胀的身外之物,就不知道人原来的长相,就把其它附加物当成自己的力量,脱离了人形。但有人说,我仅有的一点微薄之力能做些什么呢?有谁愿意让我去做些什么正当的事呢?或许有人要问:什么是正当的事呢?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这样回答说,只要是不反智的思想和行为就具有正当性。

但最大的问题来了:什么是不反智?

在纵观人类漫长历史的同时,我们可以把历史上某一年表的断层横切,我们就会发现在许多重大人为灾难的当时,许多人都认为那时的重大举措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合情合理合乎人性的,是具有正当性。也就是说是明智之举,是大智慧的化身,是千古一帝的伟业。当岁月的迷雾散尽后,人们才能看到一些事实的端倪。如果说人类精神的教化和培育是和思想的产生有关系的,那么创造这种思想的土壤和养料就很重要,它直接关系到是生长出什么样的芽,开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

人类最初培育的思想土壤就是部落规则,听话的有食物吃,不听话的就动用规则处以刑罚,用以维护部落的规矩,首领的权威,今天就借此机会谈一谈维护规矩的手段。中国古代的刑法要从五刑之一的劓刑讲起。劓刑产生的年代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这可能是部落之间处理战俘的方法之一,被处劓刑的受刑人被割去鼻子是一个标记,可以明显的区分阶层类别。再一个作用就是打掉受劓刑后人的自尊,让其在深重的屈辱中度过一生。此后统治者的各类处罚手段无非就两条,一是要了人的性命;二是处以丧失尊严的刑罚,让人在屈辱中活着。“周代,受过劓刑的人常常被派去守关。因为他们被割鼻之后,面貌丑陋,不宜在稠人广众中生活,他们自己也不愿呆在人多的地方,于是甘心接受命运的安排,到偏僻寂静的远处了此残生。当时距京师五日里之外的三关有十二座关门,都是由那些受劓刑的人把守。”

《易经》睽卦:“六三,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终。”“其人天且劓”就是说其人是受了墨刑和劓刑。商代盘庚迁都到殷之后曾下诏说:“乃有不吉不迪,颠越不恭,暂遇奸宄,我乃劓殄灭之,无遗育,无俾易种于兹新邑”。意思是,对那些不仁不义、桀骜难训、一有机会就干坏事的人,轻者割去鼻子,重者处以死刑,使他们断子绝孙,务必使新都城内不再有这一类人。看来割去鼻子是当年一种普遍的刑法。秦嬴政时,实行商鞅的商君之法,这是超过历史上所有的刻薄寡恩的律法,不仅设连坐之法,制定严厉的法律,还增加肉刑、大辟,凿颠、抽肋、镬烹之刑。实行重劓刑更是寻常之事。作为太博的赵高教秦始皇的儿子胡亥练习狱讼之事时,就随意把人抓来割掉鼻子或斩首,作为嬴胡亥的实习。崔实在《政论》中说:“秦割六国之君,劓杀其民,于是赭衣塞路,有鼻者丑”。这是一段极为骇人的记载:秦灭了六国之后,把俘获的六国军士和百姓大都处以劓刑,竟然使社会上没有鼻子的人比有鼻子的人还多,甚至人们以没有鼻子为正常,有鼻子倒觉得丑了。《秦始皇本纪》也有:“赭衣(罪人,穿有罪衣的人)塞路,囹圄(监狱,牢房)成市。”形容秦始皇的暴政造成了,罪人塞满了道路,监狱可以堆成一座城市。用现代的观点来看,秦始皇是犯了反人类罪。没有鼻子为正常,有鼻子倒觉得丑了,这种现象还变个形式以不同的方式和表现遗传下去,这是怎样的一种可怕图景。

最可怕的是《商君书》的驭民五术: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愚民:统一思想,垄断意识形态,实施愚民政策。弱民:民弱国强,国强民弱,治国之道,务在弱民。疲民:为民寻事,使之疲于奔命,不得消停,然后换来统治者的安稳;不停征战,更卒、正卒、戍卒,不停徭役,力役、杂役、军役,使民无暇顾及他事。辱民:使之匍匐于生计,毫无自尊自信,唆之相互检举揭发,终天生活于恐惧氛围。贫民:除却生存必须,剥夺余粮余财,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只得依赖国家分给,否则便会饿死。五者若不灵,杀之。《商君书》的驭民五术成了历代君王的治国法宝。所有这些就构成了当时的社会整体形态,并影响了未来的国民精神。

塑造健康的国民精神是相当复杂的,为此历代学者都在做这件事,但成效甚微。在这方面,中国人有记载的是周代。周文王的《周易》和他的临终遗言《保训》,都对后世影响深远。《保训》里表达的重要观点是“中”的观念,或称为中道,后来老子的“道法自然”,儒家的“中庸之道”就是从此处发端。但这许多中国哲学和思想史上所有的光彩都湮没在驭民术的阴影之下,甚至在某些重要的思想阐述时,被篡改太多,以至于成了皇帝的新衣和统治者的帮凶。许多人被培育成自愿为奴者,而暴君的权利就来自这种自愿。说实话,这种自愿为奴者都不配被称为懦弱,而是一种恶习,一旦成了习惯,不习惯的人反而成了异类。就像没有鼻子为正常,有鼻子倒觉得丑了,事情就这么诡异。

我们再从世界的角度来看一下人类精神培养的思考。

笛卡尔的信念是“我思故我在”。在他的著作《灵魂的激情》里,提出三个基本概念:灵魂、肉体和灵魂肉体结合而成的实体。在笛卡儿看来灵魂寓于肉体,但灵魂作为精神的力量,会超越肉体,因而灵魂与肉体的相结合的实体大于两者的简单之和。这就肯定了人的活动能力,人的主动创造力。在笛卡尔看来,人的活动,人的探索能力,使人可以影响外部世界,人有可能使事物变得更好,人有能力推动进步,这就是人不同于其他生物之处。笛卡尔在此强调的是主体人的精神主观能力,而不是让人沦为某个集团的附属器物。

帕斯卡尔相信人有其独特的超越万物的优点,那就是人有精神的伟大。只有人的精神能认识神性,体会神性,获得人生的意义。这就是他反复强调的“人是能思想的芦苇”。芦苇是多么柔弱,大风一吹便伏倒,但它又是多么坚韧,风一过去又挺起身来,人的软弱如芦苇,却又因人能思想而强韧。帕斯卡尔在这里还是强调人精神意义的伟大。

康德说:“启蒙就是人类摆脱自我招致的不成熟状态,这种状态就是不经过别人的引导就不能运用自己的理性。如果不成熟的原因不是在于缺乏理性,而在于不经别人的引导就缺乏运用理性的决心与勇气,那么这种不成熟就是自己加给自身的。要敢于运用自己的理性,这就是启蒙的诉求。”我们从康德的话中可以明白,启蒙就是要让人成为真正的自主的人。因为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理性,可以思考的生物。若没有这一点,人便是一个普通的生物种类。有了这点,人才成为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尊贵的生物。这和帕斯卡尔的名言“人是能思想的芦苇”是同样的意思,但康德强调人要敢于运用自己的理性,这就是启蒙的诉求。

卢梭认为:“我们喜欢什么就想得到什么,所以我们去爱也是为了得到别人的爱,因为爱是相互的。首先自己要成为一个可爱之人,一个能向别人提供爱的人,从而由自爱转化为博爱。博爱就是以自爱之心爱人。”但是人们往往忽视爱的真实意义,把爱自己作为最高和最狭窄的理解,从而让每一个自己都处于失爱的状态。然而更为严重的是,一些人类在与同类之外的相互关系中,完全是敌视的行为和准则。比如有一种鸟叫禾花雀,每年入秋后会不远万里从西伯利亚飞到中国的南方过冬。在迁徙过程中,不幸被大量捕捉沦为盘中餐。禾花雀的吃法可谓种类繁多,光是最普通的就有铁板烧、椒盐、沙锅、姜葱、美极等不下十余种。种群被吃成了濒危!这是一种什么生存观。当一个人不爱周边的一切时,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自己,就像在公交车上抢方向盘的人。因为爱自己的原则是所有与自己有关的事物都在爱的范围。因此,若问自己仅有的一点微薄之力能做些什么呢?我看至少我们能做到不祸害这个世界,至少不要去吃禾花雀。以自爱之心爱人是一种精神世界的超验标准,其它与其相反的教唆和行为就是一种反智行为。

其实,在我们心中自我感觉伟大之时,千万不要有喜悦之态,而是要有一种悲伤与怜悯,因为你的伟大很可能就是建立在伤害同类或异类的基础上感受到的,在某一时刻我们或许会遭受因你的伟大而牺牲它类的同一命运。因此,要用悲悯之心来思考人类的生存意义和价值,要用大爱去感受死亡的真实意义,去善待不必因你的存在就要必死的其它物种,去善待我们人类必须面对的向死而生的艰难之路。

我是用最认真和虔诚的态度去聆听杰奎琳·杜普雷演奏大提琴的,她是20世纪英国大提琴奇才、女音乐家。她于1987年10月19日逝世,终年42岁。杜普蕾为了琴艺的完美,可以不惜一切,她是在用生命演奏。杜普蕾一直是许多古典音乐乐迷心中的一个无尽的叹息。而我则宁愿是她墓园的一棵芒草,就在她的旁边静静的听。听过她演奏的《埃尔加e小调协奏曲》,我不能再听其他人演奏的这首曲子。我曾经喜欢过许多音乐,它们曾带给我不同的激动、不同的向往,唯有杰奎琳·杜普雷演奏的琴声让我找到了人的归途。我将在她的琴声的陪伴下,最终回归到人,而成为她墓园中的一棵芒草。我知道最终的我必须是她墓园中的一棵芒草,因为到那时我才像一个人,一个真正的人就是能听懂她的琴声的芒草化身。

人间最伟大的音乐家都是神派来的,他们就是传达神性的声音,让人间在悲情中感到喜悦,在快乐中藏匿悲伤的旋律,这就是完美人生。诠释这种完美人生的方法是派天使下到人间,用一种形象和姿势将音乐中的人生展示,让一种直观来体现音乐中的悲凉……还有喜乐。比如我看到在寒冷的冬天,半夜三点就要工作的清洁女工;天微亮的山路上,提着小炭炉上学的孩子们,在刺骨的寒风中行走;背着沉重硕大的行囊行走在车站上艰难的年轻美丽的女孩。所有的让人心动的形象都是天使的化身,我一生见过了太多的天使,只要是一种纯美的善真,她就是天使,就像漫天飘飞的雪花。漫天飘舞的飞雪就像是人类寻找美好理想的思想之花,在茫茫的雪地上行走着一群生物的上空——雪在飞。

我甚至希望自己就是一棵芒草,在自然的状态下,与风一起摇曳、与雪一起飞,让杰奎琳·杜普雷的琴声永远回响在我行走的路上。我就是这样,走走停停,在不同的音乐中寻找自己的梦,抚慰自己的痛。许许多多的音乐构成了我的人生,我人生的每一次遭际都是一个跳动的音符,我的华彩乐章就是我的神性闪动,一天天我会到达我的终极,那就是无边的芒草情思——芒草是我的终极神性,就在杰奎琳·杜普雷的墓园听她的琴声。我忽然又想到了天使,那许多做公益事业的善良的人们都是天使,他(她)们来自不同的领域,却有着一样的高贵灵魂,她们的理想就像那忧伤的音符,在贫瘠的土地上播洒爱的种子,就像是——雪在飞。

我又想到我是谁?我是自己吗?自己是谁!我是不能照镜子的,因为我不认识镜子里的人,我对镜子里的那个人没概念,没感情,更没触觉。因此,镜子里的那个人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没有价值,看一眼就不能再看。我不认识我自己,从来不知道我是谁,也不想知道我是谁,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像谁,我应该像一个真正的人。但我是能听懂音乐的,因此我就知道自己往前走的路,在我的路的前方总有音乐在奏响,我就这样一直走啊走,路上看到许多天使,她们或许就是在寒冷的冬天半夜三点清扫街道的女工;在刺骨的寒风中提着小炭炉上学的孩子们;在车站上背着沉重硕大的行囊年轻的女孩。她们的脸上都有一种天使的标志——布满沧桑的美丽。

雪依然在飞。

今年的第一场雪在窗外下了。雪在飞,天使在飞,我的思绪也在飞。从人类踏下的第一个脚印的地方飞起,一直在刻有人类不同踪迹的上空飞翔,我看到的一切都有天使的身影。我的思绪和飘飞的雪花一起将看到的一些岁月碎片收集起来,串成一条巨大的彩链,挂在冰山的顶端,让后世攀登冰峰的人们有一个方向的参照,因为那串多彩的项链在阳光下分外耀眼。极目回望,在茫茫的雪地上走着一群生物,这是一群最早出现的直立人,这些人沿着大河小溪走啊,走啊。高山、大海都挡不住他们,他们走到了地球每一个角落,他们是现在的所有人类的祖先。祖先们在行走路途中做过的所有的事不须再说,因为太苍茫,太迷踪。此时,我只想看到天使的身影,听到她的琴声——雪在飞。

钢琴家顾尔德曾经说过,杜普蕾的艾尔加协奏曲,呈现了无限的悸动与热情。杜普蕾演奏的曲子是这位大提琴奇女的真实一生,也是我们每个人的真实一生……

雪在飞。

沉淀已久的弦音释放出的能量

让人窒息让人潸然

如生命中所有的不可预料

那突如其来的弦音直击心房

眼泪随同杰奎琳·杜普雷的一生

慢慢滑落

……

……

悉悉作响

小儿癫痫病因有什么治疗癫痫病最权威医院癫痫病的症状与预防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