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江南】娇杏熟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16:58
【1】
   山杏是个养女。
   知道这个消息时,山杏已经八岁了。
   那天,天气还很寒冷。坝子旁的老杏树正开着花,花团锦簇,在朦胧的月色中,泛着清冷的光晕,显得影影绰绰、婆娑迷离。
   山杏颤颤地站在木门前,拚命地拍打着门板,战战兢兢地喊叫,娘,开门哪!娘,我错了,开开门……
   可是,只从屋里传来声恶狠狠的叫骂声,扫把星,短命鬼,你不是会跑吗?还回来干啥?跑了就别回来……
   娘,娘……
   山杏的呼喊一声比一声绝望,一声比一声虚弱,而破旧的木门始终不曾打开。
   初春的夜晚,气温很低。天空中悬挂着半轮弯弯的山月,明晃晃的像她割草用的镰刀,寒气袭人。寒风穿过田野和山林,发出呜呜的怪响,如鬼哭狼嚎一般。而山峦、树木和房屋叠印着,组成一幅巨大的剪影,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要把人生吞活剥。
   山杏又冷又饿,瘦小的身子筛糠一样打着寒颤。她紧紧耸着脖子,抱紧双臂,哈着气在门前来回踱步,寒冷却毫不留情地穿透她单薄的衣衫,蔓延了全身。
   杏花的幽香在空气中弥漫,一阵阵直扑鼻翼,似陈年的酒酿,熏得山杏昏昏沉沉的,全身乏力。
   她软软的地顺着门板滑下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嘤嘤地啜泣。
   她的哭声很细微,怯怯的、压抑的、疲惫的、凄惶的,生怕惊醒了人似的。哭声引得老黄狗从柴垛里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柴草,围着她转了几个圈,就温顺地蹲下来趴在她脚边,打起了盹。
   寒风一阵阵肆虐,树上的杏花被风吹得簌簌飘落,纷纷扬扬,花瓣洒落一地。月光下,惨白惨白的,像是山杏那无助的小脸。
   山杏泪眼婆娑地望着黑压压的夜空,感觉是那么深不可测。她的眼前浮动着娘扭曲的胖脸和粗大的棍子,爹血红的眼睛和锋利的锄头,以及山林里魑魅的暗影;耳畔是娘尖锐的叫骂、爹沉闷的喝责和各种诡异的声响。
   恐惧再次深深地包西安中际医院治疗癫痫围了她。她惊恐地缩成一团,嘤嘤的哭泣变得了凄厉的尖叫“啊”。
   【2】
   山杏,山杏……
   迷迷糊糊中,山杏听到有人在唤她,声音苍老、沙哑、缥缈。她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沉重而酸涩,同时,全身燥热难耐,酸痛无比。她试着动了下,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我死了吗?我在哪儿?娘呢?山杏恐惧极了,大张着嘴,声音却细若游丝,娘,娘……
   咳咳,这娃儿,烧得这么凶,尽说胡话,怕是受风寒了。一个老爷爷的声音里透着焦虑。
   接着,一双粗糙的手在她额头轻轻摩挲,然后响起一个老婆婆的声音,可不,这么小的孩子,哪受得了那般惊吓……
   要我说,就你多事!人都这样,你还弄回家,她爹妈那德行,看你咋个收场?。
   有啥法?这么冷的天,她爹娘又死活不开门,总不能眼睁睁看孩子冻死在外面吧。哎……
   李大脚两口子真狠心!小孩子家,不就是贪玩少割了点草嘛,那么打孩子,至于吗?
   幸亏娃儿机灵跑得快,没打伤筋骨。你看这一身衣裳被挂得这么烂,手脸擦伤成这样,不晓得摔了多少跟头,遭了多大罪哟!还好,没摔到山谷里,不然……
   这地主婆的心肠硬是毒!把这么小的人,当个大人使唤,还动不动就不给饭吃、打人,真不是人做得出来的。
   哎,不是亲生的,哪会当人待啊!
   也不晓得这娃儿从哪儿收养的,亲爹妈是哪个?
   以为李大脚条件好娃儿有福享,哪晓得尽遭罪。要是她亲爹娘晓得了,怕是心尖子都要痛熟哩!
   咳,咳,应该设法通知她爹妈来把人接走。
   接?你说得轻巧,点根灯草!要不是日子太难,哪个舍得把亲骨肉送人?这一晃四年多了,隔壁的待孩子寡薄,这村里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咋没见个人来说句话?
   从小就遭罪。这样下去,人不被整出毛病才怪。
   没事儿,大脚媳妇不是又怀上了吗?只要生个带把儿的,山杏这娃儿兴许就好过些了。
   难说!她年年都在怀娃,结果呢?不是掉了就是死了。我看哪,是恶事做多了,遭报应……
   都三十多了,还没得个娃,这事搁在哪武汉抗癫痫中药个头上也不安生。指望山杏来给她压生,还是带不起娃,也难怪把气往孩子身上洒了……
   亲生?收养?压生?
   山杏的意识逐渐苏醒。但是她不明白这些词语是什么意思,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依稀记得,自己在山上放牛,跟一群比她小的娃娃捉迷藏。天快黑时,草割不满背篓,她麻着胆子学别人把草蓬松着撑满了背篓,结果一回家就被娘发现了。她艰难地弯下腰,双手往背篓里一压,草就塌下去只剩了大半篓。娘一下子沉了脸,迅捷地站起身,抄起一根母指粗的棍子就往她身上打,打得她抱着头四处逃窜,娘还不依不饶,边追打边骂她小贱人、小娼妇、短命鬼……娘大着肚子,追不上,就叫刚收工回来的爹一起追打她。爹二话不说,举着扛在肩头的锄把就恶狠狠地追来。她吓得魂飞魄散,裤子都尿湿了,只有拼命地跑,跑到了树林里,后来眼睛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她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沟里,身上又冷又痛,四周阴森黑暗,象有无数的妖魔鬼怪。她吓破了胆,跌跌撞撞地跑回家,拼命拍门,可就是没人开门……
   娘,娘……她再次慌乱地呼叫起来,并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皱纹密布的脸,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正舒展开一脸慈祥看着她。
   醒了,醒了……快,快去把剩下的那点萝卜稀饭热一下端来……老太婆欣喜地嚷起来,并推了推旁边的白胡子老爷爷。
   她依稀认出,这是隔壁的王二爷和王二奶奶。
   【3】
   山杏大病了一场,一连几天卧床不起。
   爹娘请了个神婆,咿咿呀呀地跳了一通大神,说是鬼魂附体中了邪,然后画了道符化了碗水,说贴上符喝下水就能不治自愈。娘难得的没有支使她干活,还把饭菜端到了床前。
   生病真好!
   山杏蜷缩在单薄的棉被里,从沉睡中醒来,会美美地想。可是,钻心的疼痛又令她苦不堪言。最要命的是娘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喋喋不休的咒骂。娘嗓门粗大,声音浑厚,象一面破锣,响彻在破瓦房的旮旮旯旯。娘一会儿骂她是个扫把星,倒霉蛋,吃白西安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食;一会儿咒隔壁的王二奶奶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不得好死……
   无论是骂自己还是王二奶奶,山杏都会很难过。
   山杏是第二天一早被王二奶奶搀扶着送过来的。那天,娘和王二奶奶吵了一架,吵得老凶了。娘还气冲冲地踢了她一脚,警告她以后不准再跨进王二奶奶家半步。
   病愈后,山杏整个瘦了一圈。腊黄的脸上颧骨高高地耸起,灰暗荫翳的眼睛隐藏在凹陷的眼眶里,单薄的身子套在娘淘汰下来的旧棉衣里,显得愈发空荡。
   爹娘照样对她呼来喝去,一副要把落下的活计松散物补回来的架式。
   山杏默默承受着繁重的劳作。一有闲暇,她就会无故地琢磨王二奶奶的话,多了一份莫名的烦恼。亲生、收养、压生,这些词语对她太陌生,无法理解。但她隐约意识到,爹娘对她的凶,并非如她以前所想那般是自己做得不好,而是其它的原因。
   再被娘骂急了,山杏就会蹦出一句话,你不是我的亲娘!
   娘微微错愕了一下,脸上的横肉抖却了一阵,然后阴森森地瞪着她,历声问,你咋这样说?是哪个说的?不说我打断你的腿。
   山杏一见娘这架势,魂都吓散了,只好哆哆嗦嗦地招供,王,王二奶……
   话音未落,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她的小脸上。山杏只觉得眼前金星闪烁,耳里嗡嗡轰鸣,眩晕中听到娘恶狠狠地说今后不准再问这事。等她回过神来,就看到娘腆着肚子站在坝子边,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对着王二奶奶家指指点点开了火。
   王二奶奶虽然七十多岁了,但是耳聪目明,辈分比娘高,自是受不得那等闲气。
   山杏躲在屋子里,从两人的对骂中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真不是娘亲生的。因为娘八字硬养不活孩子,按风俗领一个命贱的孩子回来压邪,就能化解噩运,所以娘从远方领回了她。
   难怪他们把我不当人,让我干那么多活,不给吃饱穿暖,还动辄拳脚相向。那么,我的亲生爹娘是谁呢?他们在哪儿?如果他们在,自己是不是就会跟别的娃娃一样,被疼着爱着护着?
   想到这些,山杏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爹娘,回到他们身边去。
   可是,那又是一件何其容易的事!
   她不敢问爹娘,偷偷去找王二奶奶。王二奶奶自从跟娘吵架后一见到她就远远地躲着,爱搭不理的。但是她不气馁,只要一有机会就背着爹娘缠着王二奶奶。王二奶奶心肠软,拗不过她再三恳求,才透露说她是四年前被领来的,刚来时瘦得皮包骨,路都走不稳,不肯说话,加上她爹娘对她的身世讳莫如深,所以村里没人晓得她老家在哪儿。
   哎,这都是命。你亲生爹娘既然把你送人,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就算你找到了,他们还不一定能养活你呢。还是好好过日子,等你娘生个弟弟,日子就好了……王二奶奶叹息着说。
   但是山杏不死心,她相信亲娘一定正在某个地方想着她、等着她。
   日子一天天过去,山杏亲爹娘的消息依然毫无头绪。而娘的肚子却越来越大,支使山杏干的活也越来越多。
   山杏瘦小的身子虽然忙得团团转,但想起王二奶奶的话,菜黄的小脸上就充满了幸福的憧憬。
   【4】
   娘生了。
   在一阵阵杀猪般的大叫声中,山杏看到产婆血淋淋的双手抱着个肉乎乎的东西,嚷着给焦急地在门外踱步的爹看。
   大嘴家的,母子平字哇!生了个锅边转的。
   爹的脸刷地阴沉下去,低头把手上的叶子烟甩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了几下。
   山杏的心也跟着紧了起来。那是个火热的午后,水稻熟了还没收割,太阳白刺刺地挂在天上,山里的禾木似要燃烧一般,山杏却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但是,爹的不快很快就消失了。在娘出月那天,家里热热闹闹地办起了满月酒,挤挤攘攘坐了两大桌。
   山杏特别注意到,这些亲戚中,有一个人对她特别亲,还帮她梳过头。那个人是娘的表姐,她该唤作表姑,嫁在山的那一边。
   她无数次地猜想,表姑就是她的亲娘。
   趁表姑走的时候,她偷偷地跟了去。
   转过两个山头,山杏累得脚直抽筋,而表姑却依然步履匆匆。眼见表姑的背影越来越远,山杏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娘”,眼泪就哗哗地流出下来。表姑诧异地回过头,看着山杏楞了半响,才摇头说自己不是她娘。你就是!她第一次固执了起来。真的,我不是!表姑表情严肃。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追问。因为我有个女儿,象你这么大的时候饿死了,表姑的眼神黯淡下来,脸上罩上了一层忧伤。她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
   表姑默默地牵着她的手把她送回村口,从口袋里拿出几枚爹娘回礼的红鸡蛋揣到她怀里,然后怜爱地捧起她汗渗渗的小脸,叹息着说,孩子,我晓得你苦,但是别费心思了,你爹娘既然把你送人,就断了认你的念头,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山杏就变得异常敏感。她从心里认为自己不属于那个家庭,她是多余的,被漠视的、孤独的。娘的喝骂,令她更加的不安和无助,常常抑制不住地哭泣。
   妹妹的出生,无疑给冷清的家庭增添了几许欢乐,不苟言笑的爹脸上多了笑容,粗门大嗓的娘语气也温柔了许多。但是,对山杏而言,唯一的改变,只是在原本繁重的劳作外,多了帮娘洗屎尿片,照料妹妹的事……
   看着爹娘对妹妹百般呵护、千般疼爱,看着妹妹在爹娘怀里开心地笑、安心地睡,山杏心里涌动着异样的暖流,她多想一起分享这种甜蜜与幸福。可每当她想亲近的时候,爹的冷漠和娘的喝斥,又令她手足无措。
   这更令山杏想念自己的亲生爹娘。他们在哪儿?长什么样?想不想我?我已经大了,能干活挣工分,能帮家里做事,不要他们养活。我只想见到他们,哪怕领略一下有亲爹娘的感觉,也是好的。
   可是,陪伴她的,依然是做不完的家务和那头不说话的老黄牛。
   老黄牛是生产队的耕牛。因为喂养耕牛记工分,所以在山杏五岁那年,娘从生产队牵回一头老黄牛并把缰绳交到了山杏手上。几年来,除了耕种那段时间,老黄牛都是山杏在喂养。
   放牛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脱离了娘的视线,山杏可以跟小伙伴一起玩耍嬉戏,也可以一个人尽情地遐想,享受那份自由与安宁。她甚至会偷偷地哼唱几句听来的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山杏喜欢到学堂附近放牛。
   学堂离家不远,在一个低洼处,一堵围墙,隔成了另一个世界。因为娘说女娃子家,最终要嫁人生娃,读书无用,所以山杏被挡在了围墙外,只能隔着墙听那些她不懂的读书声,看老师和学生们的背影。
   山杏尤其仰慕老师,他们穿着整洁,举止文雅,谈吐不凡,身上总散发着皂角的清香,跟庄稼人是那么的不同。
   【5】
   随着妹妹一天天长大,山杏跟家里的矛盾日益加剧。
   盼不到儿子的爹娘把全部的爱和希望都寄托在妹妹身上,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走亲戚、赶集,都会给妹妹带回很多好吃的,比如发糕、糖果、香蕉、瓜子……这些东西,都被娘藏在衣柜里,只给妹妹一个人能吃,山杏只能巴巴地在一边咽口水。

共 14816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