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乏驴岭读碑(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4:02

天空罩一层薄薄的铅灰,日头并不是很耀眼。小暑时节,冀西的山野和村庄,如同烧至半开的锅炉。

此时,我正在七十多年前娘子关战役乏驴岭战斗的主战场,面对着一块英烈墓碑肃然而立。

“你往对面山坡看,第二棵柿子树下,一个士兵牺牲好几天了,枪还牢牢端在手上,身子靠着树干,就像是还活着,还在瞄准小日本鬼子。”在凤架关下,乏驴岭村村民王利珍讲述着国民革命军三十八军第十七师烈士“死而不倒”的故事。她有些哽咽,我的眼睛也汪了一层泪。

王利珍五十多岁,她不是那场战争的亲历者,她的故事是从祖辈那里传下来的。这些故事,却在有关乏驴岭战斗的新闻报道和抗战老兵的口述历史中,一一得到印证。

“战斗一直打了九天九夜。从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一日到十月十九日。赵寿山师长带领的一万三千多人的队伍,到撤退的时候只剩下了两千七百人。”另一位讲述者、井陉县退休干部许永峰说。“别看乏驴岭是个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你知道它的地理位置有多么重要。”登上鸡架岩,许永峰讲解着周围的地形,并在本子上描画出乏驴岭在旧关、雪花山、井陉县城之间的位置图。

原来,这面看似不起眼的山坡,地处冀晋咽喉,山势峻险,易守难攻,历为兵家必争之地,是娘子关前的重要屏障。自古便有“欲夺山西,必取娘子关,欲取娘子关,必夺乏驴岭”一说。相传,张果老驴驮日月、车载名山前往忻州,至此驴困人乏。秦时古道,亦在乏驴岭村经过。一九○五年,正太铁路马嘴梁隧道横穿村子中部。一九四○年,百团大战在村口的正太铁路桥旁打响。

至此,我终于明白,七十八年前那场持续九个昼夜的殊死较量,是必然发生的。日本鬼子不惜血本要拿下乏驴岭,其胃口在太原,在山西,在祖国中西部的大好河山。

“当时娘子关战役军事部署有三百里,乏驴岭是整场战役的中心。听老兵回忆,将士们装备差,子弹打光,敌人的飞机大炮加毒气弹一起上,我们的人像一片一片的庄稼一样被击倒,阵地上血流成河,一走动,裤腿角上都是血,鞋子就在血水里泡着。”许永峰说:“赵寿山将军下达撤退令的时候,得下了多大的决心啊。四十三岁的人,一天之间,胡子头发全白了。我们最终是失败了,但十七师的事迹,的确是惊天地泣鬼神啊!惊天地,泣鬼神,一点儿都不夸张。”

“孩子们,你们终于入土为安了。你们的魂儿,跟着这香烟,随着这纸灰回你们陕西老家吧!你们的亲人等着你们呢!”在抗日英烈墓园,许永峰讲述,一九三八年春天,村民们上山掩埋完烈士的遗体,并按照乡俗为其上香、焚烧纸钱。

井陉县文史研究者古道小荷说,乏驴岭战斗之后,村庄沦陷于日本鬼子的铁蹄之下,村民不敢上山。直到第二年开春,尸体腐烂,臭气熏天,村民借口无法种地,才去掩埋战死士兵的遗骨。因死人太多,只好集中埋葬于八个大墓,还有一部分无法搬运,只能就地掩埋。墓地分别在东沟掌、鸡架岩、马嘴梁和百花沟口,以东沟掌最为集中。

“他们是杨虎城将军的部队,都是陕西娃娃呀。我记得那时候快过重阳节了,地里大庄稼都收完了,天气很冷,他们还穿着单衣裳。”村子里现年九十一岁的老寿星陈拉锁回忆。

许永峰补充说:“赵寿山是杨虎城的部下。十七师当时有许多中共地下党员,部队的作风特别硬朗。到一九四二年,赵寿山也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了。”据史料记载,“七七事变”后第二天,正在庐山参加军事会议的赵寿山向蒋介石面呈“鉴呈”,请缨抗日。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十七师所辖两个旅一万三千余人,在赵寿山的率领下,由陕西省三原县誓师出发,八月初到达河北保定。十月八日,奉命防守旧关、娘子关正面。

许多年中,一九三七年乏驴岭战斗似乎沉落于历史长河,不为人知。其实,每年清明,都有村民自发为阵亡的烈士烧钱挂纸。

二○○三年,热爱民俗历史的许永峰着手编制《乏驴岭村志》,在翻阅井陉文史资料过程中,无意间看到“血战乏驴岭”的记载。之后,不断有抗战老兵和知情者,来乏驴岭寻访或者凭吊。这引起了许永峰的关注。

二○一二年五月,许永峰写了一篇题为《十七师英烈,应给你们建座纪念碑》的文章发在网上。不久,赵寿山将军的外孙女杨抗美看到这篇文章,并且与许永峰取得联系。二○一二年十月,杨抗美一行三人从西安出发,一路风尘来到乏驴岭,代表家乡人为十七师英烈举行祭拜仪式。

与许永峰、古道小荷、杨抗美一样挂记着七十八年前乏驴岭血战的,还有一大批正直的文史研究者。早十几年前,河北省文史学家刘育书、栗永曾结伴利用业余时间走访井陉的乏驴岭、长生口、黑水坪、老虎洞等当年抗战地。刘育书著有《井陉乏驴岭国民军十七师浴血战日寇》一文,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对战争的脉络、战场的细节进行了原原本本的梳理。

此次寻访乏驴岭,一共看到五碑一亭。

第一座碑,就是十七师英烈墓园碑;第二座碑,是坐落于鸡架岩之巅的抗日英烈纪念碑,纪念碑旁,是一座朴素的六角纪念亭。亭内另有一碑,为第三座碑。这些碑亭,都是乏驴岭村村民集资修建的,分别立于二○一二年十月、二○一二年十二月和二○一三年十一月。第四座碑,叫做“抗日英雄纪念林”,二○一四年清明由石家庄市新华区民革支部立;第五块碑,位于鸡架岩三号工事旁,上书“机枪工事,击落日军飞机一架”。

乏驴岭村党支部书记陈玉良说,碑太沉了,刻成之后,由小伙子们往山上抬,用了两天的时间。英烈墓碑立碑那天,村里老老少少都自发上了山,依照井陉当地风俗,行大礼祭拜。听着老人们的回忆,年轻人都哭了。

其实,在乏驴岭,又岂止五碑一亭。从一九三七年那场战争选择了这个山村、这面坡梁的那一刻起,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是忠实的见证者。

血战乏驴岭,历史的丰碑永垂。

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哪家郑州哪里专治癫痫病哈尔滨比较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癫痫病怎么治才能去根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