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如梦令】岁月如弓我似箭(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04:42

一、浮雕,浮雕

谁也不会否认,那个被称为时光的东西,和刻刀类似。

我们都是时光的被塑造者,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开始,便不停地被雕琢,只是材质有别,表情和姿态不同而已。无声流淌而又无所不能的时光,因此成为最伟大最无情的塑造者。塑造的背景和底料,人人大体一致,那是坚硬的生活,颜色和质地各异,有的灰白,有的青灰,有的透着大理石的纹理和光泽。

穿梭在城市的街道和房间里越久,我就越来越分明感到,自己正被一股隐秘的力量雕刻。他们以精微的方式,渐渐爬上额头,从额头到眼角,从目光到脸庞,从外貌到内心,我能清晰地感受那股力量经过周身时的震动,带着疼痛、伤感、无奈和紧张,碎屑纷纷而下。岁月泼洒中,我的性情,转化成表情;行走,凝固成姿势。

你无法站到生活的局外,旁观自己的成型。所有的表情和姿势,从身体的内部出发,终将呈现在生活的墙上。

已有的迹象表明,我是一个怀旧的人。怀旧的另一面,藏着背叛,激愤和昂扬,还有一些忧伤。那些已经标识着“过去”的事件、情感和影像,经常向我散发温馨的味道,诱我片刻遐想。我像一个毫无创意的化学分析师,躲在逼仄的实验室里,用心灵的试管,将它们融合、离析,沉淀,想象着他们之间发生的反应和意义。

灵感缺席,我写不出生活的精确分子式。

生活的浮雕,还在进行。我只是被动塑造。

二、关于羽箭的联想和隐喻

被嵌入生活的肉身,像一支飞翔的羽箭。

谁能理解一支羽箭的感受?

流淌在故乡的赣江,怎么看,都像是一根弓弦,沉稳地挂在神秘大地的两端,奔腾千年,仍然发出沉雄的低响。在她的水湄,遍布无数村庄,山脊,身影,道路。这些平常得近乎没有特点的事物,像张开的弯弓一样,蕴含着坚韧而隐忍的力量。在农村生活的多年里,我没有形成这种印象。所谓的意义,从来都是精神赋予的假想。对于年幼的心灵而言,村庄,山脊,身影,道路,只是村庄,山脊,身影,道路而已,然而,当我离开他们,走进幽闭的城市,它们开始改变原来的摸样,具备某种力量。多年后,我自认为理解了这种力量,它源自大地,形似弓弦,长成故乡。

十八岁那年,我背着行囊,穿上母亲在集市地摊买的大头皮鞋,沿着村里的狭巷,沿着巷口通往赣江的土路,像一支离弦的羽箭,射向苍茫的远方。那时,渡口的小草在晨风中轻摇,露珠闪烁着太阳的光芒。

人生的低翔,由此起航。

这其实更像是一种隐喻,在热闹而辉煌的时代,被故土射出的羽箭,多如牛毛,目标一致是城市的海洋,遥远的他乡。比较起来,我们的祖辈,更像是一棵棵树,一棵棵安静地守着家园的树,朴实、坚定、苍老。而我们,如一支支羽箭,飞离乡野。

谁会是弯弓搭箭者?他如何懂得羽箭的忧伤?

三、在城市里低翔

老话说得好,开弓没有回头箭。父亲呡了一口杯中酒,缓缓地说。

这是我想象或者回忆中的场景。父亲在乡下,安详地做着一棵树,我在城里,像一支紧张疾驰的箭。父亲的皱纹更深了,疼痛的腰身也更弯了。父亲是苍老的弓,我是街巷里低翔的箭。

箭的使命是飞翔,朝向预设但不可确定的目标。

我每天穿过城市,无数的人车从身旁经过,他们看似和我没有丝毫关系,却又紧密联系在一起,我必须小心翼翼,尽量避免碰撞和擦伤。路旁的菜市场里,挂着牛羊滴血的肢体,有人在地上守摊,满地菜蔸、豆荚、断绳,地上动物的血迹还没有干,笼子里的鸡鸭已经厌倦了挣脱和哀嚎。人们忙忙碌碌,在喧嚣、浑浊中清理着手头的事物。

某一刻,我由此想到生活的本来面目。

没完没了的工作,被挤占的休息日,破碎的思绪,我变得扁平而苍白,平静地生活,平静地看世间事。前天,一个原来的同事体检,查出胃癌;昨天,一个认识的朋友,跳楼自杀;今天,又参加了一个熟人的葬礼,明天,还会发生什么呢?后天呢?大后天呢?庸常的时光,遮蔽了珍贵的事物;琐碎的日常,迷蒙了深邃的双眼。只有疼痛和死亡,能够让人关怀人生,多数情况下,我们不知道人生是什么。想读的书没有读,想做的事没去做,分不清大小、轻重、缓急,终日如陀螺旋转,无事忙碌。过去待来日,今日待明日,惜乎来日不可期,往日不再复。

我去旅游了!带着孩子!到草原看日出,做了一回长城的好汉。朋友沾沾自喜地讲述着出游的经历,脸上洋溢着从川泽之间带来的清新。也许,每个人都存着一棵出乎世外的心,并且相信,只有出乎世外,一切才能一目了然。但最为一目了然的是,我们必须回到狭隘的空间,在柴米油盐间低翔。诗意和油盐,不能在同一口锅中烹饪。

四、青春已经收割

低翔的姿势,容易忘记时间。

透过风一样的日子,我不经意发现,人生的稻田里,青春已熟。埋头之间,他们又被收割和收藏。我的青春,是在不知不觉里收割的,渺远模糊,好像它们不曾生长,

青春的影迹,只有翻阅照片,才能找到证明。

坐在静夜里,窗外黑得悠闲。翻开相册,我站在往昔的春天里,朝着世界微笑,那时世界和现在的世界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我凝视着自己,似乎隔着比遥远更远的时空,春日的柔光,在我手背上行走。微笑带着光泽,是给镜头的,也是给青春的,给远方的,还可能是给爱情的。如今,青春已老,岁月却还年轻。照片之外,一些人和事物,被我丢失,其中也许还有爱情,有些爱情早已死去,身体活着。

身体经过的一系列曲折事件,传递给心灵一个声音,活着,总是比死亡艰难。当青春收割,旷野变得苍茫,站在苍茫的旷野中,我时常混淆生死边界,假想意义或价值。

年届花甲的濮存昕在电视里,庄重地回忆青春,他说,人生其实就是六个字:玩、学、做、悟、舍、了。话语里透着睿智、理性和冷静。这是悟者的感怀,能为迷茫者廓清一些生活的影像,看到自己的过往,我所正在进行的低翔,是做的一种姿态吧。

被收割的青春,盛在隐秘的容器里,适合窖藏。

五、弓弦的回响

不止青春,过去的事物,都适合窖藏。

密不透风的城市生活里,几乎忘记了乡村的样子,但还记得起乡村的气息。这是只有窖藏才能赋予的气息。

气息是说不清楚的。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明了。黄昏时分,我在城市一角漫步,路旁有菜农弯腰在菜园里施肥,刚刚施下的尿水味道,飘散在温热的晚风中,透露了乡村的某一种信息。白色的茄子、红色的辣椒,绿油油的空心菜,都让我感到亲切,感到松弛。我的神思再一次触及泥土、菜园、故乡,触及那些村庄,山脊,身影和道路,它们和菜农弯腰的姿势叠加重合,让我再次想起弓的形状,仿佛听到弓弦的回响,想起自己作为一支羽箭的使命和朝向靶心的飞行。

这是羽箭对弓弦的回望与缅怀。

从被射出的那一天开始,这种缅怀就已经开始。那些蹲在草地间追蚂蚱的时光,跑在田野里追逐一朵云影的紧张,跟着汽车大口闻汽油的欢畅,都像是一幕幕遥远的油画,为生活的浮雕衬底。

无数次重复这样的缅怀,让我开始怀疑它的意义。为什么我们要进行这样的缅怀?羽箭一旦离开弓弦,那一声“嗖”的回响,是否还具有催动飞翔的力量?生命,飞翔在各自的生活里,即使飞翔得如同爬行,箭头所指,仍然是深远的前方。

重庆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样癫痫会不会遗传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