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星月】继父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04:53
“宁要讨饭的娘不要做官的爹!”外婆说这句话的时候,馨儿还小,不懂外婆说这句话的意思,馨儿看着外婆没牙的嘴瘪瘪的,一张一翕地说着,说到动情处忍不住眼泪一把鼻子一把起来,馨儿也就陪着外婆伤心了一会,少年不识愁滋味,只是一会功夫,馨儿就忘记了外婆说这话的真正内涵,只顾在外婆铺就的缝制被褥的大凉席上,爬着蹦着玩着。   过了一会,外婆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些,就迎着太阳,穿针引线起来,外婆眼神不好,迎风流泪,外婆小心地把手里的粗线头用唾沫捻了又捻,用牙齿轻轻地咬了咬,使线头更细更长一些,对着太阳屏住呼吸地引起针来,反复地引,有几次外婆都认为引进去了,可惜,线头还在针鼻的外面。外婆无奈的叹口气,老眼昏花了,今天也不在状态,老半天都没引上。外婆就索性不引线了,把针扎在线穗上,放进针线簸箕里,抱着馨儿默默地流泪,轻轻地叹息说:“好好的日子不过,闹什么离婚?我可怜的馨儿以后怎么办?我可怜的女儿以后怎么办?”   馨儿知道外婆说的是自己的爸爸妈妈正在闹离婚的事,馨儿一直认为他们离婚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有外婆就足够了,反正爸爸不喜欢馨儿,从来没抱过馨儿;妈妈忙也顾不了馨儿,馨儿一直是外婆抱大的。   馨儿知道父母离婚了,已经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那一天,馨儿看到妈妈来了,身边跟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和自己的爸爸有天壤之别,自己的爸爸高大,这个男人矮小;自己的爸爸俊朗,这个男人文弱;自己的爸爸严肃,这个男人喜欢笑,一笑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而且这个男人腿脚还有点毛病,跛跛的,虽然不影响走路,看着也确实让人感觉别扭,馨儿不喜欢这个男人,但也不讨厌这个男人,不讨厌的是他的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笑。馨儿有时候想,如果自己的爸爸也会笑该有多好,一笑他就不会讨厌馨儿了,就不会和妈妈离婚了,馨儿就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就可以生活在爸爸妈妈甘肃羊羔疯在哪治疗最好身边了。   男人和妈妈是来接馨儿的,接馨儿回新家,一个安在镇里的新家,馨儿就要入托了,馨儿的妈妈再婚,有了安定的家,不能把馨儿永远放在外婆家。   馨儿听到了这个男人叫外婆娘,外婆很不自然地应答着,有些尴尬有些拘谨。过了一会,男人走到馨儿跟前,轻轻地抱起馨儿,举到肩膀上郑州癫痫病发作症状,在院子里转圈,馨儿竟然忘记了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亲爸爸,第一次被人举国头顶转圈,有点飘飘然的幸福感,馨儿“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吃饭了,饭桌上有外婆精心准备的几样小菜,馨儿看到这个男人不是自顾自己吃,一会给外婆夹菜,一会给馨儿夹菜,有几次还喂馨儿吃饭,边喂馨儿,边小声地吹着饭菜,怕烫着馨儿。   吃完饭,这个男人抱起馨儿,和外婆告别,说到:“娘,我们走了,我会好好待她们娘俩的,您放心吧!”   外婆不舍得馨儿的离去,几次说到:“你们走吧,馨儿给我留下,等孩子再大些,你们接她去上学!”   男人竟然不让步,说到:“娘,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能一直劳烦您照顾馨儿呢?馨儿跟着我们,我上下班顺路就接送了。再说,学校对老师的孩子有很多优惠政策,对馨儿的发展教育有好处!”   外婆见男人这样说,就不再坚持,就是一直抹眼泪,依依不舍地和馨儿道别。   走到路上,馨儿被这个男人一直抱着,还是妈妈几次劝说,馨儿才被放下来,被这个男人牵着小手在路上走着,随后踏上汽车,男人抱着馨儿,一路颠簸,一路走去。到了镇上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男人不是直接回家,而是坚持拐进路边的服装店,给馨儿精心挑选换季的衣服鞋袜。   在一座半旧的楼房前,男人指了指三楼的一个窗户口告诉馨儿,“那就是咱们的家,要记住,往后无论走多远,飞多高,都要记着回来哟!”   新房里装修一新,新买的家具电器,贴着双囍,墙上挂着妈妈和这个男人的婚纱照,照片中妈妈漂亮俊俏,这个男人幸福地微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过怎么看,他们怎么不般配,妈妈不像小鸟依人样,他们个头相当,看来妈妈比男人还壮实一些。也难怪啊,妈妈生了馨儿,不再是窈窕淑女,变得丰满韵味了,但是妈妈依然漂亮,是个胖美人。馨儿看过妈妈少女时代的照片,杨柳细腰,瓜子脸,长长的头发,瀑布般飘在身后,那是一个美人胎子,所以,才能征服美男子爸爸的心,结为连理。想到这里,馨儿心里“咯噔”一下,爸爸妈妈已经离婚了,爸爸已经不要妈妈不要馨儿了,他们往后天各一方形同陌路了,馨儿或许永远见不到自己的爸爸了。馨儿是记恨爸爸的,爸爸从来没有喜欢过馨儿,更没有抱过馨儿,或许他对馨儿是不屑的,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一直一直不见馨儿呢?   在家里,妈妈大声地叫着男人的名字:“龙彬,过来洗刷,走了一天了脏死了!”妈妈是护士,有洁癖。   馨儿这才知道,这个男人叫龙彬,今天开始他就是馨儿的继父了,妈妈要和他一起生活,馨儿往后也要跟着他一起生活,朝夕相处了。   龙彬对妈妈是言听计从,一边陪着笑脸,忙不迭地答应着妈妈的呼喊,一边反倒不着急,把玩耍的馨儿抱在小板凳上,双脚放在温水盆里洗脚,边洗边说:“看看馨儿的小脚丫,多臭臭,洗香香了,洗白白了!”边说边用手指挠着馨儿的小脚丫,痒痒的酥酥的,馨儿忍不住的笑,心里暖暖的感觉,抬头看看这个叫龙彬的男人,他并不伟岸,不高大,不卓尔超群,甚至有点文弱,有点迂腐,不如自己的爸爸俊朗,不如自己的爸爸高大,但他更像一个父亲,一个细腻的父亲,比自己的爸爸更像一个父亲,此时馨儿觉得他不那么讨厌了,甚至有点期待,这个人如果是我亲爸爸该有多好!   妈妈经常上夜班,也没有寒暑假,照顾馨儿的任务,许多时候落在了继父龙彬的身上,龙彬不厌其烦地照顾馨儿,一日三餐,起居饮食,上学放学的接送。有时候,天气忽然间降温,龙彬都会在课间来到馨儿的学前班里,给馨儿换上暖和的衣服。   有一次,馨儿在上学的时候,感冒发烧了,是龙彬抱着她赶到医院,妈妈给馨儿挂上点滴,就忙活着给别的小朋友打针去了,是龙彬一步不离开的照看馨儿。   朦朦胧胧中,馨儿感觉到龙彬那双温暖的不大的手,一次次地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一遍一遍地试着馨儿的体温,直到针打完了,龙彬叫来护士拔了针头,才和妈妈告别,背着馨儿回家。   回到家里,龙彬给馨儿做了最可口的饭菜,大米饭炒土豆丝,看着馨儿一口口吃饭,直到馨儿吃下半碗饭,自己才端起饭碗吃饭。   就在这年的年关期间,馨儿的外婆病了,病得很重。妈妈在那里照顾生病的外婆,馨儿留在家里有继父龙彬照顾上学,直到龙彬和馨儿都放寒假的那天,龙彬才带着馨儿赶到外婆家,此时的外婆已经奄奄一息了,馨儿走到外婆床前,抓着外婆的手,大哭起来。外婆吃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来了,脸上露出了艰难的微笑,只是一瞬间,外婆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离开了这个世界。   清理外婆遗物的时候,馨儿抱着外婆的针线簸箕不松开,外婆对着太阳穿针引线的影子定格在馨儿的记忆力,人们就取笑年幼的馨儿,喜欢针头线脑,喜欢针线簸箕,长大后准是个和外婆一样心灵手巧的姑娘。   回来后,馨儿不住地对着太阳引针,尽管她不需要缝制棉被衣服,但是,她像外婆一样,把线头放在嘴里,轻轻地咬断,用手捻细,念得又长又细,对着阳光,眯着眼睛,三下两下就把针引上了,然后,把线从针鼻抽出来,又一次次地引针,直到自己累了倦了,或是继父龙彬喊她吃饭,才肯停下手中的针线,和外婆一样,把针线扎在线穗上,放到簸箕里。无数次馨儿都在问自己,现在引针易如反掌,为什么那时候不会引针,不能帮外婆一次,让外婆一次次受难为呢?   日子过得平淡着幸福着,像流水一样的匆匆流逝着,日子如果永远这样过下去,馨儿感觉很知足很幸福很不错,尽管家里不是香车宝马,不是家财万贯,但是丰衣足食,馨儿和众多的同学一样,有妈妈的关心,有继父的照顾。这是一个三口之家,和众多的中国普通的家庭一样,一个很武汉羊羔疯科医院哪家权威健康的三口之家。可惜,天不遂人愿,就在馨儿十一岁的那年夏天,馨儿的家庭又一次发生了变故。   这天傍晚,继父龙彬做好了晚饭,左等右等不见妈妈回来,继父一次次地拨打妈妈的电话,妈妈的电话一直关机,天色已经很晚了,继父急忙骑车去妈妈单位寻找妈妈,单位人说妈妈今天上午已经走了,留下一封辞职信,就坐上轿车没了踪影。从继父的言谈中,馨儿得知,妈妈跑了,跟着南方的一个老板跑了。   馨儿还小,一直未曾走进妈妈的内心世界了解妈妈,隐隐约约馨儿感觉得到,妈妈对这桩婚姻是不满意的,如果不是离婚带着孩子,妈妈不会下嫁给龙彬,妈妈不满意继父龙彬的外貌,龙彬的能力。有几次,馨儿睡梦里分明听到了妈妈和继父的争吵声,也听到了妈妈埋怨龙彬没有本事让她住上大房子,埋怨龙彬不能给她调换一个轻松的工作,埋怨家里日子过得拮据等等。有一次,馨儿听到妈妈恶毒地说继父:“黑瞎子掉井里——熊到底了,吃屎都抢不上热乎的!”   天亮后,馨儿看见继父龙彬仍旧乐呵呵的,照常洗衣服做饭,照顾馨儿,接送馨儿上下学;妈妈也是,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照常洗漱打扮,然后漂漂亮亮地上班去。   妈妈是小儿科护士,天天和孩子打交道。生病输液的儿童血管都不好找,要在额头上打针,孩子每次打针必哭无疑。每天妈妈都在孩子的哭声中开始一天的工作,又在孩子的哭声中结束一天的工作,天长日久,妈妈焦躁不安,厌倦了了工作。可惜继父只是一个教书匠,只会循规蹈矩地生活,没有关系没有能力帮助妈妈调换一个轻松愉快的工作。   继父的学生和妈妈一个单位,是妇产科大夫,她告诉继父,这次妈妈遇到了一个南方的房地产老板,因为他孩子生病,妈妈特殊护理,特殊照顾,感动了老板,不久老板回南方,带着妈妈私奔了。   继父龙彬一直很自信地认为妈妈很爱他,不会离他而去,更不会撇下馨儿不管不顾,馨儿毕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女儿。   馨儿感到好好的日子,顷刻间天塌了。馨儿发疯似地寻找妈妈,大街小巷地寻找,哪怕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妈妈,问问妈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抛下她不管?最后实在找不到妈妈了,馨儿就独自一人向着外婆家方向跑去,路上,遇到暴雨倾盆,馨儿无处躲雨,也不想躲雨,任由暴雨打在自己身上,任由狂风袭击自己,馨儿一直想,想得头疼都想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能狠心地扔下她不管,她还没有长大,还是一个孩子!   馨儿失去爸爸以后,一直想妈妈是她最亲最亲的人,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妈妈都可以对她不管不顾,这个世界上馨儿还可以依靠谁?   馨儿跌倒,爬起来;跌倒,爬起来,雨水泪水和着泥水从脸上流淌下来,馨儿在暴雨中挣扎着哭泣着。馨儿心死了,父亲离开她的时候,她认为天塌下来,有妈妈扛着;妈妈不见了,今天馨儿的天全塌了。   馨儿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头上有一块降温的毛巾,家里亮着灯,看到继父龙彬坐在椅子上打盹,看来他一夜没睡,一直在照顾馨儿,馨儿大声地哭着,龙彬起身拍打着安慰她:“馨儿,我苦命的女儿,不哭不哭,爸爸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离开你,往后我们爷俩相依为命好不好?”说这话的时候,龙彬哭了,满面泪水。   两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妈妈的消息,馨儿看到了继父的苦苦挣扎,他经常酗酒,酒醉以后,呼呼大睡,有时候一睡就是一天两天,然后醒来再酗酒。馨儿发现继父顷刻间老了,老了四五岁的感觉,凌乱的头发,不刮的胡须,穿着的邋遢,没有妈妈管着,继父苍老起来,不修边幅起来。   两个月后,继父龙彬恢复了正常,到理发店理了发,刮了胡须,穿上洁白的衬衫,把皮鞋擦的黑亮,笑呵呵地对着馨儿说:“新学期开始了,我们爷俩要以新的面貌新的姿态迎接新学期的到来,馨儿,可不许偷懒,如果学习敢偷懒,爸爸非打你不可!”   这期间,继父龙彬依然细心地照顾馨儿的一日三餐,饮食起居,把馨儿打扮的小公主一般,不时地往馨儿兜里惹着零花钱。   继父只是沉默了,每到夜晚来临,都会坐在饭桌前,默默地喝酒,然后和衣睡下,第二天又像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很精神地上班,和和气气地生活。   馨儿一天天长大,进入了叛逆期青春期,继父龙彬小心地呵护着馨儿,开导着馨儿,让她很健康地度过了青春期和叛逆期。馨儿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一个和妈妈年轻时一样漂亮的大姑娘。   馨儿学习很用工,因为她想,只有她用工学习了,拿到三好学生奖状了,继父龙彬才会咧着嘴笑,笑个没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馨儿喜欢看继父龙彬的笑,一笑,她觉得他们家天空是蔚蓝的,云儿是洁白的。   就在馨儿十八岁那年,继父龙彬领着一个女人回来了,笑着向馨儿介绍,“这是你孟姨,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馨儿看着这个女人,成年人癫痫发作有什么原因四十岁的模样,干净利落。但是馨儿一种怪怪的念头袭上心头,那是一股酸酸的醋意,一种嫉妒和恨意,馨儿不喜欢任何人介入他们家平静的生活,馨儿喜欢这样的生活。馨儿一脸的不高兴,并没有打招呼,扭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共 97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