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木马】关于武天的故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26:30
眼前,是茫茫的大海,大海中心,是芬芳四溢的湖心岛,他们牵手飞到湖心岛,一任情与欲的放纵和驰骋……   在高潮过去,两人的血液趋于平静,相对而卧时,萧淑妃看似很不经意,却把背后思谋了许久的话提到了李治面前:   “皇上!”萧淑妃柔柔地呼唤皇上。   李治摩挲着萧淑妃卷曲的头发说:“爱妃有何话么?”   萧淑妃说:“皇上亲政已经年余,就没有考虑过立储的大事么?”   李治没有立刻回答萧淑妃,事实上,他也无法给她一个明确的回答。且不说,立储向来为朝野所瞩目,所敏感;单说后宫,就一个个睁大眼睛盯着。他现在想起来,元宵节那天王皇后与萧淑妃各自带了陈王和雍王,显然不是无意间的触机。女人们在这些事情上往往感性而又聪明。李治的手离开萧淑妃的发际,脸上变得严肃了:   “立储事关国脉,岂可草率行事。要通过廷议和朝议的。”   “这个臣妾知道,可朝臣们还不是看着皇上的眼色行事,皇上心里总有个准数吧!”   李治的脸色就渐渐地变得严肃说:“自古立长不立庶,目下忠儿已由皇后收养,就是议立,也……”李治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怕萧淑妃脸上过不去。   然而,萧淑妃不管这些,她现在关心的就是李素节在皇上心中的位置:“臣妾有一句话不知当讲否?”   见李治没有阻拦的意思,萧淑妃放胆说:“臣妾以为,素节儿不管怎么说,乃是臣妾所生。陈王可就不一样了啊……”   李治顿时睁大了眼睛,那样子让萧淑妃打了一个寒战。情知自己话说过限,触怒了皇上,忙努着樱口嗫嚅说:“臣妾的意思……皇上……”   李治没有接萧淑妃的话,却对着外面喊道,来人,送淑妃回去。   “皇上……臣妾……”   萧淑妃的呼唤声从耳边渐渐淡去,但李治这时候,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王皇后、萧淑妃的影子交替在他眼前晃动,她们一个为着自己的位子,一个为了儿子前程,何时将之与国家兴废联系在一起呢?尤其是萧妃,都是自己平时宠爱,给惯坏了,说起话来,尖酸刻薄。她轻视李忠的出身,让李治心里极不舒服,就算他是宫女所生,就算他是皇后收养的,难道他身上没有朕的骨血么?   然而,从感情上说,他不能不考虑到萧淑妃为自己带来的欢愉,她不能不面对她那双秋水涟漪,楚楚可怜的眼睛,他也不能否认雍王的少年聪颖,博闻强记……   陈王、雍王,他们的身上都留着他的血液,哪一个都让他魂牵梦绕。   他忽然觉得,自己对萧淑妃讲的那些理由很苍白无力。先帝不是也曾经想过要立吴王李恪么?她的母亲可是前隋炀帝的女儿啊!   她们哪?哪一个能和武媚比呢?武媚心中装着整个社稷,他常常想起在太宗离京的那些日子,他和她之间那些推心置腹的书信往来和谈话。当时有臣下以为国家正逢盛世,当以兴工商,治农桑为要,高丽隔江相望,远途劳师,得不偿失。武媚却不这样看。她说,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威威天朝,岂容藩国作乱。此所谓“明犯大唐者,虽远必诛”……   让李治尤其不能忘怀的是,皇上亲征高丽前,曾将军国大事托付于侍中刘洎,命他辅助太子监国,他竟然当着先帝的面说,愿陛下无忧,大臣有罪者,臣谨即行诛。有一次,李治与武媚幽会,据以告知,她当即指出,此人与人窃议,窥窬万一,谋执朝衡,自处伊、霍,猜忌大臣,皆欲夷戮,实乃奸臣矣。她要李治及时禀奏太宗,宜早除之。   她记得在感业寺两人相遇时,虽不乏卿卿我我,然武媚言谈举止中,依旧是反复陈奏,皇上初即位,凡事不可操之过急,须体恤民意,善于纳谏,使贤者进而不肖者退。他想,面对立储这样的大计,她会怎样呢?他多想传她到身边,说说心里话。可感业寺之于皇宫,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不!纵然朝臣中有多少人对武才人还俗持有己见,他都要接她回宫。   李治望着窗外渐渐明晰的曙光想,她此时一定闻鸡起舞,观书诵经了吧!   ……   时光就这样在朝廷人事的相互催促中推移到了中秋节。   遵照皇上的旨意,鸿胪寺崇玄署的官员,早在八月初就到感业寺宣达了武才人回宫的诏命,并且以皇上的名义,向寺院行了布施。明静主持在感恩朝廷的同时,就爱越发地感到武媚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也许就是如来佛祖赐予禅院的福祉。   不是么?自从她来了以后,朝廷的赏赐和布施就从来没有断过,而且数额巨大。她由此而对虽然在名义上是俗家弟子的武媚分外的呵护。从春天开始,她特地派了明月专门照看武媚的起居。   自从去年秋天约了武媚到京郊万年县游猎之后,李治每逢节令就要到寺内进香。这种举止常常是悄然而毫不声张的,只有李荣一人知道,明月正值青春年华,自然对男女间事十分敏感,总是在做完自己手中的事情后悄悄地退去,而把耳鬓厮磨的时间留给皇上。这些,不仅武媚,李治也心知肚明,时不时地让李荣代他赏赐些寺院用得上的什物。   昔日的佛门姐妹,如今一个指使一个,明月有时候心里也不舒服,可她把这一切都归之于上天的安排,归于佛家所说的机缘,也许,自己今生就是这样的命运。   日子越是临近,武媚的心境也越是复杂。一则以喜,一则以郁。她忽然发现,她对曾经很不习惯的感业寺忽然有了一种莫可名状的眷恋。且不说明静法师的殷殷关爱,明月的早晚相伴,她尤其同情来自并州的乡里明霁,为她将大好的青春消磨在早晚诵经的时光中而惋惜。她决计,在离开以前一定要去看望她一次,既是感谢,也是辞行。   这一天,武媚带着抄好的经卷来到藏经楼,远远地就看见明霁在二楼门口招手。   待两人相遇后,明霁淡然一笑说:“明空!何时走呢?”明霁还是习惯于叫她的法名。   武媚撩了撩额前的长发,莞尔一笑说:“皇上有旨,中秋节要在宫中过的。”武媚说着,在明霁对面坐了下来。   明霁给武媚沏好茶,看着淡黄色茶水在杯子间晃动,明霁终于将反复斟酌了的话脱出心苑:“明空!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否?”   “师姐与我,情同手足,有什么话不能之说呢?”   “嗯!”明霁眉毛蹙郁在一起,显出几分凄楚:“你想过没有,回到宫里会有许多的累和烦恼呢。”见武媚没有打断她的意思,明霁继续说,皇上那里倒是百般地爱,可那些后宫的女人们恐怕就难说了……   武媚点了点头。这些,她怎么会没有想到呢?萧淑妃冷眼盯着,自不必说,就是那个温言软语劝她回宫的王皇后,哪里会甘心卧榻之旁有一位皇上恋着、护着、爱着的女人呢?她早已看出来,王皇后对自己的亲昵,就是借助于钟馗打鬼。但武媚就是这个性格。此番回京,她就没有打算过平静日子,谁要敢对她心怀叵测,她就要她像去年踩死的老鼠一样,死得非常难看。   武媚说:“师姐提醒,也正是武媚所虑。不瞒师姐说,我这次回京就一条,决不让任何女人与我争宠,谁要犯到我手里,不死也让她脱层皮。”   明霁很惊诧地瞪大眼睛,看了武媚半天,没有说话。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位并州同乡,看上去多么陌生。   她第一次发现,她原来也是容不得别人夺爱的那种刚烈的女子。   武媚显然也发觉自己吓着了明霁,转而那双丹凤眼又挂上了盈盈的笑:“当然!师姐这一年的恩德,武媚是绝不会忘记的。他日倘能出头,我要第一个感谢的就是师姐和明静法师。”   武媚是怎样走的,明霁浑然不觉。她的心被烦乱塞得满满的。   八月十四,大约上午巳时的光阴,朝廷来人接武媚了。   除了鸿胪寺崇玄署的官员,卫尉卿许敬宗、宗正寺卿李博乂也来了。   明静法师率了众位尼姑,在主殿门前迎接朝廷官员。朝廷一干人先向佛祖如来进香施礼,叩拜之后,才和寺院的主持、知事们一一见面。   武媚在明月的陪伴下来到大家面前。许敬宗高声道:“武才人武媚接旨。”   武媚撩起裙裾,跪倒尘埃:“陛下万岁!”   皇帝诏曰:才人武媚,恭慧睿智,博古通今,禅院两载,带发修行,功德圆满,准予回宫,复其四品封赐,置于于椒房殿皇后舍下。钦此   武媚神情有些恍惚,她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把她安排在王皇后身边,而不能给予与萧淑妃一样的待遇。她的心火很快地涌向眼角,眼看着眸子红了。她甚至连向皇上谢恩都忘记了,直到许敬宗提醒,她才转过神来,伏地严肃地说:“臣妾叩谢皇上隆恩。”   武媚瞬间神情的细微变化,明静法师是看在眼里的,她就有了一种担忧。她示意明月扶起武媚,缓缓地走到她的面前,双手合十说:“明空!我佛慈悲,必度良善之人,你尘缘未尽,于今相别,来日方长,你还要好自为之。南无华严经。”   武媚的眼里就涌出了多味的泪水,上前双手合掌,向明静法师深深地道谢,她抬头时,就看见了在人群中的明霁,竟然忘情地与她抱在了一起:   “明霁!走到天涯海角,我不能忘了你!”   这时候,耳边传来鸿胪寺官员的呼唤:   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哈尔滨做好的癫痫病医院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在哪武汉小孩癫痫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