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惊逢大学学长,我中枪了吗?(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8:10

前年夏末的一个夜晚,我在桃园“青岛啤酒广场”和几个同学聚会后。我因为还要赶稿,就与他们一一握别、先走了。走到“游乐场”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因为迷离的夜色,我一时看不清楚是谁在叫我,正在我努力四处搜索声音来源的时候。一个衣着光鲜、华丽的帅哥,牵着一条纯白色的萨摩耶成狗,向我迎面而来:“几年不见,一切好吗?”

我说:“有碗饭吃,饿不着,凑合着过吧!”

“据我所知,你这些年的业务做的很好的呀!可谓是富甲一方了。不知你的此话从何说起呢?士别三日,你不能不叫我对你刮目相看,难道我夸张了吗?”

“可那都是些很久以前的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不提了,免得不愉快,影响到你。你要不主动与我打招呼,或许我们就擦肩而过了,还不知我们今生还能不能再相逢呢?你不是早就搬到大郑州去了吗?据听说,你在郑州混得风生水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像我呀,一般般,能填饱肚子就知足了。你这做大事的大忙人,时间对你来说就是金钱呀,怎么有空想跑回来呢?”

“其实就是为了看看你,和你说说话。我一直都很怀念那些与你共度读书的美好时光,那时我虽是学长,因为体质不好,一直是你带着其他兄弟照顾着我呢。前天看到我们的合影,我就再也控制不了对你的牵挂和思念。心一动,人也就静不下来了,思念也就益发地强烈起来。于是什么都不管了,就开车回潢川来找知心的你来了,不怕我打秋风吧?”

“能请你这成功人士吃饭,是我无上的荣光呀!走吧!地点就是简陋点,来这里的人都是有地位和品味的人。至于三无人员:无官,无地位,无硬通货的人,鲜有人进出。因为一场饭局下来花的钱,就够他们一家子吃半个月。这里的菜品、味道都不错,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慕名而来的。”学长点点头,表示没异议。于是我拉着他柔弱无骨、细腻的手,一起又折回到“啤酒广场”了。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就离开那里了。

路上,我问:“你是住我家?还是我给你开个空调间?”

“那就住你家吧,也好和你多聊聊。久不来往,大家都生疏了。有的同学连联系方式也没有了,想联系都没法联系了,真遗憾呀。就你,之前我还一直以为你还在农村呆着呢,要不是你的一个邻居无意间说出他老家的名字,我还真找不到你呢。那个名字、我一听,心一激灵,我知道了,那就是我曾经去过的你的老家。我一提你的大名,他就赞不绝口,说你这些年搞得不错,只是运气稍差一点、遇人不淑,被他妻哥多次算计、抢走了不少生意和钱,不然也该是大大老板了。”

“吹吧!替我好好地吹呀!羞死我也,还大大老板呢,老板的一个指头也算不上。”

“谦虚!还是上学时候的秉性,历经沧海、一点没变,佩服之极。”

“那是哪百年以前的黄历了,我已被生活改造了不少呢,如今的我比起你们这些大老板,恐怕连仰望你的资格都不够呀,能不感到惭愧、悲哀吗。”

“想不想跟我混?我虽说不怎么有实力,做几个上千万的大工程还是不成问题的,我可不是跟你吹牛呀,如果不怕我卖了你,就跟我混吧,一年轻轻松松、说低点,也要净得二三十万吧。”

“我又不值钱,能卖个红薯钱就不错了,我怕还卖不到一个红薯的钱呢。”

“你呀,不说价值连城吧,至少也值千金吧,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远千里迢迢来找你的秘密,因为你金点子多,也因为我们互相都了解,还因为你敢于说实话、为人忠厚,仁义。有你在,无异于无形中就为我凝聚成了一个战无不胜的团队,有你挂帅、我就轻松多了,可以放下很多工作,把精力全部放在拿项目这件事上。你若有意,可以入股,也可以直接提成,还可以与我共享成果:一比一。唯一的条件,你也要出部分资,这是为了堵住悠悠之口,不得不做个样子、演一下戏而已。”

“我就不算份了,因为我没什么钱,那点钱还要留家里开支用呢。”

“目前我正在运作个很好的园林方面的项目,马上就要招投标了,与我一起干吧?我有关系,中标的概率不说百分之百,至少在百分之七十。能否中标,除了关系,还有操作……你都懂的。如果中标,最少的标也在三千万左右。中标了是我们俩的,万一没中标,所有的开支我负担,你只当跟我出去旅游观光一玩吧。”

“如果我再拒绝,就是你给我脸、而我不要脸了,那好,中与不中标,我俩都共同承担,如何?”

“那不行!中了,一分为二。不中,我一人包了。就这样定了吧。”

“我再拒绝你,就等于不知好歹了。搭上你的顺风车,也许沧海变桑田。不改的,只有对你的盛情、感激涕零。”

这一天,学长递给了我一个银行卡,说:“这十万元钱算是先支付你的一笔活动经费,多了是你的,少了你补上,要稳打稳扎,千万不能冒进呀,我们赔不起。由你负责、代表我参加投标工作,根据预算,十万元是可以够开支的,你根据情况开支吧,不该省的钱,一定要花,该省的钱,你比我还精,我就不多说了。”

“这个规则我知道,也叫绩效工资吧,我遵守就可以了。”

转眼,就到了投标的日期。我说:“还是让公司直接投标吧?由我投标、不合适,他们轻车熟路、熟悉规则,比我们自己投标还要节省多一些呢。最佳的方案,就是围标,多花一些资质钱不算什么,用十个一级资质,也不过是利润的九牛一毛,至少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一败涂地吧。”

学长没回应我。我知道,他在怪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一会,就搞定了。中标百分之百,你会看到结果的。”

果然,不到十分钟,他就报出了他投标的数字。我问:“学长,这有多大中标的系数?”

“百分之九十九。就怕临时更改、应急不便出差错。”

“如果,直接交给投标公司代理投标,不就更稳妥吗,至少他们熟悉招投标的流程,也可以灵活应变,不至于败北吧。”他不再说什么了,就不耐烦地走了。把我晾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换了别人,我早就炒他鱿鱼、回潢川了,你以为我真为了你的承诺,就把自己贱卖给你了,你叫朝东,就朝东;你叫朝西,就朝西吗?可我还不是你的员工,而只是你的同学、朋友,没必要如此上纲上线吗。

学长拿了标书,叫我:“走,一起去看结果吧!愿天保佑我们中标吧!”

开标的时间到了,招标公司的人开始准备唱标的事宜。主持人威严的目光飞快地扫视了招标现场,然后简洁地介绍了程序等等,以及规则、流程。接着按顺序开始一一唱标,投标的人闻之,马上都集中了精力,不再嘀咕、飞快地记下一个个公司的名字和投标的金额数字,以待查询不明之处,作好资料备用。

学长投的那个三千万的标段,只与标底相差不足八十万,与中标擦肩而过。中标人的欢呼喜悦,恰与学长和我的失落至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学长的心情也是低落到了极致,标书等文件也没拿,我们就无言地离开了那个失败的地方,连头也不敢再回首了。

回到学长的家后,学长歉意万分地对我说:“本想拉你一把、发个小财,就差一点点、美梦就成真了。你也别有压力,反正所有开支都是我的,绝不会让你拿一分一文钱。你只当来郑州一游吧,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什么时候呆腻了,我再送你回潢川好吗?”

“我呆不下去了,想明天就回去吧,家里的事多着呢,少了我、家里就没了顶梁柱了。家虽穷,但日子还是要一天天过的呀。你给我的十万元钱,总的开支了六万多,都是花在工作上、有据可查,我个人可以说连一块钱也没开支过,这剩下的不足四万了,你先收着,我回去把钱凑够后,就打你的卡上。”

“我说过,就当真。说不要你的一分一文,就不要你的一分一文。不要有心理负担,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绝不会出尔反尔,要你的钱。你凑够了,打到我卡,我也不会要,再打给你。就这样说定了,否则我会生气的。”

第二天我把学长给的卡上剩余的钱取了出来,交给了学长,他不肯要,坚持说:“之前我怎么说的呀?成败,开支的钱都是我一人承担,你只管坐等分钱就行了。”

我心说:“别再演戏了,我已经读懂了你,天上哪有馅饼掉的呀?哄鬼吧,还真以为我憨傻呀?我只是为了试探一下你的真伪,值不值得做我一辈子肝胆相照的知己朋友。你若负我,我只当不解风情,任你表演,吃点小亏也无所谓。不吃小亏,怎么知道学长还是不是读大学时的学长吗?破小财,就避免了被大忽悠。倘若你开口找我借钱,二十万、三十万,我能让你失望吗?借去了,你不给,我能找你要吗?可你呀,学长,还是人短钱长呢。我是遵守诺言的,我说会把那我负责正常开支的六万多元钱打给你的。你要不要,都无所谓,那钱就只是你我之间的试金石,就看你的人格和良心说话了。你若言行一致,我准随你一生一世不变心;你若负我,钱还是一分不少,我都会如数打给你的。学长呀,钱是什么?狗屎,生不带来,死也带不走,要那么多钱比富吗?富到何时你才知足呢?这样下去,你还要坑多少忠厚仁义的人呀,知道被坑的人如何度日吗?为了占有区区不该我承担的六万多元钱,你丢了我这样恩义两全的知己朋友,就值得吗?要知道,我一个谋略赚得的钱,就够你辛苦几年的打拼,干吗不走正路,偏要火中取栗呢,是因为刺激吗?你学的那么多的知识都被冰冻了吗?怎么就不知道为你所用呢?知识的价值,何止千万、万万呀,坐拥财富,不知开发,你悲哀呀!”

回潢川时,学长开车把我送到中心站,一直等到我坐的大巴驶出车站才离开。到家后的第二天我就把经我开支的六万多元钱转到了学长的卡上,不知学长面对天外飞来的那六万多元钱,会做何感想?我不想知道,不知道比知道心安,难道不是吗?

自从钱打给他以后,时至今日,已经两年多了,再也没有他的音讯,不管他对我是真心,还是假意,我都不计较,心里还是很挂念他的,难道他移民了?还是上天入地了呢?拨打他的手机也通,总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我猜想,不会为收了那点他承诺不要的不该我承担的开支的钱,而心虚才不好意思接我的电话吧?我真希望,是自己猜错了,侮辱了我的学长,这样的话,我的心里还算是勉强好受点,就这我还一直在谴责自己,没尽到同学、朋友的责任和义务。俱往矣,对与错,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学长,过得好,我就心无负担和牵挂了。联系不联系,无所谓。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是我的心声。

西安癫痫的医院怎么才能找到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羊角风?淮安怎样找到靠谱癫痫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