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油煎荀瓜托儿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05:51
破坏: 阅读:3089发表时间:2015-01-13 16:56:15
摘要:走过千山万水,尝遍酸甜苦辣,如果有人问我,这天底下大地上啥最好吃,我一定会说,最好吃的莫过于奶奶油煎的荀瓜托儿啦!

【荷塘】油煎荀瓜托儿(散文) 人长这张小嘴,说不清是幸运还是无奈,一生不知要吃多少东西,也不知要吃多少样东西。天下这么大,可食的东西你别说还真多。从生存生活的角度考虑,我们的祖先有多少尝试和创造。神农尝百草,五谷遍地生;炒爆熘炸烹,煎炖焖煮蒸。生命确实需要多种营养,《黄帝内经》中曾说:“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冲。”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苦辣酸甜都尝过。岁月就像一首歌,留下的总是绝美的风景和亲切的记忆......
   荀瓜,是一种一年生草质粗壮的藤蔓植物,学名西葫芦。但不同的地域,叫法又有所不同,也有称角瓜、白瓜、番瓜、美洲南瓜的,不一而足。荀瓜是南瓜的变种,它的果实就叫做“荀瓜”,呈圆筒形,果形较小,果面平滑。它以皮薄、肉厚、汁多、可荤可素、可菜可馅而深受人们喜爱。“托儿”又叫“托子”,是我们当地对小型瓜菜薄饼的一种俗称。荀瓜托儿,其实就是用荀瓜作馅做成的煎饼。
   岁月悠悠,真情难忘。那三片圆圆的带有焦花的青黄色的油煎荀瓜托儿,在我记忆的仓库中已经整整保存了四十年。四十年,如沙的流光在我指缝间轻轻地滑过;四十年,我头上的青丝已变做白发;四十年,我已到了圣人所说的知天命的时候,而舌尖上那淡远的清香、肠胃里那舒爽的快感,早已化作了生命的养分,一直温暖着我的心,催发着我的爱,照亮着我的人生。
   说来真是让人感念不已,一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现摘的荀瓜,一种“二月二”过节时做馅子才用的“煎”法,在一个特定的时空里,对于一个刚满九岁的孩子,尤其是病愈之后的强烈饥饿感的郑州癫痫病的最新治方法刺激,那三片焦黄油润清爽可口的荀瓜托儿,那形状、那色彩、那滋味,怎不让我今生难忘呢?
   记得九岁那年,还是生产队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三年级。一个周末的上午,该下第三节课时,我突然有些头晕,趴在了桌子上。老师走到跟前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如实说了。老师便让我回家看看,并问我能不能自己走,我点了点头。回到家里,父母都下地干活了,只有奶奶在翻晒柴火。见我回去,问我,我说不舒坦。奶奶说要给我到卫生所拿药去,我说不用了,睡会儿就好了。于是我回屋蒙头就睡了。
   中午,父母干活回来,摸了摸我的额头,说也不烧。要我去看看,我只说想瞌睡,有些懒。该吃饭的时候,母亲让妹妹给我用馍篓子送来几块蒸红薯,我看了看说:“放那吧!”又问我喝黑菜(萝卜缨)面条,我答应:“你们喝吧!”上工时,父亲临走前对我说:“下午不上学了,好好休息休息,可不要乱抱。”我“嗯”了一声。
   记得那时的天很长,尽管外面的太阳热烘烘的,绿叶婆娑下的屋子内还是比较凉快的。等我一梦睡足睡够,起来时已是下午的四点多。走出屋门,仰头看看西斜的阳光,白花花的一片,伸伸懒腰,肚里早已是饥肠辘辘了。奶奶正准备收柴火,见我起来了,说:“饿了吧,想吃点啥?”我说:“反正蒸红薯、面条我都不想吃。”奶奶接着说:“那你吃点啥呢?”奶奶的这句话是问我,又好像是在问自己。但她并未看我,搜寻的目光,似乎落在了灶火前面的那堆碎砖上。
   突然,奶奶有了什么重大发现似的,话锋一转,神秘地对我说:“给你煎个荀瓜托儿吧!”一听到“煎”字,我便满心的欢喜,因为我曾吃过奶奶做的“煎粉条”。煎粉条,是先将粉条放在清水里泡泛,然后用刀在案板上切碎,再在盆子里拌上面粉。说是“煎”,我看倒很像是炒,在锅里翻来覆去的,只是油放得比一般的炒稍微多一些。不过,这种煎粉条,好像只有在队里派饭或麦收为地里送饭时才有的待遇,平常绝对是不敢奢望的。因为在那个时候,通常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会越大。
   要说真正的“煎”,大长一年,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二月二”过节的时候。因为那是老祖宗多年留下来的永久不变的惯例,按照我们乡村老家里的说法——过节“兴吃这”。一个“兴”字,比什么都重要,它是做任何事最充足的理由。单说这“兴吃”,如果不吃,好像是对不起自己的老祖宗似的;可话又说回来,至于其它天能吃不能吃又兴不兴吃,这个倒是没有说。当然,话说的也就没有那么明白,给后人留下了无穷想像空间和创造的余地。
   中国的语言很多时候,就是一个混沌语,怎样理解,可以因人因时因地因事自便,谁也不会统的那么死,这或许是老祖宗们高超的智慧。但我觉得,在那个时候,要吃或能吃上油煎的馅子或托子,除了春气萌动吃鲜的文化含义之外,更重要的是当时还有些过年“炸东西”剩下的或肥腻的猪肉熬制的油。万事物质是基础。“煎东西”,说来说去是给油较劲的。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乡村,人们肚里的油水真的是太少了。
   ......
   听了奶奶的话,欢喜之余,我当河北癫痫病治疗方法时还有些诧异,觉得这晌不晌夜不夜的,上哪儿去找“荀瓜”呢?可正当我疑惑之际,只听奶奶说:“上午翻晒柴火时,我就发现那堆碎砖上的靑棵子上结了个荀瓜。”我急忙走进一看,还真是。那堆碎砖时间倒是很久远了,谁也没有太在意它。记得那是父亲挖黄水之前的老地基时掏出来的,在建堂屋时有棱有角的都重新用上了,剩下的大都是些三尖子葫芦头圆溜鼓董的家伙。
   那棵青藤就是一棵西葫芦,也是我们通常说的荀瓜。它是从粪坑边缘的泥土中长出来的,水肥充足这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催生了它生长的激情,尽管它是在凸凹不平的坎坷中匍匐前行着,可那生命绽放出的勃勃生机早已葱茏成一片绿色。那顶花还未干落的诱人的青瓜,就一头仅靠着手掌大的一片绿叶,一头枕着暗灰色的长条状的砖块,承受着温热的阳光和阵阵清风,憨憨地睡着呢。
   看着那靑皮泛白短促而嫩嫩的荀瓜,我真有些下不了手。奶奶说:“摘了吧,还会结的。”我这才伸手一掐,瓜蒂一声脆响就被折断了,发白的折口顿时浸出晶莹的汗珠来。奶奶接过,用手轻轻地抹去花蕾,拿进了灶火。我紧随其后,也跟了进去。奶奶说:“等会儿你帮我点把火,我先准备一下。”
   只见奶奶绾了绾衣袖,将青嫩的荀瓜在水盆里洗了洗,用刮檫子很快刮成了细细的丝,装入了一个大洋瓷碗里,转身又特意地用小勺在灶台后的盆里挖了些好面。奶奶想了想说:“真该小孙子打食(侥幸),咱家的那只芦花老母鸡今早正好还下了个蛋,我给你打里面。”说着站起身从盐罐里摸出来,在罐沿上轻轻一磕,两手大拇指一扣,蛋清和淡黄都落入了瓷碗里。奶奶又顺手捏进一点盐,点了些清水,操起筷子搅了搅,看有些稠,又点了一点清水。
   等这一切就绪后,奶奶又用葫芦瓢舀了些清水涮涮锅,便招呼我引火。我平时常常帮奶奶收柴火烧锅。引火对于我并不难,火柴轻轻一划,“迟啦”一声,火头点起,抓把麦秸朝上一晃,“哄”地一下便窜出火苗来,把它往锅底一放,奶奶示意我燃好烧的芝麻杆。火很快地起来了,小锅也很快地热了。奶奶拿起锅铲,先从方形铝盒里平铲出一些油来,在锅中一抖,手腕一转,就是一个漂亮的画弧动作。只听锅里“吱吱”作响,油蹦跳着炸着花儿向锅中心汇集。
   奶奶用锅铲轻轻地向四周一撩,左右开弓似地操起勺子,将拌好的面糊连瓜菜一起放入了锅中,并顺手将其匀平、摊圆。一阵“噗哧”、“吱吱”声响过后,很快清香四溢,我有些急不可耐了。没过多久,青色的瓜丝更加鲜嫩,零星点缀的白色面点略带焦黄,油光而发亮,真的让我垂涎三尺。
   连着几次翻贴过后,只见奶奶将锅铲朝下,在瓜托儿上从前至后地轻轻摁过一边,又在方形铝盒里铲了点油,在锅中一轮,正当油珠百川归海似的向锅心滚动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奶奶一翻手腕,瓜托儿撂了个,奶奶随即用锅铲摁住,飞快地转了几个圈,瓜托儿与锅心都滋润的清亮。正当油花闪动的一刹那,奶奶已稳稳将托儿铲入事先抹得精光的盘子里。奶奶见我两眼一直盯着,笑笑说:“看叫我小孙子急的,吃去吧!”
   我一听,恰如得了人参果一般,急忙将盘子揽入怀中,立马就想动手捏着吃。奶奶看我那贪婪的样子,忙说:“慢慢吃,别烫着了,还有的。”我连忙拿起筷子拨下一块,轻轻地往嘴边一放,热香扑鼻。我伸出舌尖试着微微一舔,刚一接触,那种舒软浸润的感觉,让我馋得直流口水。我含在嘴里,用牙略微一挂,丝丝入内,顿觉五脏六腑舒服极了,那滋味真的是难以形容,全身都有一种爽的快感。
   或许是真的饿了,或许是这油煎荀瓜托儿太好吃了。一个荀瓜托儿到肚,根本无法满足我当时膨胀的胃口,反而更激起了我吃的欲望。还没等第二个出锅,第一个我已经吃得精光,张着个油光光的嘴巴,两眼还一直在瞅着锅里。奶奶看看我,故意地说:“再煎好这个,我吃了吧!”我不自然地笑笑,不置可否,没敢吱声。
   看我不吭声,奶奶又说:“奶奶哪能给小孙子争着吃呢?是不是?”说话间,第二个也煎好了。有了奶奶的那句话,加之第一个的经验,这回我慢慢地品尝起来。瓜丝嫩嫩的脆脆的,焦黄的武汉治羊癫疯哪个医院好糊花香香的酥酥的,吃到嘴里滑滑的光光的,非常顺溜,口感极佳。奶奶看我边吃着边玩着,就说:“趁热吃吧,还有个呢!”
   还真是让奶奶说对了,那次三个荀瓜托儿,我独自吃完了。当奶奶问我吃饱没有,看着光光的瓷盆和光光的锅底,我抹了一把嘴,只好说:“吃饱了,奶奶!这油煎荀瓜托儿真好吃!”奶奶看着我笑笑说:“等荀瓜再结了,奶奶还给你再煎!”记得当时,那最后一个,我确实也让奶奶吃了,可她说从前她吃得多了,不想吃了。现在想想,奶奶那时一定是骗我的。不过,我当时也就相信了。
   ......
   一转眼,四十年都过去了,这其间,我虽然吃过各种煎制的托儿,但再也没有奶奶那次给我做的那三片油煎荀瓜托儿好吃了。可奶奶早已去了那个世界,我忘不了碎砖上的青藤结出的青嫩的荀瓜,我忘不了圆圆的带有焦花的油煎荀瓜托儿,我更忘不了我慈祥而亲爱的奶奶。走过千山万水,尝遍酸甜苦辣,如果有人问我,这天底下大地上啥最好吃,我一定会说,最好吃的莫过于奶奶油煎的荀瓜托儿啦!
  
  

共 381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