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碌碡咯吱响过的岁月(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34:03

北坡上一块巴掌大小的麦场里,一尺多高的米蒿蒿开着米粒大小的黄花,白色的曼陀罗花也在悄无声息地绽放,打碗碗花扯开长长的绿蔓儿,几只粉粉的蝶儿围着这些花草上下翩飞。在这荒芜繁茂的花草丛中,在一方低矮发黑的麦秸垛旁,我看见了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碌碡(liùzhou),麻石碌碡上已经长出了道道黑绿色的苔藓。霎时,儿时洗碌碡求雨的场面,牛拉碌碡咯吱碾场的情景,碌碡旁五奶奶痴痴地等待的身影,一幕幕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春旱求雨洗碌碡

碌碡,又称“碌轴”,是一种石制的圆柱形农具,两端刻有两个小小的窝,用来轧谷物、碾平场地等,在我的家乡陕西农村被大量使用。宋朝的田园诗人范成大说:“系牛莫碍门前路,移系门西碌碡边。”它和石磨盘一起,是农家必不可少的家当。

渭北旱塬春季风沙弥漫,干旱少雨,“春雨贵如油”。等着种瓜点豆的农民,好不容易盼着天上飘来几片云彩,又眼巴巴瞪着它们被西风勾引走。大人们望着瓦蓝瓦蓝的晴朗天忧心忡忡,小孩子却兴高采烈,因为可以热热闹闹求雨了。

女孩子头上戴着柳条编制的帽圈儿走着跳着,柳枝儿柔软,柳叶儿嫩黄,它们随着脚步在头上有节奏地跳跃,柳枝的清香在头上微微荡漾。我们端了几盆清水,光着脚丫,一人拿一束黄色的谷叶扎成的草刷子,草刷子蘸了水去洗碌碡。麻石铲成的碌碡,经历了和场院的无数次热吻,斑斑驳驳的身体上,留下过麦穗的清香,牛粪的气息,汗水的甘苦,岁月的烙痕,今日又被一双双小手洗得干净清爽,沧桑中多了几分俊秀。东边场院上的女孩子边洗边唱:“天大大,地妈妈,下点雨,救娃娃。”西面的女孩子尖细的嗓音应和道:“天苍苍,地茫茫,落下雨来见龙王。大雨落在麦地里,小雨落在菜园里。”洗完碌碡后,丫头军一分为二,一半人将盆中剩下的水顺着崖畔哗啦一声泼下去,另一半站在院子里的人被倾盆而下的水浇了个浑身透。上面的人问:“下雨了吗?”下面的人答道:“下雨了!”干净的黄土院子里,水花四溅,水从天落预示着天降甘霖。那时,崖畔上粉白的杏花被女孩们的笑声惊落,纷纷扬扬在空中飘荡。洗完这家的碌碡,我们又叽叽喳喳奔向下一家。

男孩子阳气太足,因此被挡在求雨活动之外。顽皮的他们,折了柳枝拧几下,柳笛声儿便阵阵响起。细如麦秆的柳笛儿声音清脆,粗如小拇指的柳笛儿声音浑厚,高低起伏的柳笛声,如同一曲和谐欢快的交响乐,回荡在乡村的每个旮旯,湮没了大人们的唉声叹气。父亲是党员,从不相信这些祈雨的迷信活动,扛着锄头皱着眉头下地了。奶奶拄着磨得发红的枣木拐棍说:“不下雨,日子还得过啊,就让娃们耍去吧!”

长大后读到“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才明白了原来石头湿润象征有雨来临,难怪家乡人洗碌碡求雨。可是,春风早已带走了洗碌碡的快乐岁月。

(二)牛拉碌碡碾小麦

油菜收割后的第一场微雨刚过,老少爷们便一拥而上,赶到场院,滚着碌碡将麦场轧的白光瓷实。收麦黄天,龙口夺食,一切热火朝天的劳作都要在此展开。割回来的一捆捆麦子,威威武武如秦兵马俑一样占领了偌大的场院。碾场时,用木槎把麦子摊开,经过中午毒辣辣的日头暴晒和木杈的几次翻动,干燥的一捏就碎。趁着头上的太阳下火,脚下的麦秸生火,天地之间热浪滚滚,家家的男人就必须趁好这好天气碾麦。给黄牛套上绳索,戴上笼嘴,拉上碌碡,上场碾麦。汉子头戴一顶竹笠,一手拿着细细的木棍,一手拿着一个硕大的竹笊篱,吆喝着黄牛拉了碌碡,顺着摊好的麦场,由内向外,一圈一圈咯吱咯吱地转着。汉子嘴里不停地“嘚求,嘚求”吆喝着黄牛,让碌碡滚动将每处轧到位。黄牛不急不躁,慢悠悠走着。牛尾巴高高翘起,不好,它要拉屎。赶紧拉到麦场外,或者把竹笊篱接到它的屁股下面,接住那冒着热气的圆坨牛粪。

蓬松干燥的麦子碾了一遍,如温柔的妇人一样平展展地贴在场院上。老黄牛终于听得“嗥喻”一声,汉子解了套绳,取了笼嘴,让牛在绿荫如盖的大核桃树底休息一会。穷家惯娃娃,富家惯骡马。出了力的牛,必须照看好了。黄牛卧倒歇息,一如既往地咀嚼反刍,嘴角的白沫一嘟噜一嘟噜。它似乎也知道,白色柔软的麦秸是它冬季的干料,现在干活平时才有饭吃。

牛歇了人却不能休息,赶紧捞起木槎翻场抖擞麦秸,脱落的麦粒换到了底层,没有轧到的麦穗挑上来让太阳晒晒,一会接着碾。汗水顺着男人的黑黝黝的脊背流下,长长短短的白色麦草挂在婆娘们头发上,小孩子赶紧给劳作的爹妈提来晾好的绿豆汤。麦场上人人不得闲,个个尘土满面,只有两个黑眼仁闪烁着丰收的喜悦。

树梢的杏儿早已抹上了好看的胭脂红,劳作的间隙,摘满满的一草帽坑半绿半红的杏儿,放在衣服上擦一擦,一掰两半,咬一口,酸中带甜,满口生津。牙口好的人“咯嘣”一声咬破了杏核,白嫩的杏仁就跳出来了。小孩则提了半截砖,将杏核放在碌碡上砸得啪啪响。

麦秆晒好,接着碾第二遍,第三遍,直至麦粒基本脱落,才能起场,将麦子和麦秸分开。农人清早收割麦子,中午摊场碾麦,下午继续提镰下地。抽空趁着微风把麦粒从麦衣子扬出来,还得提防不期而至的雷雨。白天夜里,不得安歇,十几天的功夫,哪家的男人不是身上晒得蜕皮?哪家女人不掉几斤肉?“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农家的日子,就是一颗汗珠子摔成八瓣换来的。圆圆滚滚的碌碡,在沸腾的打麦场,划下了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圆,告诉我们,生活必须摸爬滚打,站立才是休息。

(三)碌碡旁无尽的等待

我们上小学时总要经过五奶奶门前宽敞的场院,那儿有一株枝繁叶茂的老槐树,脖子上鸡皮蹙成一团的五奶奶总是一年四季坐在槐树下的碌碡旁,或做针线活,或是看着母鸡在场院旁的地里刨食,或是拄着拐棍站在碌碡旁,朝着村东头张望。我们奇怪地问:“五婆,你天天立在这儿干啥呢?”老太太笑一笑,并不作答,手一扬,嘴里“呜——嘻,呜——嘻”地将鸡儿吆走。渐渐长大了,我们才知道:五奶奶在等待三十多年前从这儿走了的五爷爷。

听奶奶说,47年胡宗南军队从淳化出发进犯陕北,正是暮春时节,一大家子人都在轧场。五奶奶挺着个大肚子往场里撒麦衣子,白色的麦衣子随着五奶奶的手在风中轻轻舞动,悠然落下。五爷爷给木框上套粗麻绳,撸起袖子,弓着腰一步一个脚印儿朝前拉,几个闺女撅起屁股在后面推,沉重笨拙的石头碌碡缓缓移动。这时候,场院边大槐树新生的叶子在微风中窸窣作响,他们家两三个月大的小羊羔毛色洁白如雪,敏捷地跳上崖畔稍,脖子伸长了吃树上的嫩叶。轧场是个力气活儿,一会功夫,健壮的五爷爷衣服已经被汗水塌透了,孩子们红通通的脸蛋上细密密的汗珠闪闪发光。碌碡滚过的地方土被轧得结结实实,光滑平整。“多美满的日子啊!”几十年过去了,奶奶就如同在讲述昨日的事情。这一家人过日子讲究,于是反反复复转动碌碡,横着碾,竖着滚,平展展的场院眼看就碾好了。谁知道这时候国民党来了,进村子拉壮丁,不由分说将五爷爷带走了。

五奶奶哭着去拉男人,被人家用枪杆挡回来了。五爷爷一边走,一边回头对在碌碡旁哭天喊地的五奶奶说:“娃他妈,你放心,我很快就回来。你肚子里这次肯定是个带把的,给咱经管好,你要像石头碌碡一样不变心。”谁也没有料到,五爷爷这一去,从此杳无音信。有人说在南方打仗死了,有人说跟着溃败的国民党军队去了台湾。

五爷爷走后一个月,麦子上场时,石头大出生了,五奶奶开始了漫长的守寡生涯。她一个人拉扯着三个闺女、一个儿子艰难度日。五奶奶告诉儿子石头:“你大是条真汉子,长得可体面了,个子大,饭量美。天热的时候,就喜欢圪蹴在咱家的碌碡上,端个老碗,吃我擀的裤带面,那辣子调的红艳艳,香得口水直流……”

我们小学毕业时,当年去了台湾的许多老兵回来探亲,润镇北村姓孙的老汉回来了。五奶奶兴冲冲地让儿子石头去探问消息,白发苍苍的孙老汉一身西装,戴着礼帽,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可怜的五奶奶等啊等,从俊俏的媳妇等成了瘦骨嶙峋的老婆,等到了油干捻子尽,都没有等回她那端着老碗圪蹴在碌碡上咥面的男人。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每次读到《孔雀东南飞》里刘兰芝的对焦仲卿的这段誓言,我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大槐树下的那盘青石碌碡,还有五奶奶朝着村头翘首期盼的样子……

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日子渐好,个别农户有了红色的四轮拖拉机,胳膊粗的烟囱上突突冒着黑烟,拉上碌碡,风驰电掣般的在场里疯狂转圈圈,窑洞似乎将要被震塌,省了人不少力气。许多人家又添置了脱粒机,麦子填进脱粒机硕大的嘴里,脱粒机钢牙整齐锋利,在阵阵嘶吼中光洁的麦粒就如水般流淌出来,木槎将干净的麦秆轻轻拨走就可以了。而如今,高高的雷沃谷神收割机开到了麦田,农人只需要用蓝色的蹦蹦车往家拉麦粒了。

劳作了几千年的农民,再也不用头顶炎日吆着牛慢悠悠碾麦子了,滚动了几千年的碌碡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寿终正寝,静静地歇息在场院的角落里。和它一起进入农具历史博物馆的,还有石磨盘,石牛槽,石头雕刻的拴马桩等。

岁月历久弥新,少女时代洗碌碡的歌谣还在耳边回荡,吆着牛汗流浃背碾麦子好像是昨日的事情,碌碡上砸出的白色杏仁的油香仿佛还停留在齿间,五奶奶似乎一如既往地伫立碌碡旁……那些碌碡咯吱响过的日子,像一帧帧黑白胶片,永远定格在我记忆的深处。

儿童继发性癫痫的症状表现有哪些呢不同人群出现癫痫病的原因是什么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里能把病情治好?治疗癫痫病有效的药物介绍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