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绿野散文》牙疼不算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56:27

牙疼不算病 ,谁再这么说我跟谁急;疼起来真要命,这后半句倒还挺贴切。幸好我的牙此刻刚刚好一点,还有力气跟人理论。

牙疼的痛苦, 我几十年深有体会。往事不堪回首,这词有点大,但还不算太夸张。回想十来岁时小小的我就倍偿牙痛的煎熬,就很为自己唏嘘。

我的牙不好,是我们那个时代医疗条件不好造成的,加之自己敏感,虽说不懂伤春悲秋,但忧郁天成。学习的压力,父母的争吵都会在我的身上有连锁反应,第一个反应就是牙疼。

一个清清瘦瘦的小姑娘,眉头紧拧,呲牙咧嘴,双手托腮,或站或坐,一个人默默承受如波如浪地丝丝痛苦,揪着大人的心。小孩子就该笑声常伴 ,可我时常愁眉苦脸。尽管我也不想。父母拿我是没办法的,可姥姥来了,她看不惯我与她老病缠身一样痛楚的嘴脸,时常替妈妈申斥我。后来在她那次回家前给妈妈一个偏方,治我的牙痛。我记不大清了,好像是一把鲜韭菜捣烂敷在痛侧的腮上。母亲被我折磨烦了,一边做着,一边说这招再不好用就不管了。(妈妈跟我说的这句话的使用频率最高)这招真的管用,那以后二十年我没牙疼!不是后来又疼得死去活来,我都要忘了年幼时的牙疼的故事了。

1998年 家里出了变故,丈夫有病倒下,我虽一向老实懦弱,但是骨子里也是要强的,靠和亲属借贷过活的日子很排斥,又不能不为之,就这样压抑着。在某一天,沉睡了多年的牙痛神经被我唤醒,此一番杀将回来,它竟不给我一点喘息的余地,每一时每一刻都好像要摧毁我对生的留恋,它分明就是要疼死我啊。眼眶,半边脸,耳朵里,它无孔不入!

那时候 ,平生唯一的一次我点了根香烟,听人说牙痛抽烟能缓解,我也试试。叼在嘴上狠狠地拼命吸了一口,就决定此生再不吸它!一把拿掉狠命地往地上扔,丈夫眼疾手快一手抢过去宝贝似的抽了。到现在我也不懂,那东西哪点好啊,让他如此爱惜?

我承认自己软弱 ,对于磨难惧怕得很,可是当我发现怕也不会减少半分毫时,心底里倒有了悲壮的豪气。已经这样了,再多些又有何惧!我苦中作乐,夜半更深时卧看两只老鼠打架!白天有好多的事做,还是好过一些的,夜里躺在那里,夜静得孤独寒凉。我半闭着眼,听牙痛神经一点一点地入侵我心灵的声音,不能哼不能喊,小小的屋子是三个人的所在。这天,依旧是痛而无眠,眼睛也睁开闭上的变换着,突然听屋中央两声老鼠的吱吱地撕咬,尖利地叫。我打开灯看是两只半大的幼鼠在打架,灯亮的瞬间它们吓到了。站立着互相握着前爪,惊慌的地扭头看我,如豆的小眼睛充满了恐惧,四肢有随时奔逃的准备。我许是疼蒙了,看它们眼里竟是有点楚楚可怜,我趴在被窝里,双臂横搭在枕上,支着下巴平和地看它们,这一刻我忘了它们对人是有毒害的动物。但是还没想到众生平等的高度。我啥也没想,就觉得它们是来陪我的。它们还真的要陪我!看我没有危害它们的举动,他们就接着打起来。但好像又不像是打架了,更像是小孩子的游戏与表演 ,也许它们压根就不是在打架。这不,厮打时的叫声好像带着笑,稚嫩清脆一点不讨人厌。玩一会停下来调皮地歪头看我,怎么那神情好似通俗的舞台演员跟观众要掌声一样?莫非我们看电视时它们都学会了?我不会给它们掌声的。我平淡的微笑。和它们没恶意又非友好地对视。莫非是疼痛时很少有人那么理智清醒吧!我把老鼠打架当作一段娱乐节目,没有叫醒丈夫打杀他们。困意终于来临,我下地冲散了他们,给老鼠拉了回架。

牙疼也的确不算什么病。老娘在时爱说一句:离心大老远的死不了,该扛就要扛。疼了一个月后,我没死,死掉的是两颗大牙。不曾动用锛凿斧据,它们是寿终正寝了。尽管我那时才将近三十岁,那一轮的疼痛就止于牙掉 。那以后没那么长时间的疼过 ,但还是陆续地掉了几颗牙。

这几日牙又痛了 ,或许我该系统正规地看看牙医了。

孩子癫痫发作总打人怎么办成都治癫痫哪家医院好湖北癫痫医院那家好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