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看点】豆腐脑(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0:54

一辆红旗牌自行车上,坐着五个人,一老四幼。

老的是我爹,在中间骑着车。小的,是我二哥的两个孩子,小萍和小杰;我的两个女儿,小芳和小娜。前面横梁上挤着俩小的,我二女儿和她杰哥;后面车货架上,挤着俩小的,我大女儿和她萍姐。萍最大,七八岁;我二女儿娜最小,四五岁。

我爹一脸微笑,双脚蹬着自行车,在小县城的街巷里一路前行。四个孩子,叽叽喳喳,笑闹不停。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许多天早晨,一辆自行车,一老四少,都这样在小县城的街巷里穿行,成了小县城里一道风景。熟悉的路人碰见了,喊着我爹:“老李,哈哈,一个老的,四个小的,又去喝豆腐脑啊!”

是的,他们是去喝豆腐脑。他们要喝的是陈家豆腐脑,小县城里最好喝的豆腐脑,民国时期就有的老滋味,摊位就在老街大隅首。

到了目的地,我爹将双腿支在地上,停稳了,让后面俩小的先下来,然后,骗下右腿,站好了,把前面两个小的一一抱下来。一起走到豆腐脑摊前。

男摊主陈中元早就过世了,如今的摊主是他的老婆刘二雨大娘。我们两家曾是很近的老邻居,刘二雨大娘看见他们五个来了,不用言语,干净麻利快,眨眼功夫,就盛好了五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豆腐脑,一一送到矮几上。

豆腐脑碗里,除了白亮亮晶莹莹鲜嫩嫩的豆腐脑,还有鸡肉块,酥肉块,汤是老鸡汤,上面撒着葱末和香菜,小油壶沥上香油。那个香啊,直冲鼻子。

四个孩子急忙坐下来,我爹就问他们:“想吃面坨儿(方言:也叫油馍头,热油炸的,和油条类似,只是形状是圆的),还是想吃火烧、烧饼?”

豆腐脑附近,就有炸面坨儿的,打火烧的,炉烧饼的。

四个孩子,各遂所愿,就着又鲜又香的面坨儿或者火烧,趴在豆腐脑碗上,呼呼噜噜,一个比一个吃得香,喝得快。

吃饱了,喝足了,再爬上车子,让爷爷带着,到别的地方玩玩儿,或者,直接回家。

那个时候,我二哥接了我爹的班,我爹办了退休。退休后,虽然还被返聘回供销社上班,毕竟比正式上班悠闲多了。我和哥哥,嫂子和我媳妇,都忙着上班或者自己找活儿挣钱,管孩子的事儿,就交给两个老人——我爹和我娘了。我爹退休后,时间宽裕了,就经常骑着一辆自行车,带着四个孩子出去玩,其中一项重要的活动,就是早晨一起去喝豆腐脑。当然,也不光是喝豆腐脑,有时候,还去西街菜市场喝孙家胡辣汤。吃过饭,依然一辆自行车五个人,送他们去上学或者上幼儿园。

我爹是个看得开的人,家务事都交给我娘,他除了隔三差五地再去上上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骑着自行车带孩子们去喝豆腐脑,接送孩子们上学或者幼儿园。他个子高,腿长,两脚支在地上,自行车就稳稳当当停下来。所以,即使是带着四个孩子穿街过巷,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事故。

那几年,孩子也养成了习惯。一大早,一个个早早就爬起来,闹着跟爷爷去喝豆腐脑,家里的早饭都不愿吃了。大概豆腐脑的香味已经沉淀在四个孩子的头脑中和舌尖上。到现在,他们中间,最大的,都接近四十了;最小的,也三十五六了,还时不时的要去喝一碗豆腐脑。我二女儿和我们两口住在一起,偶尔的,还想喝豆腐脑,我们就开着车,一起去喝,或者,端回家来,在家里喝。

他们现在喝的,不仅仅是豆腐脑,还是他们幼小时期的香甜滋味,是他们对爷爷带他们喝豆腐脑的幸福时光的怀念。

我爹晚年,就好这一口。我娘在世时,他还有些迁就我娘的口味,和我娘一起在家里一起吃家常早餐。我娘仙逝之后,他这点儿嗜好没人管了,我的口味我做主,一个月里,至少得有二十多天,都是喝豆腐脑,吃面坨儿或者火烧。

前些年,老陈家的豆腐脑摊停了,我爹在几家豆腐脑摊那里喝来喝去,最后,发觉良友饭店附近有一家和陈家的味道近似,就认定了那一家。自己能跑动的时候,自己就去那家摊位上喝。不能跑了,就让家里人去买回来。

他晚年依然常住育英巷,和我二哥一家住在一起,就经常让我二哥提着个饭盒子,去买豆腐脑,然后,再根据他的需要,买回面砣或者火烧。他八十多岁了,我二哥也进入花甲之年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人,每天大早晨提着饭盒子去给老爹打豆腐脑,时间长了,也成了小城里一道风景。很多人看见我二哥,都问他:“二法,又去给你爹买豆腐脑啊!”

“俺爹就好这一口,没法!”我二哥总是笑着回答别人。

后来,我二哥得了海尔茨默氏症,很多事都记不得了,唯独记得每天早晨上街去给我爹买豆腐脑。买豆腐脑,既成了他孝敬我爹的一种方式,也成了延缓他海尔茨默氏症加重的一种方式。当然,除了买豆腐脑,我二哥还陪着我爹睡在一间屋里,照顾他的起居,每天给他掂尿盆倒尿盆。我爹,也有意识地支使我二哥为他干活,帮助他延缓病情的加重。我爹就亲口对我说过:“我让你二哥天天给我端豆腐脑,再干点儿别的活儿,就是帮他多动脑,大脑退化慢点儿。”

可怜老爹一片苦心!

我爹偶尔在我家住,许多早晨,只要天气条件许可,也让我经常去街上买豆腐脑,而且,去他认定的那一家买。我爹味蕾敏感,味觉细得很,一搭嘴喝,就知道是不是他常喝的那一家,想蒙他都蒙不住。我爹告诉我:“豆腐脑营养丰富,我喝了它,能撑一上午肚里不饿。它软和,我嘴里也没牙了,不用费劲嚼。”

也真是,我爹到临仙逝之前,依然脸色红润,腰背挺直,还真有豆腐脑的大功劳。

豆腐脑,在我们家里,不仅仅是一道美味小吃,更积淀了太多的情感因素。

福建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成年人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呢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 ?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