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菊韵】亲切的农具(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47:04

三伏天儿,我跟哥哥耪地,那天的空气比较安静,柳树都垂着枝条,有些无精打采。知了显然口渴,嗓子沙哑懒散,也没心情高歌求爱。玉秫棵已经一人多高,有了棒子雏形的上面钻出了一撮嫩绿色的秫胡子,玉秫棵的头顶上也长出了乳黄色的花穗,不时掉下几粒,落到秫胡子上,做着传宗接代的美事。玉秫叶子有点儿打蔫儿,快缩成卷了,失去了纯正的国防绿颜色。一只腆着大肚子的蝈蝈看到了我,没有叫,悄悄把身子藏在了秸秆的背面。我和哥哥钻进这块玉秫地,拿着锄头耪地,把干得扒裂的土地耪松,盖上缝隙,防止地墒流失,枯死庄稼。顺便耪除杂草。

玉秫地里透不过气,穿着又不能少,漏出胳膊就会被玉秫叶子划伤,一条子一条子的红肿,变成鞭子抽打的似的花胳膊。草帽也得戴上,不然玉树的花穗就会掉到头发和脖颈子里,刺痒难耐。汗水一会儿就湿透了全身,头上的汗珠子有些砸在了脚下的土坷垃上,土坷垃变软、变小;有些顺着脖颈子流到后背上,跟后背上冒出的汗珠子混合在一起,继续往下滚落,然后集聚在裤腰带处,把牛皮裤带泡糟。裤裆里也都是汗水,湿透以后多余的部分顺着裤腿流进了鞋壳了,脱下绿胶鞋一倒,哗啦一下,能够唤醒一棵打蔫的庄稼。

锄是个多用途的农具,从种上玉米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它。用它可以刨坑儿点种,可以除草、间苗、松土、背垄背儿。

我们喘着粗气,终于各自耪了一条垄,从玉秫棵子里钻出来,一下子凉爽许多。我们呼吸着新鲜空气,走到地边的树荫里,摘下草帽,脱下上衣,汗珠子立刻被旷野的空气吸走了,甚至还从汗毛孔里往外拔热气,跟刮起了小凉风似的舒服。难怪生产队时,社员们有“地头烟儿”一说,玉秫棵子的里、外,可真是两重天啊!

我和哥哥把湿衣服拧了拧,重新穿在泡得发白的身上,就又钻进“火炉里”,继续耪地。

农耕乃衣食之源,人类文明之根。随之发展起来的“锄、镐、锹、镰、叉、耠、筢、铡”等一系列农具各有特点,简洁而实用。

玉米熟了,人们擗下玉米棒子之后,就用镰刀把秸秆砍倒,打成捆晾干,再把它们背回家当柴烧。这时候,偶尔会发现,玉秫秸的下面有个鼠洞,小孩子们就会拿锹挖鼠洞。老鼠打洞跟地道似的,左拐一下,右拐一下的不好找。老鼠知道有人挖洞,还会随时把洞口堵上,经常挖着挖着就找不到洞穴了。得用手指头进行触探,土松的地方就是洞,抠抠继续挖。终于发现了老鼠藏身的地方。老鼠嗖的一下跑出来,有的从后门逃走,一群孩子就开始闹哄着追打。这时候的老鼠窝里有许多还没长出毛的没有睁开眼睛的肉乎乎的小老鼠,还在月子里呢。老鼠窝里还有一个大粮仓,老鼠在里面藏了许多粮食,有一堆堆的玉米粒、高粱粒、黄豆粒等。这些粮食都是老鼠从放倒的玉秫秸上或别人家的高粱秸、豆子秸上捡来的,是人们忽视的、丢弃的粮食,而老鼠凭借灵敏的嗅觉和勤劳吃苦的精神翻到了它们,把它们一粒粒地带回家里,是准备过冬和哺育儿女之需的。这么一弄可就“家破人亡了”。小孩子们才不管它,他们把粮食装进口袋里,背回家喂鸡去。困难时期,人也吃。

大田作物砍倒以后,地里都要收拾干净,茬头儿得用镐刨下来,玉秫叶子、干杂草得用筢子搂出来,然后准备种植下茬作物——小麦。

种植小麦需要的农具有好几种,得先用锄头做畦,一米宽为一畦,用锄,背出垄背。之后在一个个畦里用耠子豁出一条条小沟,在小沟里点上麦种。

人拉耠子种地可是个力气活儿,哥哥扶耠子,我驾辕,上小学的侄儿和外甥在左右两边拉套,真累人啊!使出浑身力气,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得用力,累得我们连脸上的几处骨头都要错位,脑袋也裂着痛,心脏也吃不消。走几步就不得不停下来,呼呼地喘一阵儿,把扭曲的脸正正位。哥哥扶耠子也不轻松,他用力往前推,这么一推,反而帮了倒忙,耠子头吃土更深,更拉不动。一看我们就不是纯粹的庄稼人,庄稼人哪有这么傻干的?我们看到别人家的耠子比我们的小许多,形状就跟一片柳树叶似的,叫柳叶耠子。人家一个人拉、一个人扶,嗖儿嗖儿的,也没费多大劲儿。反观我们买的耠子,跟牲口拉的犁那般大,太重,吃土太深,难怪拉不动呢。

麦种下到犁出的小沟里,再用筢子把豁出来的土埋上,搂平,再用小石磙子轧实,一畦麦子就种好了,之后再种下一畦。

麦子长出来,需要越冬,在霜冻前,各家都得拉着小石磙子轧麦子,没有石磙子的户就得用脚踩麦子。这么做是为了不让麦子长高,防止下雪冻折而死;还有就是把麦地扒裂的缝子碾压实,防止抽干里面的水分。当然,还得浇一茬冻水,进行保养。

农民用的镰刀也有好几种,割麦子的是月牙形状的弯刀镰。割草的是扁平的直刀镰。在内蒙古草原我看见过钐镰,镰刀像弯弓那么长,镰把儿有一人高,人站着双手拿镰柄,胳膊抡圆喽唰唰地钐,一钐,倒一大片,草有半人多高,晒干喽打成捆,准备牲畜越冬之用。

还有一种平直的一米长的铲镰,镰柄有一米五长,放在镰刀的中间,等冻冰以后,铲芦苇使用。人在冰凌上推着走,一推一个草窝子,跟平房上推雪似的。

过去农村没有普及机械化,收割小麦还是以镰刀为主。打上捆儿,运到麦场里,铡刀就派上了用场。在麦子个儿的中间一铡两段,拿着带麦穗的部分放进脱粒机里打。打麦子的时候,需要一人用叉子把麦秸子挑走,在场外的一角垛成垛,作为半年的烧柴。

还有许多农具不再细述,这些都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前不久我在展览馆看见它们,端详它们,感觉它们也在端详我,彼此似曾相识,仿佛都跟我有过一段愉快的经历,让我漾起了一股股的甜蜜。

吕梁市哪家癫痫医院最好杭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更专业秦皇岛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黑龙江看癫痫费用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