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柳岸】垃圾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1:59
过去,庄户人家,一般街门外面的墙角儿处就是垃圾堆积的地儿。当然,也有好一点儿的,用砖垒一个池池儿堆放垃圾;更好一点儿的,用砖砌一个池池儿——反正,家家户户,街门外面的墙角儿处自然就是堆放垃圾的所在了。冬天还好说,夏里暑里,屋子里热晃晃的,要想在街边巷口树下乘凉,蚊子嘤嘤嘤的盯人,苍蝇旺旺旺的也不时地落在你脸上胳膊上。不用说垃圾堆子上那葱根蒜皮和剩饭菜沤出来的酸臭味儿扑鼻了。   生活条件一天天好起来的时候,垃圾也不大在自己家街门口墙角儿处堆了。先是有常在外面跑的人家学着城里人的样子置办了垃圾车车,代替了堆放垃圾的池池,见天的就把垃圾推着倒到了村口的垃圾摊子上——推着垃圾车车,打着呼哨,每每不由得露出来的是“见过世面的派尔”。   渐染,垃圾车车便在乡下普及了开来。   村门口的垃圾便成了事儿。有来村子里销个货办个事走个亲戚的,村子门口先有那一堆垃圾给你捎个信儿:酸酸臭臭的味儿。   晒暖暖的人们闲侃,村口的垃圾先要给来村子里的人捎一个风气,味儿浓浓的风气!      二   常在大槐树边儿场子上晒暖暖的闲谝:   “下一任不管谁上来干村长,垃圾问题解决不了不行。咱槐树庄还要有脸面哪。”   “前面不是没有解决过那垃圾,听说七闷儿辛苦了七八天,还雇了辆改轿子车拉了好几趟,才把村口的垃圾清理完,工钱还没有着落哩。”   “受了半天苦,冤枉不冤枉!”   “冤枉个屁,哪晓滴(方言:谁知道)拉了多少回?还不是他和霍二鬼捏(鬼捏,方言:私下里搞鬼)的?”   自从七闷儿给那发落老人的家里扫草,主家在事房的账本子上见到七闷儿领了一把笤帚、五盒烟还有五十元的工钱,七闷儿死活不承认领过五十元钱,唾沫四溅的对天发誓“狗日的才领了五十元了!就只是一把笤帚五盒烟!”后来常在事房里管事的霍二在人面子上挡住七闷儿问“给大家说说,到底领了没有领五十元钱,哪一个是狗日的?”七闷儿又脸红脖子粗的争辩“我说我是狗日的还不行么?”那之后,人们便把七闷儿和霍二划作一派的。当然,也许就真是一派的。因为人面子上霍二把七闷儿丢了那么大的人,七闷儿狗屁都没有放一个,还承认自己是狗日的!这里面能简单的了?特别是,村子里红白喜事,但凡有能够赚钱的活儿,只要是霍二在事房里管事,活儿还是七闷儿干,钱还是七闷儿赚。晒暖暖的人们把七闷儿和霍二划作一派不是没有道理的。   晒暖暖的就有人在七闷儿跟前打趣儿:   “七闷儿,牵头拉垃圾多记了几个工呢?也拉了不少车吧?”   “哪能胡记呢,咱槐树庄又不富裕,干了几天就是几天,拉了几车就是几车,哪能胡记呢?”七闷儿不恼,“真要多记就多记几十车,胡记一哈是一哈,能赚一回是一回……”   “工钱结完了吧?”   “村里钱紧,过后吧,反正给村里干了活,集体还能亏了咱私人……”   其实,到底清理垃圾用了多少人干了多少天,拉了多少车,连七闷儿也不一定知道。七闷儿只知道:管事的霍二不会亏了自己。   不管怎么说,霍二还是槐树庄治保主任,一个小小的领导哩。      三   村口的垃圾,不管以前是如何解决的,现在还在、还高高的堆着,一座山似的。   这,就成了一个事儿。   换届选举开始的时候,清理垃圾这个事儿还真成了事儿:就这么个槐树庄,一下子就冒出了几个村委主任的候选人,这几个候选人还都拿着清理村口的垃圾说事儿呢。承诺专人清理,承诺垃圾不落地,承诺树立槐树庄形象,一定先要打造好槐树庄村口的形象工程……   霍二没有就这个事儿说事儿,没有承诺。   霍二吆喝了自己几个相好的,当然少不了七闷儿——也有人说七闷儿不算霍二平起平坐的相好的,最多只能算一个“马仔”,霍二吆五喝六的喝酒的时候,那一次有七闷儿?但有了事情,霍二一定会吆喝着七闷儿的。霍二就和自己这几个相好的一起,先是拆了自己靠街的厦子。这厦子还不知道是那年那月盖起来的,再是拆了自己在院子南墙外小巷子里的茅屋。选举前,霍二还动员自己的几个本家也拆了院子外面街边及巷子里搭起来的大大小小厦子。   这事儿,不免就成了晒暖暖的人们的话题:   “这小子,看上去这回要来真格的了。”   “干了几年治保主任脑子就是活络多了,这次报名参加村委主任竞选,把握不小!”   “在村里事房混的时间长了,也能笼络几个人,兴许支持的也有几个。”   “这回好像还是真格的了,为了清理垃圾,还没有选举就从自己下手了。”   “这怂鬼捏的好,谁知道不是做个样子给人看的?给私人家里管个事都想着摸弄几个钱,村里的事真落到他手里还不知道会成舍样子里。”   ……这些天,七闷儿在给霍二家撺掇收拾着影响村容村貌的搭建物。间或走到了人面子上,说到的都是霍二脑子活络、办事周到、为人处世的种种好处。   “反正我自己是看好霍二哥的。”七闷儿这样说。   七闷儿这样说的时候,晒暖暖的就有人打趣儿:   “咱七闷儿可是沾了光的,这神圣的一票一定投给他霍二哥了。”   “反正我看好霍二哥……”七闷儿不恼,也没有别的话,“这不,为了搞好村里的环境,霍二哥还没有上任就从自己下手了。”   不过,晒暖暖的就是晒暖暖的。   “千里做官,那个不是为了吃穿?谁干不一样?”   “就是,就说处理垃圾,有几个是为处理垃圾的?还不是借机弄几个子儿?”      四   霍二还真的成功了!   村委主任霍二上台后,在第一次村委会上,就把处理垃圾放到了重点工作中。   “上级有这个精神,其实生活条件好了,咱们邻里乡亲也应该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和好的生活质量,村口的垃圾着实影响到了我村的形象,我们也有这个需要!七闷儿原来负责过垃圾清理工作,对这一块是比较熟悉的,还是七闷儿负责吧……”   七闷儿当然没有在村委的班子里面。开这样的会,七闷儿也没有参加的份儿。但清理垃圾的活儿就这样落到了七闷儿的头上。说实话,这活儿还有别的村委眼睛在盯着呢,大大小小这也算一个工程,还是一个没大没小的工程,其中的道道儿谁好意思检点?霍二先入为主,虽然七闷儿不在场但都知道霍二和七闷儿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就不方便再说什么了。   “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就这样让七闷儿干去吧,扫草的七闷儿,也不容易,照顾照顾困难户,也算精准扶贫吧……”   其实,七闷儿早就把霍二家里那辆小铲车收拾好了,小铲车的司机甚至司机的工钱也都说好了甚至都告诉霍二了,清扫的人也都安置好了。就等着新班子上任后领着一伙子去清理垃圾了。免不了,晒暖暖的人们看着七闷儿路过的时候又要吆喝:   “七闷儿,朝里有人了,又揽下赚钱的活了,清洁队还要人么?”   “七闷儿,前面工钱还没有算,这回总该不是赊账了吧?”   七闷儿不说话,心里盘算着霍二交代的:这回要把工记实在一点,小铲车用了几天就是几天,改轿子拉了几趟就是几趟,不敢太过圈儿了,盯咱的眼睛太多……      五   七闷儿在霍二的调教下这几年脑子算是活络了不少。前些年,七闷儿不过就是村子里红白喜事上给人家帮帮灶、倒泔水,或者就是发落人的时候给人家扫草——“扫草的七闷儿”就是这么来的。这两年,在霍二的调教下,居然学会了记工算账这一摊子本事。当然,有了扫草的差事七闷儿还会干的,只是,清理垃圾的时候七闷儿可是能够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不需要自己动手的。   晒暖暖的人们闲侃:   “七闷儿前头还说自己是北山后面那棵小米米蒿,北山后面的那棵小米米蒿算是成事了。”   “霍二也算有良心,七闷儿跟着跑前跑后了一回也不冤枉。”   “一朝天子一朝臣,个家用的个家人。”   其实,七闷儿觉得冤枉的时候多了去了。人面子上脸红脖子粗的争辩说“就算我是狗日的还不行么?”他也许忘记了。但那次算账的时候,霍二写着一个条子让他抄一遍还要摁上食指印儿,七闷儿识字不多,但认得那条子是清理垃圾的补助,那上面有“贰万壹仟柒佰元”的字样儿。七闷儿感到心里凉冰冰的:辛辛苦苦的干了一回,四五个人还有一辆改轿子才领了七千多元,霍二就是打了个招呼把清理垃圾的活儿分给了七闷儿,就……   七闷儿不敢想:霍二着干了村委主任,这次清理垃圾打条子人家到底该让自己如何写呢?   伊春癫痫病药物治疗好吗南宁治疗癫痫那些方法效果明显?荆门治癫痫哪家医院最好武汉专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