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看点】留守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0:50:21
破坏: 阅读:1462发表时间:2018-01-23 17:56:21

若不是你妈打了你一巴掌,你是不会吐露多年积压在心底的怨气的,我们就不会晓得你“孤僻”的原因。
   三哥三嫂将你从小寄养我家。你从小就将自己裹得严实,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孤独的世界里,自艾自怜。从而排斥一切,拒绝一切,认为爸爸妈妈,认为你周围的人都亏欠你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期中考后不久,你给你满娘打电话,用半乞求半强硬的口吻说要跑通学,不想寄宿了。要满娘给你向班主任请假,立即回龙田你姐家(你住那儿)。话语中流露出急切的心情,像一个多年未见妈妈的孩子想见妈妈一样(而你不是)。仿武汉治疗癫痫大概费用佛你在学校受了多大的苦难和委屈,要爆发要逃离似的,再也呆不下去了。
   那时,小城已灯火阑珊,像一个武汉哪里能治小儿癫痫夜光宝石,依偎在夜的怀抱里。小雨斜织着,穿过昏黄的灯光,疏疏朗朗,如同你画中的帘子。你姐家在乡下,离城有十多里路,此时早没了班车。
   你满娘惊讶地问,怎么啦?为啥在这个时候,突然要回去呢?你没吱声,沉默,沉默。这是你一贯的做法,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就用沉默来坚持自己的想法,表达你心中的不满和抗议。
   没有合适的理由,是不能随便向老师请假的。满娘轻言细语地解释,你是学生,要以学习为重。何况天黑了,还下着雨,也没车了,咋回啊?
   我要回,我就是想回。你声若蚊蝇,但语气很坚决,不容置疑。满娘感觉到了你的任性和委屈,她知道,此时的你一定低着头,用脚反复搓着教室走廊上的地板,眼里蓄满了泪水。她内心泛起阵阵酸楚,像压了一块石头,不禁轻轻叹气。
   犹豫了一会,满娘还是没有答应你,耐心劝导你,你磨叽了好半天,她劝了好半天。你没达到目的,很不高兴,也不甘心。最后,你说今晚不回去也行,但要求妈妈回来,明天就回来。满娘心里五味杂陈,答应立即给你妈打电话,让她回来。
   这种情况,这种要求,已经不是第一次,我记不得有多少次了。你好像与谁在较量,在抗争,在证明什么。我们不知道你真正想要什么,因为我们似乎从未真正靠近过你,也许是我们疏忽大意,也许是你一直敌视我们,排斥我们。
   你的爸妈远在贵州,在一个靠近云南的煤矿上。你爸是采煤工人,他有糖尿病,严重时视力模糊,天天吃药。为了养家,他舍不得休班,就连一个月的夜班都没休息一天。你妈原来在广东佛山打工,身体不太好,有严重的甲亢,长期吃药,出现浮肿。后来,你妈去了贵州,是你爸几次三番强烈要求下,你妈才去的,要她去那儿养病。同时也能照顾你爸,给你爸洗衣,做饭。你妈勤劳,闲不住,又找事做,在矿门口前的一家小饭馆里端盘子,洗碗,拖地。
   你妈答应几天后回来。
   你安静了两天。第三天下午,你又打来电话,你很激动,强烈要求回去,再也不愿住校了。一放学,满娘连家都没回,坐车从她的学校直奔你的学校。先找班主任了解你的近况,班主任说你很听话,就是上课不专心,容易走神。然后,再做你的思想工作。因为学校有规定,寄宿生没有正当理由,不允许中途退宿。无论怎么问,无论如何劝导,你就是不吭声,眼睑低垂,撅着嘴,一脸不悦。
   对于青春期的孩子,在有些问题上不能一味的堵,应适当让哈步。犹如治水,堵的时间长了,会有溃坝的危险。满娘担心,怕你走极端,怕你得抑郁症,或自闭症。她答应你找老师问问,把她的担心向老师和盘托出,最后老师同意你晚上回家一趟,透透气,但要求第二天上课不能迟到。
   那是你满娘的缓兵之计,希望你“回心转意”,一心扑在学习上,因为陕西癫痫能治除根吗你已高二了,眨眼就是高三,时间太紧太宝贵。要想考大学,哪能跑通学,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呢!
   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你还是很高兴。此时,已过了饭点,满娘带你去了学校旁的一家饭馆,炒了两个菜,一荤一素。你吃得津津有味,一连扒了两大碗,好像两天没吃饭似的。满娘仅吃了一点点,微笑着看你吃,看你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既高兴又难受。
   饭后,满娘问,去我家不?她知道问也白问。你没吭声,你用沉默表示不乐意。学校偏僻,很难打车,满娘不得不给你姐夫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你。你姐夫开豆腐厂,很忙,可再忙,还是把你接了回去。
   过了不到一天,你又打电话,还是跑通学的事。前天满娘去你学校时,悄悄地问了你的室友,打听到了不少关于你的情况。说你不爱说话,不与别人玩,仅与同桌一个人说几句话而已。你很少洗澡,洗脚,说你身上有股味,室友有点嫌弃你。你不仅在学校如此,在你姐家也是这样,你身上有汗臭味,你房间里有许多换下的未洗的袜子和衣服,乱七八糟,堆的到处都是,臭烘烘的。你姐和姐夫说你,你不听,后来他们也懒得说你。先前在我家时,满娘总叮嘱你,督促你,你勉为其难,很不乐意。
   满娘担心你不合群,在宿舍里呆不下去。只得找班主任商量,班主任也有同样的担忧。种种迹象表明,你“病”了,且病得不轻,如果再这样下去,后果很难想象。对于你现在的状况,“救”人要紧,学习倒是次要的。于是,答应你先走读一个月,看能不能适应,前提就是不能迟到。这样做,满娘给你留了退路,万一你吃不消,还可以回校寄宿。
   你笑了,有一种胜利的喜悦。可满娘笑不起来。
   妈妈回来了,与你一起住在你姐家里。而你,并不因妈妈的回来而高兴。我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但表面上看不出,哪怕一丁点。你依然木木的,从学校一回来,就上楼,躲进房间里,除了偶尔做作业,大部分时间上网,玩游戏,看电视。我行我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小学期间,每次暑假去贵州你爸那儿,你整天缠着你爸,与你一起玩,在爸的身上爬上爬下,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像猴子一样吊着,不厌其烦。让人欣慰,让人羡慕,那亲密的场景,恍如昨日。现在你长大了,理应更懂事了,你却成了这样,不愿与你妈多说一句话。你妈多伤心,你知道吗?
   妈妈想管你,可又不敢管你,觉得亏欠你的太多,怕你不高兴,怕你烦。因此,许多事情由着你,要钱,就给,要多少,给多少。一个月,你竟然要了七百多元,不知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你不知道那些钱,来之多么不易。是你爸每天下井做事得来的,一个月都舍不得休息一天,那次腿受伤,伤还没痊愈,他就急着下井去了。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你难道一点不心疼吗?也许,你根本就没想过,以为钱是大风刮来的。我和你满娘与你说多少次,不能大手大脚花钱,可你就是不听。
   你姐村里发展旅游业,正在修路,挖得坑坑洼洼,骑自行车很不好走。进入冬季,天渐渐冷了,尤其是清晨,你没戴手套,两手冻得通红,真让人心疼。满娘想给你买双手套,问你要不要,你没吭气,表示拒绝。好几次,你很晚才离校,未出城天就黑了。乡下没有路灯,路两边高大的法国梧桐把路搂进怀里,遮住了天上微弱的星光,路上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你近视,凭感觉摸索前进。不时有车辆呼啸而过,那灯光晃得你睁不开眼。天太黑,我们非常担心你被摔倒,或被车撞,加之天冷,骑车更冷,容易感冒。有一次,车坏了,你硬是推着车走了七八里路,没叫一声苦。凡此种种,你却满不在乎,乐此不疲。有时,你憨憨的,蛮可爱。
   冬天,天黑得早,不到六点,夜幕就迫不及待地垂了下来。你走出教室时,天已暗淡,来到车棚一看,你的车不见了,有一辆与你相似的车孤零零地锁在那儿。你太大意,车没上锁,一定是同学误把你的车当成自己的车骑走了。你站在校门口,很无助,你给满娘打电话,然后又给你妈妈打电话,这是你第一次主动给妈妈打电话。妈妈立即请满娘去接你。就是你妈不说,满娘也会去接你的,你每次打电话,满娘从未犹豫过,而且很少空手去,总会给你买些面包和牛奶,她知道你爱吃这些。
   那天,我正好在家休假。满娘要你别着急,我们马上去接你,要你沿着武冈大道往建材城走,一定要走有灯光的地方,别走暗处。其时,满娘刚从武冈一中给你哥(我儿子)送饭回来,还来不及吃饭,我们就匆匆出发,徒步去接你。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在建材城路口相遇,你看上去很悠闲的样子,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满娘笑着问,去我家住不?因为你姐夫有事外出,还没回来,你姐家今晚是回不去了。你站在那儿,高高的个子,像树桩,看街上川流不息的车子,一声不吭。见你如此,只能去叶琳家(你姐夫的姐姐)。一听说去叶琳家,你立马拐弯,向她们的租房走去,脚步是那样的轻盈,把我们远远地甩在后面,我们追着你往前走。
   你为什么总不愿去我家呢?我们很纳闷,心里很难受,百思不得其解。
   自从你上初中后,你就很少去过我家。虽然我家住在城里,虽然你从六岁那年就住在我家,一直由满娘照看你,我们待你如同亲生,但你说啥就是不去。倘若你对满娘有意见,为何你有事总给满娘打电话,而不求你姐呢?满娘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她很难过,说这么多年白疼你了。我安慰她,说等你真正长大了,会明白的,再说,我们也不图什么。
   你六岁那年,你妈把你从广东带回来,送到我家。那时,你妈,你姐在广东佛山打工,你爸已去了贵州。从此,你成了留守儿童,成了我家的一员。此前,你从未来过我家,你就这样被迫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我记得当时你很快融入到新的环境,因为有一个比你大一岁的堂哥,与你一起玩,一起上学,像亲兄弟一样,你看上去似乎没有忧愁。
   可是,当你生气时,在哪儿生气就蹲在哪儿,一动不动,一蹲就好长时间,甚至两三个小时。拉你都拉不走,拉急了,你就嚷,就喊。有时你好像无缘无故生气,让人摸不着头脑,问你,你死活不说。你在打哑谜,让我们猜,可你把心思藏得太深,我们怎么也猜不着。好在满娘有耐心,和颜悦色,轻言细语,慢慢地劝你,像春风拂过你的心田,直到你露出笑容。有次,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后,你才说出你生气的原因,竟然是手指疼,让人哭笑不得。
   若在周末或满娘下班以后,你生气时,满娘有时间耐心做你的思想工作,直到你把气消了。可在平时早上或晚上睡觉前,就麻烦了。早上是我家最忙的时候,你们要上学,满娘要去学校上课,真是争分夺秒。可有好多次,你偏偏在这个时候生气了,站在客厅里的沙发旁,一动不动,撅着嘴。满娘从你身旁走过,发现苗头不对,知道你生气了,问你,就是不说。好说歹说,无济于事,可时间不等人,只好打电话把奶奶(满娘的妈妈)叫来,继续劝你。等你气完全消了,还得把你送到学校,你说迟到了,不敢去学校,非送不可。
   有天晚上,快十一点了,大家准备睡觉,不知咋的,你生气了,站在客厅里,像雕塑。满娘好言相劝半个多小时,你死活不开口,满娘叹气,先睡去了,以为这样冷处理,你会自觉去睡觉的。半个钟头后,满娘不放心,起来一看,你还站在那儿。满娘不忍心,打着哈欠,费尽口舌,终于把你哄上床睡觉。此时快凌晨两点,那晚,满娘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不到六点,她就得起床给你们做早餐。
   这样的事,一次两次还无所谓,多了,不免火冒三丈,我真想踹你,想揍你。有次,我忍无可忍,推了你一把,你哇哇大哭,涕泪满面。我气咻咻地走了,丢下你不管。过后,我心里特难受,我不应该推你。此后,我再也没对你动过手,要么冷处理,要么要你满娘劝你。
   我们对你的关心,不比你哥少。买玩具,同时买两份;买吃的,一人一半;买衣服,总少不了你的。去哪儿玩,你和哥一起去。你和哥争吵时,我们总是先批评哥哥,说他是哥,应要照顾弟弟。每次这样,你哥觉得十分委屈,哭着说,究竟谁是亲生的,受批评的总是他。可我们不批评他,我们没有更好的法子。当然,是你的错,我们肯定要批评你,只是态度要温和许多。
   由于你的个性,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俩越来越不对付,经常争吵,一吵你就生气。满娘说也不是,骂也不是,打又打不得,很闹心,很头疼。因为我在外省工作,平时家里全靠你满娘一个人。无奈之下,她把你们两个都送到学校搞全托。一学期后,你哥说啥也不住校,我们只得依了他。而你继续留在学校,但每次都征得你同意。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再在一起,会影响你们的成长。
   在这点上,我承认我们有私心,也是我们愧对你的地方。你是不是因为这一点,而不愿去我家呢?
   不去就不去,我们怎能与你计较这些呢。我们问你吃晚饭了没有,你说没有。问你想吃啥,你说要吃米饭。谁知那附近没有饭店,只有粉店和早餐店,早餐店早已关门。我们沿着那条街找了左边,找右边,往返两次,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兼营炒饭的粉店,快打烊了,老板勉强答应给你炒一碗蛋炒饭。
   吃完饭,你一抹嘴,直奔叶琳家。我们要你慢点,过马路要小心,你不听,生怕我们拽你去我们家似的。叶琳不在家,门锁着,打电话,说走亲戚去了,要很晚才回来。我们问你咋办,言外之意,去我们家。你沉默,径直走到叶琳租房门口,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也不管地上凉不凉。然后,拿出手机,盯着屏幕。

共 7286 字 2 页 首页癫痫的最好治疗方法是什么?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23976&pn2=1&pn=1">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