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礁石】岛上的往事流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0:54:51
抵达双廊是下午三点半,已是深秋,早晚有冷风铺在海岸。住在临海的旅馆里,卧室是暗红色的木制地板,床头是金属的花纹图案。一米八柔软的床上铺着淡粉色的床单。墙壁是浅蓝色的。涂鸦于各种旅行文字和图画。客厅推拉门外是一片寂静的海,时间在海面上浟滦潋滟,地平线消失在茫茫沧海。阳台上设一个镀有乳白色的摇篮,摇篮放置卡通形状的坐垫。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看好癫痫病/>   客厅地板是黑白相参的纹理,电视、沙发、茶几、写字台。日常的阳光充足地照在房间。带来御寒的衣物,相机和笔记本。打算在这里度过秋天。办理入住手续,老板娘是本地的一个普通妇女,有长居在海边的黄铜肤色。司空见惯了各地的旅客,说话时便多了一份瞄眼的打量。
   放下行李,出门环海逛荡,暮色时在海隅的一家餐馆吃饭。
   堂姐比我大三岁,初中毕业后便订了亲,是在当地家风相对好的大户人家,男方很中庸。
   那年春节,堂姐带我去未婚夫家玩,大家族的亲朋聚在一起,走户串街。夜晚时最数热闹,所有年轻人聚在一起,跳舞、唱歌、喝酒、打麻将。就在那个热闹的舞会里,我见到了镇上众所周知的铿武,按堂姐夫家的关系,我跟他扯上了一种毫不搭干的表面上的关系——武叔。
   那晚将近十一点了,所有人玩得不亦乐乎,听到门口传来轰轰的摩托声。紧接着进来一个男子,手里拿着头盔,戴着护膝。穿着灰色的衣服,留着九十年代最流行的发型,红发遮住眼睛和耳朵,留在脸部。一米八的个子,瓜子脸,内双的梢眼,挺拔的鼻梁,有微微凸起的嘴唇。大厅里的音乐随他进来而停掉,所有人围着他递烟。堂姐掩着嘴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刚才进来的是大名鼎鼎的铿武。我看着那一群人围着他招呼,他发出雄浑的声音。那声音如同他的嘴唇,带着一种诱惑的磁性。他看到站在人群背后的我们,跟堂姐打招呼,顺眼滑向我。堂姐暗指我叫武叔,我带着礼貌的笑叫过一声武叔。“这是我堂妹——恩南,”堂姐对铿武介绍。
   第二次见他,是在堂姐夫家的晚上,又听到他的摩托车声,进来的是穿着红色的外套,手里拿着头盔,变化了另一面英俊的武叔。家族里的三代聚在一起谈笑。他稍停片刻,被朋友约去喝酒麻将了。
   连续几个晚上,便跟他熟了。每晚他都会来堂姐夫家做客。便握着我的手直到汗液粘连在彼此的手心。那年我十二岁,余半年即小学毕业,武叔二十八岁。跟他握了无数次的手,对年少青涩的我来说只是单纯的握手,在外人看来武叔牵着个小妹妹,他是什么心情,便无人知晓了。
   自在堂姐夫家一星期,回到家后便发现自己判若两人,失魂落魄、失落寡言,满脑子都是武叔牵着我手到发汗却不松手的画面。我喜欢上他了。
   武叔在当地小镇上开摩托车修理店,他善交际的性格,有各行各业的朋友,偶尔路过他的店门口,便有几个黄毛青年在店里聚众喝酒。他有个父母安排的对象,当地一个普通的女子,他一直不肯结婚。听堂姐讲,武叔外面有很多黄发踩高跟鞋的时髦女人。
   春节过后,春梦索绕,我不再快乐起来。有次堂姐捎话,武叔问我近况,转告我一定要快乐,再便一声叹息。我被这些话牵系着,内心反复琢磨节外生枝了好多联想。鼓起勇气给他写信投递,但他从未打过家庭电话找我。有次得知他来学校找我外语老师打篮球,我有意逢上了他:“武叔。”他意外地拉我在一边:“放学等我。”迫不及待地终于等到放学,在校门口看到他武装的像个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羔疯专业铠甲勇士,坐在便利店门口抽烟。出现在他面前。“恩南,你要不要先回家把校服换了,跟妈妈打声招呼,再带你去海边飙车。”“不,我让邻居同学转告家人,去同学家了,明天回家。”他从备箱里拿出一件跟他穿的相同的红外套,套在我校服上面,包裹住我弱小的身体,随轰隆声疾远而去。
   在喧闹的小吃街,点了最爱吃的鱿鱼、三文鱼、生蚝。一路自闭,但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疾驰载去海边。夜晚的海潮来潮去。涛声在耳畔,又荡去远方。身后的公路灯光点点。武叔在沙滩边怀抱着我。
   “恩南,为什么一直不快乐?在学校愉快吗?”
   “挺好的!”
   “你知道吗?武叔一直挺喜欢你的,你明白吗?”
   我内心泛起一种言不清的情绪,这一刻何等珍贵,多希望此刻即永远。其实我知道他要结婚了。
   “下个月十二号我结婚,刚好周六,希望跟堂姐一起来玩。”
   我们的语言在这里至此,他一直额头贴着我的脸。我对结婚的理解也不深刻。懵懂的时期,以为喜欢的最幸福便是此刻的拥抱。我想武叔对我的喜欢也是这种拥抱的感觉,单纯的喜欢,不涉及更进一步的游戏。我很痴迷于他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的时刻,柔情似水。
   我承认十二岁的孩子都沉迷于童言无忌的烂漫里,我的内心开出一朵羞涩的海棠,隐藏于心房,溢言于表。在校业余时间,买来的信纸写寄语,抄写诗歌,叠成千纸鹤和纸船,夹在书里,有些用彩色丝线串起来,有些悄悄地放在海里。很想念武叔,但从不去店里找他。
   时间匆匆晃过,还有一个月毕业了。在放学后偶尔会加课。六年级的同学都处在紧张和期待的学习氛围中,父亲说不在升学的初中去读,转去另一个高级中学,到时候要寄宿。觉得反而轻松很多,不用再去同一个学校的学生竞争高低分数了。我便无所谓地待在自己的花季世界里,愉悦、期待和向往着前方那一份美好。
   每天放学最期待的便是去找堂姐玩,有意听到她主动提起有关武叔的话题。
   结束最后一次小学考试,在校门口遇上武叔,同上次的铠甲勇士的装扮拦住我。不期而遇的见面给了我极大的惊喜。
   “恩南,考的还好吧?带你去兜风。”
   “好啊!”由于意外的相见,顾不得那多愁善感的心情转换,第一次表现的格外灿烂。武叔看起来也很开心。
   那晚他带我去了一家他朋友开的音乐餐吧,在一条安静的街巷里,离海很近。他跟老板对喝鸡尾酒,我吃了海鲜面。尽兴处突逢倾盆大雨,店里没有客人进来,只有武叔和老板一言一句的碎语,我坐在旁边默言。这个漆黑的夜好像下疯了,不见要停下来的痕迹。在凌晨,滴滴答答的雨才休下来。
   “楼上是旅馆,住这里吧,明天带你回家。”
   随他一起上楼,这里并不像是常接待客人的旅馆,应该是老板的朋友经常过来娱乐通宵,在这里留宿罢了。大厅摆有一台麻将桌。有华丽的沙发,里面摆一张床。房间朝着马路,下了一夜,湿漉漉的街面,偶尔有摩托车呼啸而过,还有路人沙沙的脚步声。
   “很犯困就尽快睡吧,有意聊便说几句”他懒散地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香烟。
   “有事?”
   “我跟几个朋友决定要去温哥华发展了,嗯,就在这月底走。”他干脆地说。
   “阿萍婶也去吗?”
   “不,等我发展好了再带她。”
   又说,“你要好好学习,长大后一定会找个对你很好的优秀男子,哪像武叔这样……”
   “困了好久了,睡觉了。”我打断他的话。
   那一夜,很难过,但是装作不在乎。想想以后在台南再也见不到他的踪影了。我明白我还没长大,对变化的这一切无能为力。他结婚我不在乎,但是他从此离开这里,便极致伤心。
   失眠,看到他熟睡在沙发上。俊俏的脸,红发遮住眼睛,多情的嘴唇,想听到他轻柔的耳语。
   堂姐从小不喜欢读书,对烹饪独有情钟。中专在台南读完,决定去台北学习烹饪了。由于从小对她不严厉的家教,她和外界的关系很平融洽,有不卑不亢的性格,很憨实的中庸。而我生性内敛敏感,很少跟其他同龄孩子打成一片。经常独来独往,最好的玩伴也是堂姐,她很喜欢我,出于想要保护我的弱小。
   有天堂姐在街上捎来一份礼物,是武叔买的一本精美笔记本和当下最流行的明信片,里面夹有一封信。
   “恩南,听说你要转学了,那里的环境空间更有利于你的学习和成长。父母对你的学业很重视,你是个有别于同龄人的孩子。你会有辉煌的未来,我看出你拥有梦想和远方。虽然你不善表达,但我感觉到你的内心世界如海一样拥有着自由和丰富的情感。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喜欢上你。感到你火热的心跳,发出温柔灵敏的讯号。在南台生活近三十年,这个岛上四季阴雨绵绵,内心非常孤单。修理店来过的客人,大部分成为朋友,所有的时间被交际填充,几度让我对波澜不惊的生活产生怀疑。阿萍是家里安排的对象,结婚已有半年余,很少有心灵沟通。在这里安稳生活,总觉得人生不该是如此的风平浪静。总感觉这里缺少了另一种纷繁。是你的与众不同让我看到了另一种美好。我不甘心于这样静无涟漪的生活方式。这个岛让我感到深深的孤独。恩南,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什么是爱。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受到伤害,永不失你的可爱和童真。以学业为重,记得快乐。”
   武叔离开台南的那一天,下着雨。我彷佛看到他提着行李在下午的雨天里等待火车离开这里去机场。那一天,彻底心碎了。满脑子都是对武叔的幻想。这里糟糕透了,长大后我也要离开。
   初中三年,寄宿学校,周末回家一次。三年所有的时间都是自己的,学校自愿的活动从不参加,除了每次考完试贴在校园栏目里前名的成绩,平时如空气一样自由。持续借阅书籍,写日记,看每期杂志,悄悄投稿。迷恋浓郁的槟榔树,喜欢蝴蝶兰花瓣。三年来,除了学好各门科目外。给了我极大的自由。
   堂姐在台北学烹饪三年,在一家酒店工作。结交一个香港生意男子。便于家里退了婚,一直工作在台北,之后便疏远了联系。随之,我与铿武也解散了辈分之关系。
   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当地最好的高中。那年铿武从温哥华回来,再次开起了摩托车修理店,安稳在岛上。至于三年在温哥华如何闯荡,也无关现在的各自前程。几次见面也不再问候。曾经的一段黄金记忆就此打上了封条。
   高一那年十五岁,越来越清晰了未来蓝图。要奋发读书,以后离开这里。我以全年级第三名的成绩分到一班。
   那一年,家里公司已在亏损状态,父母意见不合,经常吵架。也顾不得我的学业。每次回家,面对的是冰冷的家庭关系。父母关系每况愈下。终于母亲提出离婚,父亲外面有了女人,公司倒闭,我跟随了母亲。我再也没有得到过父亲的鼓励与支持。母亲在一家合资企业做财务。辛苦奔波。对我生活状况也一无所知。
   高一后学期,换了班主任,是刚调过来的语文老师。从英国留学回来。外表很冷酷,除了上课,平时很少有幽默的语言待班级。经常穿一件红色外套,瘦高的身形,唯一课外运动便是打篮球。讲课声音洪亮,备课很有逻辑,也很少扩展课以外的知识。
   我频繁请假,他得知我家庭临近的分裂,几次单独谈话。约好周末家访,与妈妈会谈一次。
   自家访后,老师有意在班级中照顾我,督促我学习。每次课堂提问题调动我积极性,班级活动也点名参加。
   多次的特殊待遇,我暗恋上他。最喜欢他用多媒体上课。每次都会播放一些很有调情的歌。
   物理老师羊角风的最新治疗方法有什么?比班主任大三岁,主动追求他。爱屋及乌,物理老师比较照顾我。
   或许高中最让我开心的就数暗恋班主任了。他的文质彬彬,不多言,也不严肃。摸索到他的敏感。
   “我阅读很广泛,对心理学感兴趣,家里堆了太多书。你要看可以借你。”我们以朋友的方式聊天,“家庭带给妈妈很大的打击,她会崩溃吗?”
   “不会的。通过见面,你妈妈很坚强且有能力。她希望你以学业为重。”
   后来知道他熬夜网络写作。
   我作文经常在班级里拿来做范例而读。记得有次,要求写一片抒情类文,我以母亲为题材,内容感情充沛,心理活动强烈。他站在讲台朗读于全班。他未曾知道那是我以母亲为题材写给他的情书。他把离殇读给全班同学听。或许他旁若无人,读到自己心里去了。心疼又可爱。
   以师生情,送给他多次礼物,从未让他知道,喜欢他。
   高三毕业那年,他跟物理老师举办了婚礼,但听风言,他不喜欢物理老师。
   或许他应该知道我喜欢他。我羞涩的内心深深埋藏。
   高中毕业后,在上海读大学。新闻系,后来在一家媒体做记者,结婚定居此地。从未与他取得过联系。时时梦到他,在班级很暧昧的关系。经常停留在我课桌旁沉默。
   几经幻想,如果他现在单身,我放弃所有的繁华和远方。回到岛上,跟他结婚。相伴到老。在岛上永远。
   如果以现在的经历而言,会长久喜欢蔡老师,而非武叔。那个阶段武叔适合于我,成年后,便想追求的是灵魂伴侣。即便中年后,也没褪去对蔡老师的那份隐隐之恋情。
   在双廊居住一个半月,冬天将至。有淡淡的雪花飘落下来。闲暇之余,把几年前构思好的一个单线故事表达出来。拍下一些当地居民的生活写照。次日清晨离开回深圳。

共 472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陕西癫痫到哪里治好ze="3" name="pn" value="1" />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