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啼血爱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30 00:01:31
【荷塘】啼血爱恋(小说) 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是躺在妻子怀里说:老婆,我爱你!因为,在去阴曹地府的路上,即使喝下奈何桥边那碗遗忘前世的孟婆汤,来生,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去找到你!
   ——题记
  
   一
   杨梅是个小鸟依人的那种女孩,她水晶般的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长发如丝,随肩而披,一身宝石蓝的冬装,裁剪得当,做工精细,显得超凡脱俗,如仙女般。单位老总的儿子唐龙早早动了心思,可是自己已经有了董事长的女儿这个妻子,所以,只想能和她有风花雪夜的交往,于是,他花尽心思百般献殷勤,可是,都被拒绝了。
   一次,他们一同被单位派去广州出差。那天夜里,他们一起陪客户吃饭,在喝酒时,被唐龙悄悄下了迷药,那一夜,他糟蹋了她。杨梅因此恨透了唐龙,但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这种丑事,怎么敢说呀!于是,她只好把自己身体洗了又洗,把这件事暗暗地埋在了心底,自己默默地吞噬着这颗苦果。
   可是,纸怎么能包得住火呢?时间就这样过着,转眼三个月多了,杨梅这几天都感觉浑身乏力,呕吐不止。开始,还以为是胃不舒服,结果去医院检查,被诊断是自己已经怀孕了,怎么办?她哭天抢喊地,想做掉这个孩子,可是,已经错过了堕胎的最佳时间。无奈,她想到了死。那天,她回家看完了父母,喝了些酒,默默地步履蹒跚地走向那条绿萝河边,她哭完之后一闭眼,就跳下了河里,武汉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羊羔疯可是,等她醒来却是在医院的病床上。是他,一个叫林浩宇的男子给救了。
   那天晚上,林浩宇给高三学生上完晚自习,在他回家途经绿萝河畔时,发现了水中挣扎的杨梅,他毫不犹豫地跳下了河,奋力救了杨梅。
   此后,林浩宇常常看望她帮助她,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喜欢上了对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日,林浩宇手捧鲜花向杨梅求婚,他愿意当好杨梅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请杨梅嫁给他。杨梅在林浩宇三番五次的真诚肯求下,终于答应他的求婚。
  
   二
   在新婚之夜,杨梅突然问了林浩宇这样一个问题:“浩宇,我们总有一天会老去,直至死去。如果可以让你选择,在那一刻你最想的是什么呢?”
   话一出口,杨梅就后悔了,大喜的日子问这样的问题,太煞风景了。
   果然,林浩宇沉默了。
   杨梅正想出言挽回时,林浩宇却开口了。
   “如果有一天将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希望最后躺在你的怀里对你说:老婆,我爱你!因为这样,即使要喝下奈何桥边的孟婆汤,来生,我依然能够带着对你怀抱的记忆找到你。”
   黑暗中,杨梅看不清他的神色。然而,林浩宇的话中所透出的认真与坚决,却让杨梅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震撼冲击着灵魂。
   “是的,那时,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杨梅笑了笑满意地对浩宇说。
   林浩宇,他真是个大好人。在杨梅走投无路时他接纳了她,婚后,对杨梅照顾有加,特别是在她分娩时,跑前跑后。可惜,那个小男孩因患先天性心脏病,出生没过两天就突然停止了呼吸。为此,杨梅心里很是难过。那个产期,林浩宇更是关心爱护妻子,他时时陪着她,给她做饭吃,卖给她喜欢的衣服、吃的、用的。他为她所做的这一切,无时不感动着杨梅。
   可是,林浩宇是个性格很温柔的男人。杨梅不知是否因为这样的性格阻碍了他,至今仍然在学校里还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当初结婚时,很多朋友都不理解杨梅为何会选择他,毕竟,他一个月的薪水仅及杨梅的三分之一。然而,杨梅始终执着地认为那颗温柔的心能抚平她每日的辛劳。
   结婚四年半了,他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女儿——林果果。她虽只有三岁,但乖巧可爱,小嘴甜甜得如抹了蜜,常常给家庭带来欢声笑语,其中的快乐不言而喻。虽然他们始终住在公司的一栋三层楼的小公寓里,只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可他们都没有怨言,用林浩宇的话说:“房子和面包总会有的。”
   孩子自打出生都是由婆婆帮他们带。一个月前,林浩宇的母亲惦记乡下的儿子还没成家,就带着果果回苏州老家了。
   时间如梭,女儿走了快大半年了,有时杨梅特别想念女儿,在出差时也顺便回老家看望可爱的小女果儿,买给她许多玩具、吃的、用的,但因工作忙碌,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去。
  
   三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杨梅的职位连升,如今已是公司企划部副总监,渐渐感觉到了一种悲哀。她曾经相信平淡才是爱的真实内涵,可日复一日的相同生活模式,让杨梅开始心生厌倦。柴米油盐取代了浪漫,婚姻开始呈现乏味,让她对未来的走向逐渐迷茫起来。
癫痫病对女性的危害大吗/>   她多么希望林浩宇也能感觉到,也许这样,他会做一些改变,但林浩宇却似浑然不觉,每日如常。林浩宇的文笔不错,还发表过一些小文章,所以,下班后总喜欢伏在桌上写写画画的。她想让他能更多地把精力放在工作上,改行,却总未见成效。长久下来积累的对婚姻的迷惘和悲哀,让她的心逐渐麻木和封闭起来,她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林浩宇的爱。
   文刚,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了杨梅的生活中。
   公司搞了一次晚会,杨梅独坐在舞池边品着红酒,百无聊奈之际,一个中年男人邀请她跳支舞。
   晚上已经有很多人来向杨梅发出过邀请,但都被她以各种理由婉拒了。然而面前这个男人,似乎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中年男性,特别是那种事业成功者特有的魅力,让她无法拒绝。
   乐曲声中她和他轻轻拥舞在人群中,迷幻的灯光让杨梅一时间有些晕眩,他在杨梅耳边轻声说道:“杨梅,对吗?企划部的副总监。”
   杨梅吃了一惊,抬眼望着他。这个男人个子不是很高,大概只有1米76左右,然而那股气势却让她不得不去仰视他。
   “很奇怪是吗?如果连手下员工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还怎么混啊!”他轻佻的语气却使杨梅心中一紧,疑惑下,她张口就问:“你是……”
   恰在这时,一支舞曲结束了,他拥着杨梅,附耳轻言:“我叫文刚,刚调来的,你是今天唯一一个和我共舞的女性。”说完,翩然离去,只留下杨梅愣在那里。
   这个男人,难道就是我们公司刚调来的副总?而我,竞是今晚舞会中唯一和他共舞的人?
   一丝虚荣的满足,悄悄爬上了她的心头。
   回到家里已是凌晨,推开家门,林浩宇仍然在伏案疾书,见她回来,林浩宇把书稿都收了,然后从厨房端了一碗面出来。
   “老婆,累了吧?这碗是你最喜欢吃的……”
   “鸡蛋肉丝面,对吗?”杨梅打断了他的话。林浩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结婚这么久,他还是像刚恋爱那会一样,经常用这个动作来表示他的不知所措。其实,杨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打断了他的话,但今天总觉得自己像做了贼似的,脱口又说:“你除了会写写字、下个鸡蛋面,你还能做什么呀?”
   林浩宇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杨梅有些愧疚地望着他手中那碗兀自热气腾腾的面,轻声道:“对不起,宇,我可能是太累了。”
   林浩宇也把表情放松了,柔声问她:“那,要不就早点休息?”
   “嗯。”杨梅点了点头。
   晚上睡觉时她头一直背对着林浩宇,当他自后抱住杨梅时,她轻轻地挣了一下。
   林浩宇的手臂一僵,缩了回去。
   杨梅没有说话,黑暗中,脑海里一直出现着文刚那浑厚而潇洒的身形......
  
   四
   平淡的日子,又持续了两个星期。
   这天正好是周末,刚下班,文刚给杨梅打来电话。她一点都不惊讶他是如何知道她的手机号码的,毕竟,他是她的上司,杨梅心里想着。
   到家时,林浩宇兴致盎然地说两人一起去河滨公园,因为自从女儿同婆婆回到苏州后,就一直没同老婆一块出去玩过,何况今天起免费对游人开放,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杨梅却歉然说道:“晚上同事约着一起聚会。”看得出林浩宇很失望,但转而他又笑着说:“玩开心点哦。”
   皇景园饭店是本市一座很有名的四星饭店,能在这里经常出入的人非富即贵。刚到门口,就看见一身藏青色西服的文刚立在那里。
   杨梅随着文刚步入大堂时,被眼前的华贵震住了。迎面正是一个彩色喷泉,喷泉背后的一个小圆台上,一位优雅的女琴师正弹奏着舒缓的乐曲,两边尽是一些衣着高档时尚的男女。
   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自己那已是退出流行的着装,杨梅不禁暗生惭羞。
   杨梅和文刚在大堂一株棕榈树后的空位上坐下,这个地方视线很隐蔽,坐着可以窥见整个大堂而从外面却不容易看到里面。
   几杯红酒下肚,杨梅逐渐放松了自己,文刚端着杯子,含笑问道:“知道我那天为什么只请你跳舞吗?”
   她不解地摇摇头。
   “因为你独自坐那的样子打动了我。”文刚说。她更是不解了,公司里美女如云,想着自己并算不上最出黄冈到哪治疗癫痫病色的。
   “我挺羡慕你的丈夫,如果我有一位这样美丽的妻子,是不会让她在这样的青春里把双手变粗糙的。”
   文刚的话中的意思,让杨梅有些慌乱。这样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对自己说着这种暗示性的话语,让她突然有了一丝害怕。至于到底在怕什么,在那一刻她自己也不明白。
   杨梅几乎是有些挣扎地说道:“不,文总。,我丈夫是个很称职的男人。”
   文刚竟然笑了出来:“你在自欺欺人!一个在幸福中的女人,是不该有你那样无助而茫然的眼神,它让你美丽的双眼失去了应有的神采!”
   在当时,这番话重重击中了杨梅的心事,她像一个孩子般伏在桌上哭了出来。近一年多来的迷惘,被这个男人轻易揭开了。
   钢琴乐的旋绕中,文刚的手抚上了她的头发,耳畔,是文刚温柔的诉说:“小杨,让我来给你的生活重新注入光彩,好吗?”
   仿佛有一道旋涡将她吸了进去,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晚,杨梅没有回家。
   一个男人,点燃了她的生命,将她带入了那所——失乐园......
  
   五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她过得如同贵族一般富奢。她总是挽着文刚,如同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出入在A市各种高级社交沙龙中。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她却依旧恍惚如梦。
   那晚杨梅没有回家,林浩宇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后来去了公司同事才告诉她说林浩宇电话都打到她们那里了。杨梅知道林浩宇已经明白她向他撒了谎,可是他为什么没有揭穿呢?不过她和文刚的关系是很隐秘的,而那些高级社交活动又是林浩宇难以涉足的。
   可林浩宇却比以前有了变化,回到家中只是写东西,如果杨梅不问他什么他也免开金口。他的飘忽不定让杨梅更生厌烦,莫名的两人进入了冷战。
   林浩宇每日开始独自做饭,而杨梅则和文刚在外面把A市日本料理法国大菜吃了个转遍。只是在一次回家时,看见凌乱的厨房和桌上几根火腿肠时,杨梅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愧疚。“是啊,自己是在做什么?当初时自己何等的感恩林浩宇的搭救,深爱着他,他不嫌弃自己未婚先孕,就凭这点,也不该对不起他呀!”杨梅决定要一直对老公好点。可是,每当文刚甜言蜜语、殷勤百般、柔情似水时,她就又一次控制不了自己欲望,躺在了文刚的怀里......
   这天,杨梅和文刚在商场里闲逛。这里面都是一些高档时装,可以说是专为文刚这类人设的。杨梅想自己应该不在这类人中,但是原始的虚荣却被满足了。
   杨梅漫不经心浏览着两边衣架上高贵的服装时,她也想到了为老公买一套名牌衣服,文刚的脚步突然停了。她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他却没有看她,只是说道:“那个男人一直在看着你。”
   杨梅顺势看去,身子一下子僵了,钉在了原地。
   林浩宇。
   杨梅一阵慌乱,这种以他的能力买不了的东西的地方是他从不涉足的,杨梅做梦都没有了到他竟然会出现在眼前。
   林浩宇的眼神挺复杂,仿佛很多东西搅在一起。杨梅抛开文刚,奔向林浩宇:“浩宇,你听我说……”
   林浩宇转身跑了。
   杨梅顿在那里,紧咬着下唇,望着林浩宇消失的方向,一动也不动。
   文刚走过来,搂着杨梅轻笑:“好了,别看了,我送你回家!”杨梅斜了他一眼,心里恨他还能笑得出来。就在那一瞬,杨梅生出了一丝疲倦和后悔,杨梅没有回答,任由他将她送到家门口。
   家中,林浩宇正在狠命吸着一支又一支香烟。灯光中,屋里弥漫着黄昏的呛人的烟雾。杨梅凝视着那张从相恋至今已五年的熟悉面容,眼眶有些湿润了。
   林浩宇又狠一口烟,掐灭了烟火:“杨梅,既然回来了就早点睡吧。”
   他的语气冷静得大出乎杨梅的意料,她涌起一股不安,问道:“你……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无奈而凄然的笑容来,“不用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杨梅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林浩宇,我……”
   林浩宇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杨梅,别说了,我是真的不想听了,你和他的事,我其实早知道了。”杨梅顿时望着他,却看见嘴角那丝苦涩:“别忘了,我的好多同学都混得比我好。我一直不相信他们说的,今天却亲眼看见,你和他在一起那种快乐的样子,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共 804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