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bvy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追忆祖母(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38:35

似乎是倏忽之间,我的祖母离开这个世界已近二十四年个年头了,但是她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地印记在我的脑海深处。

祖母出生在鲁中地区一个叫做陈家庄的山村里,祖母的祖辈和父辈都是老实巴交的雇农。听媒妁之言,尊父母之命,十八岁那年祖母被一架木轮车推进了祖父的家门。从那时起,祖母在我们老吕家经历了近八十个春秋的艰辛岁月。

祖母过门不久,祖父分得了四亩祖产河滩地。这对于地无一垄的祖母娘家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出嫁女儿的日子终于有靠了。

结婚四年后,祖母相继生下了我的大姑和二姑。那时候,虽然生活并不那么宽裕,但总还算衣食无忧。可是好景不长,又过了几年,我的大伯和二伯先后过世,六口之家单靠产出无几的那几亩河滩地,日子不禁过得捉襟见肘起来。

民国十二年初秋,淫雨连绵十数天,祖父、祖母眼睁睁看着河滩地里长势茂盛的庄稼,被暴涨的淦河水洗劫一空。洪水过后,改道的淦河把八亩河滩地侵占了一大半。为了活命不饿肚子,祖父、祖母只得在千疮百孔的土沙地上补种上胡萝卜和白菜。不料,老天偏偏作弄人,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秋旱,二尺多厚的沙土地抵御不住“秋老虎”的肆虐,那刚出苗不久的萝卜和白菜很快就蔫儿吧唧了。虽然河里不缺水,可单靠肩挑手提却浇不了多少地,祖父祖母磨破了肩膀,到头来还是萝卜长成了针锥把,白菜长得像婆婆丁。

祖父、祖母拉扯着四个孩子,勉勉强强地熬过了漫长的秋冬。也就在那个滴水成冰的干冷的冬天,我的父亲又不期而至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整个冬天没见一片雪花,来年春荒已经成为定局,为了节省一口是一口,刚捱过春节,祖父和祖母就硬起心肠把刚满十二岁的大姑“嫁”了出去。捱到三月里,日子实在熬不下去了,俗话说“人穷志短”,经不住二斗高粱的诱惑,爷爷又擅自做主,把我刚满九岁的二姑送给本村一户富裕人家,做了一个哑巴男孩的童养媳。

此后,祖父还曾经借高利贷办过一阵锅饼坊,其初衷是期望能赚点儿麸皮贴补肚子。 不曾想买卖没做成,反倒被祖父“守着杆草不能饿煞驴”地连老本都装进了孩子们的肚子里。

残存的那点沙荒化了的祖传地,实在是打不了几颗粮食。到我四叔出生之后,祖父祖母一家缺粮断顿的日子过得就更艰难了,再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祖母只得舍着一张脸皮,拖起打狗棍到三里五村去讨饭。

糠糠菜菜地凑合着又捱了几年,我的五叔又哭喊着出生了。那时候,祖母干瘪的乳房里再也挤不出半滴奶水,只好狠起心肠把襁褓中的五叔送给了邻村一家富户,从人家那里换回了一斗谷子和一斗高粱。

其时正值民国二十五年,家乡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旱、蝗双重灾害,大多数人家的日子都无以为继,临村里已经开始有人拖儿带女闯关东谋活路去了。也正是笃信“树挪死,人挪活”的古训,祖母求告祖父和自己一块拉扯着孩子下关东。可任凭祖母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祖父却依然顽固坚持“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的老理,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舍弃那原本并不值得留恋的三间破屋露天的草棚。僵持了十来天后,祖母一咬牙只身带上四个孩子,跟随村里其他几户人家,悲悲切切地踏上了闯关东的北上之路。风餐露宿历尽艰难,经过近两个月的长途跋涉,祖母他们终于到达了辽宁,在一个叫做老虎台的地方安顿下来。

然而,关外的日子并不像传言中的那么好混。当时,日本人霸占着整个东北,那里的中国人早已失去了自由。来到老虎台不几天,大伯、二伯就被迫去了日本人开办的煤矿做了“煤黑子”。为了多挣几斤橡子面,第二年的九月,不满十三岁的父亲,也只得跟随着两个哥哥去下了煤窑。祖母也没有闲下来,就领着七岁的四叔给人家洗衣裳,多少挣两个小钱贴补家用。这年冬天,自愿留守在老家的祖父再也熬不下去了,就拖着虚弱的身子上东北来投奔祖母他们。一路风寒劳顿,刚到辽宁祖父就大病不起,灌了半个月草药汤依然是做了异乡之鬼。祖母擦干眼泪,在几位热心乡亲的帮衬下,找一块荒地掩埋了祖父的遗体。从那以后,祖母和她的四个儿子就相依为命,苦苦挣扎着熬过了十年的艰苦岁月。

东北解放前夕,二伯父和我父亲在祖母的支持下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了东北野战军的光荣战士。1948年,振奋人心的辽沈战役全线大捷,东北全境获得了彻底解放。不久,又传来了家乡解放的好消息,第二年春,祖母和大伯、四叔满怀喜悦地踏上了返回故土之路。

祖母他们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乡,正值土地改革的发动阶段。也许是因为革命军属的关系,众乡亲推举伯父做村长,可是伯父担心能力不足犹豫不决。在祖母的鼓励下,他终于承担起重任,带领父老乡亲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作为贫农家庭,祖母他们分得了六间房子和十亩土地。当年,祖母又操扯着给大伯成了亲,次年,退伍的父亲到县里做了一名普通公务员。二伯在部队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副营长,1958年转业到一家正在兴建中的国营大厂当了保卫科长。

祖母虽然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乡间女子,但是她却有着男子汉一般的胸怀。从逃荒下关东到解放后的二十多年里,祖母用她的孱弱之躯顽强支撑整个家庭。1951年3月,深明大义的祖母又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在群情激越的氛围中登台为我四叔报名说:“为了不再受二茬罪,我送俺四儿去当兵!”在祖母的积极支持下,我四叔成了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

祖母对共产党的感情是淳朴而坚定的。解放后的几十年里,我党发出的任何号召,祖母都义无返顾地举双手赞成。从互助组、合作化到人民公社,祖母都是走在前头的人。1958年,村里响应上级号召大炼钢铁,祖母毫不心疼地贡献出了自家的煎饼鏊子和铁锅,上级号召办食堂时,祖母又打扫干净缸底,把粮食一颗不剩地扛给集体,即便是后来几年里吃树叶吃麦糠,祖母也从没有为自己的付出而后悔过。

祖母感激毛主席如同再生父母,她常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们一家,还常常以和毛主席同庚而感到无比自豪。1976年那个阴霾不散的秋天,毛主席在北京与世长辞,噩耗传来的时候,祖母老泪横流,几乎哭干了双眼。村里组织贫下中农代表去公社参加老人家的追悼会那天,祖母不顾八十三岁高龄说什么也要到灵堂里去哭上一场。好说歹说最终还是没有用,我只好遵从祖母的意愿,用一辆胶轮车冒雨把她推到了会场。追悼会上灵堂里哀乐低回,白发凌乱的祖母痛哭失声,以最朴实的方式尽情表达着自己对毛主席的深切哀悼,之后很长一段日子里,祖母都无法从悲痛中解脱出来。

祖母是个忠厚善良的人。当年把一个健康的女儿嫁给一个聋哑人,祖母是痛苦而无奈的。解放后,二姑常常埋怨祖母狠心把自己送进火坑里,并有意无意地几次流露出离家出走或者寻短见的念头。不曾忘记救过一家人性命的那二斗高粱,又念及二姑的五个孩子,其中有两个哑巴,祖母苦口婆心地劝导二姑,千万不要做对不起人家的事情。祖母时刻想念着被送给人家做了养子的五叔,可当五叔认祖后提出要携妻带儿归宗的时候,祖母却掐破耳朵根地叮嘱五叔不能忘恩负义,谆谆教诲五叔一定要善待养父养母,为两位老人养老送终以报养育之恩。

祖母是个宽容大度的人。几十年磕磕绊绊的岁月里,祖母和四个儿媳和睦相处,无论遇到什么不痛快,从来不在人前说长道短。在我的记忆中,祖母似乎从未发过脾气,永远都是一副慈祥的面孔。庄里乡亲有谁家闹家务,祖母总是主动找上门去耐心调解,也许是祖母德高望重,也许是祖母的话有道理,只要祖母上门,闹矛盾的人家几乎没有不给面子的。因此,村里人都说“大奶奶”(因祖父排行老大)实在是个难得的好老人。

祖母是个闲不住的人。毫不夸张地说,祖母的一生都是在劳动中度过的。二十余年中,祖母尽心尽力帮助儿媳们带大了十多个孩子。即使到了晚年,她依然喜欢开荒种地。这种行为虽然在那个年代不合适宜,可因为祖母是“好老人”也就没有什么人站出来加以干涉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祖母的身体早已是大不比从前,担心老人家行动不便,儿媳们开始轮流给祖母送饭。祖母不愿意坐吃闲饭,于是就时不时到四个儿子家转转,看见谁家有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总要搭搭帮手。1989年,祖母已是九十六岁高龄。这年秋天,我和妻子因为双双忙于工作没有及时给收割上来的玉米剥皮。祖母知道后拄着拐杖上门独自干了三天,一直把小山似的一堆玉米剥了个干净才算放心。

祖母是个崇尚俭朴的人,从不羡慕别人吃香的喝辣的。祖母一生追求的是简单的生活,虽说四季老布衣衫,常年粗茶淡饭,可她老人家却感到十分满足。祖母有一个从年轻时就养成的习惯——不管五冬六夏总喜欢喝生冷的新鲜井水。晚年时候,每当儿媳们送饭再捎带上热汤热水,祖母总是说用不着这么麻烦。令人感到惊奇的是,祖母喝生水的习惯居然一直坚守到临终前。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那时候,祖母已经接近弥留状态,她断断续续地对守候在土炕前的四叔和我说人死如灯灭,等她“老了”用不着破费钱财做彩被子彩褥子,只需买两张彩纸铺盖上就行了。那时候,我仿佛才突然顿悟了“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真正含义。

1990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那天下午四点十分,辛苦了一辈子的祖母终于安详地闭上了双眼,走完了97个春秋的漫漫人生之路。那个疼爱过我的慈祥的老人就这么撒手而去了!我无法抑制心中的悲哀,情不自禁地号啕痛哭起来!

为祖母举行葬礼那天,除了她的儿女和十数个孙儿孙女外,居然有上百名父老乡亲自发地来为“好老人”祭奠送行!

祖母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妇女,她一生平凡而饱经风霜;祖母又是一个伟大的女性,她的伟大又融合在一生的平凡之中!

怀念我永远的祖母!

哈尔滨癫痫医院有几家哈尔滨癫痫病哪家最权威湖北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更好?请问山西哪家的癫痫病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